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男人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男人就要硬

“建军整天不在家,你身体也会有需求吧?想的话怎么解决啊?不论男女总有生理需求的,爸是过来人很清楚。”

儿媳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说的这么直白,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立刻回避了视线,漂亮的脸蛋羞臊的通红。

我坐在她旁边偷偷看着儿媳,这时候觉得她真迷人。

话题那么敏感我以为她不想理我了,我正准备改变话题缓解尴尬的时候,就见儿媳做出思索的表情很小声的跟我说着:“身体是有需要,可建军为了赚钱也没办法。有时候,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摸一下!”

我一听儿媳回答就呆住了,不敢相信儿媳真的愿意跟我聊这些隐秘的话题,

我心里原本有些担心儿媳会生气,可谁知她竟然回答了。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一些,儿媳的回答让我的胆子变得更大,我像是找到了新奇刺激的话题,带着兴奋的异样心情继续向儿媳问着:“你也会自己用手啊?

你用手的时候一般多久时间?那个时候你也会幻想些刺激的情景吧?”

在我们说这话题之前,彼此在沙发上坐着距离挺远,在我看到儿媳跟我探讨这种话题之后我就慢慢移动身体过去。

现在我坐在她身边只是没有身体接触。

我的小动作儿媳当然看到了,不过她没有任何反应默认让我坐在看她身旁。

儿媳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些,美丽的脸庞带着潮/红的同时,我看着她双腿都不自觉的夹紧。

“爸,你想到什么呢?我当然是幻想老公啊,不然我还能想谁?难道那个时候我不幻想我的老公,还幻想自己的公公啊?”儿媳露出笑容,强壮镇定的用玩笑语气跟我说笑了一句。

儿媳在说完话后我看着她的胸前波涛剧烈起伏,看来这个玩笑让她也变得紧张与兴奋。

我们彼此间的身份决定了聊这种话题时,那种刺激程度是无比强烈了。

既然儿媳能跟我开这种程度的玩笑了,那她心里对我这个公公应该也是开放了不排斥的。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兴奋,继续围绕着这个禁忌的话题说话,同时也用上了开玩笑的语气:“想我又有啥不行的?要是真的想我说不定还更刺激呢,这样你也容易发泄出来,我背地里自己用手的时候,还真的幻想过你好几次呢。”

说完话我感觉自己脸庞有些烫,应该是我越聊越性起,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直白了。

儿媳估计做梦都想不到我敢把幻想她自己动手打飞/机的事情跟她说,她听了之后呼吸猛地一顿,整个人都变得惊慌失措。

看到我聊得越来越过分,儿媳羞臊的同时手足无措的站起来就说了一句:“爸,不聊这些了,时间不早我去睡了。”

其实我聊的正带劲儿,可不小心把儿媳给羞臊的布料了,我心里充满遗憾的说了一句:“那好吧,你去睡吧。”

儿媳站起身来,睡裤紧紧包裹着她丰硕的美臀,配上纤细的腰肢看起来屁股那么圆润迷人。

听儿媳的话我的心里遗憾要死,怎么突然就不聊了呢?

趁着刚才说大尺度话题的刺激,我又不死心的说了最后一句:“小玲,能不能来个睡前拥抱?听说这样促进睡眠。”

话说出来我有些后悔,平常的话打死我都不敢这么说,趁着现在心里的热乎劲我把真心话说出来,哪怕儿媳拒绝也好,只要以后别不理我就好。

我正忐忑不安的时候,谁知道儿媳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脸上带着难为情的羞臊表情,还是跟我说说了一句:“好吧。”

看着儿媳有些紧张的看看卧室方向,大概是怕婆婆突然出来,微微张开双臂也在颤抖着。

我被儿媳惊住瞪大眼睛看着她好大一会儿都没动作。

儿媳张开双臂看我紧张成这样,她反而平静了一些,笑着跟我说:“爸,你还要不要睡前拥抱啊?要是不抱的话那我就回卧室了。”

我清醒一些赶紧站起来,心里害怕儿媳突然反悔,就立刻像做梦一样的紧紧抱住她。

儿媳穿着很松软的睡衣,在我抱着她时候感觉到胸膛被巨大弹性的柔软挤压着,这美妙的滋味让我想这样抱着她一辈子。

我抱的是那么紧,能够感受到儿媳呼吸时胸膛美妙的起伏,这短短时间我身体又忍不住有了反应。

跟她抱在一起无意间顶在她身上,儿媳感觉到了就马上松开我说着:“爸,可以了,我要去休息了。希望你今晚能睡个好觉。”

儿媳快步离开,看着有些狼狈火辣身体离开我的视线,我还是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今晚没有睡好,我满脑子都是儿媳。

到了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给儿媳准备早饭,往常都是我老板做。

今早我跟老伴说你带孙子累就多睡会儿,我来做早饭。

这把老伴感动了一下,说你这死老头子终于知道我的辛苦。

我有些无语,怎么说我也是刚过五十的人,身体还棒的很,这么说我是老头子呢。

我在心里抱怨老伴的话,早饭很快做好就敲门把儿媳妇喊醒吃早饭。

儿媳妇穿好衣服出来到洗手间洗漱。

儿媳今天穿了一套短裙,配上上身穿的女士衬衣,还真有点职场女强人的感觉。

见我走过去儿媳就对我笑说:“爸,早上好。”

儿媳在卫生间外侧的洗漱间,跟我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开始刷牙。

我也笑着回应:“早啊小玲,早饭做好了一会儿吃完去上班吧。”

我看着眼前的儿媳在弯腰翘臀刷牙,我在侧面看着她被短裙包裹的圆润如蜜桃的翘臀,我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眼前让我血脉贲张的情形刺激的我几乎疯狂,我鬼使神差的走到儿媳妇后面握住她柔韧的蛮腰就抱住了她。

不用我特别做什么,我已经感受到自己在用巨大的力量顶着她屁股,同时我弯腰在她耳旁小声说着:“小玲,昨晚抱你感觉真好,爸还想抱下。”

我身体高耸坚挺的顶着她,儿媳立刻感觉出来了。

儿媳在感受到身后翘臀上被顶着之后立刻把我手推开,同样小声的说着:“爸,你不能这样,你要是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

她虽然语气很严肃的说话,可我从她的表情看不到有任何生气的表情。

不过我也不敢太过分就不敢再动手了。

我来到厨房把早饭放在餐桌上,一会儿媳洗漱完出来就开始吃早餐。

临出门去学校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靠近着儿媳,想要感受她身体的那种美妙滋味。

可儿媳转过头来白了我一眼说着:“爸,别闹了,我快要迟到了。”

被儿媳看出来我的龌龊心思,我有些害臊的笑了笑。

儿媳上班去了,不过我感觉倒她并没有生气。

到了上午,我琢磨着儿媳现在不忙,就故意拍了孙子两张照片发过去让她看看。

儿媳看到儿子照片又问了今天的一些儿子情况,说完这些之后才跟我发信息说着:“爸,你今天早上太过分了,你是我爸我是你儿媳,你怎么可以从后面那么抱着我。那动作很羞耻,并不是公媳间能做出来的举动。”

我感觉有些摸不准儿媳的心理想法,我就给她回信息过去:“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忙有事等你回家再聊。”

接下来的几天儿媳都不怎么搭理我,只要见我稍微凑近她就赶紧躲开。

我发现自己之前的举动让她现在真生我气了。

这几天儿媳正烦我呢,我也很懂事的没有骚扰她。

可在今天晚上我又感觉到了身体欲望有些强烈,儿媳妇见婆婆哄睡了孩子也回卧室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就憋不住的用微信给儿媳发了一条信息:“小玲,你睡着了吗?现在干嘛呢?我睡不着。”

我满心想着儿媳,现在也只是试着发个信息。

我以为她睡了不会理我,可谁知道儿媳立马回了我一条信息过来:“爸,没睡着呢,我也睡不着。”

收到微信我心里高兴极了,我又赶紧发信息过去:“你也睡不着啊,是不是身体和心里又有需求了?”

我的信息过去儿媳马上发了一个铁锤砸头的圆脸图过来,还连带文字信息:“也许吧,也没什么好办法。爸,你又为什么睡不着?”

满心激动的我听到这里感觉自己的身体反应更加强烈起来:“我也跟你一样啊。

小玲,你能不能帮爸一个忙?”

“什么忙?爸,你可不要太过分啊。”儿媳的信息带着好奇和期待。

“我说完之后你可以不答应我,但是你不能生气。爸想借你的内/裤用用。

你放心,我用完之后会帮你清洗干净的。”我把信息发过去,现在我的手都在颤抖。

儿媳那边很久都没有回信息了。我心里感觉糟糕,以为自己又惹她生气,充满遗憾的准备睡觉,可下一刻就听到信息声音。

我打开微信看了一眼,高兴的差点忍不住叫喊一声:“爸,我放在洗手间里的小架上了,一会儿你过去拿吧。”

我兴奋无比的立刻走出卧室,来到洗手间就看到她的内/裤放在挂在墙壁的小架那里。

我的手把这件小东西拿起来仔细端详,这条内/裤对我来说如同一件宝贝。

我仔细看的时候发现这条内/裤的中央部分有点湿,放在鼻尖闻闻有一股淡淡的女人体味。

我能确定这条内/裤是她刚从身上脱下来的,而且她的身体也兴奋了。

拿着内/裤我快速的回到房间,又发了条信息给儿媳说着:“谢谢你小玲,这内/裤是不是刚刚从你身上脱下来的?”

儿媳大概在等我的信息,我刚过去她很快就回复信息过来:“是,不用谢我。希望这个能帮到你。

我感觉这样挺好的,不会做出违背道德和伦理的事情,又不会对不起建军,还能帮你。”

儿媳的理由让我都没想到,然后我又发过去信息问着:“你刚才是不是也在摸?你的内/裤已经湿了。”

她给我发了个害羞的表情没有说话。

我继续用微信跟她聊着:”小玲,你现在是不是自己在用手摸?”

这次儿媳发了一个字过来:“嗯。”

她承认自己用手让我更兴奋不已,我把她湿润的内/裤包着我的身下。

然后就这样对着下边照了一张照片给她发了过去,照片直白而暴露,而且我隔着她内/裤握着的姿势感觉很下流。

“你帮我忙,那我想帮到你。看到这个或许你能更兴奋些,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删了,我以后也保证不会给你再发这种照片。”我一手缓慢动作,一手编辑信息给儿媳发了过去。

我发这照片的时候其实挺害怕,毕竟表达的意思这么明显怕她生气。

一会她就给我回了信息,也让我的担心消失无形:“没关系的,看着挺好的。

谢谢你的好意,照片里的东西大的吓人,比建军的还要大不少,挺好的。”

一条信息发了两句‘挺好的’,看来她现在心情也无比的兴奋和激动。

我安心来继续跟她聊天:“你现在想感受一下这东西吗?不但大,还很硬,温度也滚烫呢。”

儿媳也是真的陷入兴奋中,这种时候还是在不断的配合我,发着令我更加兴奋的信息:“是,我现在就在幻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来没有试过一边跟别的男人聊这种,还是在我自己用手的情况下。感觉好兴奋。”

“那想不想真正的体验?”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炸开,颤抖的手敲打手机继续发送信息。

她现在的状态好像渴望的冲动淹没了理智,给我发了一条:“嗯,想,好想。我受不了了,现在我就去卫生间等你。”

看到这里,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身体更是在一瞬间膨胀到了极限。

我从床上坐起来准备去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