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你是时光旧容颜免费小说_白湛虞安歌大结局阅读

你是时光旧容颜免费小说_白湛虞安歌大结局阅读

《你是时光旧容颜》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杨一,主人公叫白湛虞安歌,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夜,大雨滂沱。无人街道上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明晃晃的车灯下,一个娇小的身影成抛物线用力的跌落在地。

 

闪电划过,瞬间照亮这片天地,女人的腹部有一道直达骨肉的伤口,血水混着雨流了一地,女人指甲用力的抓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她抬头,长发黏在脸上,夜半车灯下显得脸上的刀疤越发骇人。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在她面前停下,接着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你知道吗?你早就该死了。”

 

虞安歌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抬头,嘴角扬起一抹凄凉的冷笑,眼前这个女人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虞颜。

 

“为什么?”大雨不断的淋在她身上,虞安歌只觉得身体的温度越来越低,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你说为什么?我跟天觉哥哥从小一起长大,他喜欢的人是我,凭什么最后是你嫁给他?”

 

“你身上这股骚劲是不是都跟你妈学的?你妈破坏我的家庭,你也要抢走我的男人?”

 

全是欲加之罪。虞安歌痛苦的闭上眼睛,自从嫁给邵天觉之后,她就永远的活在虞颜的阴影下。

 

虞颜伪装得太好了,在所有人的眼中虞颜温柔大方,而她虞安歌暴躁易怒。

 

她们根本就是两个极端,虞颜就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的女神,而她就是贫民窟的蛆,人见人厌。

 

虞颜直接起身,高跟鞋用力的踩在她受伤的小腹上,甚至还不解恨的用力的旋转一圈。

 

雨依旧下着,虞安歌只觉得整个人被扔进了深海之中,她瞪大眼睛拼命的挣扎,但寒冷跟黑暗却不断的挤压着她。

 

她用力的喘气却依旧无用,绝望跟窒息快要将她吞没。

 

一道冰冷的声音适时的传来,“你现在的样子,跟你女儿垂死时可真像。”

 

虞安歌茫然地抬眼,似乎已经预料到她会说什么,心脏蓦然紧缩,针扎一样疼。

 

“对,你那个五个月大的女儿是我掐死的,活生生掐死的,你可真蠢,还以为是自己喝醉害死的,变着法儿地要给她赎罪,呵~”

 

恍惚间,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过来,男人搂过虞颜的肩膀,“死了吗?别脏了你的手。”

 

“还能活下来也算她命大。”虞颜娇羞的靠在男人的怀里,“天觉哥,我们快走吧。”

 

原来,他们早就勾搭成奸!

 

虞安歌趴在血水之中,死死地盯着渣男贱女离开的身影,掐着手心拼命想要保持清醒,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要活下去!她要报仇!

你是时光旧容颜免费小说_白湛虞安歌大结局阅读

雨簌簌的下着,虚弱的路灯下,瓢泊的雨水渐渐将她淹没。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下,男人快步的下车将虞安歌抱了起来,确定她还有呼吸之后略微松了口气。

 

他侧过头,路灯将他的脸映照的特别好看,深色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宛如天成,只是此刻深邃的眸子里,浓浓的担忧有些破坏美感。

 

司机撑着伞站在一旁,“白爷,怎么办?”

 

“通知协和医院的所有专家准备好,如果人救不回来,我要所有人陪葬。”男人的表情犹如冰封的岩石,说话声音冷冽的没有一丝感情。

 

虞安歌只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尽的深渊,她不断的下坠,头重脚轻的滋味很不好受,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的见到一丝亮光,她用尽全力的扑向那抹光亮。

 

睁开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整个人趴在地板上,入眼的是紧闭的房门,虞安歌想要起身,可是一股无力的虚弱感从体内传来,她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这是她在虞家的房间?住了这么多年断然不会认错,可她不是死了吗?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听佣人说这个白痴已经四天没吃饭了,不会死了吧。”

 

“死了最好,明明都已经被赶出虞家这么久,也不知道你爸发了什么疯又把她接回来,就连爷爷也唯独宠爱她。”

 

“贱人生的贱货,早就该死了!”

 

虞安歌闻言后背瞬间僵住,前世他们把她许配给白湛,而她绝食以死相逼,甚至因为低血糖昏迷在医院躺了一周才逃过一劫。

 

现在是回来了吗?回到了前世昏迷前的那一刻!

 

前世也是因为绝食导致爸爸发飙禁足,才会被虞颜蛊惑出门。要不然也不会被下药跟那个男人睡了,从而导致她悲剧又凄惨的一生。

 

老天真的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了,虞安歌撑着自己的身体拼命爬了起来,她要活下去,她要复仇!

 

她扶着桌子,拿起桌上的饼干就往嘴里塞,又喝了两杯水,虞安歌才觉得身体的虚弱感慢慢消散。

 

她坐在椅子上开始缕清前世的思绪,虞家想让她嫁的人是白湛,号称洛城第一纨绔,外人对他的评价无非就是相貌惊人,花边新闻不断,仗着家世只知道花天酒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所以前世虞安歌宁死不嫁,可印象中几年后白湛一改往日浪荡公子的模样,开始接手白氏企业,短短两年时间将公司的市值翻了十倍。

 

甚至是她濒死的那一天,最后抱她起来的男人也是白湛,还有他眼里的疼惜……即便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她心悸。

 

缓了好一会,虞安歌用力的吐出一口气,起身站在镜子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镜面上滑过,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望着眼前有些陌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