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花医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花医

同时我还继续推拿,她还闭着眼,似乎没发现我越来越大胆。

把那两个罩儿也轻轻向下一拉。

顿时我瞪大眼睛,从来没见过的美妙东西就这么跳跃在我眼前。

我忍不住伸手就抓,这种零距离接触,可比隔着衣服爽多了。

看着那顶端迷人的颜色,我的脑子越来越发热。

居然鬼使神差低下头,一口咬下去。

杨柳姐忽然把我推开,她瞪着我,扬手要打。

不过还是把手收回去,赶紧把衣服整理好。

看着那两团雪白的宝贝又回到她衣服里,我挺遗憾。

杨柳姐冲我说:“你好大胆,都让你隔着衣服摸,你把我衣服给脱下来了!你这混蛋!”

我说:“我脱你衣服,你应该有感觉,可你都没阻止,我还以为你愿意呢。”

杨柳姐哑口无言。

忽然,她笑了,笑得还有点诡异。

她竟朝我翘起大拇指:“有你的,张小贵!看来我没找错人,就你这种手法,我那个骚婆婆被你摸上几下,多半到时候随便你怎么样都行。”

她要我做的事,还有些荒诞。

她跟她婆婆也就是村长的老婆陈水花不对付,两人经常争斗,这婆媳关系可恶劣了。她居然想到一招,让婆婆偷男人,拍下视频,把这玩意儿给她公公一看,多半就闹了离婚。

以后她就安生了。

这种手段挺卑劣,我本来不愿意干,但经不住杨柳姐说跟我好一回的诱惑。

陈水花并不是杨柳姐的亲婆婆,是她老公的后妈,今年才三十五岁,长得也很漂亮,身材火爆得夸张,有人说她胸前揣着两炸弹。我对这个女人也挺着迷的,要是能和她好一好,也挺过瘾。

杨柳姐把计划跟我说了。

她会在陈水花的饮料里下药,让她肚子疼,然后把我叫过去给她治疗。

在这过程中,我就说要给肚子做推拿,到时再把我刚才的手法用出来。

摸得她受不了了,就可以上了。

她会给我一个针孔摄像头,很小,可以随便黏贴在适合区域,到时拍下来。

说到这,杨柳姐眉飞色舞。

然后她从我的卫生所离开了,过了两天打电话给我,让我立刻去她家。

要做那件事了!

我有点儿心乱如麻,挎起药箱去了她那。

她家在整个榆树村最富丽堂皇,哪怕放到县里都独树一帜,简直就像小宫殿。

我还是第一次来,双腿有点打抖。

杨柳姐在门口等我,见我到了,立刻把我给拉进去。

她的小手滑若凝脂,让我想起上次零距离摸她胸的情景,不由又朝她那高高耸起的酥胸看去。

她说:“我已经给陈水花下了药,她躺在房间里疼得要命。你现在就上去给她看病,我跟她说了,找了你来给她治肚子疼。”

我看了看豪华大厅,轻声问:“你家里还有没有别人?”

杨柳姐摇摇头:“没了,你放心。”

说着他把一个黄豆大小的黑色摄像头交给我,还说了使用办法。

我还是有点心慌意乱。

“不成功咋办?万一她拒绝我呢?”

杨柳姐笑眯眯:“这事儿不急,一次不行就第二次。我又不非得要你一次就成功,这一次你先跟她建立感情,她要真不愿意,那就第二次呗。第二次不行,还有第三次。反正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她给搞上手,我们能成功!”

我一阵无语,只能任由她拉我上了二楼。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居然开始来反应。

杨柳姐故意大声说:“婆婆,我把张医生叫过来了,他会给你看病,我有事要忙,先走了。”

她朝我挤了挤眼皮就走了。

我站在门口,明显听到里边传来女人充满诱惑的哼叫声,跌宕起伏的,不断激发我的热血。

陈水花保养得特别好,浑身细皮嫩肉,胸大臀肥,光看看她在外边走动,血气方刚的我就被勾搭得受不了,何况现在……

我终于把门给打开了,往里一看,一下子就凌乱了。

陈水花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两只手紧紧抱着肚子,不断哼唧。

她浑身雪白,这会儿穿着一条吊带睡裙。

领口比较低,因为她两手捂着肚子,无意间就把衣服往下拉。

那两大团雪白的肉球都鼓鼓荡荡要跳出来了,还露出了紫色的罩儿。

我走到床边一看,禁不住更是心跳如鼓。

只见她罩儿微微翻起来,隐约冒出两颗迷人的小花蕾。

这么迷人的景色,让我顿时看直了眼,我甚至想伸手抓过去。

那满把满把的感觉肯定非常不错。

陈水花一抬头,她惊慌地啊一声,赶紧把领口用力往上一拉。

哪知道用力过猛,她的胸又大得不像话,受到手背挤压,于是靠上方的那一只全部都……

都一下子被挤得跳了出来!

就像是一只大白兔跳出草丛。

顿时,我都感觉自己像变成了一头大灰狼,恨不得嗷呜一声就扑过去。

陈水花赶紧把那只狠狠塞了进去,它被挤得都变形了,我看傻眼了……

“看啥看呢?赶紧给我看肚子!”

陈水花生气地说。

我咳了两声,接着就装模作样进行诊治。

我不动声色地把摄像头放到一个隐蔽位置,给她开了点药。

然后,鼓起勇气说:“水花婶,你这是急性肠胃炎,虽然不很严重,但因为肠胃抽紧,导致腹部肌肉都有些抽筋,所以让你觉得更痛苦。我给你揉揉肚子放松一下,方便不?”

陈水花有点迷离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有些心虚。

她说:“行,那你给我揉揉肚,我疼得实在受不了了。”

她扭身仰躺在床上,把两只手拿开。

我伸手按在她的肚子上。

虽然还隔着薄薄的睡裙,但能感到她肚子很光滑很温暖,也挺结实,稍微按一下弹性十足。

我给她轻轻揉起来。

揉着揉着,她虽然还发出一阵阵哼唧声,但没那么痛苦了。

本来苍白的脸蛋泛起红晕,看我的眼神也有点迷离。

我们两个人的目光一接触,她立刻闭上了眼,显得有点慌乱。

我的手渐渐地往她的小肚子下边摸,都快接近她的胯骨。

一边摸着,我还一边用手指轻轻拨弄她的肚脐眼。

女人的肚脐眼其实也是一个敏感区域,带有技巧性的抚摸可以产生一种电麻感。

这种电麻感会深入她的敏感区域,让她动情。

陈水花的哼唧声越来越大。

她还轻轻地咬住下嘴唇,脸上透出享受的神情。

娇躯微微扭动.

这是一具我平时可望不可及的玉体,想不到现在却在我抚摸下像蛇般扭动.

我挺自豪。

我一边摸一边问:“水花婶,现在感觉怎么样?舒服些没有?”

她喃喃说:“舒服,挺舒服的,就是……就是……”

我故意问:“就是什么?”

她用力咬了咬下嘴唇,不说话了。

我越来越大胆,轻轻地拉起了她的裙子。

她一双洁白如雪的玉腿,渐渐在我眼前展现……

陈水花似乎没察觉,随便我干什么。

一双大白腿都快要露出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什么,一下子就按住我的手。

她睁开眼,紧张地看着我。

“张小贵,你要干嘛?”

“水花婶,贴着衣服按摩会影响疗效,要直接按你肚皮,你会感觉到更舒服的。试一下好吗?如果没有更舒服,就不直接贴肚皮按了。”

她还在犹豫,但抓住我的手却稍微有所松动。

我轻轻地就把她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她叹了一口气,嘀咕着说:“你可不要乱来。”

说着,就把手给拿开。

裙子掀开之后,我瞪大眼睛,丹田涌出一股烈火。

本来我已经有些茁壮,现在更加受不了。

女人穿着的紫色小裤衩真太迷人了,而且还是微微透明的那种。

衬着她洁白的腿和肚子,更彰显出一股充满诱惑的力量。

更别说从薄薄布片里透出的风景,我快把持不住了。

这只是昙花一现。

陈水花很警觉,立刻拉过旁边的被子,把她的风景给盖住了,只露出圆溜溜的小肚子。

我把手按在她肚子上边,直接接触,感到那里的皮肤更光滑火热。

我轻轻按揉着,继续用手指拨动她的肚脐眼。

女人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她两只洁白的脚丫子都紧紧扣起来,两手也抓住床单,就像在忍受什么。

我问:“水花婶,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更舒服了?”

她轻轻嗯一声,眼睛紧闭。

这会儿却没用力咬下嘴唇,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喘着粗气。

她这样更迷人,我更心动。

我的手在她小肚子上一边按摩一边朝下滑去,手掌边缘都碰到了她的小裤衩。

时不时还从细柔草丛边上滑过去,每次这么一划,她浑身就会打个激灵。

无意中,我发现她的小裤衩像在水里泡了一样。

我越来越大胆,干脆把手伸进去。

她大吃一惊,赶紧夹住双腿,再次瞪大眼睛看着我。

她的手也按在我巴掌上。

“不……不要!”

我装着没听见,继续在那里用手指轻轻摆弄。

她又受不了了,长长叹了一口气,双腿也不知不觉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