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我在秋天种下一株兰花心在谩骂

我在秋天种下一株兰花心在谩骂

今年入秋时终于种下了一株兰花,我曾经种过很多花草,唯独不敢种兰花,兰花在我的心里如女神般雅致圣洁,我怕养不好或养不活,便一直没有种过兰花。

 

可是,自从我买到一个漂亮的紫砂花盆以后,就想尝试种一株兰花。

 

于是便网购一株兰花,连同种植兰花的泥土一起购买。

 

卖兰花的人一定很爱兰花,她一层又一层把兰花包装的很严实寄过来,生怕它在路上受到伤害;我收到时很是欣喜,庄严地把它栽在紫砂盆里。

 

一个星期后,发现刚种下时耷拉脑袋的叶子都竖起了,亭亭玉立,我把兰花种活了!可是今天我发现兰花的叶尖有点变黑变焦了,于是心急如焚,赶紧浇水然后用剪刀修剪焦黑的叶尖,静静坐在花盆前思考很久;于是想起应该用文字记录一下养兰花的心情。

 

很喜欢听《斯卡布罗集市》这首世界经典名曲,十几年来百听不厌,特别是每次在电脑前敲打键盘写文章的时候,都是循环播放这首曲子的,有时候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

 

我经常想,这首美丽曲子背后的爱情故事一定美得跟我喜爱的秋天一样,有花开、有落叶、也有果实。

 

所以,写下这段文字前,先找出音乐盒里的《斯卡布罗集市》,可无意间看到这首曲子后面听众的一段留言,瞬间击中我的泪点。

 

评论的听众网名叫秋韵,他留言的内容大致是这样:每每听到这首甜蜜而忧伤的英格兰民歌,他便想起和他相恋了七年之久的爱人,在七十年代,知青上山下乡,他被下放在离省城五十多公里的县城,因为户口的限制,他们无法冲破那一道犹如泰山般沉重的枷锁,万般无奈之下,啼血分手,各自成了家。

 

改革开放以后,他下海经商回到省城,然而一切都回不去了,他说来生死也要娶她……

 

什么是爱人?当你把一个人捧在手心视若珍宝的时候,他(她)一定无比珍贵,胜过那些奇珍异宝,那个人一定是你的爱人。

 

就像兰花,很多人说兰花就是一种会开花的草,为何有“千金草”“万金草”之称呢?其实就是造物无心,凡人刻意把它视为珍品罢了。

 

唐有李白诗“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的诗句,若不是几千年来兰花的进化变异,让自己与众不同成为一株会开花的草,谁又会重视它呢?爱人也是,若不是他(她)认为你独一无二,用尽一生都无法割舍,才会拼尽全力与你共度余生。

我在秋天种下一株兰花心在谩骂

然而,很多时候与爱人的分合不是你爱得不够多,也不是你平凡若青草,更多的时候是相爱的时间不对,错过杨柳依依的春;错过秋风瑟瑟的秋;直到白雪皑皑的冬天,年华不再,两人两鬓斑白时,才会明白,很多爱情,依然需要时间来成全和考验。

 

很多年前在菜市场花四十块钱买回一只后腿受伤的有一斤多重的乌龟,卖龟人是一位老农,说是山上捡回来的野山龟,因为后腿受伤,乌龟都是用前腿拖着爬动的,我买回来养了两年多,那两年乌龟吃的东西很少,似乎没有什么食欲,只是偶尔爬动一下,冬天又冬眠,躲在墙角下两三个月不出来。

 

那一天我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它趴在客厅中央,四肢摊开,耷拉着脑袋死了。

 

我用报纸把乌龟包起来的时候眼泪吧嗒吧嗒流下来。

 

那时候我想,肯定我不够爱它,也没有好好研究怎么养它,也不知道它的后腿为什么一直动不了,要不然乌龟的寿命那么长,怎么就养不活了呢?所以,当今天看到兰花叶尖焦黑,我坐在那里百度关于兰花养殖的时候,忽然就想起多年前养的那一只乌龟。

 

以前还很年轻,做什么事情都大大咧咧,从来没有思考过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人与植物之间如何好好相处,才不至于在失去的时候不那么遗憾和悲伤。

 

而如今人到中年才懂得,生活是用来成长的,经历,永远是人生一笔无比珍贵的财富。

 

如今养兰花,只是养一份心情,一份闲适,只想在沏一杯茗茶时,看着兰花在茶香里飘逸,也想象着有一天兰花开花时的幽香满屋。

 

不知道秋天是不是种兰花的时节,可如果喜欢,管他什么时节呢?就像爱一个人,无论风雨,他(她)都能和你十指相扣就够了,还去追究什么从前或顾虑什么往后呢?

 

不能成为一名兰心蕙质的女子,但还是钟情兰花的高贵、素雅和纯净,兰花是一种植物,也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品质,也学着做一名如兰的女子吧。

 

希望这个秋天种下的兰花,能以最美的姿态,优雅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