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好看的小说农门小医妃吴青峰顾晚舟全文免费阅

好看的小说农门小医妃吴青峰顾晚舟全文免费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农门小医妃》讲述的吴青峰顾晚舟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顾晚舟也心情沉重,“我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些地区已经不可控制了,我们到那里只有死路一条。”燕啸然紧紧蹙着眉头,“齐王筹谋已久,可朝廷这里,现在却国库空虚,朝廷没有先开战的底气,只能采取迂回策略了,那些接手异姓王封地的人,能拉拢几个就拉来几个吧。”如果朝廷足够强大,天子一声令下,对那些不服的头领直接进行军事打压,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农门小医妃》精彩试读:

不过之前他们之所以会和医馆的大夫等人签订这样的合同,是因为天下医馆,萧家为首,萧家医馆是他们最好的去处,这就是萧家的底气。

可是现在顾晚舟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但她未来必将拥有和萧家医馆不相上下的实力,萧家的优势,在顾晚舟面前已经构不成绝对的优势,眼前的药剂师,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顾晚舟也是抓住了这一点,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顾晚舟把话说明了,他想借着把药剂师送给自己,让自己欠他人情,然后打压自己在他面前的气势的目的,就落空了。

 

因为药剂师有绝对的自由,他无权替药剂师做主。

 

但萧珺书很快就调整了心情,道:“顾大夫此言差矣,我此举,只是听闻药剂师对你的工厂十分向往,我萧家不是一个限制人才自由的家族,我更不是强制送药剂师前来,而是替他在顾大夫面前引荐一二。”

 

药剂师虽然在制药上有极高的天赋,可也正因为他沉迷于制药的研究,对于人情世故,还是天真了一些,听了萧珺书的话,他立刻对萧珺书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感谢少主引荐。”

 

这下子,药剂师成为顾晚舟的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萧珺书和顾晚舟两人都带着笑容。

 

萧珺书温和的道:“我知道你有极高的天分,萧家本来打算重点培养,过一段时间,就让你回本家深造的,但你既然选择了顾大夫这里,我也替你高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萧家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但无论你在哪里,萧家都是你坚实的后盾,以后只要你有事情找到萧家,我定会全力替你解决。”

 

药剂师听了,对萧珺书更加的感激了。

 

顾晚舟也笑着道:“你选择我,这是我的意外之喜,更让我欢喜的,是你主动选择了我,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就给我说,对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药剂师对顾晚舟也十分感激,“卓远之感谢顾大夫收留,我会好好工作的,但是你给我的书,上面还有很多我看不懂的地方,还要像顾大夫请教。”

 

顾晚舟笑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交流也不在这一会儿半会儿,你先去工厂吧,我们改天再交流。”

 

卓远之恭敬地告退了。

 

萧珺书道:“顾大夫的手段,果真高明。”

 

顾晚舟一脸迷茫,“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萧珺书笑道:“没什么,只是对顾大夫接触的越多,对你了解得越深,在下对顾大夫仰慕和敬佩之情,就愈发的不可遏制。”

 

顾晚舟脸色一黑,道:“萧公子,我们只是合作伙伴,如果你想继续和我合作,我自然十分高兴,但你要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即使看中了萧家的潜

 

力,也不得不壮士断腕,终止和萧家的合作,向燕王寻求帮助了。”

 

其他什么事都好商量,就是这件事情必须要说清楚,而且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请,不然以后想解释都很麻烦。

 

萧珺书还是眉目温和,脸带笑意,“哈哈,在下不过是略表心意而已,顾大夫不要误会。萧家永远是顾大夫忠实可靠的合作伙伴。”

 

燕啸然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如果顾晚舟真的不和自己合作,而是转向燕王,那顾晚舟未来工厂的红利,他不仅一分都拿不到,还可能受到燕王的打压。

 

“既然如此,就看萧家在接下来合作的诚意了。我在禹城的工厂,已经正式开始投入生产,需要大批的药材。”

 

萧珺书非常爽快的道:“禹城就有萧家的药材铺子,顾大夫无论要多少,都是市场最低价。”

 

顾晚舟这才满意的笑道:“和萧公子合作,就是爽快。”

 

萧珺书接下来提出,想要到工厂里去参观,顾晚舟自然应允,适当的向合作伙伴展示自己的实力,也是必要的手段。

 

萧珺书再次来到顾晚舟的工厂,不过几天而已,工厂里和他上次来,又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首先,他们想要参观的话,必须穿上特质的衣服,说是为了防止灰尘等进到生产车间。

好看的小说农门小医妃吴青峰顾晚舟全文免费阅读

而在生产车间里,从原料的处理,到最后药品成型,几乎都要机械化的影子,即使有很地方还是要人工来做,可是生产效率已经对比作坊式制作,有了极大的提升。

 

萧珺书再一次被震撼了,不过他也有问题,“这样一来,顾大夫手里恐怕会积压下不少的药品吧?”

 

顾晚舟一笑,“我生产出来的东西,你什么时候见过缺少买家?”

 

萧珺书“哈哈”一笑,然后道:“顾大夫这一批药品卖出去了吗?”

 

顾晚舟道:“目前已经送给了存仁堂一部分,反响不错,接下来就是找一个有能力吃下我这么多的的药品的下家了。”

 

萧珺书道:“顾大夫你看我怎么样?”

 

于是二人签订了销售协议。

 

不过这一次,顾晚舟和萧珺书签订的,只是禹城内的合作,萧家虽然有的全国最大的药材商行,但是她的医药成品显然销路更多,不必绑在萧家这一棵大树上。

 

萧珺书对此有些遗憾,但他们萧家的药材商行和医馆是分开的,他虽然在医馆也有很大的话语权,可是医馆的事情,毕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做主的。

 

解决了禹城工厂的销路问题,顾晚舟开始布局在全国各地的工厂建设,不过她选取的地点,大多是在燕啸然的封地领域,或者紧邻这燕啸然的封地。

 

毕竟战争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如果把工厂建设在其他地方,很可能对遭受齐王的打压,造成流产,还是燕啸然的地盘上比较安全。

 

圈定了几个城市之后,接下来就是地点的考察了,但她手里几乎没有可用的人。

 

于是顾晚舟再一次带着程嬷嬷和香叶,逛遍了禹城的酒楼和客栈,留下了晚月的暗号。

 

禹城比平城好一些,第二天,就有好几个人找上门来的。

顾晚舟带着程嬷嬷亲自考察了一番,然后点了一个名叫郭巡的为头目,又把之前投靠过来的小伙子交了过来,让他们几个去他圈定的地方考察地点。

 

做完了这些,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了,还有三天的时间,燕啸然就要回禹城了。

 

在这三天了,她又去看了看叶凡的研究,这家伙正在捣鼓发动的问题呢。

 

“现在所有的机器,都是人工操纵,我看到书上的机器运转,似乎不需要人来提供力量,而且效率还更高。”

 

叶凡说着,眼睛灼灼的看着顾晚舟。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人一定知道答案。

 

顾晚舟也在考虑要不要把蒸汽机也给他开一下金手指,按照叶凡这股钻研的精神,说不定还真能捣鼓出来。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铁的问题。

 

想了一下,她便对叶凡道:“我记得原本上说,如果想要及其提供动力的话,木头是不行,因为木头的承受能力有限。就像你们江湖上武功高的人,可以一拳把木头砸成碎片,但是却不把铁片砸成碎片一样。”

 

叶凡眼睛一亮,“对呀,我说之前怎么老是出现木头碎裂的问题,原来问题出在了材料上。”

 

叶凡说着,看着顾晚舟的眼睛更加的明亮了,道:“顾大夫,你之前答应我帮忙解决铁的问题吧?”

 

“这是自然,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叶凡警惕了起来,“什么条件?你一开始没有说条件。”

 

顾晚舟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可是这条件还是必须的,现在铁的管制这么紧张,就连铁铺每日消耗的精铁都有一定数量管控,我虽然可以帮你弄到铁,可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叶凡皱起了眉头,他虽然也沉迷于研究,可他和卓远之不同,卓远之有萧家的庇护,他只需要埋头研究就好,但是叶凡是江湖人士,江湖,从来都不是平静的地方,他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不关心外面的事情,他早就尸骨无存了。

 

所以,对于现在将要打仗,齐王就要造反的事情,他还是略有耳闻的,虽然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而朝廷对铁器的管控更加的严格,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他知道顾晚舟没有骗他,想要弄到铁,是需要门路和代价的。

 

可是看了一眼院子里停放的另一个机器,他还是妥协了,问道:“不知顾大夫有什么条件?”

 

顾晚舟道:“我的条件也简单,我即将要在其他的地方开工厂,工厂的设备,就交给你负责,怎么样?”

 

叶凡问道:“你要开多少工厂?你想让我一直为你打工,那是不可能的。”

 

顾晚舟笑道:“前辈无需紧张,就只是在昌威、仁莒、陆林,正丰城、晋东陂,丰吉郡,东富城,这几个地方,每个地方开一个而已。”

 

叶凡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忽然猛地抬头,惊讶的看着顾晚舟,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脸色郑重道:“叶某定会竭尽全力。”

 

这些地方,他虽然没有取过,但他游历广,这几个地名,他是知道的,都是在燕王的封地以及其周边地区,看来顾晚舟建设工厂,就是为了支持燕王了,一口气建设这么多的药品工厂,只能说明当地有庞大的市场,可是那些地方并不繁华,能消化这些药品的地方,自然就只有军队了。

 

顾晚舟对叶凡的表现很满意,她看的出来,叶凡对自己的布局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但却什么都没有问,也不和自己讲条件了,而是认真的支持,说明这人还靠得住。

 

她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等顾晚舟这边布置的差不多的时候,燕啸然也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顾晚舟就知道他一定又连夜赶路,心疼的服侍燕啸然洗漱,又和他一起吃了晚饭,两人便开始计划接下来的行程。

 

燕啸然看着身边的女人,语气沉重,“这一路必将危险重重,其实我不想带你去的,可是又确切消息说,苍老儿和齐王在一起,从之前的事情来看,只有你能解开苍老儿的毒术。”

 

顾晚舟也心情沉重,“我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些地区已经不可控制了,我们到那里只有死路一条。”

 

燕啸然紧紧蹙着眉头,“齐王筹谋已久,可朝廷这里,现在却国库空虚,朝廷没有先开战的底气,只能采取迂回策略了,那些接手异姓王封地的人,能拉拢几个就拉来几个吧。”

 

如果朝廷足够强大,天子一声令下,对那些不服的头领直接进行军事打压,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可是天子连着几代人,都忙着剥削封地贵族的权力,王权的力量又没有得到加强,现在的全国,就像是一盘散沙。

 

他们休息了一晚,翌日就出发了,这一次顾晚舟的身边只有香叶随行,燕啸然的身边还是只有燕忠,陆英继续留守在禹城。

 

不过他们刚刚出城,就被人拦了下来,是卫恒毅。

 

卫恒毅带着他一贯的直率和憨厚,开口就道:“燕王殿下,我想投靠你。”

 

“为何?你能为本王做什么?”

 

燕啸然审视着卫恒毅,严肃的开口。

 

卫恒毅道:“我父亲已经醒来了,现在也正在痊愈,他听说因为自己建立的阵法,然这么多的铁匠受苦,甚至妻离子散,他心里过意不去。”

 

“而且吴青山建造了那么多的军械,一定是造反的,一旦打仗,不知有多少人死亡,这都是他为虎作伥造成的罪孽。但是他现在身体还么有痊愈,不能自己亲自为燕王殿下效劳,我是他儿子,替他还债天经地义。”

 

燕啸然继续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卫恒毅接着道:“我武功高强,可以随身保护燕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