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嗯啊大力抽射九浅一深_小说里的男女亲热片段描

嗯啊大力抽射九浅一深_小说里的男女亲热片段描写 第6章 欠收拾


     凌浩然此时眼神异常冰冷,盯着躺在地上满地打滚的狗哥,心中的怒意尚未消散:谁都不能欺负你。

 文学


    
     这个世界上,对他最重要的人,也只有苏梦洁了。
    
     监狱八年,出来之后,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凌浩然这时候能做的,就是守护好嫂子,无论是谁,如果欺负苏梦洁,那就要付出代价。
    
     浩然……苏梦洁的脸上有几分复杂的神色,之前那个内向听话的弟弟,在监狱八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浩然哥,你放心吧,我们帮你教训他。东方毅看着凌浩然保证到。
    
     妈的这群不长眼的,竟然敢欺负嫂子,看我不让他们脱层皮,浩然哥你就坐着,别脏了手。南寒也是一个暴脾气,光是眼神就能让不少人吓得哆嗦。
    
     你们也是他的人?南寒我这一个酒瓶,蹲在狗哥那三个小弟身前,低声问道。
    
     那三个人吓得直接磕起了头,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
    
     嘭!
    
     咔咔!
    
     南寒直接就是一瓶子砸在了那个人的头顶,酒瓶直接碎掉,最中间那个人头破血流的晕倒在地,其他两个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不要命的磕着头。
    
     别他妈和我磕头,没眼力劲的东西,是不是欠收拾?南寒看着这两个人,直接给了他俩一人一脚。
    
     随后这两人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苏梦洁跟前,拼命的磕头认错。
    
     苏梦洁有点紧张的看着凌浩然,这些人往日里都是凯撒酒吧的大贵宾,这时候在自己的面前磕头,着实让她不知所措。
    
     还有你。凌浩然这时候还没忘记一件事儿,刚才这个人五人六的西装男子,似乎打了嫂子一个耳光。
    
     还按着嫂子的脑袋,往那个狗哥身上送,不把他打得他妈都不认识,我凌浩然就不配做男人。
    
     凌浩然周身冷气逼人,吓得杨志浑身哆嗦。
    
     扑通!
    
     杨志双腿一软,浑身很是利索的跪在了地上,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她是您的家人……我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杨志这时候像是失了魂一般,心惊肉跳。
    
     浩然哥,今天在酒吧随便玩,所有花费都算在我头上,我请您,怎麽样?杨志抱着凌浩然的脚,颤颤额额的说道。
    
     一旁的东方毅直接就是一脚踹了上去:尼玛的敢打嫂子耳光?是想死吧你?
    
     哐!哐!
    
     杨志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磕头的声音很是响亮。
    
     我错了我错了,真的错了,今天几位所有人的花销,全算在我头上,求求您了,我真的不敢了……不要废了我……
    
     我你妈,是觉得老子没钱还是怎么了?南寒怒骂了一声,直接就朝杨志的脑袋踩了过去。
    
     饶了我,饶了我……杨志哆哆嗦嗦,裤裆直接湿了一大片。
    
     凌浩然拽着他的衣领把他给拽了起来,随后看着满脸惊恐的杨志说道:你打我嫂子的这个耳光,你得还。
    
     还,还还,从今往后苏梦洁就是我姑奶奶,我会恭恭敬敬的供着……亲姑奶……
    
     啪!
    
     杨志声音还没落下,凌浩然反手直接抽在了他的脸上。
    
     声音异常清脆响亮,酒吧里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这一下怕是能直接把杨志给打傻了。
    
     随后,凌浩然更是接连不断的抽着耳光,酒吧内像是放鞭炮一般……
    
     酒吧里安静的除了抽耳光的声音之外,任何杂音都没有。
    
     所有人心里都戚戚然的看着凌浩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能让江城二少叫哥,下手这么凶狠,也不知道苏大美女身边什么时候有这样了大人物。
    
     砰!
    
     杨志这时候两个脸蛋肿的像是大西瓜,和猪头没什么区别。
    
     凌浩然冷哼了一声,直接拽着他的衣领丢出去了几米远。
    
     看着那两个还在嫂子的脚下磕头的混混,一人一脚直接踹飞了出去。
    
     嘶……
    
     所有人看着凌浩然,心中满是震惊,一脚踢飞六七米远,这他妈这么狠的吗?
    
     凌浩然这才罢手,看了看时间,对嫂子说道:走吧。
    
     告诉你们老大,赶紧滚过来找我。东方毅看着痛苦哀嚎的狗哥,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之后,就和凌浩然一起离开了酒吧。
    
     南寒一挥手,带着小弟也跟着走了出去。
    
     浩然哥,我送你们吧,住的地方,我也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东方毅直接搂着凌浩然的肩膀,硬要把他往法拉利上推。
    
     一千多万的别墅,知道浩然哥要出来了,我们提前就买好了,走,咱们去喝一个!南寒笑着说道,这时候酒吧外头的豪车成群,可是专门迎接凌浩然的。
    
     当年在监狱里面的那些恩情,那兄弟情,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
    
     凌浩然则是摆了摆手:你们先回去,我今天有点儿事,回头找你们!
    
     他回来了,在监狱八年,父母和哥哥因为他去世了,他必须要去上坟。
    
     他这个不孝的儿子,差劲的弟弟,必须要跪在坟前认错。
    
     东方毅和南寒两人叹了口气,有些小失落,但还是乖乖听话:成,浩然哥,你空闲下来之后,一定要给我们打电话。
    
    

第7章 忏悔


     凌浩然把他俩送走之后,和嫂子一起沿着路边走着。
    
     凌浩然这时候恍恍惚惚,仿佛从监狱出来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一样。
    
     自己的亲人已经不在了,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梦洁则是没有回过神来,身边这个浑身憔悴的男人,还是她当初那个善良天真的弟弟么?
    
     似乎在监狱这八年,自己的弟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要知道江城二少的身份,在江城的上层社会中,绝对算作顶尖。
    
     而那两个大人物竟然喊浩然哥,这……着实让她想不明白。
    
     两人没一会儿之后,就沿路走到了江城公墓。
    
     扑通!凌浩然看着眼前的三块冰冷墓碑,紧紧的咬着牙齿,跪在了墓碑前。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连孝顺的机会都没有,这是自己最大的遗憾。
    
     自己的父母因为他气的昏迷去世,而自己的哥哥甚至马上就要结婚了,结果因为他,美好的未来被毁的一干二净。
    
     凌浩然,你简直畜生不如!
    
     浩然,起来吧。苏梦洁看着凌浩然膝下的土地已经被泪水打湿了大片,自己也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这几年来,她何尝不是每天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
    
     嫂子……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凌浩然重重的磕着头,不愿起身,自己家所有的悲剧,都是因为他,他没有颜面面对自己的嫂子。
    
     笨蛋,不要道歉,道歉干吗……振作起来。苏梦洁擦了擦眼泪。
    
     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苏梦洁轻轻揉了揉凌浩然的头发,这八年来,她并没有怪过他。
    
     浩然,你做的并没有错,如果自己女朋友被欺负了都不站出来的话,那是懦夫!是混蛋!苏梦洁叹了口气说道,
    
     至少在苏梦洁的眼中,凌浩然丝毫不差!如果硬说做错了什么,就是当年,太冲动了,也太年轻了。
    
     对了,诗雨知道你回来了没有?苏梦洁看着浩然说道,她对秦诗雨还是比较满意的,她可是一直在你之前租的房子里住着呢,你可要好好对人家!知道了没有。
    
     苏梦洁叹了口气,浩然的身边只有她一个亲人了,结婚这事儿,他得听嫂子的。
    
     我知道了。凌浩然紧紧握着拳头,没有想到秦诗雨的手段真高明,竟然连嫂子都骗过去了。
    
     不过这时候凌浩然还是没有直接告诉嫂子秦诗雨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不想再让她担心了。
    
     好了,走吧,回去今天嫂子好好给你做一顿好吃的。苏梦洁把凌浩然搀扶起来,帮他擦了擦眼泪。
    
     凌浩然这时候才发觉自己在嫂子面前,还是那个天真的孩子,真好。
    
     不过以后,这个家,就有他来奋斗吧,一定不会再让嫂子受苦了!
    
     爸,妈,哥,你们放心,浩然会好好的,会成为你们的骄傲的。凌浩然最后看了一眼墓碑,心里默默地说着。
    
     出了公墓之后,两人做这车便回去了。
    
     出租车最后在一条胡同停了下来,整个胡同连个路灯都没有,潮湿、和下水道的臭味扑面而来。
    
     凌浩然和苏梦洁一起走进了胡同,心里有些发闷:嫂子……你怎么住这儿了……
    
     之前他记得嫂子家是三室一厅的房子,之前他还跟着哥哥来嫂子家玩过呢。
    
     那里啊……那里住着不舒服,卖了。苏梦洁慌忙的找了一个借口,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凌浩然知道嫂子在撒谎,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紧紧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哐当!哐当!
    
     凌浩然刚刚走到楼房下,就听到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从楼上传了出来。
    
     妈的,今天那十五万块钱拿不出来,劳资砸了你腿,拆了你们窝!
    
     爸!苏梦洁脸色煞白,手中的包和买来的菜掉在了地上,慌忙的跑了上去。
    
     凌浩然皱着眉头,急忙跟了上去。
    
     他妈的还敢回来?凌浩然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染着黄毛的男子使劲的揣着苏梦洁,苏梦洁此时身子护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身子不停的被那些混混踹着。
    
     苏梦洁,你说你男人死就死,他妈的自行车还敢蹭我老大的车?不知道车比你男人的贱命贵?你知道光保险杠和车漆的钱有多少吗?
    
     妈的车漆和配件都还得从国外买,好好一个爱车,愣是让你男人害成了二手车,还沾了晦气,告诉你,今天要是还拿不出来那剩下的十五万,劳资他妈把你卖到鸡窝!
    
     黄毛男子看着苏梦洁,小腹一窝火气,要不是你身子有病,早上了你!

>>>>本文《花间0医圣》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