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口述添到喷水全过程_言情小说床戏描写片段

口述添到喷水全过程_言情小说床戏描写片段 第0006章 程梓彤


     
    
    程梓彤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文学

    
    听到王文田叫金发美女的名字。何雨轩一边嘀咕着念程梓彤三个字,一边抚着额头努力回忆。
    
    是她!
    
    何雨轩很快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和程梓彤三个字融合在一起了。在学校里的一些往事,潮水般的在脑海里翻腾着。
    
    程梓彤是华西医学院的平民校花,比他高四级。她是八年直博生,去年毕业的。在学校她是风云人物,何雨轩却是泥土一般的存在。连近距离欣赏她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何雨轩到学校不久,程梓彤就出去实习了。他在学校只远远的见过她两次,一直没近距离的看过真人。这会儿真佛就在眼前,一时之间居然没认出来。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药王山遇上同校的学姐,还是最为传奇的平民校花。这让何雨轩觉得很不真实,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本想在自己掐一把,试试是不是在做梦。可现在没时间去验证了。王文田的爪子快要抓住程梓彤的硕大了。
    
    虽然程梓彤一直在拼命的挣扎。可她的力气本就不如王文田,加上拉了四次,身子发软,现在几乎没力反抗了。
    
    这种苍白的挣扎,反而激起了王文田更强烈的欲望。宛如灵猫戏鼠似的玩弄她。否则,早就撕破她的背心了。
    
    如果程梓彤不是何雨轩的学姐,他未必会管这个闲事。说实话,得罪王文田这种毫无原则和底线的老流氓,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可现在,他不得不管了。
    
    “老混蛋!拿开你的狗爪子。”何雨轩还是心太软,见不得自己的美女学姐被一个老流氓侮辱,暴吼一声冲了过去。
    
    “救命啊非礼啊!”一见山里有人,程梓彤喜出外望,不管来人能不能打过王文田,至少可以挡一下,获得喘息之机。
    
    “小混蛋,是你”王文田仍旧有恃无恐按着程梓彤,压根没把何雨轩当回事儿,侧过头不屑的瞄了一眼。
    
    说起何雨轩和王文田之间的恩怨,挺尴尬的。
    
    大二那年暑假,何雨轩到药王山采半枝莲。在水潭附近碰到王文田和一个寡妇打野战。本是无心之举,却惹怒了王文田,一口咬定何雨轩故意坏他好事。
    
    无意撞破这种事儿,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王文田受了那场惊吓,居然不举了。后来治了两个多月,花了几大千才治好。
    
    从那之后,王文田对何雨轩恨得牙痒痒的。
    
    最近听说何雨轩要回家开诊所,他逢人就说何雨轩的坏话,还说何雨轩大学没毕业,毕业证是山寨的。
    
    王文田还放出了狠话,何雨轩诊所开业那天,他要去砸场子,让何雨轩当众出丑,丢人现眼。颜面扫地之后,也就没脸开诊所了。
    
    “老流氓,你特么的真有种,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千万不要动。谁动谁特么的是孙子。”何雨轩冷冷瞪了王文田一眼。
    
    “你想干什么”王文田感觉不对劲,可想不明白哪儿不对劲。
    
    “老东西,别动啊!”何雨轩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功能,镜头对准王文田,聚焦之后点了快门。
    
    卡的一声。
    
    何雨轩拍下了铁一般的证据。就算是强奸未遂,也是三年以下的案子。稍微重点就可以弄两年半或更长。要是王文田上面没关系,蹲一两年是妥妥的。
    
    “小杂-种,你敢拍老子。老子弄死你。”王文田不傻,这样重要的铁证,当然不能落在何雨轩手里。
    
    他急忙松开程梓彤,怒吼着向何雨轩扑去。他必须抢到手机,把图片删了。否则,他相当于把七寸交给了何雨轩。
    
    “学姐,你快走不好意思啊!”何雨轩两个箭步冲到程梓彤身边,抓着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程梓彤身子发软,惊惶之下没站稳,一个踉跄跌进了何雨轩怀里。何雨轩手忙脚乱的去扶她,慌乱之中,一只手居然抓住了那团柔软的双峰。
    
    好强的手感。
    
    何雨轩不经意的连颤数下,咽着口水偷偷感受,感觉一只手无法握住。如此壮硕,应该比白玉儿的更大。
    
    “你小心!”程梓彤还没来得及问何雨轩是谁,发现王文田的拳头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后脑门,赶紧出声提醒他。
    
    王文田这一拳不但快,而且狠。要是何雨轩偏头避开,拳头就会击中程梓彤的面门。那豆花般的脸蛋要是挨上这样一拳,整张脸都会变形。
    
    何雨轩抱着程梓彤侧摔而出,倒地之后急忙松开她,右腿破空飞出,狠狠踢向王文田的裤裆。
    
    王文田不屑的哼了一声,不闪不避,右拳迅速轰向何雨轩的足底涌泉穴。这一拳比之前那拳更狠。
    
    何雨轩来不及闪避,涌泉穴重重挨了一拳。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沿着小腿迅速蔓延至全身,整条右腿都酥麻了,一时之间难以用力了。
    
    何雨轩一下就蒙圈了。
    
    上大学的时候,他在散打社练过一段时间,虽然没坚持到毕业。可一般的汉子,他能轻松的对付两三个。这会儿遇上王文田,居然不堪一击。
    
    难怪王文田这老色鬼如此嚣张,原来是深藏不露好手,应该是专门练过的会家子。他听别人说,王家的人会五禽戏,以前一直不相信,现在不得不信了。
    
    何雨轩还没有爬起来,耳门上挨了重重的一拳,眼前发黑,翻了翻白眼,很快就昏了过去。
    
    “毛都没长齐,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找死!”王文田掏出何雨轩的手机,翻出图片删了。然后将手机扔进草丛里,一脚踢飞何雨轩。
    
    何雨轩骨碌碌的滚了出去,滚进草丛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程梓彤见势不妙,知道没人过来帮助她了,爬起来就跑。
    
    “贱人,你还想跑门儿都没有。”王文田冷笑着追了上去,几个起落就追上了程梓彤,一把抓住背心,用力向怀里拽。
    
    扑哧!
    
    撕裂声中,背心裂开,一分为二。羊脂玉似的后背完全露了出来。黑色的胸罩带子环腰而绕,黑白相映,夺人心魄。
    
    程梓彤踉跄着向前栽倒。王文田乐得哈哈大笑,扑过去压住她的身子,抓住胸罩带子向下扯去。

第0007章 给爷等着


     
    
    程梓彤即将面临被王文田拍全景果照,或是被这个老色鬼强暴的悲惨命运。此时此刻,何雨轩也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诡异经历。
    
    何雨轩被王文田一脚踢飞,顺着草丛滚了出去。谁也没有想到,不远处就是斜坡。斜坡只有四五米距离。斜坡之下是一个很深的地洞。
    
    何雨轩滚到斜坡就不见了,然后顺着斜坡滚下去,一下就掉进了地洞里。幸好地洞里长着许多藤蔓,缠住了何雨轩的身子,一路磕磕碰碰的,终于顺利着陆了,没缺胳膊少腿的。
    
    地洞至少有十多米深,站在洞底仰望洞口,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其实洞口有两米左右,因为长漫了藤蔓,遮天蔽日的,遮住了洞口,只有几缕微弱的阳光照进洞里。
    
    就着微弱的光线,何雨轩瞪大双眼仔细打量,发现洞底要比洞口宽得多,至少有五六米宽,洞壁四周横七竖八的堆着好几尊石头雕像。
    
    何雨轩想看清这些雕像,可洞内的光线太昏暗了,连轮廓都无法看清。他伸手去摸,却无法判断雕的是谁。他数了数,一共有九尊雕像。
    
    他突然想起一个古老却一直无法证实的传说。
    
    村里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经常说这个故事,只不过,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没几个相信了。
    
    据传说,明朝的时候,药王山上有一座药王庙,非常灵验,香火特别旺,几乎是有求必应。
    
    到了明末,有天夜里下暴雨。整座药王山好像在哭泣似的。在狂风暴雨之中,药王庙凭空消失了。原来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水潭。也就是何雨轩要去抓蚂蝗的那个水潭。
    
    当初在药王庙里,就供着九尊雕像。那九尊雕像到底是谁,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许多版本,没有统一的说法。
    
    那天夜里药王庙凭空消失之后,那九尊雕像也失踪了。暴雨之后,神农村的村民四处寻找,却一直没有找到。从此之后,药王庙和九尊雕像都消失了。
    
    这会儿,他居然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洞里发现了九尊石头雕像,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消失了三百多年的药王庙,以及曾经供在庙内的九尊雕像。
    
    “这个王八蛋,居然扔了老子的手机,等我出去了,一定要他十倍奉还。”何雨轩在裤兜一掏,发现手机没了。
    
    没了手机,无法借助手机电筒查看洞内情况,只能盲人骑瞎马,在里面胡乱闯。他折腾了好一会儿,始终没有找到暗门或出口之类的。
    
    他现在被困在地洞里,一时之间难以离开,再也没法帮助程梓彤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他只能祈祷,希望她没事,顺利的逃脱王文田的魔爪。
    
    可他了解王文田的为人,加上程梓彤太美了。那老色肯定不会放过她。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这儿,找到程梓彤,帮她脱离王文田的魔爪。
    
    焦虑和愤怒之下,何雨轩开始乱踢那些雕像。其中一座雕像好像没放平,被何雨轩踢了一脚,掏晃数下就倒了。
    
    黑暗之中,何雨轩闪避不及,被雕像砸个正着。额头受伤,腥血顺着鼻子向下流淌。何雨轩气得蛋疼,抹了一把血,又狠狠的踹了雕像几脚。
    
    最后一次用力过度,一脚踢空,一个踉跄,何雨轩摔倒了。点儿背到极点,跌倒之后,居然又撞在雕像上,又砸伤了额头。
    
    疼痛顺着伤口迅速蔓延,很快就传遍了全身,仿佛整个身子都疼痛无比。尤其是脑袋,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何雨轩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昏迷之后,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居然穿越到了明朝。应该是明代中期。那个时候,药王山的药王庙还在。他亲自参观了药王庙。
    
    庙内确实供着九尊雕像。可他一尊也不认识。其中有一尊,有点像神农。这尊雕像位于庙中的主位上,应该是九尊雕像之首。
    
    他突然发现,雕像的眼睛睁开了,眉心之间发出一道比闪电还要明亮的金光,瞬间划破长空,宛如利剑般的刺入他的眉心。
    
    金光入体,不仅眉心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整个脑袋都快爆炸了,全身都疼痛无比。这种感觉就像昏迷之前撞在雕像之后的那种疼痛。
    
    他受不了一浪又一浪的撕裂疼痛袭击,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倒地之时,额头正好撞在门坎上。疼痛刺激之下,他醒了过来。
    
    何雨轩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仍旧躺在昏暗的地洞内。之前的一切只是一个奇怪的梦罢了。之前因为碰到雕像引起的疼痛,这会儿好像也消失了。
    
    怎会这样额头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很多血。昏迷之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醒来之后,不仅疼痛消失了,额头上的伤也好了。
    
    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梦。他现在仍旧在梦里。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何雨轩在腿上掐了一把。
    
    很痛!
    
    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除了昏迷之后那场诡异经历之外,其它的一切都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他抬头向洞口望去,发现不仅洞口变大了,能看见的天空也大了许多。之前只有巴掌大小,现在居然有几十米了。洞口也变得这样大了。
    
    何雨轩揉了揉双眼,再次向洞口望去,发现洞口又变小了,和原来一样,能看见的天空只有巴掌那样大。
    
    真是特么的活见鬼!
    
    何雨轩嘀咕一句,弯腰去扶之前踢倒的雕像。雕像入手,何雨轩吓了一跳。石头雕像居然轻飘飘的,就像稻草似的。
    
    他扶正雕像,用手敲了敲,确定不是空心的。他又去试其它的雕像,其它八尊都一样,每尊都是实心的,却是轻飘飘的。
    
    何雨轩一下就乐了,赶紧把雕像堆在一起,顺着雕像向上爬去。爬到最后一座雕像上面时,伸手就能抓住悬垂而下的藤蔓了。
    
    何雨轩心里一喜,抓住藤条向上爬去。
    
    没一会儿,他顺利爬到了洞口。然后大大的吐了口气,扭头打量四周情况,却没发现王文田和程梓彤两人。
    
    何雨轩眼中涌起一团怒火,王文田,你这个该死的老色鬼,给老子等着。

>>>>本文《花0开半夏》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