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张开腿让我舔一舔宝贝的(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张开腿让我舔一舔宝贝的(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第8章

嫂子显然从我话里推测出很多东西,至少她已经了解我知道她在做直播。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隐瞒心思了,在张倩离开后问起她原因。

我问她,“嫂子,你为什么要做那种直播的,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嫂子说,“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随后她告诉我说,大哥前些年跑业务赚了些钱,恰好她当时家里老人生病有经济困难,而大哥又刚离婚,上赶着追求她,就拿出20万替她家人治病。

当时嫂子觉得他人不错,又欠了20万块钱的人情,就嫁给他了。

可后来才发现,大哥这个人酒后暴力倾向非常严重,而且根本不拿她当人对待。

说着,她气急之下,掀翻了上衣,“小方你自己看,这都是昨晚你大哥打的!”

 文学

虽然文胸只掀起了小部分,可我依旧能够看到那种发紫的淤青。

生生用拳头打成这样,这也实在是太糟践人了。

“他还、他还拿手指尖掐我那里,我……”

她说着就要继续掀文胸,但终究羞涩还是让她停止了动作。

不过我已经知道她说的是哪了,这让我感觉到心痛。

“他怎么可以这样啊,实在是太过分了!”

“什么过分,在我看来他就是个畜生王八蛋!”

张倩过来了,媚然的脸蛋儿上写满了气愤,手中原本端着的葡萄也被她抓两颗在手中,“这要是你哥那俩,我非得给捏爆不可!”

随着两颗葡萄在张倩手中爆掉,我莫名觉得身下一凉……

“来,吃葡萄吧!”

“谢谢,我、我不吃了。”

谢绝张倩怪吓人的好意,我又赶紧问起了嫂子的打算。

嫂子说,“我能有什么打算,之前想着赶紧转完20万还给你哥然后离婚,可现在我真受不了了。就这样吧,我不想再和他过下去了,我要跟她离婚。”

我打心眼里不想大哥跟嫂子离婚,可是看到嫂子活的这么痛苦,我也不忍心劝些什么,主要是大哥实在太过分了!

和她们一起吃过午饭后,张倩喊我到她屋子里帮忙搬架子。

“我这有两个直播设备的架子,你帮玉儿把这个搬到她的卧室去吧!”

嫂子终究还是想靠那种直播来把钱还上,我苦劝无果只能帮忙。

只是在搬架子的时候,‘啪’的一声响起,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我低头去看,恰好张倩着急忙慌的弯腰捡起个东西,脸色还有些发红。

那是一根二十公分长的橡胶棒,顶端开口特别像是那啥。

我很好奇,“小倩,你这么漂亮,还用得着那东西啊?”

她顿时羞到不行,“要你管,我愿意,死物比活物好使多了,你管不着!”

望着她仓惶远去的身影,我心里渐渐生出一股欲望的火焰。

我得找机会向她证明下,多数时候,活物还是比死物好使的。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下午我该去上班了,张倩顺道搭我车去买东西。

出门后的她打扮的特别性感,白色的衬衣小短裙,腿上套着双黑色丝袜,一双精致的嫩足裹在高跟凉鞋内,露出前段染了紫色指甲的小脚趾。

上车后,我就望着她那双玉腿和嫩足,心中压不住的冲动。

“你看什么,开车啊!”

我摇摇头,“开不了,现在就想开你的车了。”

张倩脸色微红,狠狠给了我一记粉拳,“看你长的挺帅,满肚子尽是那事儿。”

我回道:“你心里没那事别用棒槌啊?怎么的,你是用来敲打后背疏松筋骨的?”

“你还提那事!”

张倩羞到不行,伸出双手就掐我脖子。

结果胸前扣子被挂挡杆给刮住了,‘哧啦’一声,三四颗扣子迸飞。

她胸前的美好,彻底暴露在我的视野中。

这个女人确实挺浪气的,没穿文胸,竟然只贴着肉色的乳贴。

“你这要跑起来,还不颠颠的啊?要是把脑袋放你下面,都得被你敲晕了!”

张倩被我打趣的又羞又急,“你这个小流氓,我打死你得了!”

她竟然还真打,张牙舞爪的就冲了过来。

我一个老爷们儿我怕她?

立刻把她两手抓住,更是将她的身子给压倒在座椅上,埋头到她胸前。

她当时就急眼了,“哎哎哎,你别这样,你别,你……”

一声醉人的魅魂娇吟,从张倩腔子里生生挤了出来。

真的好过瘾,她的声音让我冲动,她胸前的曼妙美好更让我大受刺激。

于是她就像是棵水灵灵的大白菜一样,被我在车内肆意拱弄了一通,娇喘连连。

要不是着急上班,我今天非得跟她干点什么不可。

即便是这样,啃完后我还是有所不舍,在她那双裹着丝袜的嫩腿上狠狠捞了一把。

那嫩滑,那温润,真是让我过瘾!

坐好身体整理完衣服后,张倩羞急的拍打着我,“真是个小流氓!”

我点头认可,并指了指身下,“嗯,大流氓在这呢,改天你好好尝尝,到底是死物好使还是活物好使。”

也不知是羞的还是回家换衣服,反正她急匆匆的下车了。

等了五分钟只当她不再下来了呢,我开车准备走人去上班。

结果刚刚启动车子的,换了身T恤和牛仔裤的她就重新出来了,甚至连发型都变了,原本随意披散斥满娇媚感的长发,现在束起了马尾,整个人的气质也因发型穿着的改变而变得清纯。

上车后她说,“免得你兽性大发,我换了身衣服。”

我边开车边回道:“你可拉倒吧,你就像是我听的那个故事,猎人上山准备打熊,结果被熊奸。第二天又去打熊,结果又被熊奸。第三天还去打熊,结果熊问了一句,你丫是被干上瘾了吧?”

张倩羞恼的一顿暴雨小粉拳,“你才被干上瘾了呢!”

我郑重点头,非常认可她的话,“你说的对,求上瘾!”

她不让我上……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白天我在公司上班,午饭和晚饭就在嫂子那里解决。

对于嫂子,我真的是越来越心动,不单单是对她的身子,更是对她这个人。

这天晚上,张倩回了老家,屋子就只有我跟嫂子两个人,而她在洗澡。

透过磨砂玻璃门看到她娇媚身子的轮廓,我隐隐有些冲动。

第9章

我几度想冲进浴室里面去强行占有她,可终究都忍住了。

她是那么善良,又在大哥那经历了诸多的痛苦,我实在不忍心伤害她。

可是下面又实在憋的厉害,没办法,我就去她屋内翻弄起了换下的内衣。

小裤裤被带走了,但魅红色的文胸还在。

将贴近她娇媚那里的部位放在鼻前,我轻轻嗅动着属于她娇媚的芬芳。

很诱人,也让我越发的激动,忍不住的就套在了身下。

正在脑海中幻想着嫂子的娇媚迷离时,突然,浴室内传来‘砰’的一声响。

我心下一惊,赶紧冲了过去。

透过磨砂门我大概能看到她倒在地上,心中很是紧张,急声呼唤着她。

没有任何回应,我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拉开门冲了进去。

这时候嫂子玉体横陈倒在地上,身上不着片缕,任胸前和身下的全部娇媚彻底暴露在我视线中,让我第一时间就有着最原始最狂暴的冲动。

只是当看到她满脸痛楚后,我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将她扶起。

抱着嫂子回到她卧室内,我问她,“嫂子,怎么了?”

她痛声回答,“脚下打滑,磕到了。”

我大为紧张,赶紧查看她脑袋,但她却表示脑袋没受伤。

“那你磕哪了?”

我问她,她红着脸也不说,只是将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并起,拿手给遮住娇羞。

我忽地意识到,“你该不会是磕到那儿了吧?!”

嫂子的脸色更羞了,闭着眼睛扭头向一旁,轻轻点头。

我很尴尬,“那我……替你揉揉?”

她又羞又急,“小方你说什么呢!”

我也有些急了,“我又不是没碰过,替你揉揉怎么了,为你好!”

她更羞了,显然也想起那晚她直播时让我检查后面的事情。

“我、我当时是,是因为想要那两万块钱,没办法,所以才、才……”

她解释起了那晚的事情,但是我却不想听。

我知道她的本意,但我现在更关注她的伤势。

不容分说的,我强行拿开她的手,然后将手掌伸了过去。

她急了,“小方,不要、不要、不……嗯~!”

醉声的嘤咛泛起,任她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住,更显得娇媚迷离……

尽量压住心头的欲焰,我轻轻地按抚着,替嫂子缓释那种痛楚。

大约五分钟后,我问到满脸红晕的嫂子,“好些了吗?”

嫂子羞羞地点头,看起来也不敢再开口。

我又继续按抚着,她终于忍不住了,娇嗔道:“你上瘾啊你,行啦!”

我……还真有点上瘾,那温润的美好,让我情动。

可又不好强迫嫂子,我只能恋恋不舍地拿开手,拿纸巾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痕迹。

嫂子羞声嗔道:“你给我些纸啊!”

我这才意识到她那儿也需要擦拭,于是着急忙慌的拿纸巾帮她擦拭着。

“流氓你~!”

嫂子推了我一把,通红着脸蛋儿将我赶出了房间……

大约十几分钟后,嫂子穿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了。

她穿的很保守,似乎怕再引起我那方面的冲动。

我帮她倒了杯水,然后问起她的伤处,“嫂子,你好些了吗?”

她随口‘嗯’了一声,然后跟我说,“小方,你走吧,以后别过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我有些懵然,“怎么了嫂子?”

起初她不肯说,但在我连番追问下她才回答:“你在这里真的不合适,我已经准备跟你哥离婚了,我也不再是你嫂子,你还来做什么?”

我有些急,“这事是他错了,我帮理不帮亲的。我一直都认你是我嫂子,你……”

话说到这,我看到她眼神中闪过一抹嗤讽的色彩,不是对我的,是对她自己。

她喃喃念叨,“嫂子么?”

我忽地意识到什么,赶紧改口,“不是的,玉儿,你听我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时我就喜欢上了你。可那时你是我嫂子,我根本不能说什么。”

“现在你准备跟我大哥离婚了,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这辈子都好好的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人欺负,我们好好经营着这份幸福!”

在我向嫂子真情表白的时候,她的表情上斥满了愕然。

好久,她才起身说,“今晚太晚,你先住在这里吧,明天再走,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赶紧一把拉住她,“为什么啊,我都跟你说出我的心意了,你为什么赶我走?”

她试图挣扎了几次,但无果后才对我说,“我不想因为我导致你们兄弟翻脸。”

话说完,她有狠狠挣扎一次,挣脱我手掌对她胳膊的牵制后,回到了自己卧室。

听见卧室反锁的声音,我心里同时也‘咯噔’了一下子。

她这不光是锁上了卧室的房门,她的善良更让她锁上了她的心门。

我有种冲上去踹开房门的冲动,但终究念及她的苦,没有去那样做。

这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好久没睡着。

凌晨近两点的时候,我又一次起身去卫生间小便。

可就在我小便刚刚结束时,突然听到了瓷器坠地碎裂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嫂子卧室传出,我赶紧去敲门,但没有任何反应。

抬腿一脚将门踹开,紧接着我就见到脸色通红的嫂子趴在床边,没有半分力气。

不顾地上的碎玻璃碴,我赶紧冲上前将她给抱起。

碎玻璃扎的脚生疼,但我现在只关心嫂子,“嫂子,你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衣服里面的身子好热,拿手试下,额头更烫。

发烧特别严重,我赶紧抱着她冲下楼,开车一路疾驰赶到医院。

经急诊医生检查,高烧39度多,是由妇科炎症引起的。

这让我有点意外,嫂子不是不规矩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有妇科炎症?

后来有医生告诉我说,嫂子身体下面内侧伤的特别严重,甚至有烟头烫伤的痕迹。

我当时就心疼到不行,但随即更是怒火熊熊。

大哥简直就特么是头畜生,竟然拿烟去烫嫂子那种地方……

我真是恨不能活活的掐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