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盛世宠妃不好欺苏乔萧逸寒完本小说大结局免费

盛世宠妃不好欺苏乔萧逸寒完本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章节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盛世宠妃不好欺》,本小说讲述了苏乔萧逸寒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姨娘,这不关我的事!”苏乔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低声说着:“这……这碎片是嬤嬤刚刚打我时摔碎的,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小妹就踩到了!”秋姨娘吃了亏,又没有抓到苏乔的把柄,也气的不轻。狠狠瞪向身边的婆子:“没用的东西!竟然伤了小姐!”“姨娘……”张婆子也是百口莫辩。

 

《盛世宠妃不好欺》精彩试读:

“老爷,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是要害死妾身啊!”苏夫人一下子慌了,秋夫人的临时倒戈,让她有些无措了。

 

再加上苏乔这软刀子不断的扔出来,苏夫人突然就怕了。

 

一边推了推身边的苏思。

 

苏思在苏乔的手里吃过一次亏了,此时竟然有些心里阴影。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跪到了苏世昌面前:“爹爹,娘一向深明大义,持家有道,怎么会做出这种不入流的事情,一定是二妹和姨嫌陷害,请爹爹给娘作主!”

 

苏世昌看了一眼哭花的妆的苏夫人,再看一眼秋兰香,一下子就有了鲜明的对比。

 

加之今天苏夫人也的确丢尽了他的脸。

 

一甩袖子,冷冷看着苏思:“太子侧妃快请来,老夫可承受不起这一跪。”

 

刚刚太子没有进门,苏世昌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在太子府根本没有地位。

 

所以,也不给她好脸色了。

 

苏思一僵,不可思议的看向着自己的爹!

 

这个爹有多么自私,她也是知道的,想当初可是想着把三个女儿都送去太子府的,只为了巴结太子。

 

连苏夫人也明白,她走到陌路了。

 

“夫人有失体统,手段阴毒,陷害嫡出小姐,关到后院,没有老夫的命令,不允任何人探视!”苏世昌一摆手,冷冷的说道。

 

苏乔低头笑了一下,她就知道,拉着秋兰香一起,一定能让苏夫人惨死的。

 

她在下了马车,跪到苏府门前时,就计划好这一切了。

 

而且十分顺利。

 

“爹,不可以!”苏思也急了,她本就在太子府无法立足,如今,嫡母若再失势,她就真的完了。

 

“怎么?太子侧妃还要管一管这太师府的家事?”在太子没有与苏思一起进府的那一刻,苏世昌就放弃这个女儿了。

 

他也不怕,因为他还有两个女儿。

 

虽然苏乔与寒王有了婚约,可毁婚这种事,只是皇上一句话。

 

苏思看着苏世昌冰冷无情的脸,想说什么,终是无力的摇了摇头,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没想到,好好设计的一出毁掉苏乔的戏,就成了这样子。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有婆子把哭闹的苏夫人架了出去,厅堂上,苏乔还静静跪着,低着头,柔弱依旧。

 

这样的苏乔,苏世昌看着也是心烦,摆了摆手:“好了,都下去吧,老夫要静一静。”

 

今天的事情不日就会传遍大街小巷,他的老脸算是丢尽了。

 

不仅夫人失了体统,连女儿都成了笑柄。

 

他现在生气,更怪苏夫人办事不利。

 

苏乔温温顺顺的应了一句,就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嘴角挑起一抹弧度,更多的是凉意。

 

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婆子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她一走近,一杯热水连同杯子就扔了过来。

 

反映极快的苏乔侧了侧身子。

 

水杯直接落在地上,摔成几块,水洒在地上,还冒着热气。

 

如果刚刚直接打在苏乔的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贱人,敢污蔑三小姐,秋姨娘说了,你现在跪到府门前,说昨天夜里偷情的人是你,就饶你不死!”婆子恶狠狠的说着,根本不把苏乔这个嫡次女放在眼里。

 

记忆里,苏乔在府上的确没有半点地位。

 

毕竟苏思和苏清都有母亲罩着,只有她是个没人管的。

 

苏乔退了一步,冷笑了一下:“秋姨娘真是这样说的吗?”

 

“那是当然!”婆子不屑的扬了扬头。

 

在这深宅大院,不受宠的主子,还不及一个下人。

 

“好啊!”苏乔点头应了,她也知道,秋兰香不会善罢甘休的,猛的上前揪住了婆子的衣领,握紧拳头,狠狠击向了婆子身上的几处要穴!

 

以她的学识,对人体的各个关节穴道都是了如指掌的。

 

知道打在哪里能让人痛不欲生,却不留下一点痕迹!

 

婆子“啊啊啊”的惨叫,却无法挣脱苏乔的钳制。

盛世宠妃不好欺苏乔萧逸寒完本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章节

她也没想到,胆小如鼠的苏乔敢如此待她。

 

而且一向弱不禁风的苏乔会有这样的力气,心中更是大骇。

 

直到婆子痛的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苏乔才松手,还是一脸温和的笑着:“回去告诉苏秋姨娘,想当这苏府主母,做梦吧!”

 

她刚刚会拉秋兰香一把,只是为了整跨苏夫人。

 

不过以苏夫人娘家的势力,苏太师还不敢休了她。

 

最多是冷落她。

 

这太师府的主母不会轻易易主。

 

这也是苏乔想要的效果,现在的苏夫人就等于被拔了牙的老虎,根本没有危险性了。

 

秋姨娘看着婆子哭的十分凄惨的样子,拧了眉头:“你哭丧呢?”

 

“姨娘,那小贱蹄子,竟然打人!老奴,老奴快不行了!”婆子开口就是哭腔。

 

她不知道苏乔是怎么做的,此时此刻,只感觉全身没有一处不疼。

 

“她敢打人?”秋姨娘看了婆子一眼:“你自己是摔到哪里了吧,她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

 

脸上带了几分冷戾,一边看向苏清:“清儿,你去看看苏乔,她今天倒是把夏媚害惨了,不过,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只是她那时候胡说八道,把你的名声毁了,绝对不能善了,这件事,必须得让她出去澄清,不然,你的就毁了!”

 

苏清也冷着脸,点了点头,一边抬手扶了秋姨娘:“娘你放心,女儿这就去找她,让她现在就出府澄清此事。”

 

“嗯!”秋姨娘应了一句。

 

她相信自己的女儿绝对遗传了自己的聪明睿智。

 

去收拾一个苏乔,绰绰有余。

 

苏乔并没有走回房间,而是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站着,看天边的日落余辉。

 

苏清带着一瘸一拐的婆子走进来时,苏乔有些挑衅的看了他们主仆一眼。

 

这一眼,让苏清的火气一下子就涌到了头顶。

 

一直以来,苏乔见于她,都是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何时这般嚣张猖狂,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也!

 

所以,苏清不顾一切的走过去,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苏乔。

 

只是不等走到苏乔身边,便惨叫了一声。

 

刚刚那婆子打向苏乔的茶杯碎片划伤了苏清的脚,血一下子染红了地面!血一下子染红了地面!

“啊……”苏清惨叫一声,看着地下的血,一下子就瘫在了那里:“贱人苏乔,你竟然敢陷害我!你找死!快,传府医,快啊……”

 

语气骄横不讲理。

 

她身边的婆子也吓到了,连滚带爬了出了苏乔的院子。

 

只有苏乔静静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就知道像苏清这种只长了气焰却没长脑子的人定会踩上那些碎片的。

 

对于苏清的谩骂,她只是扯了扯嘴角,根本不予置喙。

 

不多时,府医就随着婆子跑了过来,还带来了秋姨娘。

 

“你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人,竟然如此陷害自己的妹妹!”秋姨娘咬牙切齿的说着,上前一步,就拍出一巴掌。

 

当初她是不敢欺负苏思,可这个苏乔,她是说打就打,从来不会犹豫。

 

即使今天苏乔让苏夫人吃了大亏,她一样觉得苏乔还是那随意欺辱没有靠山的小丫头。

 

即使被下人欺负了,也不敢说话。

 

苏乔低头,手指翻了一下,打出了一颗石子,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了秋姨娘的膝盖处。

 

让她整个人摔了出去。

 

力道不大,也摔的十分狼狈!

 

那一巴掌自然也没有打到苏乔的脸上。

 

“啊……”秋姨娘失声尖叫,快速爬了起来,捂着膝盖后退了几步:“你你……”

 

苏乔一脸无害的扑了过来:“秋姨娘,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快,府医,来看看秋姨娘!”

 

这时秋姨娘顺手推开了苏乔,有些怕了。

 

她觉得自己的腿都快断了。

 

此时此刻,她终于感觉到这个丫头有些古怪了。

 

婆子领着府医走进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时,也僵住了。

 

“这这……”府医也不知道先看哪一个了。

 

“快,看看清儿的脚怎么样了!”秋姨娘拖着疼痛的腿,指着府医说道:“要是清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一边侧头瞪了一眼苏乔:“还有你,你伤害自己的妹妹,我一定让老爷重重责罚你。”

 

“姨娘,这不关我的事!”苏乔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低声说着:“这……这碎片是嬤嬤刚刚打我时摔碎的,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小妹就踩到了!”

 

秋姨娘吃了亏,又没有抓到苏乔的把柄,也气的不轻。

 

狠狠瞪向身边的婆子:“没用的东西!竟然伤了小姐!”

 

“姨娘……”张婆子也是百口莫辩。

 

不过她是秋姨娘身边的得力助手,虽然犯了错,却也不会重罚。

 

此时只要低头认错就好了。

 

“姨娘,你也不要怪罪这些下人,她也没想到,小妹会摔倒,只是小妹伤的可能有些重,血流了这么多,要是把脚上的筋骨割断了,就成了瘸子,这可怎么办才好!”苏乔声音极低的说着。

 

那样子,生怕声音大了,会惊到人一样。

 

“苏乔!”那婆子一听这话,心里大骇,这根本就是要她的命!

 

秋姨娘也怕了,狠狠瞪了一眼婆子:“来人,把张妈拖下去,关进柴房,要是清儿有个长短,就给我打死她!”

 

她唯一的指望就是这个女儿了。

 

要是苏清成了瘸子,就真的完了。

 

而且还被苏乔几句话毁了清誉!

 

越想,秋姨娘越觉得绝望。

 

把怒意全都撒在了张妈的身上。

 

“姨娘饶命,饶命啊……”张婆子被拖了出去,不断的喊叫着。

 

不过,现在无人去管一个婆子的死活了,他们都盯着苏清的脚,府医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秋姨娘,三小姐的脚,怕是……”

 

“怎么了?”秋姨娘的脸色一暗,怕府医会说出与苏乔一样的话来。

 

这时苏清的眼睛里全是泪珠,她平时虽然骄横,可哪里遇到过这样的风浪,也吓坏了:“娘,怎么办啊,怎么办,我,我要成瘸子了!”

 

然后开始大哭。

 

哭的十分伤心。

 

“你要是不能医好三小姐,就不要留在府上了!”秋姨娘一瘸一拐的走到苏清身边,看着苏清被血染红的鞋子,手都颤抖了。

 

府医却一脸的无奈:“秋姨娘,三小姐的伤口很深,奴才也不敢保证医好三小姐!”

 

“要你有什么用!”秋姨娘大发雷霆,恨恨咬牙说着。

 

一边抬手去苏清,却又不敢大动作。

 

急的脸色都是苍白的。

 

“都是三妹太不小心,也怪张妈,随意打碎杯子,这碎片也不及时收拾一下,还不想着提醒三妹一句!”苏乔这时又不合时宜的开口说道。

 

她倒是把一切都推的一干二净。

 

苏清只是哭,她本就是庶出,虽然也得苏太师的欢心,可庶出的身份再加上瘸一条腿,这一辈子怕是完了。

 

根本别想找一护好人家了!

 

“来人,去柴房,把张妈拖出去乱棍打死!”秋姨娘无处发火,此时冷声说着,看到苏清哭的凄惨的样子,怒意一下子就冲到了头顶,恨意也充斥在心头。

 

苏乔扯了扯嘴角,想到张婆子之前对正主所做的种种,只觉得解恨。

 

像张婆这种欺主的恶仆,早该处置了。

 

只是因为一直得秋姨娘的欢心,才在这府上活的风声水起。

 

今天终于是得到报应了。

 

不多时,就传来了张婆子的惨叫声,还有叫骂声。

 

她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因为苏乔几句话,把自己的一条命都搭进去了。

 

几个婆子将苏清和秋姨娘扶了出去。

 

院子里总算是清静了。

 

这一天,感觉像是闯关游戏一样,几次都险些性命不保。

 

好在,活过来了。

 

她又凭着记忆在房间里寻到了苏思和萧景渊逼迫她拿出来的一份藏宝图。

 

记忆里,母亲让她一定要保管好这张地图的。

 

此时拿着地图,只犹豫了一下,便撕作了两半。

 

其中一份顺手放进了大脑的系统里了。

 

而一份,她稍作犹豫,便折好了,拿去了苏老太爷面前。

 

“这是?”苏老太爷须发皆白,是四朝元老,在朝中的威望极高,也是苏老太爷成就了现在的苏太师和苏府。

 

看着手中的地图,苏老太爷的眼底带着光芒:“前朝的藏宝图?”

 

“乔儿不知,这是娘留下来的,她临终前,一再嘱咐乔儿送到祖父手上,只是……大姐想交给太子,我说先问过祖父,还被大姐打了一顿,让我守着这个秘密!”苏乔小心翼翼的说着。

 

她在这府上一向都是胆小如鼠的。

 

自然要伪装的够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