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爱你,任凭北风吹小说简爱陆北庭最新章节全文免

爱你,任凭北风吹小说简爱陆北庭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任凭北风吹》是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简爱陆北庭。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那天午后。是我这几年来唯一一次开怀大笑。

 

我俯身搂住他,任由泪水淌落在他的脖颈处,我哭的如三岁的孩子般。

 

他的手在我后背温柔的拍打:“没事了。老婆。我在。”

 

陆北霆虽然醒了,可是他当时腹部受伤失血过量,后来又摔下了楼。摔伤了腿。

 

他身下完全没有知觉,我从医生办公室忧心忡忡的回到病房。病房内却是空的,陆北霆不在里面。

 

我慌了神。眼泪瞬间涌了上来,跑遍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在湖中心的花亭内找到了他。

 

他坐在轮椅上,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透过背影便可以感受到他的落寞与哀伤。

 

“怎么出来了?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能乱跑的。”

 

我擦拭掉眼角的泪痕,掩饰了一下情绪,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他闷闷不开口,伸手抚,摸着我红肿的眼,我尴尬的想要低头,他却双手如视珍宝般的捧住我的脸,低头便印上一个吻。

 

“你怎么哭了?别为我伤心,不值得。这可能就是我的报应,之前我做了那么多令你伤心的事情,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他说道。

 

我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将脑袋伏在他的双腿上:“你不要乱想,那些事情都不是你的错,即便是你有错,我也已经原谅你了,你要用你之后的时光来偿还我,为你的错赎罪,你要好好照顾我和念念,这是你的责任,你不能推卸。”

 

陆北霆声音一度哽咽,他双手颤抖的扒拉着我的黑发:“可我现在不配,我成了废人,我不能连累你,我只会拖累你们,刚才我坐在这里时候便想,我与其这样活着,不如当时就死了。”

 

我没想到他会有这种轻生的想法,脸色瞬间吓得惨白,气恼的抬头瞪视着他:“陆北霆,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后悔了?你不想要我和念念就直说,不需要说这些话来刺激我,你想赶我们走是不是?!”

爱你,任凭北风吹小说简爱陆北庭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陆北霆慌了,紧抱着我,头晃动的如同拨浪鼓般:“怎么可能,老婆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我糊涂了,我宁愿死也不舍得让你离开我。”

 

“哪怕你这辈子站不起来,我都不嫌弃,以后你真的不要再说这些让我难过的话了,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我回抱着他,伏在他肩头热泪盈眶。

 

“爸爸,妈妈,小哥哥来看我了!”

 

念念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朝着我们走来。

 

当我回头看到那个孩子的身影,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阳光下,小男孩摘下脸上的面具,他的五官依稀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我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我松开了跳跳。伸手将念念搂过来,执起他们每人一只小手叠放在一起温柔的说道:“念念。这个是哥哥。是妈妈的孩子,也是你的亲哥哥。”

 

“是真的吗?!我有哥哥了。太好了,我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我好幸福呀。”

 

念念抱着跳跳兴奋的转圈。跳跳也非常喜欢她。看到他们这样开心,我眼泪直掉。

 

我一回头,发现陆北霆已经来到我身后。他冲我伸出胳膊,我委屈的扑到他怀里。

 

“陆北霆。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当时他被火烧伤了。我送他去国外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我本来想着等所有事情都结束就让你们团聚。可是还没来得及,你就被顾以琛带走了。”

 

陆北霆缓缓道出真相。我后悔不迭,搂着他哭成了泪人:“以后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好吗?!”

 

我的一句话令陆北霆这个铁血硬汉止不住红了眼眶。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好,我们约定好了,永远不分开。”

 

“那你也要配合医生好好治疗,你的胃病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只要手术,是可以痊愈的,为了我和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陆北霆的胃癌并非晚期,这一年内接连做了两次手术,只要配合医生治疗吃药,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

 

他的腿一直在做复健,现在已经可以不借助轮椅与拐杖,独自站立慢慢挪动几步,假以时日,一定会恢复如初。

 

生活一切步入正轨,顾以琛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是警察的通缉令起到了效果。

 

我们一家人告别过去,年底准备搬家,搬进了海边别墅,打算重新开始生活。

 

我在以前的别墅内收拾杂物,在以前安薇住过的客房床底下找到了一个尘封的小皮箱。

 

打开皮箱,里面放着一个文件档案袋子,我好奇的打开了它。

 

从袋子里掉出一张孕检化验单,日期是六年前,名字是安薇。

 

安薇在六年前竟然怀孕过,并且生下了一个男孩,她给他取名为念琛。

 

文件袋里有一些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面都是同一个孩子,哭的,笑的,发呆的,拍手的,玩小玩具的......

 

我的心猛地悬起来,难道说这孩子是安薇瞒着陆北霆偷偷生下来的吗?

 

这会是陆北霆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