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叶蓁写的小说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全集最新

叶蓁写的小说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全集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名叫《总裁夫人很逍遥》,是江瑟瑟靳封臣为主角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靳封臣斜眼注视着沈慕白,强大的气场使得他顿时怂了,也不敢皮了。“看到她母亲,一瞬间就哭了,我看着都心疼。”靳封臣抿唇不语。“刚跟警察又跟我道了谢,对了,还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呢,小姑娘看起来楚楚可怜的,熬了一晚上憔悴了不少,这会在病房里陪着她母亲,我估计今晚是不会走了。”

 

《总裁夫人很逍遥》精彩试读:

小护士一听,眼前一亮,顿时开心得不得了。

 

“真的吗?亲爱的,你真好~”

 

说着,她双手环绕上了李应的脖子。

 

李应一双手撕扯着小护士的衣服,正想进行下一步,办公室的门却被推开了。

 

门外传来动静,被打断了的李应脸色顿时沉了,他停止了手的动作,阴冷的声音开口道:“谁啊?进办公室之前不知道敲门吗?还懂不懂……”规矩。

 

话还没说完,李应抬头就被吓懵了。

 

“院……院长。”

 

李应本以为,这会开门的会是哪个不懂事的小护士忘了敲门,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日理万机的院长。

 

他回过神来,急忙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院长气得面色铁青,此刻只觉得很是丢脸。

 

小护士更是吓得不敢吭声。

 

“院长,您怎么过来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整理好衣服的李应连忙上前开口,他面色带着一丝尴尬。

 

视线扫了眼前人一圈,待看到院长身后的江瑟瑟和两名警察,他心底里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警察走上前,出示了证件,接着开口:“我们接到报案,方女士被无故转院,还请李主任配合我们调查。”

 

李应脸色微变,他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连院长都惊动了。

 

他冷静下来,恭恭敬敬的将院长警察等一行人请入办公室。

 

院长开口:“李应,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没有经过家属同意就将病人给转走了?这病人要是出什么意外,你能担当这个责任吗?”

 

李应闻言,急急忙忙开口解释:“院长,对方自称是病人的丈夫,他手里有凭证,手续都是正常的,我也是有证据的。”

 

江瑟瑟闻言,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

 

“我妈根本没有丈夫,她只有我一个家属。”

 

“可……可这手续我都是按照正常流程办的,院长、警察我又不认识方雪曼,干嘛平白无故帮别人给他转院啊!”

 

一番对峙下来,李应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就在这时候,沈慕白出现了。

 

“李主任,你确定这手续是按照正常流程办的?”

 

看到沈慕白出现,江瑟瑟微微一愣。

 

李应眸光变了变,那种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

 

“慕白,怎么回事?”

 

沈慕白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了院长。

 

院长接过,打开之后,一张张李应和江震在咖啡馆见面的照片。

 

照片上,有江震递给李应两叠钱的一幕。

 

“李主任,你说这手续是按照正规流程办理的,可是你为什么在转院前一天和江震见面,他还给了你那么多钱呢?”

 

一瞬间,李应脸色顿时煞白,沈慕白从哪里弄来这些照片的?

 

“我查过了,你和江震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还有,转移病人是需要告知病人的负责人,请问你有通知江小姐吗?”

 

“江小姐来到医院询问情况,李主任你让人将她赶走,这似乎也不符合我们医院的做法吧?”

叶蓁写的小说总裁夫人很逍遥免费小说全集最新章节阅读

“我、我……”李应结结巴巴的开口。

 

一字一句、一个个问题,早已经使得他脑子崩了,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院长,作为科室主任,却收了他人贿赂,没经过家属同意私自将病人转走,这事你看着办吧。”

 

院长震怒,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应。

 

“李应,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证据面前,李应知道事情兜不住了,顿时哆哆嗦嗦的开口:“院长,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一丝糊涂……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李应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个地步。

 

江震明明说过,江瑟瑟只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没身份没背景,闹不出什么大事的。

 

可现在,又是警察又是院长又是沈慕白的……

 

“你该和我道歉吗?你对不起的人是江小姐。”

 

江瑟瑟面无表情,清冷的声音开口询问:“李应,我妈妈现在到底在哪?”

 

李应脸色难看,见他不说话,警方走上前开口:“李主任,如果你再不把事情全部交代,方女士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的责任将会更大。”

 

“我……我不知道。”

 

人是江震接走的,李应又怎么可能知道。

 

“既然这样,你只能先跟我们走一趟,等找到人再说。”

 

说着,警察走上前,手里拿着一副手铐。

 

一听要拘留,李应顿时不干了,大声嚷嚷着:“主谋是江震,我只不过是负责过个手续,人不在了你们应该找他,凭什么拘留我!”

 

他不能被拘留,这事要是传出去,到时候他身为医生的名誉将不保,又怎么在这个行业继续生存下去。

 

院长震怒,脸色铁青的看着江震。

 

“人在这丢的,你办的手续,你自然得负责,还有收贿赂的事情,你以为能逃得过吗?”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现在医院,而李应现在还振振有词。

 

李应面如死灰,拉着院长的手激动的开口:“不,院长,你帮帮我,这事传出去,对我们医院得有多大影响,院长,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干这样的蠢事了。”

 

闻言,院长面无表情的说道:“李应,从现在起,你被医院开除了。”

 

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原因,李应都没有资格再继续留在医院。

 

开除……李应脸色顿时苍白。

 

他跌落坐在地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因为贪心所干的一件事情,竟然直接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么多年,他好不容易才当上主任啊。

 

“不要啊,院长。”

 

李应面色越发惨白,看着江瑟瑟开口:“江小姐,我知道错了,你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江瑟瑟没有理会李应,而是看着警方开口:“警察,现在要怎样才能找到我妈?”

 

人是江震带走的,现在自然是去找江震了。

 

……

 

此时,江家气氛一片和谐。

 

江震坐在沙发上心情大好,他已经可以想象到江瑟瑟现在急得团团转的样子了。

 

就算是报警又怎么样,人口失踪警方得二十四小时后才能受理这个案子。

 

江震清楚江瑟瑟的性子,母亲是她唯一的软肋,她不可能等到二十四小时后。www.gcttb.com

 

明天一早,他稍微施压,江瑟瑟自然会乖乖去找靳封臣谈合作的事情。

 

江暖暖坐在一旁,同样也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她脸上带着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何,内心却有些不安。

 

事情真的会像父亲想象得那么顺利吗?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江震一愣,这么晚了,该不会是江瑟瑟找上家里来了?

 

想着,江震起身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两名警察,他当场就愣住了。

 

“警察先生,你们这是……”

 

江瑟瑟跟在两名警察身后,目光冷冽的看着江震。

 

警察开口:“江先生,我们调查出你不合法将医院病人带走,请立刻将病人归还,否则我们警方将拘留你。”

 

话落,江震面色变了变。

 

他猜过江瑟瑟会报警,但怎么也没想到警方会受理此事,而且这人不是还没丢二十四小时吗?

 

警方为何直接找上他,难道说李应那边已经败露了,真是个废物。

 

江震脸色非常难看,他讪讪的笑了笑。

 

“警方,这事有误会,我只是想把我前妻接到更好的地方治疗,是我没和瑟瑟提前沟通好,真是抱歉,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看着江震的嘴脸,江瑟瑟只觉得很是恶心,明明是他要用母亲来威胁自己,这会却还好意思说是为了照顾母亲。

 

“都是我的错,瑟瑟,你先让警方离开吧,看这大晚上的……”

 

江震看着江瑟瑟,眼里满是危险之意,那眼神似乎在说:你再不让警察离开,别怪我对你妈不客气!

 

有警察在这,江瑟瑟又怎么会害怕江震现在对母亲做出什么事。

 

她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冷冷的开口:“我妈和你早就没关系了,我自己可以照顾她,不劳烦江先生你这个前夫担心了。”

 

江震气得面色铁青,但奈何警方在场,也不好得说些什么。

 

警方目光盯着江震,催促他赶紧说出方雪曼现在在哪。

 

江震咬着牙,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心,但他知道眼下这情况估计是不能蒙混过关了。

 

最终,江震报出了一个地址,是锦城的一家小诊所。

 

“呵,这就是江先生所谓的好好照顾我妈吗?”

 

江瑟瑟讽刺的看着江震,把人藏在这么小的诊所里,他就不怕母亲突发-情况需要做什么手术吗?

 

得到了地址,江瑟瑟也没有再和江震继续纠缠,跟我警方离开了江家。

 

这诊所的位置有些偏远,来来回回将人接送到医院安顿好,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

 

看着母亲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江瑟瑟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掉落了下来,她握着方雪曼的手,哽咽的开口喊道:“妈……”

 

江瑟瑟真的不敢想象,自己母亲要是出了点意外,她以后该怎么办?

 

“江小姐,人已经找到了,我们就先离开了,您要有什么事记得给我们打电话。”

 

江瑟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略带歉意的开口道:“两位警察,真是谢谢你们,这大晚上的,麻烦你们了。”

 

“江小姐不必客气,这是我们应当做的。”

 

两位警察又怎么敢觉得麻烦,人家局长都开口了,他们哪里敢不办事啊!

 

他们不由得打量着江瑟瑟,这小姑娘究竟什么人,局-长和院长都能请得动,不简单啊!

 

送走警方之后,江瑟瑟又跟病房门口的沈慕白道了谢。

 

“沈医生,今天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找到证据,李应也不会认,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我妈。”

 

沈慕白笑了笑,正想说他该感谢的人不是他,而是某人……

 

还没开口,只听见江瑟瑟又说道:“对了,沈医生,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件事情啊?”

 

“哦?什么事?”

 

沈慕白原本以为,是关于和方雪曼有关。

 

江瑟瑟面色纠结,犹豫半晌后才开口道:“今晚发生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靳封臣啊!”

 

之前他在江家见过沈慕白,江瑟瑟知道这俩人认识,沈慕白今晚会这么帮她多多少少肯定是因为靳封臣的原因。

 

但江瑟瑟不想他知道,不想让他担心。

 

沈慕白微微挑眉,心想,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单纯呢!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真以为靳封臣什么都不知道?

 

沈慕白随便应了句嗯,接着就离开了医院。

 

走出门口,沈慕白直接拉开门口一直停着的那辆迈巴赫坐了进去。

 

“啧啧,靳封臣,我以前还真的低估你了,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在这守一夜。”

 

沈慕白认识靳封臣很久了,从来没见过,他为了哪个女人这样过。

 

不,准确来说,靳封臣之前身边压根就没有过女人。

 

靳封臣一手衬着车窗,目光望着医院的大楼,清冽的声音开口道:“她怎么样了?”

 

“想知道自己进去看啊!”

 

靳封臣斜眼注视着沈慕白,强大的气场使得他顿时怂了,也不敢皮了。

 

“看到她母亲,一瞬间就哭了,我看着都心疼。”

 

靳封臣抿唇不语。

 

“刚跟警察又跟我道了谢,对了,还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呢,小姑娘看起来楚楚可怜的,熬了一晚上憔悴了不少,这会在病房里陪着她母亲,我估计今晚是不会走了。”

 

沈慕白靠在后座,慢悠悠的继续开口:“你确定不进去看看,又是出人又是出力的,折腾大半夜,做好事不留名什么时候是你靳少爷的风格了。”

 

靳封臣抿了抿唇,俊美的容颜看起来有些深沉,最终开口道:“不去了。”

 

她估计不想见他。

 

“行吧,不去就不去,走,请我吃饭总行吧!反正我们医院单身男医生挺多的,今晚江瑟瑟的事把院长都请出来了,闹的挺轰动的,今晚医院估计少不了人照顾她的,你就放心吧!”

 

说着,沈慕白已经系上安全带,他神色直接带着一丝玩味。

 

靳封臣脸色变了变,迟疑片刻,他打开车门走下去,迈着步子走进了医院。

 

“唉,不是说不去吗?”

 

沈慕白饶有兴致的看着靳封臣的背影,不对,他走了谁请自己吃饭啊,这白白忙活大半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