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糖酥十七写的小说狂妃嫁到邪王你好坏小说目录

糖酥十七写的小说狂妃嫁到邪王你好坏小说目录阅读

《狂妃嫁到邪王你好坏》的主角是廖莹莹楚云曦,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玉晴念恍然大悟:“刚才我怎么没想到呢?下次一定拿大石头砸!”“嗯,果然是一直这么笨!”玉晴念在七哥身后,冲着他背后做了鬼脸,然后冷不丁的他一转身,玉晴念连忙放下手笑眯眯。七哥继续往前走,但他伸过来的长臂,摊开的手掌心里面躺着一把匕首。

 

 

《狂妃嫁到邪王你好坏》精彩试读:

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气呼呼的道:“那也不是你这个草包……”

 

啪~

 

啪~

 

啪~

 

玉晴念扬手就是干脆利落的三个巴掌,直直把南宫浅打的连连后退,最后一个巴掌用尽了全身力气,把她打的踉踉跄跄的差点就站立不稳。

 

她眼神中弥漫着杀气,一步步的逼近南宫浅,盯着她眼睛一字一顿:“再-说-草-包-试试-看!”

 

“你你你……草……草……”

 

南宫浅捂住自己被打的火辣辣疼痛的脸颊,她原来愤怒的想要打人骂人,只是对视上玉晴念的眼神,她心底深处生出了一丝魔莫名的恐惧!

 

“来,继续说。”

 

玉晴念往前走一步,而南宫浅捂住自己红肿的脸颊往身后退一步。

 

南宫浅咬咬牙,放狠话:“哼,走着瞧!”

 

话说完她边飞奔着回到了南宫家那边,而南宫凌这时候和玉晴芷一起去安排着玉晴芙的事情,并没有在这里。

 

其余南宫家的人望着玉晴念和南宫浅争执却没有丝毫出来帮忙或是阻止的意思。

 

不过全是抱着看戏的态度,顶多偶尔两三人交头接耳,玉晴念扫了一圈,发现南宫家这次带的人还真不少。

 

加上南宫凌足有十一人,不是说三人一组就可以进荒山探险,怎么南宫家带这么多人来。

 

而且南宫凌身为嫡长子居然也会参与这种小打小闹,莫非荒山那里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玉晴念想着想着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恰好这时候七妹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三姐”

 

“哎,来了。”

 

玉晴念绕过马车,顺着声音来源处走了过去,只见玉晴芷走来的有些焦急,额头上还有汗珠。

 

玉晴芷喘了口气:“三姐,大姐老毛病犯了……”

 

“等会,什么老毛病?”

 

不怪玉晴念不知道,是因为她接受原主记忆都是残缺不全,估计是原主本身就笨笨的原因吧。

 

加上原主跟这些姐妹们都不太熟悉,所以不知道这些。

 

玉晴芷呆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简单的解释:“大姐小时候中过毒,现在身体里还残留着毒素,所以每次身体虚弱的时候毒性就会发作。”

 

“然后需要我做些什么?”玉晴念大概了解了,便直接开口问。

 

玉晴芷也没有客气,她从贴身衣兜里面摸出一张画了一株草药的宣纸来。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塞给玉晴念,并且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近一点才小声的说:“三姐,这里我只能信任你。这是大姐每次毒发时需要找的草药来压制毒性,找到这株草药带回来。”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照顾大姐,我去去就回。”玉晴念摊开宣纸飞快的扫了一眼。

 

上面除了那一株奇怪的草药样子外,还画了一张粗略的地图,地图显示着有草药的地方。

 

河边、悬崖边、山谷深处……

 

“那边就有几条河,三姐,你要小心。注意安全,这是一把有灵力的短剑,拿着防身。”玉晴芷想了想后打开自己的储物袋,从里面摸出了一叠符纸。

 

“三姐,这是飞行符,如果遇到危险又不是对手的时候,记得拿出符喊一声飞就行。”

 

玉晴念听着七妹喋喋不休的话,再看看被她强行塞来的东西。

 

眼睛有一点点的湿润,玉晴念捏紧了那一张宣纸,然后把东西都拿好。

 

“好,我都记得了。”

 

玉晴念挥挥手就往山路上走,她顺着七妹指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

 

山谷她是不太可能进去,先找找附近的河,要是河边刚好有的话,应该危险也不会有。

 

打定了主意的玉晴念一路找了过去,却不知道身后的南宫浅和廖莹莹两人眼神盯着她,两人的眼神皆是露出了一抹狠毒。

 

“莹莹姐,看样子她是准备去河边,我们怎么办?”南宫浅牢牢记住远处玉晴念走过的路线。

 

她收回视线后,看着廖莹莹。玉晴念杀了金焰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而南宫浅发现,廖莹莹一样讨厌玉晴念,她主意不多,让鬼点子多的廖莹莹出主意。

 

廖莹莹伸出手指缠绕自己的一缕秀发,望着远处那道蓝色身影,笑的嘴角弯弯。

 

“在水里动点手脚不就行了?”

 

“可是,她肯定不会下水。”

 

廖莹莹看着南宫浅,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脸颊边的长发,笑盈盈:“你可以趁着跟她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推她下去。”

 

南宫浅拍手赞同:“嗯,就这么办!”

 

廖莹莹看着远处,那道蓝色身影忽隐忽现,她暗暗紧握拳头:玉晴念,谁让你抢了我的位置,我才应该是云王妃!

 

你一个草包,你一个废物,怎么配得上云王?

 

南宫浅亦是顺着廖莹莹的目光眺望着远处,她已经想象到了等会玉晴念掉入河中的惨状。

 

哼,草包,让你打我,让你杀了我的小金。让你害死了晚敏姑姑还有晚哲叔叔。

糖酥十七写的小说狂妃嫁到邪王你好坏小说目录阅读

河水很清澈,玉晴念沿着河边一直寻找,她一边拿着宣纸对照着草药,一边眼睛余光观察着四周。

 

她没有掉以轻心,知道危险无处不在。

 

“是这个吗?”忽然看到地上有几株跟宣纸上图案相似的草药,玉晴念立马蹲下身细细的观察。

 

“没错,就是它,有六株,拔三株大的就好了。”

 

刚拔起来收拾好,玉晴念就听到了有脚步声响起,她连忙转头去看。

 

“谁?”

 

“别紧张,是我。听说你大姐毒发了,大哥让我来帮忙,草药找到了吗?”

 

南宫浅笑眯眯的走近,一脸的和善,笑的很是甜美。

 

但是玉晴念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性,南宫浅向来不屑自己,怎么可能愿意来帮忙。

 

即便真的是南宫凌喊她来的,现在这么一副热情的样子,肯定有鬼。

 

南宫浅慢慢的靠近,距离近的伸手就能够碰触得到玉晴念,她心里一喜,脸上的笑容越发强盛。

 

伸出手快如闪电,立马抓住了玉晴念的手臂,南宫浅冷笑一声:“哼,滚下去吧草包!”

 

哎……怎么好像突然没有力气了?不可能,自己可是个修炼之人,这是怎么了?

南宫浅大惊失色,一张脸变得煞白,只见这时候,玉晴念微微一笑。

 

玉晴念反手抓住了南宫浅,用力把她一推,“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啊……救命……”

 

被推入水中的南宫浅惊慌失措,使劲的挣扎,她惊恐的望向河水中一团升腾起来的水泡。

 

升腾起来水泡的河面,冒出来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玉晴念眼尖的看见,冒出水泡的河里,下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水蛇,黑乎乎的水蛇,舌头扁扁,一看就知道是有剧毒的毒水蛇。

 

数量之多,令人头皮发麻,脚步发凉!

 

“啊……救命啊……草包……不不不,玉晴念救命啊!”

 

这里除了自己便是岸上冷冰冰看着的玉晴念,南宫浅彻底的慌了。

 

眼看着黑色水蛇成群结队的飞快游过来,她再也顾不得其他。

 

南宫浅吓得已经哭出声来,她大声喊道:“呜呜呜,玉晴念不是我要害你,是廖莹莹……救我!”

 

“是吗?对于同党,在我这里,向来下场更惨!”玉晴念站在岸上抱胸看戏。

 

“救命啊……咳咳咳……玉晴念求求你……求求你……”

 

黑色水蛇眼看着就要咬到她,这时候,一声长啸响起,划过天际。

 

河里的水蛇竟然疯狂的逃窜,而且黑色的水蛇往四周逃窜,像是遇到了什么大灾难似得。

 

玉晴念眼睁睁的看着黑色水蛇尽数不见,而水中已经不太挣扎的南宫浅不再惊慌失措。

 

“哼,哈哈哈,蛇都跑了。”南宫浅劫后余生般高兴,她拼命的往岸边游来。

 

玉晴念则是捡起地上的石头,不停的往河里扔。

 

密密麻麻的小石头宛如雨点般砸来,南宫浅整个脸颊都被砸中,甚至于有时候好多颗小石头还砸中了脑袋,疼得她哆嗦着呲牙。

 

“玉晴念,你就这点本事!”

 

“是啊,我玉晴念最擅长的便是落井下石,哎,我又砸,我砸!”

 

玉晴念这时候都恨不得多几个帮手才过瘾。

 

河里的南宫浅为了躲避小石头的攻击,不得不潜入河里水。

 

小河百米外,廖莹莹低着头,她面前的男人一脸严肃。

 

“莹莹,你干什么?为什么要用水蛇攻击人?”廖衣臣一手捏着一只口哨,一手指着面前低着头的妹妹。

 

语气带着责怪,带着无奈,他要是来晚一步,河里的南宫浅就得被水蛇咬死。

 

莹莹本来的目标是玉晴念,不过是南宫浅推人反被对方推下去而已。

 

廖衣臣收好那一只精致绿色的口哨,然后严肃的盯着廖莹莹。

 

“不管你有多不甘心,如今她才是陛下赐婚的云王妃。如果安分守己,哥以后能给你求个侧妃。”

 

“我不要当侧妃,本来正妃就应该是我,哥,凭什么是那个草包?她可是整个京都闻名的废物,配不上云王殿下!”

 

廖莹莹眼睛红红,这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她不甘心,她才不要屈居一个草包之下。

 

她堂堂廖府千金,凭什么要输给一个废物?

 

廖衣臣听了这话,伸手便是想要给她一巴掌,廖莹莹闭上眼睛躲闪的时候,廖衣臣这一巴掌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

 

“不许再胡闹!”廖衣臣拂袖离去。

 

廖莹莹望着远处的河边,玉晴念在那里不停的扔着石头,她多希望,河里的人是玉晴念。

 

玉晴念扔着石头,但是她总觉得哪里有人盯着自己,她转身四处查看,却没有看到什么人。

 

奇怪,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六小姐……”

 

“小浅……”

 

南宫家的人找来,而南宫凌的声音就在附近,玉晴念连忙快步离开,然后钻入了林中。

 

她钻入林中不到半分钟,南宫凌人就到了河边,河里南宫浅都快要窒息。

 

“大哥……咳咳咳”

 

“小浅。”

 

南宫凌吩咐一声:“你们,下手把人救上来。”

 

噗通两声,跳下去了两个女子,双双拉着水中的南宫浅上来。

 

南宫凌挥挥手:“快带回去找大夫。”

 

玉晴念透过树叶看到了这一切,她分明看到了南宫凌望着湿漉漉奄奄一息的南宫浅时,脸上的表情很是嫌弃。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玉晴念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看来南宫凌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爱自己的妹妹……”

 

“南宫凌和南宫浅不是同一个娘,看似疼爱弟弟妹妹的南宫凌,其实看不起任何兄弟姐妹。”

 

身后一道声音传来,玉晴念连忙回头,她手中的短剑横着身前。

 

“七哥,是你啊,吓死我了。”

 

还是戴着鬼脸面具的男人,他懒洋洋的依靠在树干上。

 

望着玉晴念手中的短剑,轻轻笑出声来:“这把短剑,拿来自刎都不够痛快!”

 

玉晴念听出来他的讽刺,却一点都不介意,跑到他身边戳了戳他的面具。

 

“这面具用什么做的?看起来很不凡。”

 

“骨头!”

 

“啊?谁的骨头啊?”

 

“你猜啊!”

 

玉晴念嘴角抽搐,猜泥煤啊,会不会聊天啊?大哥你这样聊天会把天聊死的。

 

“刚刚怎么不往水里扔块大石头,砸死人的那种。”

 

七哥轻笑:“要是本座的话,就拿几块大石头往水里砸。”

 

玉晴念恍然大悟:“刚才我怎么没想到呢?下次一定拿大石头砸!”

 

“嗯,果然是一直这么笨!”

 

玉晴念在七哥身后,冲着他背后做了鬼脸,然后冷不丁的他一转身,玉晴念连忙放下手笑眯眯。

 

七哥继续往前走,但他伸过来的长臂,摊开的手掌心里面躺着一把匕首。

 

匕身刻着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黑龙,仿佛冒着黑光似得。

 

玉晴念望着七哥,一脸的茫然,然后夸赞道:“这匕首肯定很锋利!”

 

“嗯,自刎的时候很快速。”七哥趁着玉晴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匕首塞到她手里。

 

温热的触感,让两人宛如瞬间触电似得,玉晴念脸颊霎那间绯红。

 

七哥连忙抽回自己的手,继续道:“如果遇到危险,可以用它给自己一个痛快!”

 

玉晴念瘪瘪嘴,七哥这是有多看不起自己,送匕首不是为了对付敌人,而是让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落个痛快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