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公车轮流好爽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一次比一次深

公车轮流好爽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一次比一次深入

“放心吧,你的宿舍可不会是一个人的。”嫂子笑了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跟着嫂子到了宿舍大楼,这里的宿舍和嫂子那边明显是不同的,看样子应该是员工区了。

嫂子和宿管打了声招呼,宿管查看一番,最后把我安排在了三零三,随后嫂子便离开了,让我自己上去。

 文学

走之前,嫂子叮嘱道:“去了以后和舍友好好相处知道吗,要用钱的话,就找嫂子要。”

“知道了。”我不情不愿的答应了声,这才提着行李走上楼楼去。

进门,宿舍里已经有三个大汉了,见我进来立刻问了声,接着我们几人相互打了声招呼,一个光头叫王强,一个糟脸大汉叫李奉,一个小伙子叫李焱,他俩是兄弟。

认识了一番之后,王强开口了,“我刚才看到王骚货过来了,啧啧,那胸前的丰满,走路都在抖,娘的,要是能干她一炮,老子死也值啊。”

“谁不想干她一炮,但人家是老板的小情人,我们这样的也就只能想想了。”李奉附和着。

很快李焱也加入了他们,“是啊,是啊,你们不知道,有一次她穿的裙子,我在食堂看见了,正好筷子掉了,我蹲下去捡,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王强,李奉两人顿时来了精神。

李焱淫秽地笑了笑,“嘿嘿,王骚货居然没穿内裤,而且还塞着跳蛋,那个水啊,就差流出来了,妈的,老子当时真的想把她给办了。”

听他们说的这么动情,看样子应该是个绝世美女了,我不由得问道:“你们说的是谁,让你们这么激动。”

“还能是谁,骚货王玉兰呗!”王强嘿嘿一笑,用同道中人的眼神看着我,“小白你放心,等以后哥几个带你去看,那骚劲,啧啧啧,现在想想我都冲动。”

王玉兰?那不是我嫂子吗?我顿时怒了,“我不允许你们这么说我嫂子。”

听我这么一说,王强几人也愣了,接着哈哈大笑,“原来你是她弟弟啊,失敬,失敬,你平时有没有和她一起洗过澡,那两坨是不是很大,很软?”

说话间,猥琐的王强还把两只手放在了胸前,李奉和李焱也是大笑不止,我是彻底怒了,直接冲上去,对着王强就是一拳,“王八蛋,让你说我嫂子。”

我这一动手,三人懵了,接着直接朝我扑了上来,要说一对一,他们大概都不是我的对手,毕竟村子里我独大,但三对一,我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王强几人也不住手,没命的打,要不是宿管及时过来,只怕我都能被打死,宿管制止了他们,随后将我送医院了。

……

“小白你怎么样了?”做完检查回病房的时候,嫂子居然已经来了,她立刻上前,关心地检查着我的伤势。

看到嫂子,我强忍着痛扯出一抹笑容,“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

“还没什么大事,肋骨都断了一根,而且腰部也受损了,要不是送来的及时,你就等着下半身瘫痪吧!”我刚说完,推我进门的医生就打脸了。

我尴尬地看了嫂子一眼,她狠狠瞪了我一眼,在我身上捶了下,“居然敢骗我。”

“嘶,疼!”她那一下可能是锤在我伤口了,顿时疼的我龇牙咧嘴。

见把我弄疼了,嫂子脸色一变,紧张地帮我揉着胸口,“对不起,对不起,把你弄疼了,我帮你揉揉。”

别说,嫂子揉的还挺舒服的,我一脸享受,“嫂子,没想到你按摩手法挺好的啊,我大哥居然能娶到你这样的集美貌与能力于一身的老婆,真的是他上辈子修来的服气,我要是能找个你这样的就好了。”

“瞎说什么呢,还美貌与能力。”嫂子白了我一眼,“放心吧,你以后一定能找到比嫂子强上百倍的。”

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嫂子聊着,嫂子边聊边帮我按摩,这时有一护士进来了,“你老婆按得不错啊,你这样的情况就需要多按按,没事就让你老婆帮你按吧,恢复的能快一些。”

“喹,护士姐姐,她是我嫂子。”护士这么说,我顿时大囧,立刻解释了一番。

护士一愣,看了眼嫂子,忽然眼神一亮,“你,你是王玉兰?”

“嗯?”听她这么一说,嫂子停下了按摩,疑惑地看了几眼,随后吃惊地指着护士道:“戚青,你是戚青对不对。”

“是啊,真是巧了。”

“对啊,对啊,都四五年没见了吧,没想到你居然做护士了。”

俩人见面,很是激动,聊着天把我都给忘了,不过戚青这个名字,我总觉得在哪听过,而且,我越看越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直到我胸口疼,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她俩这才想起还有我这个病号在,嫂子兴奋地和我说,“小白,还记得吗?戚青,村东青姐姐,小时候你俩还一起洗澡呢。”

“去去去,说的你没和他一起洗过澡似得。”戚青捅了捅嫂子。

我立刻想起来了,戚青,和我一个村的,比我大六岁,常和我一起玩,顺带提一句,嫂子是我隔壁村的,所以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至于她们说的一起洗澡,是在我家后山那条小溪里,村里的孩子都在那洗过澡。

“原来是青姐姐,我就说在哪见过,但你现在太漂亮了,我都认不出来了。”我勉强笑了下。

戚青一愣,和嫂子对视了一眼,笑得胸前不停颤抖,接着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会哄女人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戚青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有些不自然,还从没女人这么夸过我呢。

这时,我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嫂子一拍额头,“看我,都忘了给你买饭了,你等着啊,嫂子这就给你买去。”

说罢,扭着娇躯离开了病房,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暗暗叹了口气,大哥真是太有福气了,我一定也要娶个嫂子这样的,会按摩,身材好,而且还懂的体贴人。

“都走没影了,还看呢啊。”戚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笑了下,忽然间,她附身到我耳边,“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嫂子啊。”

随着她的附身,护士服的领口内一片雪白吸引了我,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好大,嫂子的好像都比她要小上一些吧。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二来,我此刻的心思都被她胸前给吸引了。

下一刻,她居然双手拉住衣领,猛地往外一拉,刹那间,我连那两颗葡萄都能看清,浑圆,挺拔,我只觉得气血上涌,石更了!

“怎么样?喜欢吗?”不知何时,戚青已经俯身到我耳边了,说话时,气息喷在我耳后根,让我更冲动了几分,隐约间,我似乎还闻到了一股乳香味,更是诱人犯罪。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赶紧低下头不再看,但又忍不住想要看,就这样,偷偷看一眼,然后低下头,又往上翻着眼,想要继续看。

“咯咯,你还真是可爱啊。”也许是被我的举动给逗乐了,戚青顿时笑了起来,随着她的笑,胸前的丰满开始抖动,我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好想来一口啊。

让我意外的是,戚青居然又向我靠近了几分,那丰满差点就贴到我嘴上了,耳边传来她诱人的声音,“怎么,是不是很想来上一口啊。”

“没,没有的事。”她这么一说,吓得我想要向后挪动,可惜身上有伤,仅靠自己的力量压根动不了,反而是向她倒去,一头直接蒙在了那深深的沟壑。

戚青一愣,可能没想到我会如此大胆吧,我刚想起身解释这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她却伸出双手,按住了我的头,让我和她贴的更紧密了,“小白,没想到你这么色急啊。”

我贪婪的猛吸了几口,然后强忍住心中的不舍,从她沟壑中挣脱出来,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青姐姐,刚才我是不小心。”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说话间,戚青的手居然握住了我的帐篷,我一呆,太特么爽了。

“刚才做检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这玩意比一般人的都要大,你青姐姐我还从没试过这么大的,想来应该会很舒服吧。”说话间,戚青小手微微转动,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就喷了。

戚青看起来应该是情场老手了,没几下,我就觉得再不发泄快要爆掉了,再加上她时不时的言语挑逗一下,护士服的纽扣也解开了三颗,胸前没了束缚,原本的丰满更大了几分,让我神往。

“青姐姐,别这样,这里是医院。”说实话,此刻我也是动了情,恨不得提枪就上,但看了看门口,总觉得下一刻就要有人进来,万一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看你,这么大个男人,长这么大玩意,居然这么怂。”见我这般模样,戚青又是一阵娇笑,“放心吧,这里是单人间,不会有人来的,我们可以做些爱做的事情。”

说着,她小手灵巧地伸进了我裤子,冰冰凉凉的小手一把握住,我也忍不住了,看着她诱人的嘴唇亲了上去。她的唇很软,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甜,我有些贪婪的吸着。

正当要动手呢,忽然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我和她一惊,立刻分开了,刚分开,嫂子就提着盒饭进来了,“等急了吧,快,嫂子给你买了最爱吃的小笼包。”

我和戚青有些尴尬地对视了一眼,我能看到她面上还有些潮红,至于我,也是脸色发烫,估计比她更难看吧。

走到身前的嫂子显然也发现了异常,疑惑地看了我和戚青两眼,“我不在的时间你们是干什么了?两个人脸红成这样。”

“噢,我给他做了下按摩,太热了。”戚青不愧是情场老手,谎话是信手拈来,看样子她对这种场合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为了避免嫂子误会,我当然也是配合她,“嗯,刚才嫂子你按得我很舒服,这不,我让青姐姐再给我按两下。”

“原来是这样啊。”嫂子恍然大悟,接着打开小笼包道:“来,快吃吧,嫂子喂你。”

说着,她夹起一只小笼包就送到了我嘴边,我一愣,没想到还有这待遇,心中更是羡慕大哥了,嫂子太体贴人了,此刻我眼中就把嫂子当成了我老婆,很是享受地吃起了小笼包。

“青姐姐,你要来点吗?”吃了几个,见戚青站在一旁,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吃,两个女的反倒是看着。

她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来,“那你先吃吧,这个病房我负责的,等下再来看你。”

看着戚青离去的背影,我不由得舔了舔嘴,她的唇味道可比这小笼包强多了,想到这不禁看了眼嫂子红润的嘴唇,不知道嫂子的味道怎么样。

“想什么呢?快吃。”

“噢噢,吃,吃。”

在嫂子的服侍下,我吃的那叫一个爽快,真想就这样,让嫂子一直喂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一抽,我居然说了出来,“嫂子,以后你一直喂我好吗?”

嫂子一愣,随即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呢,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小孩,还一直喂你。”

她可能是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说话间已经收拾起了碗筷要去扔掉,就在她转身的刹那,我猛地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嫂子一僵,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