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最新章节_苏冉冉兆清屿免费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最新章节_苏冉冉兆清屿免费试读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小说的剧情非常的有趣,想阅读的小伙伴快来本站阅读吧。内容详情:“你吃饭没有?我回家给你煮个粥吧。”刚刚那么一折腾,我连连赶快示好,兆清屿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会转换的这么快,难得的点头同意。看着他嘴角微起的弧度,我的心尖一越,觉得连窗外的夜空都如此静谧美好,好像此时喝醉的人是我。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精彩试读:

昨天已经提前打了电话,所有没过多久里面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已经将我接了进去。

 

“陈医生,我今天可以进去了吗?”我微微一笑,试探性的朝着旁边的男人询问道。

 

我看到旁边的男人摇了摇头,我只能失望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被陈医生轻车熟路的带到一个普通的单人病房外,我透过监视器看到里面那个女人,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整个人蜷缩在床角,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喃喃自语。

 

屋里的人是我的妹妹,叫做苏念念,比我小一岁,本该是如花的年龄却只能在这里每天靠镇定剂度过下半生。

 

而这一切都是拜白佩佩所赐,当时我的妹妹和何慕同校又是同班何慕的女朋友在隔壁一个学校,何慕一心暗恋念念,自然也不会告诉他有女朋友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佩佩发现了念念的存在,她不想和何慕摊牌,只能将怨气撒在了念念的头上。

 

我以为作为这种情敌的事情无非就是闹一场,打一架,我去的没有想到白佩佩恶毒的竟然找人轮奸了我的妹妹,这还不算,等到发现念念怀孕的时候,他们竟然每天都给她打镇定剂,在她肚子里孩子五个多月的时候,强行流产。

 

如果不是我提前从国外回来,如果不是无意中听别人当饭后谈资讨论这件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想不到,就差一点,她这辈子就见不到我的妹妹。

 

我想过报警,可是,面对那些有背景的人,报警有什么用,我唯有用自己的方式帮妹妹报仇。

 

“冉冉,你最近过的好不好?”我的思绪被一个温柔的男声打断,我没做声,微微抬了抬头,尽量不让已经无处可放的眼泪溢出来。

 

好半晌我才稳定住心神,转了过去,朝着那人扯出一抹连我自己都觉得难看的微笑,轻声道:“我挺好的,多谢陈医生关心。”

 

我口中的陈医生名字叫做陈苏杭,我们两家从小就是邻居,从小到大我和念念跟他三个人一直是最好的朋友,我出国前将念念托付给了他。

 

“冉冉,你非要和我这么疏离吗?”眼前的男人眼神黯淡下去,表情好似在生气,却又好似没有生气,我看着他突然有种不安的错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几个字我再清楚不过,可潜意识里却还是认为是他没有保护好念念。

 

他应该也是这么认为,不然这三年里面他也不会寸步不离的守在念念的身边。

 

一阵沉默之后,我将手里的衣服递给陈苏杭率先走了出去,他的办公室离病房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却像是走了几十分钟,如果不是艳阳高照,我真的怀疑自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不然为何会如此压抑的让人窒息。

 

待我进了办公室之后陈苏杭也走了进来,他的办公室很大,比兆清屿的办公室也不遑多让,想到兆清屿,想来他应该也已经下班了吧?不知不觉我的嘴角已经上扬。

 

“我找到他了。”我轻轻的开口。然后又是一阵沉默,我感觉到他明显的怔愣一下,似乎在确定我是真的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人,还是在骗他。

 

“是真的!”我适时的补了一句,其实我来这里一件事是为了看望苏念念,一件事为了当面告诉他我和他已经彻底的没有可能。

 

我已经做好了等待他暴风雨的准备,却没想到他在听我说完之后,连头都没有回的夺门而出。

 

“看来,应该找时间让念念换个地方。”等了半天都没有看到陈苏杭有回来的迹象,我只好给他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他我先走了。

二婚娇妻总裁别贪欢最新章节_苏冉冉兆清屿免费试读

从医院出来,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反思了下最近的所作所为不禁为自己的的胆子大咂舌。

 

此时,肚子里传来了一阵抗议的腹鸣,我这才想起来我一路风尘仆仆的光顾着过来,而忘记了吃饭

 

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走了进去,要了一份简单的套餐,刚吃了没几口,就听包里的手里蓦地响起来,我连忙放下筷子,拿出电话看了眼竟是兆清屿办公室地电话,不知道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连忙接了起来。

 

“苏小姐,您知道总裁去了哪里吗?”打电话的竟然不是兆清屿而是她的秘书,听着她秘书焦急的口气,我也跟着担心起来,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兆清屿去了哪里?只好如实回答道。

 

“那这样,我就不打扰苏小姐了。”对方见我也不知道,没等我继续问别的,就挂了电话。

 

看样子他的电话是打不通了,不然秘书也不会找到自己,虽然说我们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浓郁的酒香,随着空气若有若无的蔓延过来,我看着兆清屿闭着眼睛靠在电梯壁上,眉头紧皱。

 

“你没事吧?”我往他的旁边移动了小半步,虽然刚才他叫着的是念念的名字,我心里却没有一丝的不快,反而有些高兴。

 

他似乎不想开口,只是摇了摇头,便不再有其他的动作。我本来还想再和他说几句话,看他这个样子,我也只能安静的闭上嘴。

 

终究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我想象着他那双入深潭的黑瞳,还是开了口:“念念跟我一样吗?”

 

他终于有了反应,深邃的眼眸望着我:“你和她不一样,以后不要再提她,恪守承诺就可以了。”

 

他眼里的嫌弃表露无疑,甚至我多提一句那个人的名字都是对那个人的侮辱,也是在他心里那个人就是白莲花的存在,而现在的我除了给了他一具清白的身子,剩下的在他眼里应该都肮脏的厉害吧?

 

我叹了一口气,想到念念,想到何慕,想到白佩佩,我在脑海里告诉自己,再等等,再等等,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再告诉他我是谁。

 

好在,没等我接话,电梯已经到了提车场,我想了想,还是将他搀扶住,跟喝醉酒的人怄气实在是不理智的行为。

 

我从他手里接过车钥匙,他已经率先走到了副驾驶打开车门径自坐了进去。

 

“送我去离园。”我听着他报了一个陌生的地址,正要开车,就看到他把导航打了开来:“那里比较偏,跟着导航走。”

 

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看到没有,等我转过头的时候,他已经靠在车背上闭目养神了。

 

我好不容易用了几分钟才控制好自己的手不再颤抖,这个地址我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当初父母去世,大伯以交不起我们学费为由买了那栋父母留给我们的唯一的房子。

 

其实我知道父母的存款也一同被大伯一家给黑了,可是,我却无能为力,那个时候十六岁的什么都不能做。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我的思绪被他的问话打断,我听到他的问话,下意识的侧过脸看着慵懒地躺在那里的兆清屿,定了定神:“今天事情办的比较顺利,提前回来找你庆祝下。”

 

“就这样?”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半晌,他才又开口,语气却说不出的落寞:“你说,人真的能凭空消失了吗?”

 

“砰!”我的手不由控制的直接抖了一下,车子一个回震直接撞到了墙上。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突然说这个,尤其是在我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

 

“你想干嘛?”望着暴跳如雷的兆清屿,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我有些走神。”

 

久久没人说话,我有些害怕连忙抬起头,却对上他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光,我想要偏过头去,下一瞬下巴却被他嵌住,他的眼眸里像是长出了一把锋锐地刀,直直的冲着我的心脏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