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甜婚蜜爱墨少太会宠宋玲玲盛悠然小说最新章节

甜婚蜜爱墨少太会宠宋玲玲盛悠然小说最新章节完整阅读

《甜婚蜜爱墨少太会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宋玲玲盛悠然,讲述了:“你觉得你会违反协议?”墨云深发出灵魂拷问,让盛悠然的冷静有些撑不住了。盛悠然从来没有过这种乌云压顶的压迫感,她咬了咬下唇,别过脸去不看墨云深的眼睛。“我当然不会,我只是担心事有万一。”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三千万,她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甜婚蜜爱墨少太会宠》精彩试读:

“二十三岁了,可以考虑了。”

 

墨云深好整以暇地看着盛悠然,眼里有一股莫名的自信。

 

“你调查我?”盛悠然轻轻地往后撤了一下,拉开自己与墨云深的距离,好似墨云深是什么很可怕的生物似的。

 

墨云深看着女人怯弱得后退,但是却还是装着镇定的模样,含着笑看着她。“我调查我的未婚妻,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

 

她什么时候成了一个陌生人的未婚妻了?

 

“这位先生,我与你素不相识,只是阴差阳错有了一场***,”盛悠然说得十分轻快洒脱,“你没有必要为了你的责任感来拉着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

 

闻言,墨云深目光深邃地盯着盛悠然故作洒脱的神色,道:“我没有那么伟大,你只需要回答我,结或者不结。”

 

“不结。”盛悠然不假思索地道。

 

听到盛悠然的答案,墨云深不急不缓地从桌上拿起一叠白色A4纸递到盛悠然的手上。“看完再决定。”

 

盛悠然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只修长的手上的资料。

 

粗略地扫了一眼,盛悠然的眸子便从那堆资料里抬起,看着墨云深的眼神充斥着隐怒。

 

“你想做什么?”

 

这都是盛爷爷这些年来在人民医院的医疗费明细以及院方给出的治疗建议。

 

“那个医生,我可以请过来。”

 

盛悠然爷爷的病情特殊,拖延时间太长,已经不适合过于折腾,根本不能转移到国外去治疗。

 

可是,那位负有盛名的医生又不是轻易可以请得到的。

 

即使一贫如洗的盛悠然凑够了钱,也没有人脉说服那位医生。

 

所以,盛爷爷现在每天在医院苟延残喘地躺着,其实也算是在等死了。

 

盛悠然捏着资料的手紧了紧,因为墨云深的这句话,她秀气的眉微微蹙起。

 

“你为什么非得我跟你结婚?”

 

这个人不像是坏人,但是也绝对不像是一个为了***非得负责人的冤大头。

 

墨云深手指轻轻地扣了扣桌面,发出有节奏的细微响声,一声一声,都敲击在盛悠然那颗忐忑的心上。“因为反正要结婚,不如跟你。”

 

墨家老爷子年纪大了,准备退位,但是墨云深的父亲远在国外发展,无心集团事业,所以老爷子将希望寄托在墨云深和墨家长子墨云智身上。

 

墨云深是二十岁就替墨家财团打开了欧洲市场,于集团功不可没。

 

但是在墨云深回到Z国之前,一直都是墨云智坐在总裁的位置上协助墨家老爷子打理集团,贡献也十分卓越。

 

所以,两个人是难分秋色。

 

墨家老爷子也知道,短期内争个高低不仅不利于兄弟感情,也难分胜负,便只扔出来一句话——谁先结婚生子,便是优先考虑对象。

 

墨云深对此本不感兴趣,但是偏偏筹码里有他最想要的的东西。

 

听到墨云深的话,盛悠然的心蓦地沉了沉,许久才回过神来,故作镇定地说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就这么就结婚,不合适。”

尽管盛悠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墨云深知道,盛悠然心动了。

 

墨云深向来擅长软硬兼施,见盛悠然已经动摇,便加大了自己的筹码。

甜婚蜜爱墨少太会宠宋玲玲盛悠然小说最新章节完整阅读

“我有能力把你需要的医生请到Z国,自然也有能力拔掉你亲人的氧气管。”

 

墨云深盯着盛悠然,晦暗不明的眸子里涌出几分紧迫。

 

他需要盛悠然立刻做出决定。

 

盛悠然的内心瞬间就“咯噔”一下,“你这是杀人你知道吗?”

 

“不是我杀的,决定权在你。”墨云深轻描淡写地道。

 

仿佛这件事对于他而言,只是今早要吃什么这么无所谓。

 

墨云深伸出手,将一个十分小的沙漏摆在盛悠然一眼就看得见的地方,“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不要怀疑我说的话。”

 

巴掌大小的沙漏流通的速度极快,根本就不到五分钟。

 

看着那飞速流下的米色细沙,盛悠然咬了咬唇,试图再跟墨云深周旋。

 

可是,墨云深好似早就察觉盛悠然的动机,默默地再度打开电脑显示器。

 

屏幕上出现了人民医院的监控画面。

 

“······”

 

盛悠然额角的汗终于在这一刻滴了下来,咬牙应下。“好,结婚。”

 

对于盛悠然的答案,墨云深很是满意,沙漏也正好流尽。

 

把盛悠然手里的资料抽出,换了一份资料递到盛悠然的手上。

 

“这是隐婚协议,你看一下。”

 

隐……婚?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

 

“协议上有。”墨云深淡淡道。

 

盛悠然:“……”

 

低眸仔仔细细地将协议看了一遍,盛悠然不由得大叫起来。“违约者需赔付另一方三千万的损失费???”

 

“觉得少可以再加。”

 

盛悠然紧紧地咬着牙关,手捏着的协议都变了形。“你这是抢钱。”

 

“我不会违反协议,”墨云深十分笃定地看着盛悠然,“况且,你以为三千万就能把那个医生请到皇城?”

 

墨云深的话,盛悠然无法反驳。

 

三千万对于盛悠然而言是命,对于墨云深而言是土。

 

所以,这只是禁锢盛悠然好好执行协议的条件罢了。

 

“你觉得你会违反协议?”

 

墨云深发出灵魂拷问,让盛悠然的冷静有些撑不住了。

 

盛悠然从来没有过这种乌云压顶的压迫感,她咬了咬下唇,别过脸去不看墨云深的眼睛。“我当然不会,我只是担心事有万一。”

 

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三千万,她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闻言,墨云深上前一步,站在盛悠然跟前,手覆在协议上。“你是觉得你会忍不住告诉其他人你老公是堂堂墨家财团的总裁,会绷不住在墨家露出马脚,还是会爱上我?”

 

这三条,是墨云深觉得盛悠然最有可能会违反的协议条款。

 

因为墨云深气场强大,在他靠近之后,盛悠然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着的,要不是她足够镇定,早就抖成筛子了。

 

“我本意不是跟你结婚,自然不会四处宣扬,我自认为还算沉着冷静,配合你演戏也不是问题,至于爱上你,更加不可能。”

 

她盛悠然绝对不会爱上这么自大又冷血的男人。

 

更何况这个男人刚刚还口口声声地说要拔了她爷爷的氧气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