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盖世无双叶成业)下面老流水好想做,性活动故事

(盖世无双叶成业)下面老流水好想做,性活动故事过程描述 第4章 暴怒的美女局长


     钟雪芳的新欢名叫邓文安,他父亲是名商人,伯父是市商务局局长。官商相助,他父亲把生意做得很大。邓文安没有跟父亲学做生意,而是在伯父的帮助下,在国土局当一名公务员。因为有父亲的财势和伯父的权势,他平时没少胡作非为。

 文学


    
     邓文安的同伴名叫江海成,是一武术教练,身手相当不错。邓文安没少给江海成好处,江海成于是经常跟在他身边,几乎成了他的贴身保镖。
    
     得到邓文安的指使,江海成欺上一步,一个凌厉的扫堂腿,便将微微有些醉意的叶成业给踢倒在地上。没等叶成业爬起来,江海成一脚踩住他的胸膛,使他动弹不得,然后给他的主子邓文安递了个眼色。
    
     刚才差点被叶成业打到,邓文安已经憋了一肚子气,见叶成业被踩住,他上前抬脚狂踢叶成业,嘴里骂着粗话。
    
     叶成业反抗不了,也不想反抗。得罪了美女领导分不到房子,女友又移情别恋,他心情很低落,甚至都麻木了。钟雪芳新欢将他踢死了倒好。省得让他去承受这一个个致命的打击!
    
     钟雪芳到底和叶成业谈过几年感情,坦白说,叶成业对她真的不错。叶成业被打,她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和难受的,当然,最主要的是害怕叶成业出事。
    
     在邓文安踢了叶成业几脚后,钟雪芳上前将邓文安拉开:文安,算了,犯不着跟这种窝囊废置气,咱们走吧!
    
     邓文安虽然霸道,但还不至于鲁莽到不计后果的地步。叶成业到底没打到他,他踢了叶成业几脚也算解气了。指着叶成业臭骂了几句后,邓文安然后和钟雪芳、江海成上车,绝尘而去。
    
     叶成业从地上爬起来,连身上的尘土都懒得去拍,他看着奔驰车远去的背影,心在剧烈地抽搐和疼痛。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钱和权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失恋的打击使叶成业非常痛苦,仿佛被人挖走了心,整个身体空荡荡的!
    
     痛苦过后,叶成业深深地后怕和忧愁,不是因为失恋,而是因为冲动之下上了美女领导苏雪晴。人家比他官大,给小鞋穿是免不了的了。
    
     事实上,给小鞋穿还是小事,要是苏雪晴把他告上法庭,他铁定是输官司和坐牢的。如此一来,他不但丢工作,而且人生还留下一个污点,往后还怎么做人?在亲友面前,他还能抬得起头吗?
    
     自他从考上公务员,父母一直引以为荣。而他当了人事科副科之后,父母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说他光宗耀祖,给他们二老挣足了面子。要是苏雪晴告他,他如何向父母交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连几天,苏雪晴竟然都没动静,她还是像往常那样正常上下班。尽管穿着正装,还是没能隐藏住她那热火的身材,尤其那挺得老高的胸部和翘翘的PP,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夸张。
    
     不过,细心的叶成业还是发现,苏雪晴走路有点瘸。这也难怪,女人经历第一次都会很痛,他如此野蛮地要了她的第一次,她走路自然才怪!
    
     走廊里和苏雪晴相遇,她还是那副傲娇的样子,跟她打招呼,她像往常一样微微地点头并且不说话。叶成业有些纳闷,苏雪晴为什么没对他采取措施?难道她不知道上她的人是他?
    
     这应该不大可能!
    
     人醉酒之后,多少还是有些意识的。苏雪晴酒醒过后,应该隐约记起事情的经过,知道他上了她。既然如此,她为何无动于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难道她甘心被他白白上了?
    
     叶成业绞尽脑汁思考了一番,认为只有一种可能:苏雪晴打算打落门牙往肚里吞!
    
     从苏雪晴的角度,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确实是可以将他关进监狱。但与此同时,人人都知道,她苏雪晴被他上了,她已经是个破瓜,她还有脸见人吗?再说了,当时两人都喝了酒,而且是她主动抱他的。她还不一定能赢官司呢!
    
     这么一分析,叶成业的心就稍微宽了宽,甚至有些得意起来。苏雪晴,这就是不给老子分房的下场!以后敢刁难老子,老子有机会还要上你!
    
     叶成业万万没料到,这几天竟然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苏雪晴到底还是对他下手了!
    
     这天下午,苏雪晴一个电话把他叫到她办公室,说是有事要跟他谈。
    
     叶成业已经预感到不妙,进入苏雪晴办公室后,不敢多看她一眼,尽管她今天穿得很漂亮,一套紧身的咖啡色裙子,将她突出的三围给完美地展示出来!
    
     苏雪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条斯理地说:老叶啊,咱们教育局最近开展干部下乡活动,活动的内容就是,挑选一名干部到乡村小学指导工作,或者出任乡村小学的校长,或者辅助校长把教育工作做好。这项活动的目的就是提高乡村小学校长的教育管理水平,然后把经验让所有的乡村小学校长一起分享!
    
     苏雪晴话还没说完,叶成业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在教育局待了这么多年,他只知道有教师下乡支教,从来没有过干部下乡帮扶。这个所谓的干部下乡活动必定是苏雪晴为他特意发起的。他只要下去,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
    
     苏雪晴最近仕途势头很猛,人人都在传,她将接替即将退休的马家兴出任教育局正局长。她要是由副转正,他回教育局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果然如叶成业所料,苏雪晴又喝了一口水之后,话锋一转,说:我刚才和其他两个局长商量之后,认为,您是这次活动的最佳人选。您给我们带个好头,以后,我们会继续把这项活动发扬光大,让其他干部也到下乡开战帮扶活动!这次,我们给你选定的小学是明安小学,你觉得怎么样?
    
     苏雪晴所说的明安小学是全京海市最偏远的农村小学,说是小学,其实包括校长只有三名教师。像这样的小学有什么帮扶可言?完全就是将他流放!
    
     毫无疑问,这是苏雪晴报复的手段!
    
     叶成业冷笑了一声,说:苏局长,我觉得有一个人更加适合!
    
     哦,那人是谁?好歹在官场历练了几年,苏雪晴城府还是有的,她的脸色出奇地平静!
    
     这人就是苏局长您啊!叶成业头脑发热,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您想想,明安小学只有三名教师,而且全是男教师,生活多单调啊,您长这么漂亮,到那里会给他们带去很多生活色彩的!
    
     苏雪晴再怎么有城府都受不了了,她啪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放肆!叶成业,有你这么侮辱领导的吗?还想不想混了你?
    
     是,我是不想混了!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叶成业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是,前几天,我是上了你。但我是被逼的!凭我的条件,我完全有资格分到房子,你凭什么把我踢出局?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至于上你吗?
    
     叶成业所说的一点都没错,苏雪晴确实是为了报复他才想出这么个办法。她苏雪晴什么人?堂堂教育局副局长!男友提了那么多次,她都舍不得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他。这下可好,这个混蛋叶成业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把她给上了!别说把叶成业下放到乡村小学,要是不犯法,她立马就提刀把他给杀了!
    
     心里暴怒,苏雪晴却很快又忍住了:叶成业,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苏雪晴的淡定让叶成业叹为观止:前几天,被我上,你感觉到爽吗?如果你还想爽,我可以满足你!
    
     苏雪晴城府再深,面对叶成业的咄咄逼人也沉不住气了:叶成业,你给我放尊重点!到乡下工作,条件很辛苦,搁谁身上都不乐意。但,这事是我们几个局长一起商量好的,没有特别针对谁!至于你刚才所说的分房,也是我们几个局长商量好的!
    
     鬼才相信你的话!叶成业怒道: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醉酒后跟我说了什么?你说,我是教育局的劳模,是窝囊废,谁都可以欺负,像我这样的窝囊废,根本不配有房子!
    
     喘了几口粗气,叶成业继续怒道:是,我在教育局是勤勤恳恳,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我希望把工作做好,为单位创造业绩,同时自己也能得到提升。却不料,遇上你这么个女魔头,处处刁难我。苏雪晴,老实告诉你吧,我对把你开苞一事,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上的!
    
     听叶成业越说越不像话,苏雪晴更加愤怒了,但是,她又不敢发作。总不能跟叶成业在办公室里大吵吧?万一把同事招徕,人人都知道她被叶成业开苞,她脸往哪儿搁?
    
     憋着一肚子气,苏雪晴起身就走,想离开办公室,躲开疯子一样的叶成业。
    
     叶成业已经杀红了眼,哪里会让她走?苏雪晴毁了他的爱情,又毁了他的事业,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他不叫叶成业!苏雪晴想绕过他的时候,他快速趋上去,拽住苏雪晴的手,使劲一拉。苏雪晴尖叫了一声,收不住身子,倒在他怀里。不得不说,这美女真是个极品,身体柔软得好像一团海绵,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味道,比醇酒还诱人!
    
     叶成业,你干吗你?快放开我!苏雪晴怒道,却又不敢放声叫喊。
    
     哼,干吗?你毁了我的爱情,现在又将我下放农村,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老子是窝囊废呢!叶成业咬咬牙,眼里闪烁着怒火。
    
     苏雪晴这下才真有点害怕了,这个叶成业平时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点木讷,没想到发起飚来,这么吓人。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他要是真的再上她一次,她还真不敢叫喊!
    
     有道是急中生智,被叶成业搂在怀里,苏雪晴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樱桃小嘴一张,在叶成业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叶成业根本没提防,啊的一声惨叫,松开了苏雪晴。
    
     苏雪晴像受惊的兔子,冲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叶成业撩起衣袖,胳膊上有一排被鲜血染红的深深齿印。特么的,这美女真够狠!看来,那天晚上上到她,完全就是天赐良机啊。她要是清醒的话,凭着这一股狠劲,他别说上她,哪怕多吃她一点豆腐都难!
    
     叶成业拿出纸巾抹去伤口上的血迹,再将衣袖拉下来,理了理衣服,出了苏雪晴的办公室。
    
     教育局办公楼里每个办公室的门都很结实很严密,关上门,里面的人哪怕说话再大声点,外面的人都很难听得到。叶成业刚才在苏雪晴办公室里闹的动静,外面同样没人知道。他从里面出来,迎面走来的同事并没有异常的表情,像往常一样,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他们看他的眼光怪怪的,有意无意地好像还疏远他。

第5章 陌生来电


     教育局不算什么高级别的单位,除了几个局长,其他的部门一般都是科长、副科长和科员同在一间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大眼瞪小眼,或者一杯清茶一份报纸耗上半天。
    
     叶成业站回办公室门口,发现自己的办公桌桌面什么都没有,抽屉是打开的,里面空空如也。自己的办公用品哪儿去了?谁动了自己的办公用品?
    
     叶科长,是这么回事......科员许文跃见叶成业一脸困惑,微笑地解释说:刚才,郝科长跟我说,你将要下乡开展帮扶活动,然后,咱们科将调到市三中的副校长到咱们科工作,让我给准备一张办公桌。郝科长说了,反正叶科长你马上要下乡,干脆就把你的办公桌给那名副校长用。
    
     叶成业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下乡,一个上调,苏雪晴的意思不用说都知道,她这是打算将他永远留在下乡了。
    
     教育局正局长马家兴马上要退休,教育局人人都在传,苏雪晴将接替赵家旺由副转正。真是这样,只要苏雪晴在任上,绝口不提调回来之事,他叶成业别想回来。万一苏雪晴当个十年八年教育局一把手,十年八年后,谁还会记得他这么个人事科副科长?
    
     诚然,苏雪晴无法撤销他的官职,即便下乡帮扶,他叶成业仍然是副科级别。但是乡下条件艰苦,根本没有任何奖金和可言,只能拿死工资。最主要的是,他升官的希望更加渺茫无望。
    
     叶成业不甘心就这么被流放,他打算给市委组织部写信反应自己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个副科干部,苏雪晴将他下放的乡村,是公报私仇,不利于干部的提拔和培养。
    
     见叶成业一脸落寞,许文跃走到门口,探头往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把门关上,小声地问道:叶科长,你是不是得罪苏局长了?
    
     许文跃前年才考上公务员到人事科上班,叶成业从来没对他发过脾气,他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都悉心教导,两人关系处得还不错。叶成业知道,许文跃对他没有恶意,相反地,这是关心他。
    
     叶成业没有回答许文跃,而是反问道:你从哪里打听到的?
    
     叶科长,这事局里的人都在传呢,哪儿用得着打听?许文跃说。
    
     哦,他们还说什么了?叶成业有些意外,这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开了?
    
     没了!许文跃摇摇头。
    
     叶成业略微想了想,大概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准是苏雪晴召集干部开会并点名要他下乡,才引起别人的怀疑和议论的。至于他给她开苞一事,只要他不说出去,苏雪晴自己绝对不会傻到自己宣扬出去。他自己也不敢说,否则的话,苏雪晴豁出去把他告上法庭,他有可能锒铛入狱!
    
     苏雪晴到底是副局长,官比他大,胳膊拗不过大腿,既然局里已经开会讨论过,局面已无法挽回,还是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叶成业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要走,许文跃一把将他拽住:叶科长,你是怎么得罪苏局长的?
    
     虽说两人关系不错,许文跃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还是让叶成业不满。他都那样了,许文跃还可劲地打探他的隐私,满足他的窥探愿望,这也太过分了!
    
     叶成业不满地看了许文跃一眼,一言不发,推开许文跃的手,转身要想走。
    
     不曾想,许文跃又将他给拽住:叶科长,您先别急着走啊!
    
     叶成业按捺不住了,生气地说:小许,有些话你该问才问,不该问就闭嘴!你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是了,问那么多废话干吗?
    
     叶科长,您误会我了!许文跃把声音压得很低:我是想帮帮你!
    
     帮我?叶成业一脸困惑,许文跃只不过是个普通科员,手上一点权力都没有,他能帮他?开玩笑吧,他?
    
     是这样的,叶科长!许文跃从叶成业里看到了不信任,赶忙解释说:您为人热情、诚恳,工作勤勤恳恳,是咱们教育局里的大好人。说真的,您被下放到乡村,我们都很难过和不舍。您告诉我原因,我和几个要好的同事一起给市委组织部写信反映此事,争取把你留下来!
    
     叶成业没料到许文跃会有这种想法,心里很感动。要不是平时,他古道热肠,诚恳待人,许文跃断然不会对他这么好的。可是,他哪儿敢把他意外上了苏雪晴的事儿告诉许文跃?这事要是传到苏雪晴耳朵里,她非跟他来个鱼死网破不可。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并赢了关系,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啊!到时候,被除去公务员身份不说,还将坐大牢!
    
     叶成业苦笑了几下,拍了拍许文跃的肩膀,说:小许,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的事儿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也不是你们写几封信就能解决的!
    
     叶科长......许文跃还想说什么,叶成业打断了他:小许,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事你真帮不上忙!
    
     许文跃见叶成业态度很坚决,不由得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眼里满是惋惜之情。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吱呀一声,郝雪平开门进来了。见叶成业和许文跃表情不大对劲,于是开玩笑说:哟,你们俩在干吗?基情四射呀!
    
     顿了顿,郝雪平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对叶成业说:老叶,听说你要下乡开战教育帮扶活动,咱们毕竟同事一场,你什么时候走,我请你吃饭,给你践行践行?
    
     郝雪平说得倒是很动听,叶成业心里却是一阵冷笑。跟郝雪平同事几年,身为人事科正科长,只要是有好处,甭管大小,他都揽到他自己身上。但凡是有关人事变动的事儿,只要没有上级领导插手,郝雪平绝不会分给他丁点权力和好处。正是因为郝雪平的专横和贪婪,叶成业这个副科被打入了冷宫,说是副科,其实跟普通科员差不多。
    
     此刻,郝雪平明着是关心他,但是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嘲笑和讽刺!不是诚心,郝雪平就是请客吃山珍海味,他叶成业也不会稀罕!
    
     谢谢郝科长的好意!只是,我最近挺忙的,请客吃饭就免了!叶成业不冷不热地说。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老叶您了!以后,你想我们了,随时回来和我们一块儿聚聚!郝雪平主动握了握叶成业的手。
    
     就连郝雪平都跟自己告别了,可见,苏雪晴将他下放的偏远农村的决心已下,这个结果几乎是无法更改的了。叶成业恨得牙根发痒,他怎么就摊上了苏雪晴这女魔头,短短两天时间,就把他的命运给扭转过来了!
    
     同时,叶成业深深地感到悲哀,难道老实人都像他一样,活该被人欺负,被人当软柿子捏吗?
    
     痛恨也好,难过也罢,该面对的还得面对,日子还得过下去!
    
     从教育局出来,叶成业看到钟雪芳在教育局大楼门前踱来踱去,不时地往里面张望,她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的袋子。见到他出来,她嘴角立即挂上一丝不屑的笑容。
    
     这会儿,叶成业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钟雪芳,跟被下放到偏远乡村相比,钟雪芳给他的伤害更大。这种心灵的伤害一时半会甚至终生都无法痊愈的!
    
     叶成业假装没看见钟雪芳,钟雪芳站在门口左边,他转身要右边走去。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钟雪芳的声音:叶成业,你站住!
    
     叶成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钟雪芳快步走上来,将他拦住:叶成业,跟你说话呢,你没长耳朵呀?
    
     叶成业这才停下脚步:钟雪芳,不是都已经跟我分手了吗?你到底想怎么着?
    
     你别高兴,也不用生气,我找你自然没有好事!你有几件衣服还在我那儿呢,我给你拿来了!钟雪芳撇了撇嘴,把手中的袋子递过来。
    
     钟雪芳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她自己租住在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叶成业有事没事老往她的出租屋跑,陪她看看电视聊聊天什么的。偶尔也在钟雪芳那里过夜,可是,不管他说多少甜言蜜语,钟雪芳坚决不和他同床,而是让他在客厅里打地铺。
    
     当时,叶成业还以为钟雪芳是个守得住底线的好女孩,哪里想到,这全特么的是套路啊!
    
     把手伸过去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叶成业却仿佛跨越一个世纪那么长,几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这种痛苦是用言语无法表达的。钟雪芳这贱人倒好,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可见,她压根就没真心爱过他!
    
     接过袋子的时候,叶成业想问问钟雪芳,她是否爱过他?却又觉得,这个问题是多余的,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用问吗?
    
     举步要走,身后传来钟雪芳的嘲讽:我果然没看错人,竟然被人下放到农村,真是窝囊到家了!还想娶老娘呢,做梦吧,你?!
    
     钟雪芳的话仿佛一支支穿透了叶成业的心,他为什么被下放到农村?还不是因为她?这娘们真是够狠心,他都沦落到这个地步,她不但不安慰他,反而讥笑他。难道女人变心了都这么绝情吗?
    
     叶成业气得想臭骂钟雪芳一顿,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都被下放了,这会儿的来电准没好事,他干脆直接把来电给挂断!
    >>>>本文《盖世无0双叶成业》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