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沉沦的熟妇教师-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绝品农

沉沦的熟妇教师-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绝品农民)

看着宋雨晴那迷离的眼眼,醉人的红唇,听着那让人销魂蚀骨的呢喃话语,赵小刚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

他一直以为这一天可能会很远,没想到嫂子居然同意了,而且还是这么大胆的方式同意的。

“嫂子,小刚这就来了,你忍耐一下。”

 文学

赵小刚一边说着,一边解开自己的腰带,高高翘起,就跟地里的玉米棒子一样,朝着阳光高高耸立着。

宋雨晴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还是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她心里虽然也是很想试试那种感觉,可是赵小刚的那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她感到害怕。

当赵小刚兴奋的准备开始的时候,发现宋雨晴居然已经夹紧了双腿,有些羞涩且又幽怨的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赵小刚可是从来没有在宋雨晴身上看到过,那羞涩的模样就跟村里的大姑娘要出嫁一样啊。

“嫂子,你不是说给我敞开那条大门了吗?”

“小刚,嫂子有些害怕,你那玩意实在是太大了,嫂子怕承受不住……”

话还没说完,赵小刚却已经吻在了那醉人的红唇之上,感受着赵小刚那炙热的气息,想着刚才那羞人的一幕,宋雨晴不由的感觉再次有了感觉,同时也是慢慢的为赵小刚打开了那皎洁的贝齿。

赵小刚忽然感受到舌尖触碰到了宋雨晴那温软的香舌,那一股迷人的芬芳带着丝丝甜味让他更加贪婪的品尝着,而且力度也是越来越大。

宋雨晴也是慢慢的抱紧了赵小刚的脖颈,开始慢慢的迎合起来。

感受到宋雨晴那纤细的腰肢在不断地扭动,赵小刚知道机会来了,当即快速吻向脖颈,然后一路下滑,他想把宋雨晴的上衣给解开,但是却让宋雨晴那如葱白一样的玉手给阻挡住了,当即他直接凑到了那两条玉腿之上。

宋雨晴感受到那从大腿根部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直接浑身颤抖起来,那种舒服的感觉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知道用一声声醉人的呢喃声音来表达。

“嗯……小刚,别亲那里。”

赵小刚一直在一双玉腿上用舌尖画圈圈,听到宋雨晴这话他怎么会不明白?

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啊,说别亲那里,那肯定是希望他去亲的啊。

赵小刚之前跟宋雨晴在屋里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现在在这荒郊野外四下无人的地方他可就大胆多了。

双手慢慢的按在了宋雨晴的那一对柔软之上。

“呜呜……小刚,你别……”

自从让赵小刚把黄瓜给弄出来之后,夜深人静的时候宋雨晴都会想到那天弄黄瓜的那种感觉,尤其是隔壁李翠花跟他男人晚上子在一起传出来那种剧烈的声音之时,她更加的想念赵小刚给她带来的那种感觉。

可是这一次的感觉要比之前还要强烈,还要舒服,她跟赵大宝结婚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感觉,这还是她这一辈子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快乐。

 “啊……小刚……你别停!”

宋雨晴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了,她只知道赵小刚这坏家伙不断的逗弄,让她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感觉。

听到宋雨晴这意乱情迷的呢喃鼓励的声音,赵小刚知道这一次他已经完全可以得到嫂子了,当即便深深的吸允了一下,瞬间宋雨晴便身体绷直僵硬,然后一声嘹亮的且又颤抖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

“啊!”

“嫂子,我这就来了,你可别着急。”

看着宋雨晴那娇艳的就跟山上那鲜艳的映山红一样的脸蛋,赵小刚吞了几口口水,然后直接掰开了宋雨晴那如白萝卜一样的雪白大腿。

那玩意狰狞的样子,看的赵小刚也是暗骂不已,居然比自己还迫不及待。

咩……

咩……

忽然,一声声山羊的叫声从山下传来,这让赵小刚眉头一皱,这山场他都已经包下来了居然还有人敢来放羊?

宋雨晴也是被这一声声羊叫之声给弄的清醒起来,看着赵小刚那大家伙狰狞的样子,宋雨晴不由的羞的低下了头,浑身一紧竟然有些忐忑。

赵小刚知道今天跟嫂子的事情又不能继续下去,心中那个窝火就别提了,尤其是看到宋雨晴居然已经在穿裤子了,心中恨不得立刻下山把放羊的人给弄死。

“嫂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是谁在放羊。”

宋雨晴低着头红着脸不敢看赵小刚,轻轻的点了点头颔首道:“那你快去快回,别跟人吵架。”

听到宋雨晴这关心的话语,赵小刚心里瞬间暖暖的,以前嫂子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开始关心他了,不由的赵小刚便想到了很多,如此下去他还是有机会得到嫂子的。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跟人吵架的,你一定要等我啊,别乱跑,这山上说不定什么时候便冒出条蛇啥的。”

赵小刚说完这话便快速提上裤子朝着山下赶去。

看着赵小刚那欢快的背影,宋雨晴心里轻轻的一叹,但是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好上了许多,或许自己也是被赵小刚给感染的吧。

赵小刚还没等下山,便快速停住了脚步,因为那山羊的脖子上蓝色记号分明就是自己家的山羊,最关键的是赵有田居然已经爬了上来。

“你个小兔崽子,在山上干什么了?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是谁?”

听到赵有田这话,赵小刚尴尬的直挠头。

“爹,我没干啥,就是领着嫂子过来采点松菇,然后卖点钱帮她把之前跟我哥结婚拉下的饥荒给还上。”

本来赵有田心里还想着有空见见山上的女孩,看看该定亲该结婚的都给赵小刚给办了,毕竟刚才那声音那么大不用想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现在听到赵小刚说是宋雨晴,这可把赵有田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你刚才跟你嫂子在山上干啥了?你还要不要脸?你对得起你哥吗?跟你说了多少遍别去招惹她,你怎么就是不听。”

赵有田越说越气,直接拿起手中赶羊的鞭子朝着赵小刚就是一鞭子。

啪……

这一鞭子抽的赵小刚龇牙咧嘴,但是赵小刚还是十分倔强的道:“爹,我跟嫂子清清白白的,可不是跟你想的那样,刚才她被蛇咬了,我就是帮她吸毒了,这能有啥?”

“你还犟嘴,那声音那么大,你骗鬼鬼都不信,你骗老子,老子信你才有鬼呢。”

赵有田举着鞭子颤抖的看着倔强的赵小刚,最终这一鞭子没有舍得落下。

“爹,我没骗你,我真的没跟嫂子干啥,你爱信不信,我就是没干,而且我就是喜欢嫂子,从一开始我就喜欢,大哥活着的时候我自然是不会跟大哥抢的,但是大哥死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嫂子,不能跟她在一起,而且大哥活着的时候说过让我好好照顾嫂子的。”

“你还说,再说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赵有田也是被赵小刚气的浑身颤抖,这种事情传出去那绝对会成为整个棒子村的笑柄,他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小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爹就从今天跟她断了来往,你要是还想跟她过,从今天起山场跟鱼塘你自己管理吧,这些山羊你也自己放吧,至于娶媳妇的彩礼钱别想从老子这里拿一分。”

赵小刚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他对宋雨晴是真心的喜欢,如果二人之间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他还能狠狠心割舍开,可是自从给宋雨晴取出黄瓜之后,他满脑子都已经是那一个人儿了,想想刚在宋雨晴在山上关心他的话语,赵小刚直接倔强的道:“自己管理就自己管理,我是不会放弃嫂子的。”

看着赵小刚那倔强的模样,赵有田手中的鞭子一连举起来好几次,却始终没有落下,最终怒气冲冲的走了。

看着赵有田的背影,赵小刚心里忽然也有些后悔,但是让他放弃宋雨晴,他心里是真的做不到的,从一开始他就是喜欢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了解,他便越发的发现宋雨晴身上的优点。

温柔,坚强,从来没有无理取闹,而且识大体,最关键的是她是棒子村最美的女人,只要是棒子村的男人见了宋雨晴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回到山顶,赵小刚发现宋雨晴居然已经采了半药篓松菇了,看着宋雨晴那认真寻找的动人模样,赵小刚不由的想到之前的那一幕立刻又撑起了帐篷。

“嫂子,这地方不用找了,我之前刚刚已经采过了。”

“小刚,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山下放羊的人是谁啊?”

宋雨晴没想到赵小刚回来的这么快,不由的询问起来,当她的目光看向赵小刚的时候,发现那条大裤衩已经高高耸立起来,不由的面色羞红不已,同时把脸也是快速别了过去,但是那眼神偷偷的斜瞄着的样子却是没有逃过赵小刚的眼神。

“嘿嘿,嫂子,那是我家的羊,放羊的人是我爹,不过已经走了,你就尽管在这山场采就是了,反正这山场我也已经承包下来了。”

“你……你没有跟你爸吵架吧?”

说完这话,宋雨晴有些担心的看着赵小刚,同时那眼神也是装作不经意间的样子快速扫了一下赵小刚的裤裆。

赵小刚看着宋雨晴那眼神当中的羞涩跟渴望,不由的上前一步,有些口干舌燥的咽了一口口水双手一把捧着宋雨晴那纤嫩的玉手道:“嫂子,没事,就算吵架也跟你无关,你不用担心我的。”

“小刚,你别这样,我毕竟是你嫂子,被别人看到你的名声在咱村里可就臭了。”

感受到赵小刚那强有力的手掌,宋雨晴快速挣脱了出来,挣脱出来的瞬间,她心中居然有些空荡荡的,这种空荡就像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听着隔壁李翠花叫一样。

“嫂子,之前不是已经答应我了吗?你不是说要为我敞开心扉的吗?怎么现在忽然又变了?”

听到赵小刚如此一说,宋雨晴的脸再次通红起来,她之前说是敞开心扉以为是打开那里让赵小刚捅进去,现在再次听到赵小刚这样一说她知道自己是误会对方了,但是让她一时间接受赵小刚她却感觉不太可能。

毕竟赵小刚要比她小四岁,而且自己还是他的嫂子,无论从年龄还是伦理上她都不能接受。

可是想到赵小刚之前独自一个人为她挡住那么多的流言蜚语,为她跟别人打架,她的心里却有不由的不忍心伤害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毕竟她是已经结婚的女人,但是想到赵小刚的那大玩意儿她心里却是有些割舍不得。

“小刚,嫂子不是不答应你,只是咱俩之间的关系实在是不可以啊,我是你亲嫂子,这事要是被传出去,你跟嫂子可真的就没法在棒子村生活了,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嫂子已经被人说习惯了,但是你还年轻,不能受这样的委屈啊。”

看着宋雨晴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听着对方那处处为自己的考虑的话语,赵小刚直接上前一把把对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嫂子,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只要嫂子你答应跟我在一起就是天塌下来我也给你顶住。”

宋雨晴在赵小刚的怀里本能的想要挣扎反抗,可是感受到那结实的火热胸膛以及赵小刚那誓言一般的话语宋雨晴身体彻底软了下来。

“小刚,嫂子答应你,答应你……”

宋雨晴一边说一边再次落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