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挺身进入疯狂地要她,无助地承受着他的侵略

挺身进入疯狂地要她,无助地承受着他的侵略

见到垂涎已久的挺拔胸围,老杨差点没兴奋得晕厥过去,喘气都喘不匀了,仿佛随时都可能窒息。

    李悦悦别到一旁的通红俏脸,和紧闭的双目上那颤动的睫毛,都在向老杨宣布,这个女人已经默许他下一步的行动了。

    老杨颤颤巍巍的捧住两只大白兔,轻柔的抓捏着,感受那地方的柔软与温热。

    随着他的抚弄,李悦悦的呼吸也逐渐凌乱,开始有一声没一声的娇喘起来,嗯嗯啊啊的,搞得人热血直往脑子里涌。

 文学



    吃饭的时候李悦悦喝了很多酒,这会儿尚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

    她知道与她亲热的男人是谁,也知道老公周宁就在卧室里酣睡,但她的身体已经不听大脑指挥了,一个劲儿的朝男人的怀里钻,迫切盼望得到男人的抚慰。

    从谈恋爱到现在,李悦悦就没有真正的尝到过做女人的滋味。

    周宁的体质实在太差,每次都是三两分钟就草草了事,而且他办事特别急切,根本不等李悦悦准备好就自顾自的鼓捣起来。

    有的时候,李悦悦甚至只有那么一点点湿润,周宁就火急火燎的将她双腿一分,挺起肚子下面的冲天棍长驱直入。

    最差劲的那次,李悦悦的兴致都还没给调动起来,周宁就嗷嗷叫唤着趴在她身上一泻千里,还跟死猪似的哆嗦个不停。

    李悦悦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偷偷的看手机,居然不到三十秒!

    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过日子,夫妻生活基本等于逢场作戏。而对于李悦悦来说,有没有老公完全是一样的,刚刚燃起就必须熄灭,跟守活寡没有分别。

    这种难言之隐,她从未跟任何人提起,也打算将其永远埋藏在心底。

    自从请了老杨来帮忙装修房子,李悦悦就察觉她莫名其妙的有点心思飘摇,总忍不住看老杨结实的肌肉,也很容易被老杨成熟稳重的男人味所吸引。

    李悦悦拼命压制的这种冲动,终于在今晚醉酒之后,完全迸发了出来。

    也许她本来也想这样,只是担心旁人的闲言碎语和自身良心的谴责,并未有表示。今天正好喝醉了,好歹有个理由能宽慰自己。

    老杨宽阔而厚实的肩膀,抱起来是那么让人心安,他温柔而有力的抚摸,又是那么的让人情难自已。

    只不过才被老杨揉了几下胸,李悦悦就察觉,她双腿之间的隐秘地带湿得不成样子了。

    这套房子是一居室,只有周宁睡的那个卧室。想要办那件羞羞的事,只能在客厅里,最多转移到厨房或者卫生间。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老杨憋得实在难受,将手挤进李悦悦裤子里,隔着内裤一摸,全是水,便知道时机已经成熟,没必要再做多余的前戏。

    他不能再等了,火速解开裤腰带,放出那根威风凛凛的长棍子。

    正当老杨准备将李悦悦剥个干净,好方便他大干一场时,卧室里有了动静。

    “水……来口水……悦,悦……”

    周宁跟烧迷糊了一样,嘟嘟囔囔的叫喊着。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李悦悦的眼神猛然变得清澈,翻身推开老杨,整理好衣裳便冲进了卧室,也不知道是担心周宁,还是觉得愧疚。

    老杨愣了半晌,心有余悸。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幸亏没有真的跟李悦悦发生什么,否则将来此时浮出水面,面对亲朋好友与老公的指责唾骂,以李悦悦那种性格估计都没勇气活下去。

    老杨越想越觉得惭愧,没跟两口子打招呼,就悄悄溜了。

    还没到家,收到之前那个少妇的微信消息,问老杨这会儿有没有空。

    这都快夜里十一点了,某个女人主动给某个男人发消息,让男人去她家里,除了那种目的还会有什么?

    想起那女人丰硕的翘臀,老杨刚刚软下去的命根子,嗖的又立了起来。

    于是迅速给那少妇回消息,问她家的天然气管道是不是还没修好。

    那少妇回过来个勾手指的表情说,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他妈的也太直接了!真不是一般的骚啊!

    老杨心说既然大家是干柴烈火,互相将就着解解闷儿,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便应了下来,说半个钟头之内就能赶到。

    那少妇还催了句说,人家很着急呢,老痒你快点儿的。

    居然叫他老痒,肯定不是打错字了,就是故意拿这个外号来暗示的。

    马上就有肥肉吃,老杨哪里还有心思坐地铁省那几块钱,立马招手拦了个出租车,给双倍的价钱让司机快马加鞭。

    过了十几分钟,老杨到了李悦悦家新房所在的小区。

    发微信确定楼层和户号以后,老杨风风火火的爬楼梯到了十一楼,连电梯都来不及等了。

    敲门时老杨还是有些心虚的。

    毕竟那少妇跟他只有一面之缘,人家是什么来路,家里情况复不复杂,他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

    等那少妇站在门口,老杨就将那些担心全抛到了脑后——那少妇实在太勾人了。

    她穿着条低胸超短的丝质睡裙,借着屋里透出来的光,能清晰的看到里面姣好的身材。尤其双腿交汇处那道模模糊糊的浅沟,跟磁铁似的,让人无法不将目光集中过去。

    要说这女人不是在勾引他,老杨打死都不信。

    不过老杨还是使劲提醒自己,先摸底,必须先摸底,否则还不如去逛窑子,起码没有她男人揍成狗熊或者直接阉了的风险。

    “杨师傅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少妇的嗓音那个甜啊,听得人骨头酥。

    老杨客客气气的点头致意,心里想着,待会儿如果办事,这女人最好也能喊他快进去快进去。

    从李悦悦那边过来,老杨的工具箱还在楼下的房子里,空着手。

    少妇看老杨的眼神充满玩味,指了指某个方向说,“厨房在那边,杨师傅帮我检查检查,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多半是走形式,两个人要上床,肯定得有个互相熟悉的过程,不然下不去手。

    老杨十分笃定,找到天然气管道以后,装模做样的检查起来,“这种事儿,最好得让你男人干呐。你都不认识我就放我进来,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

    “老痒师傅的招牌可是响亮得很,怎么可能是坏人嘛,净开玩笑。”

    又提到老痒这个外号,是在回应吗?

    老杨回头望着少妇说,“我叫老杨,不是老痒,你这发音不标准。”

    少妇噗嗤一乐,捂着嘴笑道,“得了吧,我知道你姓杨,但是也叫老痒。老痒这个名字,可比你的本名要响亮得多呢。”

    老杨心说,这女人还真不好对付,便一本正经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老痒吗?”

    少妇拿手指贴住嘴唇,若有所思的望着天花板,“难道不是因为身上总痒吗?”

    终于步入正题了!

    老杨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说,“会痒的地方就多了,我的痒和别人的痒,不太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难不成你是……那里痒?”

    少妇忽然指向老杨下身,胸前一对丰硕的白兔就猛烈的震颤了两下。

    居然没穿内衣!

    白兔上面两颗樱桃,将睡衣顶起的突出点,在顺滑的丝质上面再明显不过。只要老杨一伸手,便可以将其握入掌中。

    但老杨不敢大意,强压下小腹中燃起的火焰说,“那你痒不痒呢?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痒了也有很多人抢着给你挠吧?不会跟我似的,只能自己买花露水擦擦。”

    少妇脸上闪过一丝哀伤,叹口气说,“要是有就好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些年一个人也是过,我都习惯了。”

    看她不像在撒谎,老杨心中大定,按捺住喜悦的心情说,“妹妹别伤心,以后要是痒了,我可以帮你挠,不收钱。”

    少妇忽然凑过来,弯腰盯着老杨说,“妹妹现在就痒了,大哥帮我挠挠呗。”

    她这一弯腰,本来开口就低的V领更是垂得不成样子,胸口大片白嫩的肌肤和里面丰硕的半球都露了出来。

    老杨往后挪了挪,掩饰住裤裆里撑起的帐篷,“好啊,乐意得很。”

    少妇朝老杨抛了个媚眼,回头往卧室那边去,两块丰满的屁股瓣将睡衣顶出完美的形状,看得人心潮澎湃。

    老杨从裤兜里顺了顺别扭的命根子,赶紧跟了上去。

>>>>本文《忘年0之恋》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