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附身前世去修真完结小说_冷翎风李梦依全章节目

附身前世去修真完结小说_冷翎风李梦依全章节目录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附身前世去修真》,本小说讲述了冷翎风李梦依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冷翎风按照《幽元真解》的功法,真气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收功正准备上*休息,可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萧一鸣的声音:“翎风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可能我们要加班了,刚才兰沁来电话说罗海照片上的人越来越淡了,我想可能是罗海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了,如果罗海照片上的人完全消失,那么罗海也就有可能没得救了,现在就到罗海家去,咱们商量一下对策。”“哦,好的!”冷翎风挂了电话便出了门,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虽然冷翎风住在闹市区里,可今晚他家楼下却没有一辆计程车,冷翎风只好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便运起幽元步,向罗海家赶去。

 

《附身前世去修真》精彩试读:

冷翎风已经在YY侦探事务所工作快一个月了,可是这一个月时间里都没有什么人来事务所做委托,可以说是相当无聊。不过让冷翎风感到好笑的是那个叫成飞的鬼魂,可能是第一次见面自己把它吓到了吧,每次见它的时候,它都以“你是怪物我很怕怕”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萧一鸣这个老板每天总是和白兰沁两人斗上几句嘴,开始本来冷翎风还以为他们两人是情侣,可是后来得知他们其实是堂姐弟,至于为什么他们不是一个姓,那是白兰沁是随她母亲的姓。

 

 

 

这一个月当中,冷翎风在修炼《幽元真解》的时候,同时还研究了一下《逍遥真解》,可是他也对这两部奇特的修炼功法百思不得其解。这本是一部功法的上下两部,可是却是截然相反,《幽元真解》至阳至刚,而《逍遥真解》却至阴至柔,并且行功路线也是截然相反。这令冷翎风非常纳闷,不过事后也就一笑了之了,想这部书传到若水他们这一代少说都已经过了两三百年了,这人家两三百年都没有解开的密题自己一时半会儿哪能找出答案呢,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天YY侦探事务所终于迎来了冷翎风加入后的第一位客人,这是一位年龄大概在三十来岁的女人,虽然她打扮得很时髦,可是眉头总是紧锁,显得一副心事从从的样子。冷翎风把她带进了会客厅中,这间会客厅就是之前白兰沁面试自己的那间屋子。

 

 

 

冷翎风为她泡了一杯茶之后,首先告诉她YY侦探事务所有四不接,一不接家庭纠纷,二不接打探隐私,三不接杀人放火,四不接打家劫舍,宣读完那位极其不靠谱的老板定下的规矩之后便讯问起她出了什么事情,要做什么样的委托。

 

 

 

那个女人先喝了一口茶之后,方才幽幽一叹讲述起了事情的起末。这个女人名叫牟燕妮,她的老公是本市的一个知名企业的老板名叫罗海,两人本来十分恩爱,可是从半年前开始,牟燕妮老是觉得罗海不对劲,每天回到家里就显得非常紧张,牟燕妮每次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说。

 

 

 

开始牟燕妮以为罗海在外面有的情人,于是便找了一个地下侦探所调查罗海的事情,但是却发现他并没有干出什么出轨的事情,只是那个侦探告诉她罗海每天都会去一个咖啡厅,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牟燕妮听到这里,想想可能是最近罗海公司烦心的事情太多了,压力大造成的,于是当天罗海回家以后,便劝他休息一段时间。但罗海只是对她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后来牟燕妮实在没有办法,只得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让罗海陪自己去看医生。罗海也担心妻子身体有问题,便答应了下来。

 

 

 

殊不知牟燕妮是借自己身体不适为由,让罗海去看医生,当得知自己的妻子是让自己去看医生,而且还是心理医生,罗海顿时勃然大怒,甩袖而走。那天晚上罗海回到家里一句话也不说便走进卧房抱了一chuang被子搬进了书房,牟燕妮看到这样的情况气也不打一处来,就冲到书房与罗海大吵了一架。

 

 

 

这之后两人小吵大吵不断,后来牟燕妮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就这样牟燕妮在娘家住了一个多月,可是罗海却一次也没来看过自己,甚至于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牟燕妮开始还非常生气,到了后来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便急匆匆的跑回家去,但家里却没有人,她又来到罗海的公司,却听这里的工作人员说罗海已经半个月没来公司了,这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回到家里她逐个的给罗海的朋友打电话,可是都没见过他。没办法她只好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做了笔录就走了。牟燕妮还是不放心,又来到了那家侦探社希望他们那儿有线索。

 

 

 

那个接受他委托的侦探见到牟燕妮之后,便把牟燕妮带到会客厅说出了让牟燕妮更为惊讶的话。原来这位侦探一直在找她,说牟燕妮老公的事情有一点点不寻常。说完便把前几次跟踪罗海时拍的照片和影像光盘拿给牟燕妮看,牟燕妮一看照片,整张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只见照片上的原本应该有罗海的地方却变成了一个黑呼呼的人影,模糊不清,那个侦探说这还不是最离奇的,说着便把那张光盘放进VCD当中播放了出来,电视画面中的罗海也跟照片上的一样,成了一个黑呼呼的人影,只是一个是静止的一个却在动。

 

 

 

当天牟燕妮都不知道是怎么样回的家,回到家里之后,牟燕妮总是觉得家里从来没有这么阴森过。在家里坐了一会儿,牟燕妮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走进了卧房,将所有以前和罗海照的照片拿了出来,可是牟燕妮越看越心惊,这些照片和侦探所里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样,罗海全都变成了黑色的影子。

 

 

 

牟燕妮当时吓得什么也顾不上了,夺门而出,一个人在大街上面不知道该去哪儿,她就像失了魂一样到处走,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警察局门口,想起上午那位给她录口供的警察说如果自己还有什么新的线索请尽快跟他们联系。

 

 

 

她一下子就冲进了警察局,正巧警察局值班的人员正是上午为她录口供的警察,而更巧的是他正在和同事商量着这起人口失踪案。那人一眼就认出了她,牟燕妮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对着那位警察说了些什么,只觉得当时脑子里很乱,非常乱。那位警察好不容易让她平复了下来,她才把照片的事情给他说了。

 

 

 

由于罗海是本市一间知名企业的老板,所以对于他的失踪,上级可说是非常重视的,得知了这一情况,那位警察立马向上级做了汇报,同时派了几名警员和牟燕妮一起回到她家把她说的照片取了回来。看到这些照片那位警察也非常惊讶,这样离奇的案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本来以为只是平常的人口失踪案,可是现在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牟燕妮在警察局坐了一天,想着半年己老公反常的举动,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她怎么也不明白自己老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仅他人不在了,连照片和录像带里面的人也像消失了一样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她越想心里越害怕,就好像总有那么一个人在暗处盯着自己一样。正在这时一个警员过来告诉她,这里的局长要见见她。

 

附身前世去修真完结小说_冷翎风李梦依全章节目录阅读

 

于是她又来到那位局长的办公室里,那位局长见了她,先让她坐下,可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她拿来的那叠像册递给了她,示意让她看看。牟燕妮不明白,虽然当时自己因为害怕只是草草的翻了几下,可是照片是什么样的自己还是非常清楚的,干嘛还要让自己看。

 

 

 

虽然想不明白,牟燕妮还是翻开了像册,这一看之下更让她惊讶了,原本因该是黑色的人影部分,现在却已经开始变成了灰色了,这说明人影正在变淡,不更确切一点应该是说人影在逐渐的消失。惊讶的台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位局长,因为她知道这位局长叫自己来并不只是让自己看这照片的变化的,肯定还有下文。

 

 

 

果然,在她台起头后,那位局长便说道:“你好罗太太,我姓赵是这里的局长,开始我们本来以为罗先生的事情是一件普通的人口失踪案,可是现在我们不得不推翻这样的假设,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啊!”赵局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又说道:“实不相瞒,对于这件事情恐怕不是我们警察能够插手的事情了……”

 

 

 

“什么??赵局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情就这样子不了了之了??”听到这位赵局长说不是警察能够插手的事情之后,牟燕妮激动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打断了赵局长的话。

 

 

 

赵局长见牟燕妮这样激动,便也站了起来,示意她把自己的话听完,等牟燕妮重新坐好之后,赵局长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唉!虽然十分不想去找那个家伙,可是这样的事情好像也只有**才能……”说着苦笑的摇了摇头继续对牟燕妮道:“罗太太,这件事情的确不是我们警察能够插手的事情,可是却有人能够办这样的案子,如果罗太太相信在下的话,那么我愿意为你介绍他跟你认识。”

 

 

 

于是那位赵局长便把YY侦探事务所的地址给了牟燕妮,接着牟燕妮便找到了这里。

 

 

 

冷翎风听到开始还以为牟燕妮是想调查她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情妇呢,可是越听到后面越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便让牟燕妮把那些像册和那个地下侦探所里的那张光盘拿给自己,然后让牟燕妮稍等一下,正准备去萧一鸣的办公室把这件委托向他汇报一下,没想到萧一鸣已经自己过来了。

 

 

 

萧一鸣进来之后便说道:“翎风不用去找我了,这件事情赵局已经给我打了电话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位想必就是罗太太吧?你这案子我们接了,请你放心。”

 

 

 

听到萧一鸣这样子说,牟燕妮立刻站了起来,抓着萧一鸣的手道:“你就是这个侦探所的小(萧)老板吧?我听赵局长说这样的事情只有你能够帮得上忙,求求你一定要救下我的老公,求求你了!要多少钱都行,求你千万要救救他啊!”由于牟燕妮太激动了,把萧一鸣的萧说成了小,这让冷翎风和萧一鸣都愣了一下,冷翎风听完这样的称呼之后差点没笑出来,而萧一鸣只能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却不知道这将是冷翎风和白兰沁以后对他的终身称呼。

 

 

 

愣了一下之后,萧一鸣还是对牟燕妮微笑道:“罗太太,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放心吧!罗太太你好像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下吧!”说完便用手在牟燕妮背上轻轻的拍了拍,牟燕妮就好像突然晕过去了一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了下来,萧一鸣赶忙扶住了她,顺势将她放在了沙发之上,安顿好了牟燕妮之后,萧一鸣便把那些照片和光盘拿了过去,并告诉冷翎风自己点了她的昏睡穴,可能她会睡上一段时间,所以让冷翎风好好的照看一下牟燕妮,他要去一下赵局长那里,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两个小时之后萧一鸣回到了侦探所,不过牟燕妮还没有醒,因此他只是到会客室中看了一下就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但他的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上,冷翎风只看见他拿着一叠资料在那儿仔细的翻看,不时点点头,又不时摇摇头。冷翎风见他并没有什么吩咐,也只好在一旁做着自己的事情。

 

 

 

快下班的时候牟燕妮醒了过来,她现在的情绪稳定了很多,这时成飞飘了过来,告诉冷翎风萧一鸣找她,冷翎风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让牟燕妮先在这儿稍候片刻,便转身走进了萧一鸣的办公室。

 

 

 

刚进去没多久,白兰沁也走了进来,萧一鸣示意白兰沁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之后方才开口道:“翎风,堂姐这件案子好像有点棘手啊!”冷翎风和白兰沁看见萧一鸣这样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情简单不了。

 

 

 

不过白兰沁还是以平常的口吻道:“哦?棘手吗?呵呵!没想到我们家的小弟弟也有这么一本正经的时候呢!说说看吧,怎么样的棘手法?”

 

 

 

萧一鸣看了一眼白兰沁,罕见的没有跟她斗嘴,回答道:“本来我以为是寻常妖物作祟,于是我先去了一趟赵局那儿了解了一下情况,可是他们那儿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没办法我只好让赵局派了一个人带我去了趟罗海的家,奇怪的是他们家却十分正常,正是这一点让我很纳闷,如果说罗海被妖物缠身,或多或少会在家里面留下那个妖物的气息,可是他们家却连一丁点儿的妖气或都鬼气都没有,那么就说明他不是被妖物抓走的。”说到这里萧一鸣停了下来,点了一根烟之后方才继续道。

 

 

 

“排除了妖物作祟这一点之后,我又在他们家里面开始寻找有没有什么线索,又让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当我进入他的书房之后,发现他的书桌上面有两杯没喝的茶,我问了当时带我来的那位警察,他告诉我自从罗太太报了警之后,警察来屋子里寻找线索的时候这里就有两杯茶水了,这说明罗海失踪之前见过什么人,而有可能这个人就是罗海失踪的关键。”萧一鸣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冷翎风和白兰沁两人,见两人并没有要发表意见的样子,无奈只能接着往下说着自己的疑惑。

 

 

 

“接着我又到其它房间去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实际上的线索,没办法我只好支开了那位带路的警员,以那两杯茶为媒介用我们萧家的秘术进行了占卜,却什么也没有占卜出来,这只能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我占卜的对像比我强出太多。第二种可能便是天机被人蒙蔽了,不过这两种情况好像都不大可能,因为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我不可能连罗海都占卜不出来,而且我们萧家的秘术占卜,除非是仙人那么不可能占卜不出结果的。可是第二种就更不可能了,能够蒙蔽天机的无一不是大神通者,而那些大神通者何必去为了一个凡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但是反过来看好像两种都有可能,不过我更希望出现两种都不可能的那种例外情况,如果是碰到我最担心的情况,那么我们可就麻烦大了。”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这件事情是挺麻烦的,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些什么呢?”白兰沁听完萧一鸣的话之后,也若有所思的道。

 

 

 

“我打算回家一趟,查查家里面的典籍,看看有没有什么例外情况之下,会导致家族的秘术失灵,堂姐你就陪罗太太回她的家,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我漏掉的线索,翎风占时就下班回家,明天早上到罗海家汇合,这是罗海家的地址,好了都走吧!”说完便率先站了起来,可是他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对成飞道:“小成子,你跟着你姑姑去那间房子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哦!知道了。”成飞答应了一声便飞进了白兰沁的发簪里。萧一鸣又想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疏漏之后便让所有人都离开了。

 

 

 

冷翎风回到家之后,想着今天的事情,一时间自己也没什么头绪,便不再去想了,反正事情要到明天才能够有进展。又研究了一会儿《逍遥真解》之后,便开始修炼了起来。

 

 

 

冷翎风按照《幽元真解》的功法,真气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收功正准备上*休息,可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萧一鸣的声音:“翎风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可能我们要加班了,刚才兰沁来电话说罗海照片上的人越来越淡了,我想可能是罗海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了,如果罗海照片上的人完全消失,那么罗海也就有可能没得救了,现在就到罗海家去,咱们商量一下对策。”

 

 

 

“哦,好的!”冷翎风挂了电话便出了门,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虽然冷翎风住在闹市区里,可今晚他家楼下却没有一辆计程车,冷翎风只好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便运起幽元步,向罗海家赶去。

 

 

 

很快冷翎风便来到罗海家的附近,落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冷翎风才慢慢的向罗海家走去。之所以冷翎风没有问人,只看了一个地址就能找到罗海的家,是因为冷翎风在以前公司上班的时候,曾经跟上司来过这里谈生意,所以冷翎风一看罗海家的地址便知道大概的位子了,不过具体位置还是得去问人。

 

 

 

但很快冷翎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感应到有一个人正在高速向这边跑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一鸣。令冷翎风感到惊讶的是萧一鸣居然也是用跑的,并没有自己开车来。萧一鸣跑到冷翎风面前,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道:“没想到翎风比我还先到,那么我们就一起进去吧!”

 

 

 

冷翎风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跟着萧一鸣往罗海家走去。没一会儿便来到了一栋三层楼的别墅外面,这时白兰沁已经等在了门口,见到两人都来了,也不多话便领着两人走了进去。

 

 

 

这时牟燕妮已经在沙发上面睡着了,虽然经过白兰沁开解说屋子里并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牟燕妮还是害怕一个人在这间房子里睡,没办法白兰沁只好让牟燕妮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牟燕妮睡着了白兰沁才有时间仔细观察这间屋子,可白兰沁也没有什么好的发现,出于无聊便翻看起了罗海的相册,但却越看越不对劲。相册中的罗海,虽说对于普通人来说看不出罗海的照片有什么不同,可白兰沁毕竟不是普通人,很快便发现罗海的正在照片上面渐渐的消失,按照白兰沁的计算,照这样子的速度消失下去,最多到明天早上九点多照片上的罗海将完全消失。

 

 

 

没办法牟燕妮只好深夜打电话将萧一鸣叫了出来,并叫萧一鸣通知了冷翎风。得知了事情经过的两人,也看了一下那些照片,并且得出了白兰沁一样的结论。这时萧一鸣的眉头紧锁,现在这件案子越来越棘手了,不仅没有什么过多的线索,而且时间还这么紧迫。

 

 

 

萧一鸣回到家里也没有发现家里典籍上除了那两种情况之外有什么例外的情况,一时间这件案子陷入了一个僵局,如果不尽快破案的话,罗海就没救了。虽然破不了案对于萧一鸣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可是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

 

 

 

接着几人便又在罗海的房子里寻找有可能的线索,不过这一次几人都找得比较仔细,冷翎风还放开了自己的神识对这间房子进行了全方位的扫描。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冷翎风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让人非常容易忽略的线索。

 

 

 

这也是在那间书房当中,书房的书柜上面有很多书,全部是按照书的头一个字的字母进行排列的,可是有一本却是例外,书名叫做《古董鉴赏》。这本书的书名头字母应该是G,可是它却放在了头字母是C的书中间,冷翎风把这一发现告诉了萧一鸣,萧一鸣听了之后也观察了一下这个书柜上面的书,发现的确如冷翎风所说的,这书的位子的确不对。

 

 

 

这一线索如果不是非常仔细的寻找根本就发现不了,但现在既然发现了这一情况那么萧一鸣很快便把那本《古董鉴赏》的书从书柜上面拿了下来,翻了翻,却发现这书里面有几页纸被人撕了下来。正在萧一鸣准备仔细看看这本书的时候,楼下传来了牟燕妮惊慌的声音:“白小姐??白小姐??你在吗??白小姐你不要吓我啊!!”

 

 

 

几人相互看了看,苦笑的摇了摇头,萧一鸣拿着这本书与白兰沁以及冷翎风一起来到楼下,牟燕妮看见了萧一鸣和冷翎风也在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看见了白兰沁随后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之所以看见冷翎风和萧一鸣两人会愣一下,是因为他们两人来的时候牟燕妮已经睡着了,并不知道两人的到来。

 

 

 

几人坐好之后,萧一鸣便开口问道:“罗太太,罗先生是不是有收集古董的习惯啊?”

 

 

 

“收集古董??没有啊!他从来都不收集这些东西的!”牟燕妮听见萧一鸣的问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茫然的回答道。

 

 

 

“罗先生不收集古董吗?可是为什么罗先生会买这本关于古董鉴赏的书啊?”这次问话的是白兰沁,她边说边将萧一鸣拿下来的书递给牟燕妮看了看,牟燕妮看了看那本书,然后想了一会儿道:“我先生的确不收集古董,这本书好像是他的一个朋友送给他的,萧先生难道我老公失踪跟这本书有关?”

 

 

 

听到这里萧一鸣想了一下道:“还不能肯定,不过罗太太你知道这个送你老公这本书的人家住在什么地方吗?或者是他的电话号码?”

 

 

 

“这个?这人的家我并不知道,不过我想他的电话号码我老公书房里应该有记载,白小姐能不能陪我一起上去我把我老公的电话簿给你们找来?”

 

 

 

听到这里,白兰沁点了点头,便随着牟燕妮上楼去取电话簿去了,没一会儿两人便下来了。等两人重新坐下之后,牟燕妮将电话簿翻到一个名叫徐福的那一页递给了萧一鸣。

 

 

 

看到这个名字萧一鸣又再一次皱起了眉头,徐??这不就是那位为秦始皇找长生不死药的那位吗?这到底是一个巧合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