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替嫁成宠妻逢对手全本小说夏唯忍江辰逸免费阅

替嫁成宠妻逢对手全本小说夏唯忍江辰逸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夏唯忍江辰逸的书名叫《替嫁成宠妻逢对手》,它是作者北生生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伸手指着那木门,夏唯只希望他能够赶紧走,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为他而揪心。

 

可就在下一秒,那个男人却直接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身子,仿若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抱的她都快呼不出气了。

 

“我不走,你忘了今天是中秋吗?”

 

一句话彻底触动了夏唯的心灵,他还记得今天是中秋,所以他约自己前来是为了过中秋节的?可是哪怕这样也不能原谅他,谁让他当时去东区不告而别就离开了的。

 

“那又怎么样?”被江辰逸抱着离不开他的怀抱,夏唯只能用一种很生气的语气问他。

 

松开她的身子,江辰逸对着她说:“你记得你当初跟我说什么吗?”

 

看他一脸认真的表情,夏唯连连摇头,她怎么知道自己跟他说什么了?

 

“你跟我说你从小生活在渔村,每年的中秋节都会有你母亲陪你过,而今年却没有,所以我就带你来了。”

 

简单的说完,江辰逸对着她挑了挑眉头,“怎么了,还不快感谢我带你重温故乡时的感觉?”

 

“切……”嘴巴一歪,夏唯没好气的说:“那又怎么样呢?就因为这个我就要谢你了。”

 

虽然嘴上说着不会感谢他,但是心里面却说了无数句谢谢,只是因为他不告而别的事情如同心中的鱼刺一般,哽的她不愿意跟江辰逸道谢。

 

江辰逸看着她那样子,知道她还在为那天早上的事情生气,其实那天他看见于微打她了,可是他不能过去,他不想让安排好的计划前功尽弃,所以只能忍着怒火离开了军区。

 

不过现在挺好的,他为夏唯报了那一巴掌之仇了,而且这一年多是不会在见到于微的人了,这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他俩。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想跟你说的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无条件的相信我。”

 

江辰逸的声音很温柔,好像他毕生的温柔都用在了今天一般。

 

夏唯看着他那样子不会感觉欢喜,只会感觉有些惊吓,什么时候江辰逸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么谦谦君子的事情是他能做出来的吗?难道被鬼附身了?

 

“你用这个表情看着我干嘛?”

 

本来想着好久没见了,而且今天又是过节,所以就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温柔一些,在温柔一些,结果这个女人给自己摆的就是这个表情。

 

看江辰逸不高兴了,夏唯连连摆手,“我没事,不过看你恢复原样我就放心了,你还是比较适合黑脸。”

 

习惯不了江辰逸硬装出来的温柔,她还是感觉江辰逸回归原样会比较正常一点。

 

果然下一秒,江辰逸就冷着一张脸,随后直接一把拽过了她的胳膊往外面走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拿了一件军绿色的大衣放在怀里。

替嫁成宠妻逢对手全本小说夏唯忍江辰逸免费阅读

被江辰逸这么拽着出去,夏唯对着他的背影喊道:“江辰逸,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

 

“去了就知道了。”江辰逸头也不回的对她说,迈着步子大步往前面走去。

 

本来一肚子埋怨的话被这冷冷的海风一吹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摸着自己的肚子她感觉到自己好像饿了,坐了一天车都没有怎么吃东西。

 

结果来了这个男人不给自己做东西吃,还带着她四处溜达,最主要的是大晚上的还不知道要溜达到哪里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约十几分钟后他们就到了一栋豪华大别墅门前,看着那门口停着的几辆豪车,夏唯嘴唇一抽,不是吧?

 

这里只有富豪才能来的起吧,江辰逸带自己来这个地方干嘛?一脸吃惊的夏唯却忘了自己身边的男人本来就是一个富豪。

 

江辰逸拉着夏唯的胳膊走到了门口,伸出手对着门的感应器上一按,那门就自动打开了。

 

夏唯看着操作神奇的门,暗自感慨有钱真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本来以为这里是谁的私人别墅,可是等到一进去,夏唯就感觉自己想错了。

 

左边是大大小小的商店,里面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而右边应该是一些小吃街什么的。虽然客人看起来不多,但是那精致的装修跟飘在空中的香味还是告诉夏唯,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拽着江辰逸的胳膊,夏唯对着他说:“江辰逸,要不然咱们去吃饭吧,我肚子真的好饿。”

 

看着双眼放光直直盯着饭店的夏唯,江辰逸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果真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这里有这么多漂亮的项链首饰什么的,她竟然看都不看就要去吃饭。

 

在人群中江辰逸是不喜多言的,所以夏唯等了半天并没有等到江辰逸的声音,而是被他直接给拉到了饭店门口。

 

两个人一走进去,站在里面的服务员就赶紧走了出来,一脸谄笑的说:“欢迎光临,里面请。”

 

跟随着服务员的脚步来到了一个包厢外面,夏唯扭头看了一眼江辰逸,对着他低声说:“我们不用去包厢吃,在大堂吃就行了。”

 

在夏唯的印象里面,包厢里面吃饭肯定比在大堂里吃饭贵,可是身边的江辰逸像是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一般,竟然直直的就走了进去,还坐了下来。

 

望着盯着自己一脸冷漠的男人,夏唯只能有些生气的剁了跺脚,最后想着又不是自己花钱就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