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曾有佳人泪倾城全章节小说叶唯陆霆琛免费阅读

曾有佳人泪倾城全章节小说叶唯陆霆琛免费阅读

《曾有佳人泪倾城》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叫叶唯陆霆琛,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顾琛亦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请,急急忙忙跑向何秋霞,“妈妈,你看看这个男子,他坏我好事。”

“嗯?”何妈妈瞅了瞅秦若禅和千瑾辰,冷冷的道,“来人。”

这时,从门外冒出两个彪形大汉,“你们给我狠狠的打顾琛亦。”

两个大汉走上前来,顾琛亦狠道,“你们谁敢动我?”

冷笑着,问道何秋霞,“何妈妈,你这是做什么?”

何秋霞不理睬他,顾琛亦脸上挂不住,“呵、何妈妈,你敢这样对我?我爹爹定不会饶你。”

何秋霞竟仰天大笑,缓步走向顾琛亦,眯着眼睛道,“你说啊,我是会冒死得罪你爹呢,还是王爷呢?”

顾琛亦惊诧,道,“哪里有王爷?”未说完,人已经是反应过来,那个俊美男子?

千瑾辰面色阴冷,缓声,“玥,你进来吧。”

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同样俊美的男子,秦若禅吓了一跳,“玥……你……”

千瑾玥走向了秦若禅,“你还想逃离我身边吗?”

千瑾辰淡淡道,“我们出去说。”

何秋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直点头。

“你到底……是……是谁?”顾琛亦这个人趴在了地上,低声问道。尾音的分叉还留在空气中。

千瑾辰眸色淡淡,抿唇道,“你无须记住我,只需要记住那人是王爷的女人就可以了。”

“怎么……怎么会?若禅……她……她是我的……我的!”顾琛亦红着眼睛道。

千瑾辰眸色流转不定,手上轻轻用力,顾琛亦的颈上就多了一道血印,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何秋霞大惊,千瑾辰却泰然自若,“何妈妈,他还活着,给我好好的看着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在场的人都微微打了个寒颤,早就听闻九王爷不是好惹的人,腹黑阴冷,如传闻一样。

千瑾辰面不改色,放下一叠银票,何妈妈大喜,扭着细腰走了过来,手压着银票,这个人斜靠在桌上。

微微一笑,“不知王爷有何事吩咐奴家?”

千瑾辰微微蹙眉,“这些票子,买你的若禅,够吗?”

何秋霞不愧是老手,微微低下身子,虽说对方是皇室,可气场依旧不输。

曾有佳人泪倾城全章节小说叶唯陆霆琛免费阅读

“王爷啊,这票子买若禅是够的,可是我,怎么向别人交代呢?”

千瑾辰又压下一锭黄金,“如何?”

何秋霞偏过头,“那么,就谢王爷了!

何秋霞亲自领路,将千瑾辰带入一个上座,问候了几句,讪讪的走了。

不到一盏茶水的功夫,千瑾玥已是走了过来,眸色稍带倦态。

千瑾辰淡淡道,“秦若禅不同意。”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千瑾玥点了点头。

他不明白,为何若禅愿意守在这倚翠楼中,而不愿从了他。

千瑾辰道,“十三弟,你莫要太过于担心,有个人,会帮助你的。”

“帮我?”千瑾玥问道。

千瑾辰眸色如深潭,“或许不是故意的,只是,她碰巧帮了你。”

千瑾玥还想追问,见千瑾辰合上眼帘,便闭上嘴巴,坐到一侧,九哥说的话,他相信,一直如此。

风语涵一身男儿装扮,手拿折扇,大摇大摆的往帝都最红的青楼“倚翠楼”走去,为了方便行事,她连霓裳都未曾带,只告诉她有些事情要办。

当然了,她并不是不想带,是不能带。

开玩笑,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就是去青楼,估计打死都不会妥协,所以,一字曰:骗!

“哎呦,这个公子,好面生啊!”

一进ru倚翠楼,老鸨就含笑献媚的跑来搭讪,说话的同时已经把风语涵上下打量了一番。

“嗯嗯!”风语涵清了下喉咙,故意压低了声线说道:“怎么,妈妈这话是……脸儿生就不招呼了?”

老鸨红巾一甩,脸上的笑更是谄媚,“瞧公子这话说的,来我们倚翠楼的,哪有不招待之理!”

说完,就对着内堂吼道:“小林子……”

不稍片刻,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男子走了过来,迎了风语涵上了二楼的雅间,奉了茶。

“公子,您是听小曲还是……”说着,脸上一片暧mei。

“听说……楼里的若禅姑娘弹的一手好琴……”

小林子一听,立即接道:“公子好眼力,若禅可是我们的头牌清官,可是……她正要准备节目呢!”

风语涵微微蹙眉,今天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她,怎好空手而回,想着,拿出一锭银两放到桌上。

小林子到也不客气的收进了口袋,随即换了副嘴脸,“公子稍等,小的这就去看看那边完了没有!”

风语涵点点头,隔着珠帘打量起这个帝都第一青楼起来,论规模和享受,这里都是上乘之选。

自古到今,男人那个不想着“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有些资本的,哪个不是那猫儿,少不得偷腥。

正想着,雅阁传来敲门声……

“进来!”风语涵压了嗓子,平缓的说道。

秦若禅抱着琴缓缓走近,身姿婀娜多姿,步步生莲。

只见她盈盈一拜,柔声的说道:“给公子请安!”

风语涵微微颔首,浅浅笑道:“姑娘不必多礼……素闻姑娘琴技超绝,在下慕名而来!”

秦若禅顿时红了脸颊,“多蒙公子抬爱!不知公子要听什么曲儿?”

风语涵微微一怔,她对这个朝代的乐曲并不精通,被秦若禅这么一问,到给问住了,但随即说道:“就姑娘的拿手曲目吧!”

秦若禅微微一福,坐在琴架前,对着风语涵微微一笑,开始专心的抚琴。

来往倚翠楼的人甚多,像风语涵如此慕名来听琴的大家公子哥也颇多,秦若禅倒也见怪不怪。

专心的扶着琴,直到一曲终罢。

“果然名不虚传!”风语涵由心的赞叹,“只是……姑娘琴音中隐隐透着丝丝无奈和淡淡的忧愁,所为何?”

秦若禅凝视着风语涵,她已经极力隐藏了,至少,从她在倚翠楼抚琴开始,并无人听的出,“公子见笑了,若禅怎会……”

“如果在下愿为姑娘赎身……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