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恰逢暮雪亦白头阮软孟长陵全本小说阅读

恰逢暮雪亦白头阮软孟长陵全本小说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恰逢暮雪亦白头》讲述的阮软孟长陵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阿软发呆。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觉得孟长陵爱她至深。而他确实为了她,可以不顾性命。那为什么他求婚的时候,她不能答应呢?以前的那些伤害,真的就过不去了?“阮梦洁,当看见你时,我心里甚至升腾起一股从未想过的奢望,我想你既然叫我姐姐,认了我,那么也有可能把我带回家见见生了我的父母,这样我就有了亲人爱我疼我,可我等来的,却是你的抢夺,你居然想从我这儿抢走孟长陵?”

 

《恰逢暮雪亦白头》精彩试读:

孟长陵匪夷所思地睨着章素锦,“你在指责我?当你买通宋医生害我孩子的时候你怎么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当你诱导阿软自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的感受?章素锦,从头到尾,你都是咎由自取。”

 

“三年前你害死我的小女儿,我没送你进监狱已经是心慈手软,你现在还有脸倒打一耙?”

 

章素锦知道自己理亏,也知道自己的那些风流事被孟长陵握在了手里,这辈子她是不可能跟孟长陵在一起了,可她不甘心就这么输给了一个哑巴。

 

更见不得她得不到的东西被一个贱哑巴得到。

 

“好,那你就代替那个贱人做选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儿子死。”

 

章素锦豁出去了,手下猛地用力,佑佑吓得尖叫,害怕的全身都抖了起来。

 

孟长陵回头,让人拉走了阿软,阿软拼命摇头,嘴里喊着佑佑,也喊着孟长陵,可她发不出声音,没人听得见她心碎的声音。

 

孟长陵的目光轻柔地看一眼阿软,随即视死如归地走到章素锦面前,指着自己的胸膛,“我对自己下不了手,你帮我。”

 

章素锦后退半步,把手下的佑佑勒的更紧,腾出一只手挥起刀就朝着孟长陵的胸口狠狠插去。

 

“不——”阿软尖叫,居然清晰地发出了声音。

 

鲜红的血从孟长陵胸口快速地喷涌出来,刀还插在他的胸口,可他仍然动作利落地趁着章素锦惊愣的刹那间拉过了佑佑,并抱起他走回阿软身边。

 

“孟长陵——”阿软泪如泉涌,本该是她死的。

 

这时候,孟长陵还无所谓地笑笑,“为了你我可以不要命。”

 

“闭嘴。”他说话时,嘴里溢出血,看得阿软心胆俱裂,“你不要死,不能死。”

 

孟长陵失血很快,没过几分钟就摇摇欲坠地快要失去意识。

 

警察到了,制服了章素锦。

 

救护车也到了,载着孟长陵去医院急救。

 

医院里,医生说孟长陵需要输血,阿软立即挽起自己的袖子要输血给他。

 

“你不可以。”夏飞阻拦。

 

阿软急的脸色苍白,她身体好好的,为什么不可以?

恰逢暮雪亦白头阮软孟长陵全本小说阅读

“阮小姐你怀孕一个多月了,孟总之前交代过,就算他死了也不能让你输血。”夏飞解释。

 

酒会前一天她身体不舒服,孟长陵强行带她到医院检查,原来他早已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不输血他会死的。”手捂着腹部,阿软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飞看她一眼,“没事,还有个阮梦洁,就算把她抽死,也要救活老板。”

 

阮梦洁被拉到病房抽血了,她不停地叫嚣反抗,阿软走到她身边冷冷看着她,她立刻求救:“姐,救救我吧,姐夫生气了,我伤害了你和你的孩子,他会弄死我的,他那么爱你”

 

阿软发呆。

 

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觉得孟长陵爱她至深。

 

而他确实为了她,可以不顾性命。

 

那为什么他求婚的时候,她不能答应呢?

 

以前的那些伤害,真的就过不去了?

 

“阮梦洁,当看见你时,我心里甚至升腾起一股从未想过的奢望,我想你既然叫我姐姐,认了我,那么也有可能把我带回家见见生了我的父母,这样我就有了亲人爱我疼我,可我等来的,却是你的抢夺,你居然想从我这儿抢走孟长陵?”

 

 哪怕孟长陵算计才四岁的她,哪怕毒哑了她,哪怕让她代孕到最后,对她最好的,也还是孟长陵。

 

孟长陵资助她的父母二十多年,他们可曾来看望过她?

 

没有!

 

阮梦洁可曾关心过她?

 

没有!

 

从头到尾,她的世界里只有孟长陵,唯有孟长陵。

 

阮梦洁目露惶恐,看着一袋袋血被拿走,她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姐,是我错了,姐夫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你,是我白日做梦,以为跟姐长的一模一样他就会同样爱我。”

 

“姐,你救救我吧,我以后不敢了,我会让爸妈来看你的,他们这些年也很想你。”

 

阿软弯唇,二十多年了都不来看她现在要来?

 

“不,孟长陵比你更重要,我的孩子也同样重要,你必须输血救活他。”阿软从来不是心硬的人,可这一次,她选择无视阮梦洁的哀求。

 

经过五个小时的抢救,手术结束了。

 

孟长陵被移进了icu病房,医生说刀尖还差两厘米就插进了心脏里,幸好抢救及时,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但是病人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

 

阿软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孟长陵,他嘴里连着呼吸机身上连着各种监控仪,看着就让人难受。

 

她问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说不出个准确的天数。

 

三天后,他情况稳定脱离了危险期,可始终没醒过来。

 

到了第十一天,阿软急了,握着孟长陵的手紧紧不放,她很想叫他醒来,可她是个哑巴,发不出声音。

 

她便用指尖在他掌心反反复复地写字,有时候会轻轻地敲击,就像当初他们约好的打电话那样。

 

“你醒来。”阿软写的最多的,是这三个字。

 

“你醒来我就答应你的求婚。”

 

“孟长陵,你不能言而无信,你说我有你就够了,你不可以离开我,不可以。”

 

“孟长陵,我原谅你了,你之前对我做过的那些伤害,我都不计较了,只要你醒过来。”

 

“我这次怀的可能是个女孩,我们就叫她青青,你醒来帮我做胎教好不好?”

 

她累时,佑佑会拿着简单的童话书念给孟长陵听,可他始终没有醒转的迹象。

 

直到有一天,犹豫阿软坐的太久,又不注意营养摄入,起身时低血糖导致她一下摔到了孟长陵的身上,一旁的护士惊呼:“孟太太您没事吧?”

 

阿软蹙着眉头,双手捂着肚子,“我肚子疼。”

 

护士吓坏了,连忙扶住阿软,阿软深吸一口气,慢慢站直身子。

 

“呀——”护士冷不丁惊叫一声,阿软下意识转头一看,看到孟长陵睁开了眼,正盯着她看,“阿软——”

 

他开口,声音很虚弱,可他醒了。

 

“你醒了。”阿软忘记了疼,扑到孟长陵怀里,孟长陵奇怪地抱住她,“我睡了很久吗?”

 

他看了下四周,似乎才想起之前的事,不禁紧张地看着阿软,“你没事吧?”

 

阿软摇头。

 

孟长陵挣扎着坐起来,“佑佑呢?”

 

“佑佑在学校,他很好,很安全。”阿软慢慢说着,一直以来高悬的心终于缓缓落回了胸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