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啊痒难受死了 好想被做,教师道德沦丧与学生教室

啊痒难受死了 好想被做,教师道德沦丧与学生教室激吻

第8章灌酒
    
     老马心里的话没说出口,柳娇娇这边又接到闺蜜催促的电话。

 文学


    
     她擦干眼泪,对老马说:“马师傅,我得先走了,明天你要是有时间,我跟我老公一起请您吃顿饭。”
    
     老马说:“吃饭就不必了,别那么客气。”
    
     说着,老马又问她:“对了,你那条裙子还要不要修了?我去给你把拉锁装上。”
    
     柳娇娇急忙问:“还能修好吗?”
    
     老马拍着胸脯说:“放心,能修好。”
    
     柳娇娇红着脸将那条裙子拿给老马,老马将拆开的拉锁装回去,又用老虎钳调整了一个合适的松紧,随后拉上来回试了几下,果然顺滑无比。
    
     “马师傅,您真是我的救星!”
    
     柳娇娇欣喜不已,老马连着给自己解决了这么多麻烦,她心里感激的无以附加,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没搭对,一时冲动,抱着老马那挂着褶皱的老脸,毫不犹豫的亲了一口。
    
     老马一愣神的工夫,柳娇娇便羞臊的从他手里拿过衣服,匆忙回了主卧。
    
     老马心里开心极了,如此看来,想把柳娇娇这样的小少妇搞上手,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几分钟之后,柳娇娇穿好性感的连衣裙,背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从主卧里走了出来,她俏脸嫣红的看着老马,说:“马师傅,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真是谢谢啦!”
    
     老马嘿嘿一笑,说:“客气啥!”
    
     柳娇娇扭着那浑圆挺翘的丰臀走了,留下老马一个人回味无穷,魂牵梦绕。
    
     ……
    
     打扮性感靓丽的柳娇娇取了蛋糕,来到闺蜜订好的饭店,老公韩宪飞已经提前到了。
    
     刚见面,韩宪飞便问她:“楼下的事儿怎么样了,那个水电工找到了吗?”
    
     一听到他提这个,柳娇娇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自己刚才那么无助,第一时间想找他解决问题,没想到他非但不帮自己解决,还把自己臭骂一顿、留自己在那里独自解决这件事,这哪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表现?
    
     说到底,还是马师傅更靠谱,毫不犹豫的就站出来帮自己解决了问题……
    
     想到这儿,柳娇娇忽然觉得,刚才老马帮自己把事揽下来的时候,那坚决的表情还挺有男人味的。
    
     韩宪飞见她不说话,忍不住又追问一句:“到底怎么样了?我跟你说,要真找不到那个水电工,我们可一分钱都不赔!”
    
     柳娇娇心里有些厌恶,开口说:“不用担心了,马师傅帮忙摆平了。”
    
     “那个老马?”韩宪飞皱了皱眉,问:“他怎么摆平的?”
    
     柳娇娇便大概把经过说了说。
    
     韩宪飞听完,得意的一笑:“那敢情好,不用咱们花一分钱了!”
    
     柳娇娇说:“人家马师傅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咱说什么也得请人家吃顿饭,再买两条烟、买两瓶酒意思意思,你说呢?”
    
     “买个屁!”韩宪飞一听这话,立刻鄙夷地说道:“他一个乡巴佬,赚咱的钱帮咱出点力怎么啦?我还请他吃饭?还给他买烟买酒?美的他不行!”
    
     柳娇娇有些火大:“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帮咱们这么大的忙,表示一下不是应该的吗?人家要是不帮忙,你以为你这八千块钱能躲得掉?楼下的要是报警怎么办?找物业怎么办?警察跟物业找上门来,你敢赖账?”
    
     韩宪飞见柳娇娇有些生气,便急忙应付道:“行啦行啦,你说得对,是该表示表示,这样吧,你问问老马今天是不是要加班干活,他要是走的晚,待会儿吃完饭,咱俩买点菜买点酒,去房子里找他,我陪他喝两杯算是道个谢。”
    
     柳娇娇目瞪口呆的看着韩宪飞:“你这人也太抠了吧!好歹也得去个正经饭店啊!”
    
     韩宪飞也急了:“哪他妈那么多讲究?我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韩宪飞给老马打了个电话,跟老马说他们两口子晚上十点左右到新房找他喝两杯。
    
     老马也没多想,他脑子里只想见柳娇娇,所以便答应下来。
    
     晚上十点。
    
     老马正在加班加点的干活,韩宪飞便跟柳娇娇一起来了。
    
     韩宪飞在楼下大排档打包了几个菜,又买了两瓶几块钱的老村长酒,进门跟老马说了几句客气话、递了根烟,便跟老马一起,坐在新打好的餐桌前喝了起来。
    
     柳娇娇一直陪着,心里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主动端起酒杯来,敬了老马一杯,她自己喝了几小口酒,俏脸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韩宪飞酒量一般,跟老马喝了几个来回之后,就已经有了点发晕。
    
     老马故意恭维他,说:“韩老师,我老马没读过几年书,最尊重的就是老师,你这么年轻就做了老师,将来一定钱途无量,来,我敬你一杯。”
    
     韩宪飞根本就经不起捧,老马几句话的工夫,就把他捧得云里雾里,连带着半斤酒就喝了下去,很快就泛起了迷糊……

第9章 柳老师,你一定很想……


     第9章柳老师,你一定很想……
    
     老马见韩宪飞要醉了,不露声色的又劝了他两杯,这两杯酒下肚没多久,韩宪飞就彻底不行了。
    
     眼看他都快滑到桌子底下,老马急忙对柳娇娇说:“柳老师,韩老师喝多了,要不我扶他到主卧床上躺一会儿、醒醒酒吧,不然他这样,你根本没法弄他回家。”
    
     柳娇娇点了点头,今天有点生老公的气,所以也就赌气懒得管他,主卧的床连床垫都没有,只有硬木板,要平时她肯定舍不得让老公睡,但现在,她一点都不在意。
    
     老马便搀扶着韩宪飞,把他送进了主卧,柳娇娇跟在后面,不过并没有上手帮忙。
    
     眼看着韩宪飞被放到主卧的床上,柳娇娇心里很是烦躁,她跟韩宪飞是大学同学,两人在一起好几年,出来也签了同一所学校,但结婚之后她才发现,韩宪飞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小气、自私、心术不正,好几次都让她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韩宪飞现在醉了,她也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转身走了出去。
    
     老马急忙跟着她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刻意伸手关上了主卧的房门。
    
     “柳老师,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老马心里兴奋,嘴上却不露声色,他故意这么问,就是想给柳娇娇创造一个宣泄的机会。
    
     果然!老马这句话一问,柳娇娇立刻叹了口气,一脸抱歉的看着老马,说:“马师傅,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说要好好请您吃顿饭的,可是我对象这个人实在是太抠了,实在是对不住……”
    
     老马一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这都是小事儿,男人会过日子好,能持家。”
    
     说罢,老马话锋一转,有意无意的说:“不过,我说句心里话,韩老师对我这个老木匠抠一点无所谓,但对你这个老婆,那是真不该有半点抠门啊!”
    
     老马人精,知道柳娇娇今天因为楼下橱柜的事儿,在老公那里受了很大的伤害,所以这一句话就说到了柳娇娇的心坎里。
    
     柳娇娇本就喝了点酒,被老马这一句话点拨的,一下就重新想起了那绝望的时刻,心里委屈至极,眼泪便滚滚而落。
    
     “哎呀,柳老师,你怎么哭了?”
    
     老马故作慌乱的上前,用粗糙的老手帮柳娇娇擦去眼泪。
    
     柳娇娇长叹一声,泪眼婆娑的说:“马师傅,说实话我心里特别难受,真没想到,自己嫁了这么一个人……”
    
     说到这儿,柳娇娇心里委屈,掩面痛哭起来。
    
     老马急忙伸出手去,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嘴里安慰道:“哎,柳老师,你也别想太多,人的性格这个东西很难说得好,以后他或许慢慢会改过来的。”
    
     说着,老马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用自己结实的胸膛在她胸前左右摩擦,下面那挺坚硬的老枪,此时也紧紧顶在柳娇娇的两腿间……
    
     柳娇娇忽然被老马揽在怀中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反抗。
    
     今天韩宪飞的做法,让柳娇娇心里格外受伤,再加上老马故意撕开她心底的伤疤,所以,此时的她正是最脆弱、最缺乏安全感的时候,这时候有一个怀抱给她靠,对她来说是潜意识中格外期待的事情。
    
     柳娇娇被老马抱在怀中,老马身上那带着白酒味道以及淡淡烟草味道的雄性气息,一下子涌进她的鼻孔里,让她浑身发热,连头脑都昏沉沉的。
    
     紧接着,柳娇娇就感觉,自己的双腿根部,被一个滚烫坚硬的事物死死顶着。
    
     已为人妻的她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顿时羞臊难耐,更重要的是,老马那东西仿佛是一把打开自己身体的钥匙,自己一下子便感觉情欲难耐,恨不得立刻就有男人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
    
     柳娇娇心如鹿撞,又羞又臊,抬头偷偷看了老马一眼,老马的五官虽然有些苍老,但却十分有男人味道,两鬓间斑驳的白色发茬子带着一种别样的男人味道,而他那稀疏的胡茬里也泛着些许灰白,很像年老了的吴秀波……
    
     这一瞬间,柳娇娇竟然有些迷醉。
    
     老马这时候忽然低下头,满是胡茬的嘴巴便叼住了柳娇娇那如樱桃一般的红唇。
    
     柳娇娇猝不及防,顿时“嗯”了一声,脑子瞬间短路,一下子瘫在了老马的怀里。
    
     老马一边用牙齿轻咬着柳娇娇的嘴唇,一边伸出手去,毫不犹豫的拽住了她连衣裙的拉锁,然后猛一用力,唰的一下,就将拉锁拉到了底部……
    
     原本修身性感的连衣裙,顿时变成了敞开怀的情趣开衫!
    
     老马这种逛了十几年窑子的老手,太知道怎么在身体上征服一个女人,他没有任何耽搁,立刻伸出手直接探进了她两腿之间。
    
     隔着内内用力一划,老马的手指便感觉到一阵滚烫湿热的感觉。
    
     毫无疑问,柳娇娇的身体已经动情了!
    
     这时候,柳娇娇只感觉一阵强烈的电流瞬间涌遍全身,她有些惊恐的说:”马师傅,你在干嘛、快放开我……”
    
     老马动作极快,一根手指撩开那巴掌大的布料便探了进去。
    
     柳娇娇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顿时便感觉浑身被热浪包裹,同时,老马那坚硬如铁的部位死死顶着她的小腹,她能够通过它顶住自己的力度,猜到它的规模以及战斗力,这比她那个烂醉如泥的老公,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时候,老马在她耳边喷洒着热气,说:“柳老师,你一定很想好好感受感受它吧?”
    
     柳娇娇闻着老马的气息、感受着老马在耳边吐着热气,那里也被老马的手指攻陷,此时已经是泥泞不堪,她从初经人事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渴望过,真不知道老马到底有什么魔力。
    
     身体已经完全臣服,可柳娇娇残存的意志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我……我老公就在里面卧室,我们不能……”
    
     “没事,他醉成那样,楼塌了都醒不了。”老马一边说着,手上动作不停,绝妙的技巧让柳娇娇顿时攀上峰顶。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无法拒绝,咬着红唇对老马说:“马师傅,我……我受不了了……”
    
     老马此时也把持不住,一手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将她蕾丝边的内内扯下。
    
     柳娇娇那两瓣浑圆挺翘、透着诱人光泽的美臀,顿时便出现在了老马的眼前……
    >>>>本文《老0马识途》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