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人气小说有点傲娇也没关系景七月沈珩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有点傲娇也没关系景七月沈珩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有点傲娇也没关系》是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景七月沈珩,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节选:景七月一楞,将这个名字反复念了好几遍,还是毫无印象。我的房间在哪?我要睡觉了。景七月起身,一张小脸纸白纸白,疑惑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疲惫。注意到他的异样,她又补了句,虽然我们以前是那种关系,但你现在想都不要想,你能明白吗?至少现在,她很排斥他。

 

 

《有点傲娇也没关系》精彩试读:


海风徐徐,景七月穿着比基尼躺在游艇的长椅上,她皮肤雪白,没有一处多余的赘肉。

 

香槟风景,美女如画。

 

耳机里传来短信的声音。

 

景七月划开了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给她传来了一张非常露骨的照片。

 

景七月大脑意识空白了几秒,手顿在半空。

 

一个很远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景七月,像你这种人,不会有人真心爱你的,你只能抱着那只猫来掩饰你内心的孤独!我可怜你!

 

骗人,都是骗人的,我才不孤独!

 

不知过了多久,姜时南拿着防晒油上来的时候,景七月正跌跌撞撞的案板上找着什么。

 

神情有点不对劲。

 

太阳照射的缘故,姜时南先看到了那枚闪着光的结婚戒指,滚到了角落里。他望见了旁边空空如也的酒瓶,想上前的那一瞬,却看见景七月脚一滑,整个身体被甩到了游艇外,只有一只纤细的手臂还抓着护栏。

 

该死,差点就没命了。这一甩,景七月的酒彻底醒了,注意力也变得集中起来。

 

这游艇太高了,她几次伸腿瞪腿,就是没能上去。

 

游艇还在迅速行驶,景七月的脾气人尽皆知,基本不会有人过来找不愉快。

 

她的呼救声都被海风盖过了。

 

很快,她就没什么力气了。

 

这时,姜时南出现在她眼前,手上还拿着她的手机。

 

快拉我上去,该死的,你在看戏?

 

虽然她现在的样子确实很狼狈。

 

你都知道了?姜时南在护栏前蹲下,脸色冷峻毫无温度,嗓音也变得温凉,为什么就算是求人,你还是这样高高在上,仿佛别人就应该理所应当的救你?凭什么?

 

有一瞬间,他是想冲过来毫不犹豫的救上她的。

 

可想起丁溪,想起过去的种种,他迟疑了。

 

你在说些什么?

 

姜时南盯着她,一字一句尤其坚定道,景七月,我说我不救,你去死吧!

 

三年了,他第一次这样直面拒绝她。

 

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而后,景七月的手机就被他无情的扔进了海里。

 

是那样绝决。

 

看着姜时南离去的背影,景七月想,她永远也忘不了他那厌嫌又得意的眼神,仿佛不曾相识过。

人气小说有点傲娇也没关系景七月沈珩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最终,景七月力气被耗尽,身体绝望却又不甘心的坠入深海,如同一粒尘埃,很快被海浪盖过,那么微不足道。

 

当年,S市,或是国外,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

 

比姜时南优秀的男人比比皆是,可她偏偏看上了姜时南,让这个男人一跃成了S市最瞩目的男人。

 

她错了吗?

 

直至视线完全模糊的那一刻,景七月也不曾想出,她哪里有错?

 

一个小镇的医院里,男人搭在膝上的手正在一滴一滴往下淌着血,他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似的,眉都没皱一下。

 

任着护士给他清理伤口。

 

珩哥,你怎么样了?怎么刚出狱就被车撞了,那个不长眼的!小五咋咋呼呼推开门走进,看见沈珩满身的血还一脸淡定,直接就傻了。

 

你是他家属吧?正好赶紧劝他做个全身检查吧,免得留下后遗症。护士一听说他刚出狱的,轻声交代一句立马溜走了。

 

小五走近,才发现沈珩正在盯着对面床的一个女人看,而且还是目不转睛。

 

珩哥,你不过才蹲了半年,这么饥渴?小五忍不住打趣道,弯下腰从包里拿下干净衣物递给他。

 

你看那女人。

 

那女人怎么了?小五朝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那女人脸上虽然没化妆,五官却是很优异,是个美女。

 

你看看她,像不像半年前诬告我的那个女人?从一进门他就观察她了。

 

虽然她现在眼睛空洞,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肥大的病号服。

 

跟之前见过的完全不同。

 

但这坏透了的女人,他记了大半年,怎么会认错?

 

那女人我也没见过呀,不是你闯入人家房间然后就被警察带走了嘛?再说,能住得起那种酒店的女人,怎么会来到这种破医院。

 

这也是他疑惑的。

 

是误闯!沈珩瞪了他一眼,继续观察那个女人。

 

景七月坐在床上,看着这拥挤的病房,中年老少都有,杂乱的声音吵的她头很疼。

 

难以言喻的气味飘进她的鼻尖,她撇了一眼大小便失禁的老人,眉头拧的很紧,瞧瞧这鬼地方,真是让人不舒服。

 

一个由远及近又可恶的声音传入沈珩的耳里,瞧瞧你那鬼样子,还想非礼我。

 

对了!

 

就是这个声音。

 

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家人或者朋友的联系方式呢?护士一遍遍的问着景七月,脸上透出不耐烦。

 

景七月迷茫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还真是你啊!怎么,不认识我了?沈珩眼里跳着光,嘴角邪邪的勾了勾,他正愁找不到这女人呢。

 

景七月望向他,他长的很高,蜂蜜色的肌肤仿若阳光健康闪亮,脸还算看得过去。

 

你认识她啊?护士惊喜。

 

沈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该怎么对付这个女人。

 

男人恶劣一笑,道,不仅认识,还熟的很。

 

太好了,她失忆了,你快把她接走吧。

 

沈珩嘴边的笑容顿住。

 

小五把他拉去一旁,小声道,我们还是快走吧,她都失忆了你不会真把她带走吧?

 

旁人也许不会。

 

但这个坏透了的女人让他不明不白坐了半年的牢,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这可是她上赶着送来的。

 

我们真的认识?景七月不确定的问,眼底透着戒备。

 

你不信?你看看你胸前是不是有颗痣。

 

景七月扭过身,疑惑的拉开衣领,望下探了一眼,还真看见那里面有颗痣。

 

这证明什么,证明他们关系匪浅。

 

该死的。

 

沈珩带着她当天就出院了。

 

景七月四肢纤细,身材线条完美。

 

几十块的地摊衣服,花花绿绿的,穿在景七月身上竟然穿出了有档次的感觉。

 

景七月望着这肥大的衣服,困惑极了,我以前是这个品味?

 

你以前最喜欢这样的衣服了,你看,还有这大蝴蝶结,也是你喜欢的。

 

可这蝴蝶结比西瓜还大。景七月不敢置信的看着衣领上的大红蝴蝶结。

 

她以前是什么要命的审美观?

 

到家了。

 

景七月站在这个衣物满地堆,碗筷脏的都招蚊子的地方,确确实实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甚至头大的很。

 

真如那个男人所说,她跟他之前一起住在这里吗?

 

虽然一脑子的疑惑,但还是安静的呆下来了。

 

毕竟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也无处可去。

 

晚饭时,景七月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她面前坐着两个不大点的孩子,那孩子手伸进盘子里抓起食物就往嘴里塞。

 

许是觉得不好吃,又从嘴里拿了出来,放回了盘里。

 

景七月胃里一阵翻滚,筷子迅速的放下。

 

叔叔,这个姐姐怎么不吃饭。小孩浑然不觉自己做错了什么,懵懂的问着。

 

姐姐不饿,饿了她会自己吃。

 

直到他们都吃完,景七月也没在上饭桌。

 

你叫沈珩,那我叫什么?景七月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眼里始终带着茫然,看起来无助极了。

 

但她那自以为是又独特的嗓音一出来,却又招人恨。

 

让人连同情她的想法都被掐灭。

 

沈珩一楞。

 

你叫江一丧。

 

这女人丧失人格,丧失道德,还差点命丧大海,这名字最适合她了。

 

江一桑?

 

对。

 

景七月一楞,将这个名字反复念了好几遍,还是毫无印象。

 

我的房间在哪?我要睡觉了。景七月起身,一张小脸纸白纸白,疑惑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疲惫。

 

注意到他的异样,她又补了句,虽然我们以前是那种关系,但你现在想都不要想,你能明白吗?至少现在,她很排斥他。

 

闻言,沈珩冷哼一声,道,想什么呢,你睡沙发。

 

沈珩转身进了自己卧室,刚想关门,一个尾巴跟了进来。

 

为什么是我睡沙发,你去。

 

她抬起头,直直的对上他的眼。

 

她不矮,有一米七,可这个男人还是比她高了两个个头。

 

说完,便扔给她一个枕头,还带了点风,拂在她脸上。

 

这男人,真欠收拾。

 

景七月怀疑他们之前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

 

后来沈珩告诉她,那是因为她劈腿跟有钱的男人跑了,然后不慎掉进海里,失去了记忆。

 

真要是这样,她也挺不是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