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多情总裁俏皮妻墨凌轩顾雅完本言情小说目录阅

多情总裁俏皮妻墨凌轩顾雅完本言情小说目录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墨凌轩顾雅的书名叫《多情总裁俏皮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雅惊讶地瞪大眼睛,墨凌轩竟然会说波斯语?那他为什么还要专门聘请一个会波斯语的助理?是因为闲钱太多么?哈萨努哈哈大笑:“两位请我上车,我为你们准备了接风洗尘宴,吃饱喝足后,我们再谈合作的事,可以吗?”车子一路疾驰,最后在一栋华丽得宛如皇宫的别墅前停下。饶是顾雅见多识广,也不禁被眼前这大手笔的阔绰给吓到了。

 

《多情总裁俏皮妻》精彩试读:

墨凌轩出声便想要狠狠拒绝,但当他抬头触及顾雅略带挑衅的眼神时,到嘴边的话突然硬生生哽住。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求他还用这种挑衅并且略带着一丝不屑的眼神?

 

只见顾雅双手环胸,冷冷一笑:“你就算炒我,也得给我一个堂堂正正的理由吧?就因为你自认为我勾引过你父亲就要炒我?这也未免太滑稽可笑了!”

 

啧啧啧,看顾雅这神气的样子,是想用激将法刺激他么?呵,得亏他墨凌轩机智无双,一眼就识破了这个女人的诡计。

 

“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地盘,炒你还需要理由吗?”

 

顾雅惊掉了下巴,难以相信这么无耻的话竟然是从这个传说中的龙城第一权少嘴里说出来的!

 

行吧,既然这个男人软硬不吃,她只好使出最后的绝招了!

 

“墨凌轩,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无缘无故炒我这件事,我会把舆论散布出去,纵然你有权有势能买通媒体,但你能堵住悠悠之口吗?你就等着墨氏股价暴跌吧!”

 

说罢,她狠狠瞪了墨凌轩一眼,帅气地转身,甩发离去。

 

眼见着她的脚步就要跨过门槛,墨凌轩的思绪百转千回,连忙高喝一声:“站住!”

 

顾雅的嘴角轻轻翘起,心里不禁嘲讽道:“这个死男人,还非要我使出杀手锏才肯就范!”

 

她像个老大爷似的慢悠悠转过身体,一脸嫌弃地斜晲着墨凌轩:“怎么?你反悔了?现在我还不乐意在你这上班了呢!”

 

墨凌轩头疼扶额,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暴起,气极反笑:“好你个顾雅,居然敢威胁我!”

 

“你叫住我就为了说这?抱歉,我没空。”

 

“站住!”墨凌轩急得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阔步上前,一把拉扯住顾雅的手臂,咬牙切齿地盯着眼前这张美艳的脸庞,“你不就是想要被名正言顺地辞退么?好,我就不信你有那个本事胜任这份工作!”

 

“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公司集合,你跟我去****谈一个合作。”

 

顾雅挑了挑眉,看来,她已经争取到留下来的机会了。

 

为了能顺利完成这次任务,她一回家就抱着波斯语的书啃,废寝忘食到时间已过凌晨都没有注意。

 

顾小涵揉着惺忪的睡眼,拖着一个长长的哈欠,把小手里捧着的牛奶放在桌上,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咪可以喝完这杯牛奶就去睡觉觉了吗?否则明天会有黑眼圈的耶!”

 

顾雅把昏花的眼睛从书本上挪开,一看手机,竟然已经凌晨了!

 

再看眼前睡意朦胧的萌宝,一股愧疚涌上她的心头:“对不起呀小涵,妈咪怕明天的****之行会失败,所以熬夜看资料,忘了给你讲故事睡觉了。”

 

“没关系的!”小涵软乎乎的身体蹭到顾雅怀里,半眯着眼睛,嘟囔道,“我已经把妹妹哄睡了哟!妈咪不要担心啦,你是最棒的……”

 

得到自家儿子的鼓励,顾雅的心中顿时恢复了信心。她连忙把小涵抱到床上,关灯入眠。

 

翌日一早,顾雅匆促交代下保姆照顾好孩子便匆促离家,但她没想到的是,公交车竟然迟迟不来!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当你在苦等某辆公交的时候,它永远都不会来……

 

顾雅焦急地在原地走来走去,怎么办,快迟到了啊!

 

就在这火烧眉毛的时候,她的余光突然瞥见某辆熟悉的豪车……她眼睛一亮,趁车子等红灯的时候,快步扑上去。

 

“喂,墨凌轩,是我啊!载我一程好不好?我等不到公交!”

 

墨凌轩懒懒地摘下墨镜,饶有兴味地欣赏着顾雅焦急的模样。

 

呵,这个女人昨天不是很神气么?

 

“不载。”他冷冷吐出这两个字,用眼神示意司机关窗户。

 

顾雅眼睁睁看着墨凌轩的车子从眼前飞驰而过,心头顿时凉了半截。

 

这是什么狗屁上司啊!

 

幸好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去,然而,当她气喘吁吁地抵达公司的时候,还是迟到了一分钟。

 

墨凌轩悠哉悠哉地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冷眼瞧着顾雅:“你怎么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我昨天不是已经强调过一定要准时?就你这样子,能成什么大事!”

 

顾雅差点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晕厥过去!

多情总裁俏皮妻墨凌轩顾雅完本言情小说目录阅读

故意的,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她为什么迟到他心里没点数吗!居然还指责她!

 

她的双拳捏得咯吱作响,心里已经把墨凌轩那张臭脸左右勾拳揍了一百次了!这男人千万别落在她手里,否则她一定会让他知道“绝望”两个字怎么写!

 

两人来到机场,在候机厅的时候,一个长相清纯的小美女喘着粗气朝他们跑来。

 

“哎呀,凌轩,我特地放下手里的工作来送你……”说到这里,她嘴里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她抬眼看见了顾雅!

 

顾雅无所谓地挑挑眉,直接无视掉顾曼妮,自顾自看着手里的杂志。

 

墨凌轩微微皱眉,他已经说过不让顾曼妮来了,就是怕这两姐妹当场撕逼,那他到时候岂不颜面尽失?

 

顾曼妮的脸上挤出一个虚伪的笑容,凑到顾雅身边嘘寒问暖。

 

“唉,姐姐,你怎么不理我呀?”

 

顾雅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有个和你一样不知廉耻的母亲!”

 

此话一出,在场的两人同时惊住。

 

顾曼妮没想到顾雅竟然开口就骂人;墨凌轩则是被这么精辟的粗语惊讶到了,这顾雅骂人水平可以啊,不仅简短精炼,还连骂了两个人。

 

顾曼妮的笑容一僵,开始装柔弱擦泪,哭哭啼啼地说道:“姐姐,我知道你当年不小心害得咱们家公司损失上千万,妈妈因此说了你两句,所以你不开心,但妈妈那都是为了你好啊!”

 

顾雅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她直接把手上的杂志打在顾曼妮身上,眼神阴狠地盯着她:“你少给我提当年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陷害我的?”

 

顾曼妮的眼里掠过一抹惊慌,连忙朝墨凌轩看去,见后者正眯着眼睛假寐,她慌乱的心顿时安下来。

 

当年的事情的确是她嫁祸给顾雅的,并且因为这件事,顾建业彻底对顾雅失去信心。

 

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更不可能在墨凌轩面前承认。

 

不过刹那的功夫,她的眼睛里已经凝聚出盈盈的泪珠,好一副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做作得让顾雅想当场捏爆她的狗头!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我呢?难道你忘了吗,我当时还向爸爸为你求过情!”

 

呵,是求过情,只不过是煽风点火的求情而已!

 

听到这里,墨凌轩不禁睁开眼睛,向顾雅投以一个鄙夷的眼神,默默说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顾雅直接无视掉他欠揍的眼神,撸了撸袖子,打算和顾曼妮好好理论一番。

 

然,顾曼妮似乎早就预料她的动作,飞快闪身到墨凌轩的身边,抢在顾雅面前,可怜兮兮地开口:“凌轩,怎么办呀,姐姐似乎特别不喜欢我……”

 

看戏看得正爽的墨凌轩突然被卷进来,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冷。

 

然而顾曼妮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墨凌轩的不爽,继续保持着那副矫揉做作的样子,煽风点火:“凌轩呀,我真的好害怕,姐姐要是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怎么办?”

 

其言外之意,无非是在暗示墨凌轩炒了顾雅。

 

顾雅强忍住心里那股呼之欲出的恶心感,嘲讽道:“不好意思,我没必要整天把屎挂在嘴上。”

 

闻言,墨凌轩的心情顿时舒畅不少,脸上冰冷的表情差点就挂不住笑出来了,这顾雅骂人真的可以啊!

 

顾曼妮气得脸色发白,如果不是墨凌轩在场的话,她一定会用各种不堪入目的脏话回敬回去!

 

最过分的是,墨凌轩不帮她就算了,竟然直接无视掉她的请求!她这个未婚妻还有一丁点面子吗!

 

一股无名怒火冲上脑袋,顾曼妮顿时理智全失,面无表情地盯着墨凌轩,心灰意冷地说道:“凌轩,你忘了我当初舍身救你的事了么?你就任由顾雅这样欺辱我?”

 

墨凌轩看戏的神情顿时僵住,嘴角慢慢拉下来,眼角染上一抹冷意。

 

虽然他不喜欢顾曼妮,但,他对顾曼妮却存在着感激之情。当年,这个姑娘为了救他连清白都失去了,他怎么能任由曼妮被欺负?

 

“顾雅只是在试用期而已,像她这种粗鲁事多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录用她?”墨凌轩朝顾雅扫了记冷眼,“只要她这次的出差出一点差错,她就得卷铺盖走人!”

 

得到这样的承诺,顾曼妮这才停止撒泼,心满意足地离开。

 

顾雅则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手心沁出少于细汗。看来,这次的合作,她必须慎之又慎才行!

 

半个小时厚,两人一前一后走上飞机。

 

这两个人虽然座位挨得极近,但从上飞机后却没说过一句话,就像两个陌生人似的。

 

十分钟后,墨凌轩率先打破安静的氛围:“去给我倒杯水。”

 

顾雅微微睁大眼睛,一脸惊讶:“你是在对我说话吗?”

 

“不然呢?”

 

天哪,这个男人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他当这是封建社会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让她去倒水?

 

顾雅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平静地拒绝道:“不好意思,我虽然是你的助理,但我只负责工作上的事情,如果你手脚不方便需要找人照顾的话,建议你再聘请一个生活助理。”

 

墨凌轩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眼带嘲讽地瞅着身旁岿然不动的女人:“你还真是架子大得很哪,让你帮我倒杯水就这么多!”

 

顾雅瞥了他一眼,招手换来空姐要水,然后便戴上耳机,不再搭理墨凌轩。

 

墨凌轩登时气得脸色煞白,他要是再暴躁一点的话,估计能当场掐死这个女的!

 

他是想喝水吗?啊?他只是想使唤顾雅而已!

 

天哪,他这是找的什么助理啊,这么大架子。墨凌轩在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更加确定顾曼妮的话是对的,他就应该炒了顾雅这个死女人!

 

八个小时后,墨凌轩和顾雅一前一后走下飞机。

 

他们俩刚出机场,一个棕色肤色的大胡子男人立马热络地迎上来:“你就是墨先生吧?见到您荣幸之至,我叫哈萨努。”

 

哈萨努?这不就是他们这次合作的对象吗?顾雅正色咳嗽了一声,准备开始翻译。

 

但,她的话还没出嗓子口,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流利的波斯语:“幸会,我叫墨凌轩。”

 

顾雅惊讶地瞪大眼睛,墨凌轩竟然会说波斯语?那他为什么还要专门聘请一个会波斯语的助理?是因为闲钱太多么?

 

哈萨努哈哈大笑:“两位请我上车,我为你们准备了接风洗尘宴,吃饱喝足后,我们再谈合作的事,可以吗?”

 

车子一路疾驰,最后在一栋华丽得宛如皇宫的别墅前停下。

 

饶是顾雅见多识广,也不禁被眼前这大手笔的阔绰给吓到了。

 

瞧瞧这光滑如镜子的大理石地板、精致得没有一丝差错的城堡结构、门口那闪闪发光的纯金大挂钟,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钱啊!

 

墨凌轩瞅见顾雅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禁扼腕叹息,这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就眼前这种没水准的别墅就看呆了?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一副丢人的样子?”他凑近顾雅耳边,轻声说道。

 

顾雅这才回过神来,勉强笑笑:“主要是没见过这样土豪到极致的人。”

 

土、豪,土到极致,也豪到极致。

 

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了一下,蓦地想起什么,歪头问道:“既然你会说波斯语,为什么还要请一个会说波斯语的助理?”

 

墨凌轩冷哼一声,脸上浮起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如同一只高傲的公鸡般,仰着脖子大步往前走去,甩都不甩顾雅一下。

 

他当然是为了给合作方一个最佳的印象,所以才要找会波斯语的助理。不过他不屑于和顾雅解释,因为他觉得顾雅的智商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上,说了也是浪费口水。

 

享受了一桌子的美食款待后,哈萨努拿出一份合同摆在桌上:“如果墨先生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赶紧签了吧,我等会儿还有个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