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靳封臣江瑟瑟大结局阅

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靳封臣江瑟瑟大结局阅读

《总裁夫人很逍遥》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人公叫靳封臣江瑟瑟,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五官变得越发精致了,身高也拔高了很多,不再是当年青涩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沉静的气质,有种空谷幽兰般的感觉,悠远而疏离。

 

蓝家两位长辈,眼神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当年,这位可是他们看中的儿媳妇,从小盯着长大,只是后来却做了那么丢脸的事。

 

而江震,在见到久违的女儿时,也没太大反应,只是微微沉下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至于沈淑兰,她之前就听自家宝贝女儿提过,这会儿见了,倒也没太大惊讶,只是诧异她的转变。

 

这小贱人,倒是长得和她那短命的母亲越来越像了。

 

都是美得令人发指!

 

她心中暗恨,表面却装作很惊喜的样子,道:“天,真是瑟瑟呢!这么多年,总算是又见到了。”她假装高兴的走到她跟前,亲昵的握住她的手,道:“瑟瑟,你变了不少呢?长高了,也变漂亮了,这些年,你四处躲着我们。我跟你爸想找你回来,都找不到。”

 

江瑟瑟听完,只觉得一股恶心感直涌上来。

 

多年不见,这女人倒是越发的会演戏了。

 

当年,她就是这样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破坏她很江震的父女感情。

 

后来被赶出家门,纵然有江暖暖的促成,却也没少这女人的推波助澜。

 

江瑟瑟嫌恶的抽回手,用力过猛了一些,沈淑兰被拽得踉跄了两步。

 

江暖暖见状,疾步上前,扶住她母亲,一脸责怪的看着江瑟瑟,“姐姐,这么多年不见,我妈妈关心你,你怎么能这样?”

 

江瑟瑟没心思和她废话。

 

靳封臣和小宝还在包厢等,她想赶紧回去。

 

周围还有路过的客人和服务员,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江暖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冲到蓝司辰身边,道:“司辰哥,你有没有怎么样?”

 

秦霜也跑过来,看到自家儿子,脸上两个大红巴掌印,脸色几乎扭曲,“江瑟瑟,你居然敢打我儿子,我弄死你!”

 

说完,整个人就要扑过来,一副要生撕了江瑟瑟的模样。

 

江瑟瑟躲闪不及,眼见就要被伤到,就在这时,一条强壮有力的手臂,忽然从她身后探出,稳稳地挡住秦霜的手。

 

“怎么回事?”

 

江瑟瑟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语气中含着难以察觉的滔天.怒气。

 

随后,一股熟悉的气味包围了她。

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靳封臣江瑟瑟大结局阅读

那是专属于靳封臣的味道,淡淡的香味,清冷冷的。

 

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后背靠上一副宽阔的胸膛,有微热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传递过来。

 

霎那间,一股无尽的安全感包裹了她,让她鼻子没来由地一阵发酸。

 

她忍不住扭头看他,眼眶微红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靳封臣垂眸看她,想回答,可眸光在触及她脸上那个红肿的巴掌印,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

 

一股浓烈的煞气,从他眼底升起,原本在面对江瑟瑟时的温和,悄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慑人的气势。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几人。

 

目光冰冷,无情,让人望而生畏!

 

“谁打的?”他问。

 

前面六人,无论是蓝司辰也好,亦或者江震还是蓝百川,都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物,个个都不是吃素的,可在此刻,他们竟同时感到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江暖暖更是惊愕,完全没料到会有个男人出现,护住了江瑟瑟。

 

她惊疑不定的打量那男人。

 

靳封臣拍着他的背道:“她被坏人欺负了,是爹地没有保护好她。待会儿我叫你小叔来接你,你先跟小叔回去,爹地答应你,一定帮你把瑟瑟阿姨带回来,好吗?”

 

小宝抬起头,看他,“我要跟爹地一起去,我要见瑟瑟阿姨。”

 

“现在还不行,听话,如果你还想见到她,就乖乖回去,不然,就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小宝听完,小嘴一撇,又想哭了。

 

靳封臣看他:“嗯?”

 

小宝抽抽鼻子,“我会乖乖的。”

 

靳封臣很满意,掏出电话给靳封尧打电话,让他用最快的速度来接人。

 

靳封尧原本正在会所跟一大群狐朋狗友浪,享受着美酒和美人环绕的乐趣,被他哥夺命连环扣喊来,刚想抱怨两句,就见小侄子哭得眼睛通红,顿时心疼得都要碎了。

 

“哎哟,小宝宝贝,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快来,小叔疼你,抱你举高高。”

 

“小叔。”

 

小宝扑进他怀里,声音哽咽,简直委屈。

 

靳封尧心碎成渣,抱着又摇又哄,还壮着狗胆训斥他哥,“哥,不是我说,小宝还这么小,有些事你就不能好好说吗?每次都用那套吓死人不偿命的方式训斥人……”

 

靳封臣打断他弟的喋喋不休,冷然道:“你不是要对付蓝氏集团吗?现在怎么样了?”

 

靳封尧浑身打了个机灵,战战兢兢道:“还……还没开始,我在等蓝氏集团跟卓越创意接触呢,不过应该也就这两天的事了,怎……怎么了吗?”

 

靳封臣危险眯着眼睛,道:“动手的时候,不要手下留情。”

 

靳封尧总算听出了点猫腻,忙问,“怎么了?那姓蓝的,又惹你了?还是又惹未来嫂子了?”

 

靳封臣没打算解释,拎起旁边的外套穿上,一边道:“小宝今晚先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