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第一次好涨好痛怎么办 会看湿的污污的小黄文

第一次好涨好痛怎么办 会看湿的污污的小黄文(春心萌动)

秒回的都是真爱啊。

   即便不是真爱,那至少也是不讨厌对吧。

   我看了看微信:“谢大侄子赞美,呵呵呵。嘛呢成光?”

   我火速回信:“热,无聊啊。躺着呢。”

   这时候,我给她下的鱼饵起效了。黄玲回信:“我也正无聊着呢。要不,摸两圈去,麻将馆那边四零麻将缺两人,咱两正好搭对。”

   我连忙道:“成啊!就愿意跟婶儿这样漂亮的美女打麻将,就算输了心里都美滋滋儿的。”

   我开始了挑逗。

 文学


   黄玲回了一个羞涩的表情:“小坏蛋,敢取笑你婶儿,看老娘不弄死你。”

   话题暧昧。我赶紧回话:“噢耶,婶儿你快来弄死我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黄玲马上回信:“打你一顿小拳拳,坏蛋。婶儿你也敢调戏,真是胆儿肥了。”

   我发了一个龇牙的表情过去:“要么,咱现在出洞房打麻将去?”

   这就是聊天的艺术,洞房两个字,完全是试探她的态度。

   而对待还没睡到的女人,要睡前淫荡如魔,睡后神圣如佛。睡前淫荡如魔是为了敲开女人那隐藏在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心扉,给她预期,我想睡你。

   如果她接茬了,那么就有很大可能性。至于睡后神圣如佛,当然也是装的,是为了以后不断的睡她。直到你睡够了为止,就不必装了。

   我打出洞房两字,不管她回什么,只要是不拒绝,那么我就知道。这女人,我有打开她的窗口。

   果然,黄玲回话:“太坏了你,没想到看你老实巴交的,原来这么淫荡。坏蛋……”后面还加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一看这个害羞的表情,顿时大喜。

   这何止是有打开她的窗口啊,简直是窗口巨大呀。说不好,老子今天晚上都能睡了她呀。

   来不及多说,我跟她前后脚就来到了麻将馆。

   而且,在来之前,我为了巩固战果,就跟她说,婶儿呀,如果你麻将上听了呢,就用脚碰我一下。我给你点炮,咱娘两赢死他们。

   黄玲回复了个呵呵,你这个坏蛋,我才不碰你,没按好心。

   我的确没按好心,麻将点炮事儿小,她用脚丫子碰我,才是我真正要的效果。

   来到了麻将馆,黄玲跟我交换了一个内容丰富的暧昧眼神,没一会儿的功夫,麻将局就凑成了。

   可能是心情好的关系,我的手气特别的好。四零的麻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足足赢了六七百块。

   这可不是小数目。

   而反观黄玲,她手气好像不怎么着,输了四五百了。一个劲儿的嘟囔个不停。

   而且,令我比较失望的是,黄玲居然没有在桌子底下拿脚丫子碰我。这不禁令我感到微微的颓丧。

   转眼一圈又过去了,黄玲输的就剩下几个币子了。麻将牌已经进行了六圈,再有两圈就结束了。

   这时候,黄玲碰了三个对子,眼睛都瞪的溜溜圆了。其实在场的都差不多看出来了,黄玲这是要做对对胡。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柔软的,细腻的,肉感的,光滑的脚掌,轻轻的碰触到了我的小腿上。

   我顿时一激灵。

   不用想,绝对是黄玲。她就坐在我对面。此时此刻,她正一脸正经的在摆弄着手里的牌,装的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虽然现在天已经黑了,但是时值正夏,天气依然炎热。所以黄玲只是穿了一个人字拖。

   而显然,她碰在我小腿上的脚掌,是光着的。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用她的脚心在摩挲着我的小腿。

   很嫩……

   很滑……

   很……舒服……

   年轻女人的皮肤摩擦,总是有着让男人着迷乃至迷乱的效果。黄玲细腻滑嫩的脚掌,在桌子底下,就那么慢慢的,轻轻的,柔柔的在我的小腿上蹭啊,蹭啊,蹭啊……

   真是,太他嘛舒服了。

   那轻轻柔柔的摩挲,像是在哀求,在期盼,在恳请……

   桌面上,四个人看似都在紧张的盯着自己的牌面,一切平静如水。但是,桌子底下,却是暗潮汹涌。

   我知道,黄玲这是上听了。

   她终于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开始主动朝我示好了。如此赤裸裸的挑逗,根本就是等于默许了我占有她。

   男追女,隔层山。而女追男,就隔层纸。我不得不说这真他嘛是一个真理。只要这层纸捅破,那么,性福的大门,就朝你敞开了。

   当然,目前我还有事儿要办。而且要办的漂亮。那就是,给黄玲的对对胡点炮。

   我扫了一下桌面,一共三十张牌花,没出来的也就那么三五张。我一看,缺少一张幺鸡呀。

   黄玲手里至少得有两个对子,幺鸡成对的可能性很大。

   我当然不能直接给她把幺鸡打出来,而是先把二条打了出来。二条地面已经见了。

   过了两把之后,幺鸡放单。我一看,时机成熟了,幺鸡出手。果然,黄玲啊的一声大叫:“胡了!对对碰。上钱上钱上钱……”

   她这个胡牌不小,一个人足足拿出去好几十块钱。

   其他两个人纷纷埋怨我,我把牌推倒:你看嘛,就那一张幺鸡,没鸟用。老子也上听了嘛……

   牌花打的很正常,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毛病!

   所以,他们两个也说不出什么来。这就是故意点炮的艺术。让你看不出毛病来。

   紧接着,我又给黄玲点了一个绝章牌。黄玲的牌势顿时起来了,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等到两圈牌打完散场,不但之前输了的钱捞了回来,而且居然势不可挡的还多赚了四五百。

   这可谓是惊天大逆转。

   当然,她这个惊天大逆转,可以说是完全是我的功劳。

   只要她上听了,脚丫子在我的小腿上一蹭,不出三圈,我就能给她点上一炮胡牌。

   剩下两个完全蒙在鼓里的家伙,纷纷埋怨着,今儿这牌真是邪了门了,输定了人的,居然反转了。而他们反倒输了钱,邪门呀,邪门……

   我忍住没笑,黄玲却是笑的合不拢嘴,连连声称这就叫运气。认赌服输……

   牌局散了之后,我两依然是一前一后出了门。

   此时此刻,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天早都已经黑透了。不过因为这是村子里,走夜路也是在村户的村道上穿行,所以,夜路并不那么招人害怕。

   出了麻将馆的大门,我刚走了几步,肩膀上忽然被拍了一下。吓的我一蹦。

   黄玲柔柔的声音传来:“大侄子,今儿谢谢你啦。”

   我微笑:“你瞅瞅你,冷不丁出来拍人一下,胆小的还不被你吓死。啊,你要谢我,咋谢呀?要不要以身相许。”

   黄玲闻言噗嗤一笑,笑着拍了我一下:“你咋这么骚呢?太坏了。跟你说我可是你婶儿,连我你都想睡。你有没有点良知啊你。睡是不可能了,不过请你吃个夜宵还是可以的。”

   见她如此说,我悻悻的道:“夜宵有什么吃头,我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这时候,黄玲悠悠的来了一句:“老王今天没在家,去市里开会了。”

   我一听,顿时精神一震。黄玲这话的意思简直是太明显了。明摆着暗示我,他男人不在家。什么意思我再不懂,我就傻了我。

   我于是高兴的点头:“说不说的,还真有点饿了。那行,吃你一顿夜宵去。”

   黄玲闻言轻浮的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死相吧。”

   月黑风高月,正是推倒时。

   跟黄玲来到她家,进了门,门一关上,连灯都没得及打,我就一把抱住她的腰。

   黄玲嘤咛一声:“臭小子你要干啥……”

   然而,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是身体已经诚实的软了下来。而且,这骚妞的胳膊,直接就勾上了我的脖子。

   这是默许呀。

   老子还等什么。

   我一口上去,亲吻上黄玲丰满的嘴唇。黄玲呜呜了两声,便不再做声,而是热烈的回应着我,两只胳膊一起搂住我的脖子。

   我一边亲吻着她,一边那只手一揽她的腿弯,直接就把她抱了起来,直接进了里屋,丢在了床上。

   我说什么也没有想到,突击黄玲的计划居然会如此的顺利。

   而且,这可是村长王刚的小嫩老婆啊,不知道为了什么,一想到她这个身份,我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上村长的老婆,这是多么具有成就感和征服感的一件事儿啊。就跟普通士兵能睡了皇后一样的感觉,爽!

   黄玲似乎也是一副饥渴的不行的样子,我这边在脱着衣服,她竟然主动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都脱了下去。鞋子一蹬,就甩在了地上。直接就放在了床上,伸出胳膊来迎接我:“快来,我的小野男人。”

   真是,太骚了!

   这娘们到底是有多饥渴。难道,那看似威猛的王刚,这事儿上不行?

   然而此时此刻,我也不需要想那么多了。

   直接一个饿虎扑食,趴在了黄玲的身上。

   黄玲哼哧一声,然后如同八爪鱼一样,瞬间把我缠绕:“臭小子,你是想压死我嘛?快,亲我……”

   我三下五除二褪掉她身上的布片,分开她的双腿,发现,那里面早就已经黄河泛滥了……

黄玲两条又嫩又白的大腿之间,一簇黑色的野草茂密劲生,生机勃勃。

   我迫不及待的覆盖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一声轻呼,那润滑的桃源秘处,因为雨露滋润,几乎没有什么阻碍,便顺利进入。

   在我进入的那一刻,黄玲如同在沙漠里久行的旅人,冷不丁尝到了甘泉一样的舒缓表情,和因为喝到了救命的泉水欲舒服致死的哼唧了一声,两腿猛的一夹。

   我的小兄弟顿时一紧,被牢牢的锁定她的桃源深处……

   黄玲紧张而又兴奋的身体甚至有着微微的颤抖。我想不到她居然如此激动。真是的,不就是被男人睡一觉嘛,至于激动成这样嘛。

   黄玲声音都几乎是颤抖着的抖动:“成光,我的好成光,快,快动啊……”

   这骚女人这么饥渴,都已经等不及了嘛?

   真骚啊!

   不过,老子喜欢。

   想着这是村长王刚的老婆,我无来由的腹内更添一股燥热之气,小兄弟似乎都因为受到鼓舞大了一号。

   伴随着一阵相当激烈的噼啪肉搏,我和黄玲一起停止了声音,停止了动作,我静静的趴在她的身上。

   第一次,以不到十分钟的激烈搏斗结束了。

   第一场战斗结束,很明显,黄玲还有点不甚满意,因为时间有点短。这个我也没办法,第一次办的女人,因为太过激动,坚持的时间总是会快一些。第二次往后或许会好一点。

   我们两都平躺在床上,黄玲搂着我的脖子,两条腿发贱的放在我的膝盖上,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摸着我的肚子:“我的小成光,很厉害嘛。可惜呀,就是坚持的时间有点短。要是能坚持半个小时,就完美了。”

   我靠着床头抽着烟:“你怎么这么饥渴。那王刚满足不了你啊?”

   黄玲闻言撇撇嘴:“你别跟我提他,扫兴不扫兴。提他就来气。”

   我一听,这话里有话啊。这里面,似乎有问题呀。有问题,那就能制造矛盾啊。我费劲力气勾搭黄玲,除了要玩她的身子之外,主要就是为了制造他们两的矛盾,让他们窝里反啊。

   于是我嘿嘿的笑了笑道:“不是那个王刚家伙不好用,满足不了你吧?”

   黄玲翻了翻白眼儿:“也不是,是我不让他碰,都两年了。”

   我闻言顿时大惊。

   听这话,里面的内容多了去了。

   我连忙追问:“咋,他那东西不好使,坏掉啦?”

   黄玲哼了一声道,本来这是家事儿,不好跟别人说,不过既然咱们都这样了,告诉你无妨。他呀,两年前进城办事,找小姐,结果,染病了。

   我闻言顿时浑身一哆嗦:“握草,那你不是也被染上了。合着我也被染上了吧?”

   黄玲闻言瞪了我一眼,掐了我一下:“想什么呢?我的早看好了。但是他没看好,现在还月月去城里打针。哼,估计呀,这辈子也难好了。反正我被他碰了一次之后,结果有点痒,多亏我发现的早,三个月就治愈了。你说,我还能让他碰嘛?所以,他爱怎么着怎么着。我是不让他碰了。他要祸害呀,就是祸害城里那些卖的。休想碰我。”

   我闻言点头,平日里,看着你们两风光美满的,合着还有这么一出。都两年没过性生活了,那这日子还过个屁,咋不离了。

   黄玲翻了翻白眼道,你当我不想离啊。可是,我这几年的身子可不能白搭,我还为他打过胎呢。按理说,就算离,他也得分我一半家产。可是这货不干。我们不就这么摽着呢嘛。

   这黄玲完全是一个可以联合的战友啊!

   这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啊!

   今天这一炮打的,真是太值了。不但爽了,还打来一个合作的战友。真是,一举两得呀!

   我搂着黄玲滑腻的脖子,一只手捏着她硕大柔软的汝房:“哦,我滴宝贝真是可怜呐。来,我疼疼你。”给她亲了个嘴。黄玲马上八爪鱼一样把我缠了起来。

   再一番颠簸之后,黄玲爽的腿都软了。脸上红润的跟一朵桃花一样绽放,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舒服和欢畅,咯咯的笑个不停。所以说嘛,这男人女人要是性生活和谐了,其余的,都好说,都是浮云。

   这一次把黄玲干的直舔自己的嘴巴,缠着我道:“成光,以后有机会我们就要在一起,知道不?不然老娘饶不了你。哼……”

   我点头,这事儿好说。不过你的事儿不好说。你也不能总这么跟王刚僵着吧对吧。他跟你僵持着,他倒不损失什么。

   但是你不一样,你跟他僵持一天,你的美貌就衰老一天。而且,他的财产,并没有变化。这等于是白白消耗你的青春和生命的说。你得想想办法,耗着,从来不是办法。

   听我这么一说,黄玲皱皱眉,她似乎终于悟透了问题的重要性。

   那股火热的激情劲儿,一下子下去了不少,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成光你是旁观者清啊,这事儿,我之前还真没想到。我真是,不能跟王刚这么耗着了。我得干点啥呀。可是,我能干啥呀。成光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跟她耗了这么半天,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我于是假装思考了一下,认真的道,你让我捋顺一下啊。你想离婚,但是你想分一半王刚的财产,作为你的青春损失费,对不?

   黄玲白嫩的身子在被窝里动了一下,又贴的我紧了一些:“那是的嘛,我凭啥让他白睡好几年呐。还是我最好的那几年。女人最值钱的,不就是身子嘛。”

   我冲她一伸大拇指,某种程度上说,姿色和身体,那就是女人混迹这个社会的最大法宝,最终武器。的确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孙子。

   但是,想要从社会老油条王刚那里分出一半财产来,这恐怕是不容易做到的。

   黄玲闻言翻了翻白眼:“你这说了跟没说不一样嘛。”

   我摸了摸她的奶子道:“你着啥急,听我慢慢说嘛。我是这样想的,你想明晃晃的分他一半财产,那是不容易的。但是,若是换个思路,独占他所有财产,倒是更容易实施一些。”

   黄玲闻言大惊:“是我没听明白还是你没说明白。你说,分一半不容易,全占了,容易?”

   我郑重的点头:“没错!就像有的人,你要割掉他一块肉,那不容易。但是你要弄死他,要他一身的肉,反倒容易的多。”

   黄玲闻言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吧:“啊?你要我整死王刚?我可不干,那犯法啊,要枪崩的……” 

   我闻言顿时无语,心道这女人怎么脑袋瓜子就一根弦啊。

   我无语道:“谁让你整死王刚了?我是让你……让我帮助你,把他送进局子蹲大狱去。这样,你不就是一家之主了嘛?笨!”

>>>>本文《春心0萌动》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