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神医小毒妃上官流月楚轻尘推荐小说全文免费阅

神医小毒妃上官流月楚轻尘推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小毒妃》是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上官流月楚轻尘,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节选:听到流月要揪出主谋,太子眉心隐隐抖动,如果再让她查下去,势必对自己不利,绿萝这种小角色让她替自己顶罪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想到这里,他胸腔愤懑起一腔怒气,阴冷的眸子像暗夜的修罗,警告的看向绿萝:“大胆奴才,竟敢砌词狡辩,一定是你与脚夫联手陷害上官流月。来人,把她和脚夫一起拉下去宰了!”王二麻子一听要被宰掉,脸色唰地惨白,双腿猛地软了下来。

 

 

《神医小毒妃》精彩试读:

流月提的这个赌约太奇怪,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这像是个套,她得提醒沐颜丹别上当。

 

就连太子楚弈也发现,流月变了。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美的样子,以前她要不是蹲在墙角就是缩着脖子,导致他从来没看过她真正的样子。

 

今天冷冷扬头,姿容无双的站在那里,那风华那气质,看起来竟然比第一美人上官雨晴还美。

 

这难道是一颗蒙尘的明珠?

 

不,不可能,这就是那个蠢货加废材,她现在展现的冷静睿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过不了多久她又会变成以前那个无能的蠢货,他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时,思虑清楚的上官雨晴正想阻止沐颜丹,哪知沐颜丹已经阴狠的点头:“好,赌就赌。如果你手上有守宫砂,我马上去喝粪水。反之,如果你没有,你知道你的下场!”

 

反正她胸有成竹,刚才绿萝已经亲手检查过她的手臂,十分确定她没有守宫砂,绿萝的一家老小都在她手里,是不可能骗她的。

 

流月在心底冷哼一声,这沐颜丹比她想象中的蠢,这才是真正的蠢货,居然就这样上套了。

 

等下沐颜丹输了,被逼在心仪的太子面前喝粪水,这一幕应该很解气。不过,由于她的守宫砂是假的,她也不敢太大意。

 

想到这里,她慢慢的扬起手臂:“本来有些人不配看我的手臂,但为了我的清白,今天就容你们放肆了!我这就让你们看!”

 

虽然她嘴里这么说,可并没有掀袖子。

 

一干围观群众同时凑上前,见她没掀袖子,同时切了一声,“根本不敢,装什么大尾巴狼,废物,别再故弄玄虚。”

 

分明就是心虚,还敢遮遮掩掩,奸夫和身上的罪证都在,还敢装清白,只不过想拖延浸猪笼的时间罢了。

 

“放肆!”突然,流月沉声一喝,眼里寒光万丈,说完就朝众人掀起了袖子,露出她比雪还白的玉臂。

 

“这……”众人在看到她的右臂时,顿时一阵迟疑,有人惊得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

 

太子一看,毒蛇般的眼睛狠狠瞪了瞪,心头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拳,震惊得差点吐血,怎么会这样?

 

上官雨晴一看,轻轻呼了一声,脸色顿时凝重起来。怎么会是这个结果,沐颜丹不是打包票说绿萝搞定了吗?

 

她有些害怕的看向太子阴沉的脸,事情被绿萝办砸了,盛怒的太子会不会拿她出气!

 

而沐颜丹先是大惊失色,接着脸色开始发僵:“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手上怎么还有守宫砂?刚才绿萝明明亲眼看到没有了,她不会撒谎的,怎么又有了。上官流月,这守宫砂怎么又出来了,我不相信,这是假的对不对?”

 

“绿萝?”流月冷酷的眯起眼睛,像发现真相似的,“大家都听到了,她刚才这话,意思是绿萝事先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这是她们事先布置好的,怪不得她们来得那样及时。我堂堂大将军的女儿,要私通也不会找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她们故意找个丑八怪来恶心我,是想狠狠的羞辱我,毁我的名节,让别人以为我是个连麻子都不放过的浪**人,她们这是侮辱大将军还是侮辱太子殿下?”

 

这下,其他不知道内情的围观群众似乎明白了,敢情是沐颜丹和绿萝买通王二麻子陷害流月,这么毒的手段,要不是流月冷静聪明,早就被抓去浸猪笼了。

 

有些本就中立的人,在看清那守宫砂之后,选择相信流月,毕竟她们也不讨厌流月,只是迫于沐颜丹的威慑屈服于她。

 

她们害怕沐颜丹她们欺负自己,不得不假意臣服她,与她虚与委蛇,如今沐颜丹被揭怕让他,她们倒真想看看她的下场。

神医小毒妃上官流月楚轻尘推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只是她们永远也想不到,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太子殿下。要是知道她们崇拜仰慕的太子是如此狠毒无情的男人,她们想必也不会再崇拜他,更不会对这种储君心悦臣服。

 

这下,一些人看沐颜丹的脸色怪异起来,有人开始怀疑她,鄙视她,有人则赶紧疏远她,生怕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将来哪一天也会被她陷害。

 

见事情被揭穿,太子的脸色陡地变得深黑,这事要是再揭下去,他怕揭到他头上,到时候他好不容易建立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都怪这个上官流月,如此牙尖嘴利,早知道他直接派人杀了她就好,不需要搞这么多事情出来。

 

听到流月的话,看到她冰冷的眼神,沐颜丹赶紧摇头,同时脑门开始冒冷汗:“不可能,我不相信,绿萝明明亲眼所见,你明明就和王二麻子有私情。那守宫砂一定是假的,我不信你个蠢货能变出来,不行,我必须亲自检查,你让我看看,我要拿水洗一遍。”

 

看沐颜丹要冲上来扯自己的袖子,流月冷冷往后退,她这守宫砂本就是假的,这胭脂并不牢靠,轻轻一蹭就会掉,更何况拿水洗。

 

想到这里,她凤眸一转,心中立即有了主意:“你站住,本小姐可没有作假,证据都在手上,你应该想是不是有人背叛了你,欺骗了你,而不是眼瞎的怀疑我。”

 

听到流月的话,沐颜丹有些怀疑的看向绿萝,这一看,绿萝吓得脸色惨白,小姐居然怀疑她?

 

沐颜丹见绿萝脸色惨白,不看还好,越看越怀疑,她顿时放松了对流月的警惕,也暂时不想去看她的手臂,转而瞪起绿萝来。

 

看到沐颜丹这么蠢,流月决定再加一把火,利用利用这个狠毒太子。

 

她看向太子楚弈,满眼讽刺的冷哼一声,楚弈立即阴沉的瞪着她,“你在讽刺本宫?”

 

流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十分鄙夷的甩了甩袖子:“不是我瞧不起太子殿下,而是殿下太没种了。有人恶意刁难你的未婚妻,联合丫鬟、脚夫毁我的名誉,你一点态度都没有!都证据确凿自己的未婚妻被诬陷,你还不敢治她们的罪。说实话,这真不像一国太子的气度,你作为一个男人一点血性都没有,不会维护自己的未婚妻。我已经给她们看了证据,她们还敢以下犯上。作为未婚夫,既然你没本事给我一个公道,那我自己处置,我这就抓她们到我爹爹面前,治她们一个诬陷之罪。”

 

居然敢说太子没种,太子没血性,太子没本事,人群里一片哗然,这上官流月胆子也太大了。

 

不过,她似乎说的是事实,从头到尾大家都只看到太子联合别人刁难她,的确是对她一句维护都没有。

 

可要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与人私通,太子也会脸上无光,会被天下人耻笑他头戴绿帽,一般的男人巴不得越少人知道越好,而太子似乎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难道这事与他有关?他是希望大家都知道,他好找借口甩掉上官流月?

 

这下,大家看太子的眼神怪怪的,表面上不敢怀疑,心里已经把他鄙视透了。

 

太子一听,冷脸已经沉如黑炭,比他身上的黑色锦袍还黑,上官流月居然敢鄙视他,说他没种!

 

作为男人,尤其是大晋朝的太子殿下,被人说没种,这也太侮辱他了。

 

偏偏上官流月说得十分认真,那口气和态度,一下子把他打成了这种人,他发现众人看他的眼神不再仰慕,而是有些质疑。

 

当然,那种质疑只是转瞬即逝,他们哪敢表现出来,不过肯定会在心里质疑。

 

他堂堂一国太子,这脸面往哪搁?

 

他厌恶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维护她。可她这么理直气壮,他如果再不替她说两句,别人倒真以为他是毫无血性的软弱男人。

 

而且,现在绿萝已经露陷,他也不能让上官流月再追查下去,如果绿萝受不住把他供出来,那他这忧国忧民的名声就别要了,百姓会怎么看他,皇上又会怎么想他,他苦心经营的一切好名声也会毁于一旦。

 

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他早就杀了上官流月,哪会让她活到今天。他陷害上官流月私通,也是为自己博一个吃亏才退婚的好名声,结果被这女人搅黄了。

 

想及此,他看流月的眼睛能射出毒针来,然后转眼瞪向沐颜丹,凌厉的雷霆一怒:“大胆沐颜丹!你给本宫说清楚,绿萝和这脚夫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实话,本宫立马宰了你!”

 

直接当场宰人,这够有血性,够男人了吧?

 

太子此时有一种被流月架在火上炙烤的感觉,他明明被她当枪使,他还得照办,不然他就是无情无义不维护未婚妻的渣男。

 

太子殿下要宰人,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他的确有这个权利,并且经常行使。

 

见太子突然调转枪头对向自己,沐颜丹心里一紧,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难道太子准备推她出去受死,她是万不敢指认太子的,只得担下这个罪名。

 

想及此,她的身体开始发抖,手心发汗,她从来没觉得这么害怕,这么头皮发麻过,也没有这么忌惮流月过。

 

攸地,她狠狠瞪了绿萝一眼。她本来极度信任绿萝,可现在,她越来越怀疑她是上官流月的人。

 

上官流月的守宫砂的确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做假,她那个脑子也想不出这种办法,这只能说明绿萝在撒谎,在欺骗她!

 

想到这里,她瞪绿萝的眼神更愤恨。

 

绿萝被冤枉,真是有苦难言,她知道小姐瞪她是什么意思,要她站出来顶罪。

 

她艰难的咬了咬唇,眼一闭,心一横,突然跪下来说:“殿下,是奴婢的错,这一切与我们小姐无关。但是我们并没有陷害上官小姐,奴婢之所以提守宫砂的事,是因为刚才刚好经过这里。”

 

“奴婢刚才经过这里时,发现这脚夫把上官小姐打晕了抱回厢房,奴婢十分担心,就在房间外面偷听了一会儿。开始听到有小姐的叫声,后面突然没有了,奴婢就十分紧张,赶紧冲进去救她,结果发现里面没有脚夫,他应该是听到我的声音翻窗逃跑了。这时上官小姐也晕了过去,奴婢就顺便看了下她的手臂,发现没了守宫砂,这才出来告诉了我们小姐。我们小姐也是心急的维护殿下,才对上官小姐动了手。”

 

这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听得有人开始冷笑,流月自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种拙劣的谎言,想必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

 

她不屑的轻哼一声,冷冰冰的反驳,“你若真想救我,为何不一开始就冲进来?你说脚夫翻窗逃跑,他为何还在屋里?你说脚夫打晕我,我之前明明被沐颜丹点了穴道,你们要真为我好,为何一口咬定我已失身?恨不得将我浸猪笼,分明是你们主仆联合陷害我,我想给你们天大的胆子都不敢陷害将军之女,你们幕后一定有主谋,你还不从实招来!”

 

她现在更清楚的记得刚才的事,原主在一个时辰前被沐颜丹点了穴道,那时候原主正怯生生的站在花园里偷看太子,被沐颜丹发现,沐颜丹就带人过来嘲笑了她一顿,然后叫婆子们把她掳到僻静的厢房门口,沐颜丹亲手点了她的穴道,她才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就在这时那个自称“本王”的面具男人进来了,他把王二麻子打晕扔到床底,接下来就是她失身的事情。

 

听到流月要揪出主谋,太子眉心隐隐抖动,如果再让她查下去,势必对自己不利,绿萝这种小角色让她替自己顶罪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想到这里,他胸腔愤懑起一腔怒气,阴冷的眸子像暗夜的修罗,警告的看向绿萝:“大胆奴才,竟敢砌词狡辩,一定是你与脚夫联手陷害上官流月。来人,把她和脚夫一起拉下去宰了!”

 

王二麻子一听要被宰掉,脸色唰地惨白,双腿猛地软了下来。

 

突然,他感觉下腹一热,裤裆瞬间湿了一片,一股尿腥味迅速传来。

 

众人立即捂起鼻子,原来王二麻子被吓尿裤子了。

 

太子极为盛怒,王二麻子以为太子要逼出真话,所以他再也不敢说假话,恨不得把真相一鼓脑的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