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小说完结版全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小说完结版全文阅读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余念慕深,讲述了:之前他就撞见小念念脸色难看似乎生病了的样子,现在又昏迷不醒的,他小心脏都扭成一团,很担心。“爸爸,叫医生了吗?小念念好像病得很重的样子……”“你回去房间。”慕深皱了下眉,沙哑开口。慕珩咬了咬唇,不想走,想看着小念念醒过来,可是爸爸脸色好可怕,慕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离开了房间。慕深坐在床边,冰冷的目光就这么落在床上的女人脸上。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精彩试读:

顾晚秋目光落在余念的脸上,温柔的嗓音却字字如刀,割得人耳朵生疼,“余念,你说你走了就走了,还回来干什么呢?你不知道你回来有多碍人眼,何必呢!”

 

余念这时候只觉得可笑,顾晚秋也曾经算得上她闺中密友,她对顾晚秋多好呢,是那种人家动了她一根头发,她都会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也不恼,余念红唇微勾,语气清清淡淡,三分随意,七分冷淡,“这偌大花城也不是你的地盘,我想回来就回来,难不成还要给你报备?至于碍人眼,哦,我余念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脸色了吗?”

 

顾晚秋点头称是,“也是,你余念毕竟也是昔日高官的掌上明珠,万人宠爱,你要什么都有人拱手送到你面前!”

 

但话锋一转,顾晚秋“可你是不是忘了,你的一身傲骨早在五年前就粉碎了,你现在在我面前装得这么冷傲有什么资格?”

 

余念偏着身子,眉梢漾着浅笑,“晚秋,我实在是搞不懂,你玩今天这一出想做什么?如果你跟慕深如今有什么关系,你大可以直接去他面前委屈,不必要来我这里玩迂回战术。”

 

“如果你跟慕深之间没什么关系,那你就更没必要跟我上演现在这一出,生活也不是豪门狗血剧,我也实在是没心情跟你拐弯抹角,更没心情跟你撕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口气说出来,我们好早些散场。”

 

咖啡厅里音乐声浅浅,外面人群来往,婆娑迷离,顾晚秋指甲深陷掌心,面上却是得意一笑,“好,我们抹去前奏,我直接告诉你,余念,我怀了慕深的孩子!”

 

“哦,恭喜啊!”

 

余念觉得有人活生生撕开了她的心脏,疼痛到极致,却还是努力扯出一抹笑,她点点头,“那你应该去告诉慕深,然后让他把我扫地出门,而不是在找我。”

 

余念起身,拿着包,“晚秋,你既然非要参演这场游戏,也可以,但你想要赢,从我身上下手是不可能,你如果真的怀孕了,拿着验孕单去找慕深,说不定他还真的会娶了你。”

 

毕竟那男人,对孩子,是有执念的。

 

不过他似乎,也不缺女人给他生孩子。

 

余念只觉得喉间一股鲜血上涌,她步伐极快地走出去咖啡厅,明明应该麻木,却还是眼眶蓄满了眼泪,心脏好像被坚硬又尖锐的指甲用力划破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鲜血滴滴答答落在马路上,打湿她的衣服,打湿她的鞋面,汇聚成河!

 

余念失魂落魄走到马路中间,尖锐的轮胎划过地面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有司机摇下车窗怒骂,“找死啊!”

 

“要死回家安静点死!被车撞死想吓死谁啊!”

 

“真TM晦气!”

 

余念感觉压抑窒息,一脸都是阴霾,她身子摇摇晃晃,过了马路,到人行道,跌跌撞撞在街上走着,像是雷雨之夜在路上行走的孤魂野鬼找不到方向,下一秒似乎就被被雷电击中灰飞烟灭!

 

死了就好了吧?死了就好了!

 

余念能感觉自己心脏上的烛光越来越虚弱!要熄灭了,下一秒,或许下下一秒……

 

天空真的轰隆一声,深冬的雨下来像是冰块砸在她的脸上!

 

余念头发衣服被雨水很快打湿,身体的冷意却比不上心底的半分,岁月癫狂,余念希望自己能像《雷雨》里面的剧情一样被雷劈死一了百了……

 

步伐越来越沉重,余念脚下一滑,直接朝着地面摔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只见旁边一辆车的车门迅速被打开,墨黑色西装的男人疾步过来,在最后一秒将余念拉了起来,女人虚弱的身体,终于倒在男人的怀间。

 

而她脸色苍白,已经晕了过去。

 

直接抱着余念上车,两人身上的雨水直接打湿了座位。

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余念慕深小说完结版全文阅读

 

 

司机递了干净的毛巾过来,“先生,你身上都湿了,擦擦吧,免得感冒。”

 

 

 

慕深声音清寒,“孟叔,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让你看着她?”

 

 

 

“抱歉。”

 

 

 

孟叔是慕家专门的司机,平时都是负责慕珩的出行的,现在余念的出行也让他负责,但慕深没想到,第一次就出事。

 

 

 

慕深看了眼余念,后者已经昏迷了过去,她脸色苍白,像是随时能从自己身边消失,男人的眸色深了些许,毛巾在女人的发丝上轻轻擦拭。

 

 

 

“回去吧。”

 

 

 

男人止了手上的动作,骨节分明的手指摁着太阳穴,俊美的脸上,阴郁的仿佛可以滴出水。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抵达慕念居别墅,慕深抱着余念进去,慕珩原本在沙发上玩游戏,结果就看见这样的一幕,“爸爸,小念念怎么了?”

 

 

 

慕深一言不发,抱着余念上去了二楼,慕珩站在一边,眸子里都是担心。

 

 

 

之前他就撞见小念念脸色难看似乎生病了的样子,现在又昏迷不醒的,他小心脏都扭成一团,很担心。

 

 

 

“爸爸,叫医生了吗?小念念好像病得很重的样子……”

 

 

 

“你回去房间。”

 

 

 

慕深皱了下眉,沙哑开口。

 

 

 

慕珩咬了咬唇,不想走,想看着小念念醒过来,可是爸爸脸色好可怕,慕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离开了房间。

 

 

 

慕深坐在床边,冰冷的目光就这么落在床上的女人脸上。

 

 

 

手背随意的碰了一下女人的额头。

 

 

 

男人一贯温润散漫的眉眼多了一抹凉,慕深收回手,指腹微微的摩挲……她发烧了。

 

 

 

十几分钟后,他之前约好的医生带着助理赶了过来,是他的家庭医生,慕深见医生来了,直接站起来,男人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有点发烧,开点药,我要她尽快好。”

 

 

 

“……”

 

 

 

医生姓江,闻言没多说什么,先给余念做了检查,随后便狠狠皱了眉。

 

 

 

收了仪器,医生转身看着慕深,“慕先生,有几句话,我可能要跟你说一下。”

 

 

 

“嗯,你说。”

 

 

 

医生抿了抿唇,叹了口气,“刚才检查的时候,我发现这位小姐受寒严重,所以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她曾经流过产,子宫壁薄,加上这次受寒,有可能以后怀不上孩子。”

 

 

 

男人镜片下的眸子微微眯起,他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又久居高位,就更是沉默内敛。

 

 

 

闻言,男人也只是语气淡淡,“这些不重要,你只管她现在。”

 

 

 

江医生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即便慕先生都这么说了,自然他就只管负责自己的本分,“是。”

 

 

 

看样子,只是无足轻重的人罢了。

 

 

 

江医生其实还有一句话,这躺着的病人,似乎还有自残倾向。现在看来也不必说。

 

 

 

给开了药,又让助理给余念挂了吊瓶,“熬过今晚,应该明早就能醒,若是没熬过,慕先生再叫人打我电话就行。”

 

 

 

“不送。”

 

 

 

江医生点头,跟助理离开。

 

 

 

卧室里,慕深看着病床上的女人,镜片下的眸色冰冷的浮浮沉沉,脸色又骤然的阴沉了几分。

 

 

 

几分钟后,男人转身,颀长的身影在落地窗前透出来几分落寞的寂寥,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的人接到电话,嗓音欣喜,“慕……慕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