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素素写的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目录阅读

素素写的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目录阅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楚天阔苏浅雪,讲述了:“怎么,我的命令不听了吗?”慕辰逸看了他们一眼,反问道。“大哥,明明我们可以一举攻下渝州,再攻广州,根本没有必要谈判。”石磊有些愤怒的说道,“大哥,做兄弟的有一句话不得不说,所谓红颜祸水,我相信大哥不会轻易的受女人的影响。”“石头。”慕辰逸听着这话,便觉得好笑了,“我在你们心目中,是轻易就受女人影响我的决策的人吗?石磊脸色一黑,不吭气。

 

 

《一寸相思一寸灰》精彩试读:

福妈进去时,思涵已经换上了这套喜服,这套霞披穿着思涵的身上,将她的身子曲线勾的一览无余,裙摆下边儿还有一道道流苏,还真是好看。

 

小姐头发都梳好了,将前面的头发盘了起来,别了几个蝴蝶花样的步摇。

 

“来,给我化妆吧!”思涵转头对一旁看傻了的福妈说道。

 

“是,小姐。”福妈这才走过去。

 

思涵自己已经化了淡妆,福妈再给她上了胭脂,腮红。

 

她家小姐还真是好看,这么看,她家小姐竟还跟十一年前一样。那个时候也是她给小姐上好了妆,和她一起出嫁的。福妈神情恍惚,一时间有些分不出身在何处,仿佛又回到了十一年前一样。

 

“怎么了,福妈。”思涵坐在妆台前,看身边的福妈正在发呆,不由的问道。

 

“没什么。。。小姐真好看,还跟以前一样。”福妈说着,眼睛湿润了,拭了拭眼泪。

 

福妈浅笑,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外面的宾客更是一脸的郁色,现在外面在打战,谁有心情喝这喜酒呢?

 

原本消失的几天的飞机,今天早上开始又在天下轰了,虽然没有投弹,可是这么轰着,总让人心神不安。

 

霍天宇穿着军装,看着倒是英姿飒爽,只是婚礼马上要开始,便传来报告,唐昊然投弹了。

 

在城北,唐昊然直接投的炮弹攻城。在坐的宴席上的人,个个人心惶惶的,天上还有战机在轰着,不时的要想天上会不会也投弹。这会儿,谁也没有心情在婚礼上,更别谈喝什么喜酒。

 

霍天宇接一报告,脸色便黑了,仍坚持说:“婚礼继续。。。”

 

“督军,冯大帅让你马上去城北。督军,现在是危急关头,如果唐昊然真的攻破了城,督军却在这里大摆宴席,举行婚礼,督军恐怕会受苛责。”他的副官在他耳边说道。

 

霍天宇听着,心中思量,便说道:“你看好这里,我去去就回来,宴席要继续,你替我成亲。”

 

“督军。。。”这位副官顿时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记着,一定要看好人,婚礼继续进行,不能有一点差错。”霍天宇下令道。

 

“是,督军。”

 

霍天宇这才走了。

 

思涵得到消息,说霍天宇的副官要替他跟自己成亲时,不由的笑了。大哥果真是疯了,什么都能做出来?

素素写的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目录阅读

“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思涵坐在床边,说道。

 

“是,小姐。”福妈听命出去。

思涵推着慕辰逸出去时,便看到了石磊。

 

这还是思涵十年后,这么直直的见到石磊,按理说,这个人真的是她的仇人。当年,如果不是他火攻了霍家,她父亲不会自杀。

 

石磊这个人,是一个十足十的好战分子,而且手段毒辣。想想阳城和桐城,几万的百姓死在他手里,介可以知道了。

 

石磊唯一信服的人,也就一个慕辰逸。可是现在,心中充满了愤怒。他是要杀掉思涵的,在他看来,要不是霍思涵,渝州早就攻破了。

 

思涵倒也不怕他,她站在慕辰逸的身边,看他时眼神也是淡淡的。

 

“大哥,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可以马上出城。”石磊对慕辰逸说道。

 

“嗯。”慕辰逸握住了思涵的手,深深看了他一眼。

 

石磊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要怪就怪冰玉没有早点下手,现在霍思涵在大哥的身边,自然就更不容易下手了。

 

他们在城西有一条暗道,可以直接通往城外,到了城外,马上有人来接应。

 

“大哥,我们可以开始全力攻城了吗?”一坐上车,坐在前面的石磊便问道。

 

“不。。。”慕辰逸还握着思涵的手,“通知昊然,停止攻城。”

 

“停止攻城?”石磊显然很惊讶,而且表现的非常不满,“为什么要停止攻城,扔几颗炮弹下来,再全力攻城,渝州七天之内可破。”

 

“我说了,停止攻城。”慕辰逸声音平淡,却是不容置喙的命令。

 

石磊还是得听他的,再看了眼他旁边的思涵在,在他看来,还是霍思涵在一旁影响了大哥的决定。

 

思涵当然看出石磊怎么想,不过他怎么想并不重要,不过如果以后石磊越来越不受慕辰逸控制,的确是个隐患。

 

慕辰逸肯定也是想得到的,他紧紧的握住思涵的手,没再多说一句话。

 

等慕辰逸等回到临时的军营,唐昊然已经停止了攻城。

 

他一回来,军营这里是征用了一些民居,唐昊然一看思涵在慕辰逸的身边,脸色也寒了,倒是没有说话。

 

“爹,娘。”木头也跟着跑了出来,看到思涵和慕辰逸,便扑了过来。

 

“木头。。。”思涵看到儿子,便一把抱住,“木头,娘好想你,你一声不响的跑了,你知不知道,娘真的很担心你。”

 

“娘。。。。”木头的态度还是有些疏离的,甚至不知道要怎么跟她相处。他先推开了自个儿的娘,走到慕辰逸的身边,看他坐在轮椅上,又看看他的腿,眼睛红红的,“爹,你受伤了。。。”

 

“不过是一点小伤。”慕辰逸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你娘一直记挂着你,你知不知道。。。”

 

“爹没有食言,答应了把娘接回来。”木头说着,转头去看思涵,“娘,他们说你要嫁给舅舅?你还嫁吗?”

 

“傻木头,娘怎么会嫁给别人呢?”思涵握着儿子的手,“娘从来没有要嫁给别人,娘在等你爹接我回家。。。”

 

“那我们以后不会再分开了吗?”木头又问道。

 

“对,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会再分开。”思涵点头,抱紧了儿子。

 

木头终于开心的笑了,紧紧的抱着自个儿的娘。

 

“木头,你带你娘去你的房间。。。”慕辰逸说着,看了她一眼。

 

思涵知道,他和石磊他们还有事情要谈,自然不会打扰。

 

“木头,来,告诉娘,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什么?”思涵便带着木头离开。

 

慕辰逸由冰玉推着,进了唐昊然的指挥室。

 

“大哥,为什么要停止攻城,现在连夫人都回来了,我们不是可以全力攻城了吗?”唐昊然很是不满的说道。

 

“你电报冯景惠,就说我要跟他谈判。”慕辰逸像没听到唐昊然说的话,直接命令道。

 

“大哥。。。”唐昊然和石磊都不同意,他们军力远在冯景惠之上,根本没有必要谈判。

 

“怎么,我的命令不听了吗?”慕辰逸看了他们一眼,反问道。

 

“大哥,明明我们可以一举攻下渝州,再攻广州,根本没有必要谈判。”石磊有些愤怒的说道,“大哥,做兄弟的有一句话不得不说,所谓红颜祸水,我相信大哥不会轻易的受女人的影响。”

 

“石头。”慕辰逸听着这话,便觉得好笑了,“我在你们心目中,是轻易就受女人影响我的决策的人吗?当初,我让你攻阳城,你把阎琨锡炸死。我让你攻桐城,你直接屠城。我问你,轰炸,屠城可是我的命令?”

 

石磊脸色一黑,不吭气。

 

“我一直说过,我们攻城,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损伤。现在攻渝州同样如此,如果冯景惠肯交出军权,渝州这战便不用打。我这话,你还不明白吗?”慕辰逸说着,深深看了眼昊然。

 

“石头,我刚才的话,并不是怪你。事情已经做了,是我让你攻阳城和桐城,这债自然我来背。但是渝州,绝不许再像之前那样,明白吗?”慕辰逸再一次强调。

 

“是,大哥。”唐昊然领命。

 

“是,大哥。”石磊也不甘愿的说道。

 

“这次我受伤,本是我预料中事,我霍思涵没有关系,那不过是霍天琮的计策罢了。昊然,石头,你们虽然是我的部下,同时也是我的兄弟,我做什么,难道你们不明白吗?”慕辰逸再一次深深看着自己的两员大将。

 

“大哥,我们明白了,我马上电报冯景惠,开始谈判。”唐昊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