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桃花依旧人气小说_应雪桃阎清鸣精彩内容阅读

桃花依旧人气小说_应雪桃阎清鸣精彩内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桃花依旧》,最新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试读:明明再坚持一个月,她们就能逃出去,可是为什么……她好恨,好无助。冷宫的一切都很破败,太医不知让应雪桃吃了什么药。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可是浑身却没有力气。就连想要自尽也没办法。宫人们十二个时辰看守着她,等待她生出孩子,处以这世间最严酷的极刑。

 

 

《桃花依旧》精彩试读:

应雪桃无法开口,但想起之前在吴太后处的经历,还对芸妃有几分提防。芸妃表现得很热情,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她的肚子,拉着她一起坐下。

 

“来人,把我给雪桃妹妹准备的点心呈上来。”芸妃吩咐道。

 

宫女端上了一盘绿豆糕,芸妃拿了一块让应雪桃吃。她没有接,芸妃笑道:“怎么?妹妹是担心我下毒?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皇子啊!”

 

芸妃说完拿起另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星月宫的宫女见状讨好道:“主子,贵妃娘娘好心给您送糕点,您就吃一块吧。”

 

应雪桃看了看芸妃,接过了那块绿豆糕。芸妃不会这么傻,大白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毒。她与腹中的孩子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芸妃犯不着为了她,赌上自己的荣华富贵。

 

想到这里,她服下了绿豆糕。吃得太急,险些被呛住了,宫女赶紧送上了茶汤。

 

芸妃又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星月宫。

 

下一秒,大门从外面推开,几个宫女尖叫着。不多时,屋外传来一声“皇上驾到”,得到消息的阎清鸣也赶到了。

 

阎清鸣刚刚批阅完奏折,正欲回寝宫休息,便听说了应雪桃被捉奸在床的消息。这个可恶的女人,他本以为已经吃够了教训,没想到竟敢在后宫做出这种事。

 

此刻,他站在星月宫门前,看见赤身裸体的两人。黑衣人吓得跪在了地上,宫女替应雪桃裹上了被子。她此时药效已经散去,可是她说不出话来,根本没办法解释。

 

“皇上,刚才我们听见主子寝宫内有动静,前来查看,便看见主子和这男子……”宫女瑟瑟发抖地汇报着。

 

德公公忐忑地说:“奴才刚才查过了,此人是守宫门的侍卫。刚才搜出了与应雪桃私交的信件,他们认识已经五月有余了。”

 

阎清鸣眯起眼睛,这个女人居然敢和侍卫私通苟且。五月有余,这正是她腹中胎儿的大小。

 

“都给朕滚出去!”阎清鸣勃然大怒,下令道,“把他拉出去斩了。”

 

侍卫面如死灰地被拉了出去,宫人们纷纷关上门退下。

 

阎清鸣一挥衣袖离开了。

 

应雪桃蜷缩在地上,一整夜没合上眼。天快亮时,她才体力不支小憩了片刻,做了一个梦。她梦见父皇母后携手前来看她了,他们还和从前一样,穿着华丽的盛装。

 

父皇和母后慈爱地看着她,对她挥了挥手。应雪桃想要扑过去,可是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怎么也抓不住。

 

大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应雪桃从睡梦中惊醒。

 

德公公前来宣旨:“应雪桃私通侍卫,罪不可恕,今日起打入冷宫,待到腹中孽种出生之时,一并凌迟处死。”

 

凌迟处死,千刀万剐。阎清鸣是有多恨她,恨到连对自己的骨肉也下此毒手。应雪桃禁不住颤抖,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桃花依旧人气小说_应雪桃阎清鸣精彩内容阅读

阎清鸣说过要让她们母女生不如死,可是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想起刚才的梦,应雪桃彻底慌了神。

 

她不顾一切地拉住德公公的手,在他掌心中写了一个“母”字。

 

德公公在心里叹了口气,冲她摇了摇头,低声说:“你的母亲也算解脱了。”

 

就在昨夜,阎清鸣下令处死了王皇后,如今头颅还挂于城门处。

 

应雪桃浑身汗毛竖了起来。不,她不相信……她的母后,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还等着她去救她。明明再坚持一个月,她们就能逃出去,可是为什么……

 

她好恨,好无助。

 

冷宫的一切都很破败,太医不知让应雪桃吃了什么药。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可是浑身却没有力气。就连想要自尽也没办法。宫人们十二个时辰看守着她,等待她生出孩子,处以这世间最严酷的极刑。

 

————

 

深夜,御书房,阎清鸣已经很久没宠幸过后宫中的妃子了。

 

德公公提醒阎清鸣该翻牌子了,阎清鸣挥挥手,让他拿下去。德公公叹了口气,只得退下。

 

消息传到了芸妃宫中,她气得将桌上的茶点掀翻:“可恶,皇上已经快三月没到过我这儿来了。如今皇上还没有子嗣,我如果能尽早怀孕,那就能够得到皇后的位置。今后我诞下的皇儿,便是嫡长太子!”

 

贴身奴婢铃儿替她揉肩,不紧不慢道:“娘娘是后宫中最美貌的妃子,等皇上忙完这段时间,定会来看望娘娘的。”

 

芸妃皱起了眉头,论美貌,这宫中可还有一人——应雪桃。半年前,皇上可是夜夜召她侍寝,而且她还怀上了皇子。

 

她本以为设计小公主溺亡、再让侍卫污蔑她通奸,便能够让阎清鸣立马杀了她。只是她想不通,为什么阎清鸣至今还要留她的命。

 

“娘娘,虽说现在皇上误以为,应雪桃腹中怀的不是皇子。可是若等那孩子生下来,再出个什么幺蛾子,让皇上知道了真相。皇上未必舍得……”铃儿欲言又止,观察着芸妃的脸色。

 

没错,她不能让任何人,阻挡自己成为皇后。

 

“那你有什么计策?”芸妃若有所思道。铃儿凑到芸妃耳边,后者目光复杂,“这可是欺君之罪!”

 

“娘娘不用担心,铃儿愿一力承担罪责,为娘娘效犬马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