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高黄高湿多肉小说_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高黄高湿多肉小说_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面对趴在床上姚婶子,陈兴扶着她的腰正准备继续下面的关键动作,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腰间又传来一股酸麻之感!

陈兴的脸色一变,坏了……

这就和之前每次一样,一到了关键时候,腰就一下子发酸,那地儿也会立马就软了下去。

他一时心灰意冷,恨不得一拳砸在自己货子上……

你爷爷的,偏生每次就是这时候出问题,难不成……老子这辈子都不能和女人折腾么!

正自恼火呢,偏偏忽然就有一股热气从肚子里升腾而起,沿着那肚皮一路向下,直接汇到了货子之上!

本来要软不软的货子,在这股热气之下,顿时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

咦?

姚芳也是注意到了陈兴身子的变化,俏脸上满是古怪,低下头来看了一眼陈兴的猴子,那双美目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

陈兴的货子……居然在变大!而且比之前更加炽热,更加硬朗!

饶是姚芳是经过事儿的人,此刻却也不免被吓住了,这……这还是人的货子么?

原本她的丰臀距离那家伙还有一段距离,可是随着那家伙变大,此刻居然直接就贴到了她的丰臀边上,虽然隔着小裤,却也能够感觉到那股像是要将人都给烧化了的炽热!

这?!

“小兴,你的家伙……咋又变大了呢?”

陈兴心下也是一阵古怪,原本他都有些绝望了,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再跟人折腾,可是此刻低头一看,自己那玩意居然变得比以前更大,而且更硬朗……

这是咋回事儿?难不成……陈兴的脑子里陡然浮现起了之前的一幕,在那河沟里,自己吃下的那颗龟蛋,还有那只死掉的乌龟……

难道,这一切都是龟蛋带来的作用?

可不等他多想,蹲在他身前的姚芳却已经急不可耐,伸手把自己的小裤往边上扯了一扯,然后直接朝陈兴凑了过来……

就像是烙铁碰着了泉水一般,第一次的接触,瞬间让两人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啊……”姚芳闭上眼睛,扬起了头,本就久未经事儿的她,突然间享受到这样大而强的家伙,舒坦得她恨不得敞开喉咙大声叫了出来。

而陈兴这个从未折腾过女人的瓜蛋子自然更是满心激动,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畅快之感,美妙得超过了人世间一切的感受……

“哎呀……啊……疼,疼……”姚芳却疼得一下子叫了出来,脚尖都是绷直了,身子一个劲儿发颤,一双手紧紧抓住了陈兴的肩膀……

看到姚婶子这个模样,陈兴一慌,连忙停下了动作,担忧道:“姚婶子,咋了……你疼么?”

姚芳满头大汗,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虽说她已经是经过事儿的了,可是却也从没被这样大的家伙折腾过,自然疼的要命,但是……疼痛之后,便是极致的舒爽。

姚芳红着脸抱住了陈兴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浪声说:“小兴你这驴货子,嫂子刚才都快幸福死了……现在不疼了,婶子还想要……”

陈兴其实早就想动了,只是担心姚芳疼,此刻听姚芳这么一说,哪里还会犹豫,抱着她的腰再次发动了进攻……

一次次不停的深入灵魂的探索,几乎让两人忘记了所有,她浑身颤抖不已,几乎都快被陈兴给折腾到了天上去一样……

这是何等美妙的感觉,那种火热和涨满的触感,已经完全占据了此刻姚芳的心扉……

陈兴更是感到一阵畅快淋漓,以前不能和女人折腾的憋屈和担忧,此刻彻底荡然无存,他只感觉自己像是完全融入了姚婶子的身体里,那种舒畅,根本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而且陈兴还发现刚才那种灼热和涨裂感,也是渐渐淡去,看来以后免不了要天天来找姚芳替他中和一下龟蛋的作用了。

这一番折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陈兴感觉一股热血冲上头,紧紧抱住姚芳,跟她一起达到了巅峰……

姚芳松了口气,瘫倒在了陈兴的怀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诱人的鼓囊一阵起伏……

两人轻轻拥抱在一起,温存几许。

良久,姚芳方才缓过劲儿了,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苦笑,抬头没好气白了陈兴一眼道:“小兴,你咋这么厉害啊,婶子都快被你折腾得散了架,哎……以后婶子可真是离不开你了!……”

看着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陈兴也是凑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亲亲一吻,笑道:“那以后我就天天跟婶子在一起,不就行了。”

姚芳虽然感动,却也不由轻笑摇头。

“傻小子,胡说啥呢,你不还得结婚么?等你以后娶了年轻姑娘,恐怕就会忘了婶子了!”

陈兴连忙摇头,一把抱紧了姚芳的身子:“哪能啊,我之前不是就答应婶子了么,有我在,就不会再让婶子感到寂寞的!”

听到这话,姚芳的心下一暖,依偎在陈兴的怀中,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幸福的弧线:“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婶子不求你每天陪在我的身边,只要你偶尔能想到婶子,来陪陪婶子这就够了……当然了,你要是能在婶子身边多呆呆,婶子心里就更舒坦了……”

陈兴低下头来看着怀中的可人儿,一时间肚子里又是窜起了一股邪火,他一翻身,从背后把姚芳抱住,嘿嘿一笑道:“婶子,我看书上说梅开二度会更舒坦,你想试试吗……”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响……

陈兴一愣,心下不由暗骂,他娘的,这大半夜的,咋还有人来呢?!

眼看着就要和婶子梅开二度了,这下可开不了了……

姚芳倒也是愣了愣,连忙离开了陈兴的身子,一脸疑惑道:“这时候咋会有人来呢。”

随即,她又是压低声音对陈兴交代说:“你先躲起来,我去看看是咋回事。”

姚芳的丈夫常年在外,又不是过年过节,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的,这大晚上的,居然还有人来,倒实在有些古怪。

两人飞快穿好了衣服,陈兴自顾自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姚芳见他躲好之后,才离开了卧房。

“来了来了,这大半夜的,是谁啊?”姚芳一路嚷着,把房门一打开,见到屋外的人之后也是不由埋怨道:“小陈,你这大半夜的干啥啊?”

听到这话,躲在角落的陈兴也是偷偷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却发现屋外的人居然是陈寡妇!他心下暗暗纳闷,他娘的,这婆娘大半夜来找姚婶子干啥?

只听那陈寡妇反而还用一副埋怨的语气说:“芳芳,你咋这么久才开门?”

姚芳一撇嘴,有些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我都已经睡了嘛,谁知道你大半夜的还来我家。”

对姚芳的说辞,陈寡妇显然是不太相信。“得了吧,我刚才明明听见你屋里有动静……你在家里干啥呢?”说着,陈寡妇的眼睛也是往卧房里头扫了扫……

“啊?”姚芳的心下略有些慌乱,这陈寡妇居然听到了自家的动静……也不知道刚才自己和陈兴折腾的时候,那羞人的声音有没有让她听见。

心下虽这么想,但是姚芳的嘴上却是不会承认,反而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道:“我看你是听错了吧,哪里会有什么动静?”

“我明明听见了的,像是……那种声音……”陈寡妇脸色略有些古怪,扫了眼姚芳的脸,试探性地问:“芳芳,你是不是在屋里藏了男人啊?”

这下子姚芳有些慌了,向后退了一步,挡住陈寡妇那往卧室看的视线,支支吾吾地说:“小陈,你说啥呢,啥藏男人,我……我咋可能……你别瞎猜……”

可是看到姚芳这个样子,陈寡妇却更是断定,姚芳肯定在偷人!而且,她刚才还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呢!

她素来就是个爱凑热闹,打听别人家八卦的人,平日里又跟姚芳关系好,此刻不由轻笑道:“芳芳,你就别瞒着我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姚芳一急:“我没……”

看到她这个样子,陈寡妇不由更加断定她心头有鬼,连忙从姚芳旁边朝卧室里去,嘴里还说:“有没有人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一切都被躲在卧室里的陈兴听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不由暗骂,你爷爷的,这陈寡妇真是多管闲事,老子非得找个机会把她也给办了不可。

不过现在眼看这婆娘就要进来了,自己还是先溜之为妙,毕竟这事儿要是让陈寡妇发现了,以她那口无遮拦的大嘴巴,怕是第二天全村的人就都知道了。

可不能坏了姚婶子的名声!

想及于此,陈兴也是一抬头,看向了头顶墙上的那扇窗户。

只是这窗户有点高,下边又没有什么东西垫着,很难够到上面去,要想从窗户翻出去,可不太好办……

耳边听着外头陈寡妇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情急之下,陈兴一咬牙,猛地朝墙边的窗户一跳,一双手径直攀向了窗台……

 文学

若是换了以前,这么高的窗户,就算陈兴再高个十公分只怕都够不着,可是这一次,他这么一跳之下,双手竟然稳稳地攀在了窗台边上……

这?!

陈兴一瞪眼,回头一扫地面,老子居然跳了这么高?

不过现在可顾不上感叹了,他赶紧翻过窗户,跳到了院子里,离开了姚婶子的家……

那陈寡妇和姚芳进了卧房里来,一见屋里空空荡荡,哪里有人,陈寡妇的脸色就是不由变了变,难道真没人?!

姚芳也是一脸的惊讶,她本来心下无奈,想着这事儿被陈寡妇知道可就坏了,可是此刻,屋子里的陈兴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咋离开的呢?难不成……姚芳的视线渐渐上移动,看向了墙上那道窗户,这么高,难道,他是从窗户翻出去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陈兴却并不知道这一切,他离开姚芳家的院子,就径直回了家去……

一路上,他脑袋里都是不由想着最近的事儿,在那河潭里,自己原本受了伤的,却又突然之间无缘无故全部好转,而后,刚刚和姚婶子办事……自己那原本就十分雄伟的货子又增长了几分,甚至也没有因为紧张而那地儿软掉了……

而且刚刚在逃跑的时候,自己一下子就跳到了那么高的地方,翻过了窗户。

在以前,这一切的一切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可现在会出现这些,只怕都是由于自己无意间吞下的那颗神秘龟蛋。

看来,那龟蛋彻底的改善了他的体质,现在陈兴各方面的身体机能只怕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走在路上的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嘿嘿,他娘的,那老子现在岂不是个超人了!”

想到这里,陈兴不由转过头,看向路边的一棵树,走了过去,站在在树下,他猛地用全力一下子跳了起来!。

这一跳,竟然是足足蹦了有两米多高,一下子就碰到了这棵树中间的树枝。

陈兴心下大喜,这样看来,自己果然是脱胎换骨。

他又试了试自己的力量——对着树干直接便是一拳过去。

轰!

碗口粗细的树干直接拦腰折断。

好家伙,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兴嘴都快要笑歪了,没想到那龟蛋还真是个好宝贝,眼下自己拥有了这般本事,以后指不定能挣多少钱呢。

嘿嘿,等着吧!我陈兴马上就要翻身了,再不会是以前的那个穷小子了!

对于未来,他一时不由充满了信心。

这一夜,陈兴睡的非常的踏实。

在梦中,陈兴和姚婶子又是几番大战,好不快活。

第二天一早,陈兴睡的正香的时候,就被一阵梆梆梆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他心下略有些不爽,穿着一条裤衩去打开了房门,看到来人,陈兴的脸色不由一变……

房门打开,屋外俏生生站着的不是别人,竟然就是之前跟自己相亲的王静!

陈兴脸色微变,这大清早的,王静来找自己干啥?

陈兴愣了愣,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静静,是你啊,你找我有啥事儿吗?”

王静点了点头,一双美目扫了眼陈兴的裤衩,眸子里眼神也是变得古怪了几分:“当然有事儿了,我来找你是想带你去见我爸妈,商量一下我们结婚的事!”

陈兴一听顿时吓得一激灵。

“啥?结婚?”

我去,这进展有这么快的吗?昨天这娘们儿不是还气冲冲地跑掉了么,今天咋就来找自己结婚了呢?

且不说别的,陈兴和王静也就是昨天才正式认识呢,俩人甚至都还没开始谈恋爱了,就直接说结婚?陈兴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陈兴那惊讶的模样,王静皱了皱眉,低下头来伸手一指陈兴的货子道:“不过……你昨天说你是紧张对不对,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你那地儿,要是有问题,我就不和你结婚了……”

一听这话,陈兴也是吞了口唾沫,渐渐反应了过来,看来,王静是真想跟自己结婚?虽然有些奇怪她为啥会看上自己,但是能和王静这样的女人结婚,对于陈兴来说,那可是天大的便宜!

他丝毫不犹豫,一把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裤衩子,这大清早的,那地方正蓬勃升旗呢……

王静心中一跳,可还是强忍着心中的狂跳凑近了两步,伸手去碰了碰,发现这货子跟上次完全不同,不但更大,而且也要硬朗得多了。

仔细看完后,王静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成,那你去穿衣服吧,我们这就去见我爸妈。”

陈兴一愣,连忙提上了裤子:“这……这也太快了吧……”

王静却丝毫不以为意,轻笑了一声,说道:“哪有啥快不快的,这年头,城里人闪婚很正常的。我们年纪都不小了,还是早点安定下来比较好。你不觉得吗?”

陈兴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啦,不过……你是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吗,你知道的,我只是个穷小子,我现在可是连礼金都拿不出来。”

他心里还是有些迟疑。

王静却摇头道:“你别想那么多啦,我又不是啥物质的女人。我觉得两个人结婚,只好互相喜欢就行了,反正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你喜欢我不?”

陈兴愣了愣,这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问自己喜不喜欢她……这能说不喜欢么?

陈兴吞了口唾沫,一点头道:“我……我也很喜欢你!”

王静的面色倒是没有什么波动,只是轻笑了一声:“那不就结了吗,既然我们互相喜欢,就早点结婚呗,你快换好衣服,我们这就去找我爸妈把事情定下来吧!”

陈兴按捺住心底的激动,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心下一动,将藏在家里床板底下的存折拿了出来,那里头有一万块钱。

一出来,看王静站在门口正等着自己,他也是心头一热,老子马上也是有老婆的人了!

陈兴连忙走了过去,手里拿着存折,轻声对王静说:“那啥,静静,其实我爸妈走之前给我留下了一万块钱。我想,我要是去你家提亲的话,完全空着手去也不算回事,多少也得带点东西……”

听到这话,王静倒是也有些意外,她看了眼陈兴那淳朴憨厚的脸,眼神微微有些古怪,良久,她转过了头去,淡淡道:“成吧,我们去城里取钱买东西。。”

二人走过一段山路,在外面路口坐上了前往镇上的公交车。

一路上,王静都挽着陈兴的手,这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想到身旁的这个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陈兴的内心就感觉到十分的温暖。

这么多年孤身一人,终于可以再次拥有一个家了么?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自己一定要竭尽所能,给静静最幸福的生活!

而且,现在的他拥有了神秘龟蛋所带来的超凡能力,相信这一切并不难办到。

只是,唯一让陈兴有些纠结的事,就是姚婶子。

如果自己真的跟王静结了婚,以后要是再跟姚婶子纠缠不清的话,那就太对不起王静了,可姚婶子那边……哎……

如何权衡好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让陈兴的心头也是一阵茫然。

“算了,以后的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眼下还是先把婚事给确定下来,毕竟静静的父母还不一定会答应呢!”陈兴心下这么想着……

到了镇上,陈兴去银行取出了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没动,放在包里,他用一些平常自己的继续,买了一些保养品之类的见面礼。

搞定了这一切之后,这才又领着王静回了村,去了她家……

到王静家门口的时候,陈兴的心忽然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静静的爸妈……会不会看不上自己这个穷小子啊?他心下不由暗暗担忧了起来。

似乎也是注意到陈兴有些紧张,王静不由转过头来对他莞尔一笑,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轻声说:“别担心,陈兴哥,不管我爸妈咋说,我都会嫁给你的。”

看着王静那动人的脸庞,陈兴的心下一暖,随即一咬牙,他娘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静静主动提出要跟我结婚,那么结婚道路上的一切困难险阻,就都由我来铲平!

陈兴不再多想,径直跟王静走了进去……

就在两人进去之后,旁边墙根处,忽然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刘大虎!

但是此刻的他,脸上却再没了以前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惶恐,甚至连腿都开始发颤了起来……

“这到底是咋回事,陈兴那小子不是掉到山坡下边摔死了吗?他现在咋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家伙命这么硬,那么高的山坡都摔不死他?”

不可能……不可能,那么高的山坡,下面又是树枝,又是山石的,这小子就算是铁做的怕也得摔散了架……

刘大虎的眼睛忽然一瞪,身子也是一个劲儿筛糠,难道,难道这是陈兴的鬼魂……他,他是来找自己索命的?!

不成……不管他是人是鬼,肯定都会来找自己报仇的,必须多叫点人来才成,想及于此,刘大虎又是扫了眼王静家门,转身捏着拳头飞快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