嘿嘿连载小说

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

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暮落宫深》讲述的苏暮落云泽漆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苏暮落在马车里。望着渐渐远去的落霞城,哭红了眼,哭到身子一抽又一抽,怎么也停不下来。云泽漆抱着她,向她承诺。“落儿别哭,以后,我替你把落霞城夺回来!以后我们还回去,还住落霞城里!”“真的么?”她肿着一双眼,哭着向他求证。像是一叶小舟,在无助的海面终于找到了倚靠,鼻音浓重。

 

《暮落宫深》精彩试读:

城楼下。

 

守城的小兵听说她要见守城的将领,不耐烦地挥手,“赶紧走!我们将军忙着战事,没时间跟你一个女

 

人闹嗑废话!”

 

气得常山就想一拳揍上去。

 

苏暮落抬手阻止,取出一块令牌递给小兵,让他给他们将军。

 

不一会儿,那一只胳膊挂在脖子上的将领就立马迎了出来。他没见过苏暮落,但是见过常山他们三人,

 

再加上那块令牌,便立马猜出她的身份,跪地行礼,“微臣参见太后,卑职无能,还望太后恕罪!”

 

那两个小兵一听,脸都白了。慌忙跪地。

 

苏暮落也不多言,抬脚就往里面走,“现在战况如何。”

 

将领一边领着她大帐走,一边捡重点的汇报,到了大帐,苏暮落看了一下地形,拧眉深思,冷静沉稳。

 

她绕着地形模拟走了数圈,后顿住脚步,随手挑起一把长剑。跟大家分析部署。

 

先前守城先锋两人分别带领一军侧翼佯攻,常山带主要兵力正面进攻,严客和广寒各带一对绕到敌军后

 

方,直击敌军主营。将领带领余下的部分兵力守在城门辅助防守。

 

听完苏暮落的部署后,守城将领不由得大叹:“妙哉!”

 

却只有常山三人异口同声,“不行!”

 

“我们三人都不在,你出事怎么办!”就连一向沉稳的严客也坚决反驳。

 

苏暮落面色一凛,徒然气势逼人,“我重要还是落霞城重要?我重要还是落霞城的百姓重要?我重要还

 

是大祁重要?”

 

三人被这接连三个“重要”问得哑口无言。

 

“好了,如果是劝说的话就无需开口。下去准备吧!”她双手负在身后,低头凝视着地形模拟,神情坚

 

毅肃杀。

 

第三日。

 

落霞城换了帅旗,升起了绣着“檎”字的旗帜。

 

顿时大祁兵将士气大振,而凉国看到那个“檎”字也不如之前有底气,开始有些畏缩却又不得不坚持。

 

苏暮落登上城楼,在守城将领阻拦无果下,站在城楼的高台上,手中紧紧握着挂着“檎”字的旗杆,秋

 

末初冬的寒风中,战旗迎风飘扬。

 

“大祁的勇士们!我!林檎!苏京墨之女,苏暮落!大祁当今太后!立于此,与你们,与落霞城同在!

 

”她迎着冷风,气沉丹田,浑厚苍劲的声音传入四方,“只要你们一人未撤,只要落霞城还在,我绝不

 

退缩半步!与你们,与落霞城共存亡!”

 

林檎。虽然已经两年退出了大家的视线,但是军中依旧传着她的神话。

 

苏京墨,大祁的护国战神,参军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苏暮落,当今太后。此时立于城楼,站在最醒目的位置,与全军将士同进退,共存亡。

 

不得不说,无论是哪一点。都是激励人心的。

 

“击战鼓!”她将战旗高举,高声呐喊!

 

城楼的高台上,苏暮落一袭白衣,在萧瑟深秋,凌冽的风沙中,格外的醒目。

 

战鼓响。

 

所有人,一抬头,都能清晰准确地看见她的身影。

 

她俯瞰着战场,如同穹空中的苍鹰,死死地盯着敌军大营的后方。目光桀骜锐利。

 

所有人都忘记了,眼前这个女子,只是一个孱弱的女人,不能打不能扛,却意外的。仿若一个主心骨,

 

一颗定心丸,只要她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所有人的希望和信仰。

 

号角不绝,战鼓不断。

 

风撕卷着战旗,苏暮落手腕使不上力,便用手肘抱着战旗,被风吹得脸色发白,嘴唇发青,依旧坚持着

 

。丝毫不动。

 

苏暮落看着城楼下厮杀的战场,脑海中似乎有一些画面不断地与之重合,尘封的记忆呼之欲出。

 

突然眼前的画面静止,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泪顺着脸颊淌下。

 

她想起来了……

 

想起来为何她爹从来不提落霞城了……

 

想起来为何当年会不战而降,把落霞城让与凉国了……

 

想起来为何她爹那么反对她嫁给云泽漆了……

 

想起来为何云泽漆一定要夺回落霞城了……

 

因为她!都是因为她!

 

因为两军交战,在城楼上,她看着两军交战死伤无数,她看着城中百姓惶恐流离,吓得小脸苍白,在回

 

府的路上,头脑一热也想上战场,恰好中途被城中凉国细作绑走,云泽漆为了救她,两人被俘。先皇和

 

阿爹用落霞城换回了她和云泽漆!

 

那是她爹苏京墨中一生中唯一的败绩,也是他唯一的耻辱,不战而降,将城池和满城百姓拱手相让……

 

和云泽漆被赎回来的时候,她害怕苏京墨生气,所以云泽漆一个人扛了所有的错,最后变成了,云泽漆

 

一意孤行,带着苏暮落独闯敌营,当众被俘。

 

小时候的云泽漆就是头脑容易发热的一根筋,相比之下,苏暮落虽然爱打爱闹却比他懂事多了,苏京墨

 

对此还不怀疑。

 

因为他的想法里,苏暮落就算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子。

 

对于云泽漆。苏京墨虽然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也是结拜兄弟的掌中宝,更是未来的新君,是肯定,是

 

欣赏,是拥立,但是对于他险些害苏暮落丢掉性命,苏京墨一直耿耿于怀,又加上宫里有玉簪在,所以

 

在回京前就单独跟苏暮落说过,以后要跟云泽漆保持距离。

 

熟料在回京的路上,她生了一场大病,一觉醒来,从前的种种全数忘完。于是她爹刚好告诉她,自己的

 

未婚夫是温润如玉的刑陵游,她也挺喜欢这个大哥哥的。

 

可能是见她跟刑陵游的关系好,而且她也忘记了以前的事,苏京墨便不再跟她提跟云泽漆之前的事,也

 

就没有阻止她跟云泽漆的往来。

 

谁曾料到,她不记得了云泽漆,可仍旧爱上了他……

 

她想起来了,在从落霞城离开的那天,好像也是这样的深秋,风卷起战场的风沙,带着浸染的血腥味儿

 

扑面而来。

 

苏暮落在马车里。望着渐渐远去的落霞城,哭红了眼,哭到身子一抽又一抽,怎么也停不下来。

 

云泽漆抱着她,向她承诺。“落儿别哭,以后,我替你把落霞城夺回来!以后我们还回去,还住落霞城

 

里!”

 

“真的么?”她肿着一双眼,哭着向他求证。像是一叶小舟,在无助的海面终于找到了倚靠,鼻音浓重

 

 

“真的,七哥哥发誓!”云泽漆轻轻地搂着她,一遍又一遍的承诺。“等七哥哥长大,一定把落儿的家

 

,把落儿喜欢的落霞城夺回来。”

 

原来……他承诺的,他从来没有忘记,并一直在践行。

 

他没有骗她。说好的,是君无戏言!

 

一道尖锐的轻鸣声划破长空。

 

闻声,她从回忆里抽出思绪,耳边是众人的惊呼。

 

“将军!”

 

“娘娘!”

 

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她看见一支响箭朝她的面门直冲而来。

 

她来不及躲避。目光越过响箭,看见敌军主营升起一枚信号弹,唇角扬起一抹弧度,明媚的凤眸中漾开

 

浅浅的笑意。

 

成功了!

 

成功了!成功了就好!成功了就好……

 

她看着信号弹在蔚蓝的天空绽开耀眼的光芒,她的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望着远方,上天啊,假如佛祖真的能聆听到我的祈祷,就让云泽漆醒来吧!

 

我知道,我是落霞城的罪人,我愿意用的血,来洗清我这一生的杀戮和罪孽!我愿意我的灵魂,永堕地

 

狱,不入轮回,只愿我的罪过不要牵连云泽漆,让他醒来吧……

 

瞳孔里,箭矢越来越清晰,离自己越来越近,苏暮落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在箭矢离她眉心半指距离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横空出现,握住箭矢。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耳旁的倒抽气声。

 

她睁开眼,看见一只大手握着箭矢转了个方向,紧接着,她的手便被另一只大手包裹住,温暖而熟悉。

 

他裹着她的手,弯弓;他握着她的手,搭箭;放矢,射倒敌方军旗!

我是云泽漆,生来便是太子,即是未来的君王。

 

所有的一切,都早已从我出生那一刻便已注定。

 

所有人的艳羡我的身份,我的权利,却没有人知道,我只想和苏暮落在一起!

 

我不想做太子,不想做皇帝,只想娶苏暮落。

 

我想娶她,从她呱呱坠地,到她牙牙学语就很想了;从跟她同塌而眠,到分席而坐就很想很想了。

 

我见过她最丑的样子,最俏皮的模样,最快乐的笑脸,最动人的容颜……

 

可是谁知道,天意弄人,在回京的路上落儿生了一场大病,再醒来,却连我也不认识。

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

那一天,我像跟她第一次见面,跟她说我是云泽漆,她可以叫我七哥哥。

 

她却看着我像一个陌生人,怯怯地唤了一声太子安好。

 

从那天之后,她的眼里心里就再也没有了我。替代他我的,是一个叫刑陵游的人,那个跟与她指腹为婚

 

的男人……

 

从那以后,我和苏暮落之间多了一个刑陵游,宛若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刑陵游的存在,像是无时无刻都在提醒我,落儿是他的新娘,是我不可能再觊觎的姑娘。

 

我明白,这最后的不可能是从我娶玉玲珑开始的。

 

可是我不能不娶她,不得不娶她。不管是因为醉酒醒来,她莫名在自己怀里;还是因为父皇说的对玉家

 

的亏欠,我都得娶她。

 

在落霞城,我曾经朝天发誓,说过要娶落儿,可是转眼她成了刑陵游的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我娶了玉玲

 

珑。

 

大婚那日晚上,我去了将军府,正巧看见她从府里出来,我跟着她,想上去跟她说,一直以来,我想娶

 

的人都是她。只是还没来得及上前,她就翻进了刑府刑陵游的院子。

 

她让刑陵游娶她!

 

她在院子里,我在院子外,一墙之隔,宛如隔了千山万水。

 

后来,苏家出事,她下落不明。

 

我派了无数的人去找,一次又一次,五年来,从未停止过。我不相信她死了,告诉自己,就着找吧,就

 

算找一辈子也不要停止。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停止找她,就等于相信她死了。

 

可是即便我找不到她,也奢望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就像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她还活着,还回了京,出现在我面前。

 

我很惊喜,很激动,想着再也不要放开她。

 

只是……她看我的眼神,不再像从前。我知道,她怨我,恨我,可是我还是不愿意放手。

 

她身有战功,但仍旧背负着罪臣之女,即便我明白其中真相,更早想替苏家翻案,但是面对文武百官,

 

面对玉簪,该走的过场也不能少。

 

玉簪的手段我见识过,当年玉家还有些残余势力,原本我是担心落儿先扣留在府里会有危险,便将她打

 

入天牢。

 

是我太过自信,以为天牢对于她来说最安全的地方。

 

当我到监狱,看着她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天窗透进几缕幽冷的月光,潮湿的地板上凝结着她带紫的血

 

液,我就知道我错了。

 

我抱着她,从天牢到我的寝殿,感觉她的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轻,仿佛下一刻她就会离开。

 

看着太医处理她手腕脚腕处的伤口,那深入见骨的伤口,血肉模糊,她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守在她的床

 

前的日日夜夜,我试着不断地去模拟她醒来的场景,不断地去想,要是她知道,她的手脚筋被挑,会是

 

怎么样的反应?她那么好动,那么爱武……她是不是会恨我更深。

 

我没有等到她醒来看到我,可能命运就是这样,我守了她这么久,偏偏她醒来是我早朝的时候。

 

当我踏进殿内,看到地上的碎片,对上她那双死寂的双眼,我的心仿佛被谁拿着利刃刮了一下似的。

 

我不能接受,她活着,却仿佛死了一样。

 

我希望她有生气一些,哪怕是恨我,怨我,甚至想杀了我也行,都比这样像是死了一般强。

 

于是我逼她,威胁她。只是想她活着。

 

我想履行我对她的承诺,从娶她开始。

 

我知道她很美,她穿戴凤冠霞帔真的很美,在回合欢殿的路上,我快乐得像个毛头少年,马上要去见最

 

心爱的姑娘。

 

只是……我站在合欢殿门口,看着她在刑陵游怀里的画面,真的很刺眼。

 

我强迫自己冷静,没有一剑砍了刑陵游,可是她却告诉我血淋淋的事实,她是刑陵游的未婚妻,他们指

 

腹为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合过八字,就差明媒正娶。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那个晚上,一墙之隔,她让刑陵游娶她!

 

于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像是发了疯一样,带她到将军府,想要让她知道,我才是她的丈夫!我才是她

 

的男人!

 

她很少哭的,却在我怀里哭着求饶,哭着叫我七哥哥。

 

那一声七哥哥,我是一瞬间冷静下来,不禁怀疑自己是对是错,究竟在做什么。只是她的下一句“我恨

 

你”将我所有的理智全部淹没。

 

那一刻我就在想,恨就恨吧!只要我能长在她的心上,哪怕恨,也好!

 

于是我占有了她,狠狠地折腾,到上早朝才送她回合欢殿。

 

翌日。

 

有人来报说玉玲珑在合欢殿被罚还被打,我就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玉簪我不能动,对于玉玲珑,不管当初她究竟为何出现在我的床上,但这些年,我确实对她有愧的。

 

原本我去合欢殿只是想问落儿为什么的,只是面对她冷言讽语,我所有的理智都全数崩塌。我也不知道

 

自己是怎么了,只晓得,遇上她苏暮落,我就再也不是沉稳的云泽漆,就像是火苗遇上了炮仗,两个人

 

一起炸开了花。

 

又或许,我从来都不是成熟稳重。我只是在其他人面前穿上了一套假装深沉谋划、顾全大局的外衣,唯

 

有在她面前,我才是真实的自己。

 

所以,我在她面前,一次次犯蠢,一次次给她伤害,一次次懊悔。

 

所以,即便是我知道她已经是我的皇后,即便跟刑陵游再无可能,但是看见她穿着刑陵游最爱的素色青

 

衫,还是嫉妒得发了疯。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理智的人,遇上她,我也从来没有理智可言。

 

所以每一次看见她佩戴青色的物件,都让我觉得她是在对刑陵游的物件,命令宫人将所有青色的物件都

 

收了起来,甚至为刑陵游赐婚,将安乐侯的幺女。

 

所以,我让她最爱的人娶了她最恨的人,生生斩断他们之间最后的情分!

 

可是假若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这么做。

 

如果不是我一手促成刑陵游和孟绮芙成婚,苍术就不会遭遇埋伏,就不会死。

 

当我得知苍术牺牲的消息时,那一刻,我想不了究竟是谁的出卖,究竟有多少损失,究竟落入了怎么样

 

一个圈套。

 

我的脑海里只有她双眼含恨的凤眸,我不敢想,不敢去看。

 

成婚后的那两个月,她就一直待在合欢殿,足不出户。

 

听着宫人的来报,她坐在殿内不是擦剑就是出神发呆,都说娴静的女子很美,可是她那个模样却让我的

 

心一下一下揪着疼。

 

这不是我的落儿,她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特别是脑海中回想着那日刑陵游在大殿说的那句“愿皇上近日所为,他日不悔”,心不断地下沉。

 

不悔?我如何会不悔?如果可以后悔,早在五年前,就不会答应苏京墨的请求,就不会娶玉玲珑,就不

 

会让她忘了我……

 

我思索了很久,便有了后来的踏春,我想,也许等她见见苍术常山他们就会开心一些。

 

只是我没有想到,明明是想让她快乐一点,最后却演变成不欢而散。

 

我记得她从小偏爱男装,所以早早地让人下去准备了。那日去合欢殿,看见她素净端庄的模样,美得让

 

人心醉。

 

只是怪我自私,幻想着与她穿着款式相似的男装,想听人恭维赞美,我跟她站在一起,佳偶天成,又是

 

多么的般配,像是这样能够满足我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虚荣心一般。

 

后来玉玲珑突然晕倒,我不能置之不理,只好带她先行回宫。让无忧找苍术、常山四人保护她,正好可

 

以让他们叙叙旧。

 

把玉玲珑送回宫中,请太医察看,安置好她,我匆忙骑马赶回郊外。

 

当我到郊外,草地上空无一人,寻遍了林子,都不见落儿的身影。那天,我站在林子里,整个人融在树

 

的影子里,像是处在一个巨大旋涡的中心,一瞬间恍惚,是不是落儿从来都没有回来过,这所有的一切

 

,不过是我给自己编织的南柯一梦。

 

直到杜衡小声提醒,“可能皇后先行回宫了。”

 

于是我依旧存着侥幸与怀疑,又快马加鞭回宫,直奔合欢殿。

 

当我到合欢殿,殿内除了打扫的无忧,并没有落儿。我就开始慌张,开始害怕,不断地想着是不是她真

 

的死了心,于是就连她在乎的部下都不要了,借此远走天涯,不复相见。

 

那一刻,合欢殿内的清冷,心头最重要的一块遗失,我几乎是笃定,我这么混蛋,她一定会离开,不会

 

再回来。

 

晚风吹过庭院的合欢树。想起从前她爬上树摘下合欢花,别再耳旁欢喜的模样,笑着问我,“像不像新

 

娘?”

 

“像。”我仰头望着我最爱的姑娘,宠溺又满足。

 

那一瞬间,我在想,她要走,就放她走好了,只要她还是快乐的……

 

我落寞朝外走去,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却不妨与她撞了一个满怀,看着眼前的她,橘黄的灯光下,我

 

感觉虚幻又不真切,于是我用力一扯,确定她回来了,这是真的。

 

我当时欣喜如狂,想把她抱在怀里,甚至想告诉她真相,告诉她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混蛋了。

 

可是话到嘴边,我看见她身后的走廊尽头那个玉簪身边的宫女。便生生压下了所有的在乎与欢喜,想到

 

不久后玉簪的寿辰,借此以避免她跟玉簪见面,避免她控制不住自己,也避免玉簪不断刁难她。

 

明明我想拥她入怀,给她温暖,却偏偏吐字如刃,字字见血。我避开她的目光,狼狈转身逃走。

 

回到朝勤殿,听汇报她徒步回宫的原因,我意识到,即便苏暮落已经这样,玉簪也从来都没有想过罢手

 

!甚至连玉玲珑也都参与……

 

脑海中浮现出她脚腕脚腕处血肉模糊的伤口,想想那段漫长的路程……

 

在合欢殿外,我看着无忧担忧的神情,和心疼的话语,看着她虽不言难受,紧皱的眉头,心如刀割。

 

那天晚上,我拿着双喜那里拿来的包子,已经冷透了里外,却一口又一口吞入腹中。仿如珍馐。

 

我想起从前,她总是让我寅时就在府外等候,她翻墙而下,跟我到包大爷家排卯时的队伍,买第一笼出

 

炉的包子。

 

那一夜,我一夜未眠。

 

翌日寅时便早早出了宫,当时明月高挂,夜色还浓,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夜风将谁家屋檐下的灯笼摇

 

晃,我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寻着记忆,到包大爷家的店铺。

 

登基以来,像个少年,翻墙入院,当时时,包大爷正坐在灶台前一边抽着烟杆子,一边添着柴火,刚吐

 

出一团烟,便对上了刚落地的我。

 

烟慢慢散去,他将烟杆子里的烟灰敲在灶台脚下,过了好久,他才起身,看着我,不确定地唤了一声,

 

“七娃子?!”

 

随即反应过来不对,立马跪下磕头行礼。

 

不知道为何,那一声“七娃子”,又让我感觉自己和落儿的距离又近了。从前,她有求于我,心情好的

 

时候,都会脆生生地叫我七哥哥。

 

包大爷不知道我叫什么,便叫我七娃子了。当年,我无比嫌弃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

 

可是从来没有哪个时候,像我现在这么庆幸,庆幸在包大爷的眼里,我还是那个七娃子,落儿的七哥哥

 

 

我说明来意,包大爷撸上袖子便应下,端过盆便开始和面。

 

他说,他已经好久不做包子了,人老了,这骨架子也不灵活了。

 

他一边做着,一边像从前一样开始碎碎念。偶尔问两句我和落儿好不好,又感叹,“从前就看你俩家伙

 

形影不离,眼下果真在了一起,嘿!还是一个皇帝一个皇后,我这小老头还真是好福气!给帝后做了这

 

么多年包子吃!”

 

包大爷还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从包大爷家出来,天刚刚泛起鱼肚白,我怀里揣着包大爷

 

刚做好的包子。

 

像个单纯的少年,不顾形象,不顾威仪,奔跑在回宫的路上,只为了给他最爱的姑娘,吃一口她最爱的

 

热包子,纯粹而简单。

 

后来,太后寿辰,云泽源回来了。

 

他去见了落儿。

 

从那之后,落儿似乎改变了不少,不再浑身都是刺,她渐渐收拢了所有的利刃。我也说不清这是好还是

 

不好。

 

直到刑陵游大婚。我在刑府后院看到她跟刑陵游私会,虽然她推开了刑陵游,但是他们拥抱的画面在我

 

的脑海里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那天晚上,她一反常态,乖顺又卑微。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让我想起刑府后院里的那一幕浓情蜜意

 

,让我觉得是我棒打鸳鸯,生生拆散了他们这对苦情人。

 

我烦躁,我嫉妒,我发狂,只有占有她,我才感觉她是真真切切属于我的。

 

那晚,她在我身下,笑着问我,“七哥哥,你折了我的翅膀,拔光我所有的刺,看到我这么狼狈,你是

 

不是就称心如意?”

 

称心如意吗?你不爱我,我又何来的称心如意?狼狈么?是啊,我们都好狼狈,即便如此,哪怕抵死折

 

磨,也舍不得放手。

 

她在我怀里,不哭不闹也不惹怒我,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我气恼她的不在乎,更气恼我自己,最后气急

 

败坏地离开了合欢宫。

 

那晚,我在朝勤殿酩酊大醉,我不记得我喝了多少酒,但是喝得越多,落儿快乐的,悲伤的,欢喜的,

 

哭泣的脸越来越清晰。

 

我记得后来,我是想去合欢殿的。

 

我记得她从小就不喜欢一个人呆着的,我想过去陪着她。

 

可是不知道为何,我却是在玉玲珑的寝宫醒来的,低头看着熟睡中的玉玲珑,看着她身上的那些痕迹,

 

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个早上。

 

仿佛历史在不断重演,我心里竟开始恐惧,害怕被苏暮落知道,害怕看见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所以,我连着一个半月都不敢去见她。

 

恰逢边境落霞城,凉国挑起事端,思忖国内的兵力财力,刚与漠国签订了和平协议,即便漠国与凉国勾

 

结毁约,依然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不趁这个时候夺回落霞城,那么落霞城将可能永远不会再属于我大祁了,虽然做这个决定,很大一

 

部分的原因是我曾承诺过落儿,我会替她把落霞城夺回来,但是我不是那么冲动,毫无顾虑的。

 

原以为,夺回落霞城,可以缓和我与她的关系。

 

谁知道却将我们两人推入了万劫不复。

 

那日她在朝勤殿对我的声声质问,我想告诉她,我见过,我听过,也看过,体会过……我们曾经一起经

 

历过。

 

只是你忘了,不记得……

 

她失望的眼神和指责的话语,仿若一把把利刃插在我的心上。

 

我看着她决绝的转身,握了握手中染血的绢帕,不禁疑惑,为何我总想做些什么,逗她笑,让她快乐,

 

可是却偏偏都弄巧成拙?

 

苍术走后,她就像是丢了自己,常常失魂落魄。

 

不知道是听谁说了一句,七夕夜里热闹,要加强巡逻,以免出现事端。

 

我恍惚想起,从前某次,我在宫里默书,她急冲冲地想拉着我去逛夜市,刚巧被前来抽查的太傅撞见,

 

最后没能去成。

 

我跟她走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低头问她,“要不要挑个花灯?”

 

她却问我,“你说什么?”

 

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我心底升起一阵不爽快。走了两步,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我拉她出来,我想

 

与她和好,又同她置气什么。

 

我停在桥头,看着好多姑娘都在放花灯,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我想,如果她等她跟我说,想要一盏花灯,我一定会傻乎乎地立马跑去买来送到她怀里。

 

谁知,没有等来她的讨要,倒是等来了刺客。

 

两个刺客,我并不以为意,谁料,她为我会以身挡剑。

 

她躺在我怀里,我看着她的胸口,血浸染了她衣袍,我搂着她,浑身都在颤抖。

 

她一直在唤我的名字,我想紧紧抱住她,告诉她我在,可是我又不敢抱得太紧,怕压着她的伤口。

 

血像是古书中的盛开的曼珠沙华,在她的衣襟慢慢绽放。每绽放一毫,我便感觉心口少了一块。

 

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她不能死!我不要她死!

 

从宫外,到宫里,一路喧嚣繁华,我只记得她在我怀里的一句句低声呢喃。

 

我抱着她,感觉她身体的温度越来越冷,我的心便越来越凉。

 

我着急,我懊悔,我心痛,我害怕,我整个人都处于恐惧之中。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你最怕什么,那么那件事就会最容易发生。可是我怕什么,我唯一怕的,就是落儿

 

离开我。

 

因为怕,所以我不敢拿玉簪怎么办;因为怕,所以我嫉妒刑陵游;因为怕,所以每一次她不在,我的心

 

就像是空了一般……

 

因为怕她就这样死掉,所以我忐忑,所以我害怕,所以我不敢闭眼,所以我只能无助地在她耳旁哭诉承

 

诺,哀求她醒过来……

 

下朝后,我从外进殿,见她背对着铜镜好像在看什么,我问她,她又不语。

 

我给她换药,却手忙脚乱,笨拙又无用。

 

我看见她背后的伤疤,横七竖八的,有刀伤,有箭疤,以前我也看过,假装自己不去在意。这是第一次

 

,我这么细细地去看,细细地去数。

 

听她云淡风轻的话语,想起她娴熟的包扎动作,我的心底泛起苦涩,心痛汹涌。

 

我不知道,她到底受过多少伤,挨过多少痛,我曾经发誓要一生守护的姑娘,到头来却颠沛流离,受尽

 

苦楚……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即便我还是当初的我,但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

 

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她已经学会了照顾自己,保护自己,让自己勇敢的活着。再也不需要我宠着纵着捧

 

在手心了。

 

她一个人挨过了最难过的岁月,我已经是无法插足她世界的一个外人,早已被她隔绝在她筑起的堡垒外

 

 

即便这样,我也想,哪怕是靠近堡垒一点也好,不管如何,只要离她更近一点也好。

 

于是我把奏章都搬到了合欢殿,想时时刻刻陪着她;每次收到边关来的加急信,都是最先拆开,然后念

 

与她听;合欢花开得灿烂,那个下了早朝的清晨,我像年少时一般,爬上那合欢树的枝头,摘下合欢花

 

,兜在龙袍里。进屋给她看……

 

中秋将至,我特别吩咐杜衡准备好宫灯,和瓜果点心。我想补给她一回七夕节,不是上回,是从前从前

 

的那一回。

 

那几天,我窝在朝勤殿里,想给她扎一个花灯。

 

可是,扎了好多个,都没一个成功。最后勉强做好了一个,我想着她看着花灯时候欢喜的模样,提笔画

 

上了她最爱的合欢花。

 

只是……一直到最后,那个花灯都孤零零地在朝勤殿的角落。

 

我没有想到,玉玲珑会怀上的我孩子,还是在中秋那一天。

 

在玉玲珑的宫里,我心乱如麻,完全没有听进去玉簪和玉玲珑说的什么,只是在想,为何偏偏是这个时

 

候!

 

看着玉玲珑绽开的笑颜,和怯怯的挽留的神情,想着这些年对她的亏欠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竟说不出

 

半个字的拒绝。

 

那晚,我在玉玲珑的床前坐了整整一晚,看着玉玲珑恬静的睡颜,想着苏暮落受伤的神情,我发现,我

 

是一个多么失败的男人……

 

我承认,我很懦弱,每一次遇上可能会让苏暮落伤心的事,我都会选择逃避退缩。

 

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讲,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

 

所以我,一如从前,我开始对她避而不见。

 

后来在御花园,我知道落儿没有推玉玲珑,她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做那样的事。

 

可是我却只能假装不知,玉玲珑是玉簪的人,若是让她跟玉簪说,叫玉簪借题发挥,落儿又将有苦头吃

 

 

先前踏春,再到这里,我都明白玉玲珑为何这样做。只是我娶了她,本是太子妃,却登基以后五年不许

 

她后位……她不哭不闹,乖顺听话跟着我这么多年,是我的妻,怀着我的孩子,我又能对她做什么……

 

之后,落儿跟我说想去寺庙,我本是不愿,但想到她在宫中的束缚,倘若去寺庙,也能避免跟玉玲珑和

 

玉簪的冲突,还能让她生活的自在些,便欣然答应。

 

于是我吩咐杜衡打理好静慈庵里里外外,并且将暗卫安插在静慈庵的各个角落,这一次,我不会让她在

 

静慈庵再像在天牢一样受到伤害。

 

我亲自到静慈庵检查了三次,特别将她的房间选在朝向皇宫的位置,最后才放心。

 

只是我还没有来得及送她离开,就传来了苍术牺牲的消息。

 

那日,她在街上,说要送苍术回家,我立马握住了她的手,我知道,我不能放开。

 

一旦我放开,她走了,就真的再也不会回来。

 

我答应帮她查清事情真相,也这样去做了,可当真相摆在我面前,我又陷入了沉默。

 

一边是玉簪,是我在父皇临死前发过的毒誓;一边是苏暮落,是我亲口的承诺……

 

在朝勤殿内,她在门口说的话,不用人传,我在门内,听得一清二楚,也一字不落地记在心里。

 

我不知道,我跟她为何会走到这个地步。

 

我只是想和她在一起而已,为何这个简单的愿望,这一路,走得却那么的艰难?

 

听说刑陵游去找了她,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可是……千算万算,唯独没有料到,她怀孕了。而她肚子里的孩子,被我亲手葬送!

 

我不是一个精明能干的皇帝,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我只是一个寻常的男人,一个寻常的窝囊废,一个没

 

有的废物!

 

我不知道我最爱的女人已经怀孕,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我更不知道她已经中毒,不知道她是何时中

 

的毒,也不知道是谁对她下的毒!

 

我想全天下的男人,我应该是最混蛋的那一个!

 

我最混蛋,也最傻,最蠢。

 

我一直以为她不爱我,却不想,即便她忘了我,却还是再一次爱上了我。

 

而我却被蒙蔽了双眼,对她的爱慕,对她的好,全都视而不见!

 

站在合欢殿外,听着常山对她的一句句质问和唾骂,那一刻,我真的知道了,她究竟因为我失去了什么

 

 

因为我,她失去了亲人;因为我,她受尽磨难;因为我,她失去了兄弟;因为我,她拭去了孩子;因为

 

我,她失去了自己;因为我。她失去了所有……她为我奉献了所有,最后还留的满身骂名……

 

我从常山跟前走过,推开房门,看着她蜷缩在门背后,泪流满面,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小臂无声地哭泣

 

……

 

我从来没有见她这样哭过,没有嚎啕大哭,也没有歇斯底里,就像是她小臂淌出的鲜血,安静而悲痛。

 

我抱着她,她一直推着我,仿佛直到死都要推开我。

 

我任由她咬着我,似乎她咬得有多用力,我就能感受到她有多痛。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能感受到的

 

,不及她伤痛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到头来,我一直说着我爱她,却什么都没有为她做。

 

我想为她做些什么,哪怕只有一件事。

 

所以我把她送出了宫,送去了静慈庵。

 

我没有带杜衡。把他留在了京城,给了他调令所有暗卫和禁军的令牌,让他务必保护好苏暮落。

 

除夕夜里,我在房梁上,看着厢房内因为蜷缩在一起的样子,心紧紧缩在一起,痛到难以呼吸。可是我

 

却不能下去将她揽在怀里,让她缓和一些。

 

因为我没有资格……

 

翌日,我御驾亲征。

 

在边关,凌厉的风,像是一把把刀子刮在脸上,我望着漫天的大雪,原来,她曾经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

 

苦苦求生着,而那个时候的我,朝勤殿里,熏香暖炉。

 

我也上战场,与将士们同帐而寝,同食而住,明白了寒风卷过的冷,感受到了食物的难以下咽。

 

我也受了伤,咬牙自己包扎。原来……

 

她曾经过得这么苦,这么痛……

 

我用最迅速的方式拿下了落霞城,虽然我身负重伤,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

 

拿下落霞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曾经我和她生活的宅邸,让人重新修葺,尽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想,假如有一天,她能够想起,至少有一件事我为她做到了。

 

如果永远无法记起来,那就这样吧,我记得就好……

 

我在边关加上路程只呆了四个月,可是她却呆了五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在回京伤口恶化的路上,我昏昏沉沉,总是梦见她……梦见她坐在石凳上,静静地擦剑,看见我过去,

 

抬头朝我莞尔一笑,却是剑光一闪,长剑封喉。

 

我想也是。她一定是想杀我的。

 

六月底,我不顾太医的阻拦去静慈庵。

 

在马车内,听到她跟杜衡说“本宫在此,日夜诵经念佛,只盼他早死早好早超生”时,我心底蔓延苦涩

 

,原来……她是真的想我死的……

 

风吹过,掀动车帘,我呼吸一窒,竟是怕她看见车内的我。

 

我屏住呼吸,强忍住难耐的咳嗽,待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敢微微掀开车帘,看一眼她瘦削的背影。

 

回到宫里,我明白了自己时日无多。

 

在我精神还算清醒的时候,我写了两道圣旨,一道是禅位于云泽源;一道是让玉簪去守皇陵,玉玲珑同

 

去,并派千名精兵随行护送,实则是终身软禁皇陵。将玉玲珑之子,过继到云泽源膝下,及冠封王。

 

我让云泽源。在我死后或者昏迷不再死后颁布这两道圣旨。

 

我想过让玉簪死,但我没有想过要让玉玲珑也死,只是云泽源的做法我明白,我顾忌的,我不能做的,

 

他可以!就算我不做,他也会为她报仇!

 

虽然于事无补,这是我最后能为她做的了,给所有伤害她的人惩罚,包括我自己!

 

云泽源说他去找落儿回来,我虽然说不用,但是仍旧期待。

 

在合欢殿内,我一直望着外面的天色,一直等着她,却不见她的身影,我问杜衡,“庭院的合欢花是不

 

是开了?”

 

杜衡知道,我想问的是她有没有回来。

 

他只是低声地回答,“恩,开了。”

 

她没有回来,我知道,她不会回来。我等不到的……

 

在昏迷的日子里,我仿佛感觉她在我身边,有时候在我耳边低低呢喃着什么,却总是听不真切。

 

像是迷雾的幻想,又像是真的。

 

直到在马车的颠簸中,我迷迷糊糊醒来。

 

听杜衡说她一个人留在落霞城对阵千军万马,便什么都没想,抢了驾车的马就往回赶。

 

快马加鞭赶回落霞城,在城楼上,她望着前方升起的信号弹,嫣然一笑。

 

可是看着那支直冲她面门的箭,我的心却徒然一紧!

 

我不断告诉自己,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坎坎坷坷前半生,这么多年,我跟她一直错过……

 

只希望这一次,我们不要,不能再错过……

 

当手握住那支箭矢,心仿佛才开始重新跳动,冷汗随风而逝。

 

还好……

 

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