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

 坏事儿!

这一棍子砸下去,刘大虎立马意识到不好,这里本就在山坡边上,陈兴身子向后一栽倒,竟是直接就从那坡边摔了下去……

这坡可足有十来米高,底下又是树木杂草丛生,陈兴这下子摔下去,哪还可能有命在……

“糟了,这下真出人命了!”

一旁的泼皮不由十分的懊恼。

陈兴的死,他们四个人谁都脱不了干系,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免不了牢狱之灾。

这些泼皮包括刘大虎平日里虽然没少干坏事,但最多也是小打小闹,哪里遇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现在闹出了人命,他们的心里都是怕的要死。

不过刘大虎倒是最快冷静了下来,她深吸口气说:“怕啥,反正也没人看见,只要我们四个把嘴闭严实点,绝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旁边几个泼皮渐渐地也都是点了点头,“没错,这陈兴孤儿一个,就算是突然失踪了也没人去管,只要我们自己嘴巴严实点,就一定没事。”

刘大虎走到坡边最后向下看了一眼,只能见着各种树枝杂草交汇,压根儿见不着陈兴的身影,他脸上带着几分狰狞之色,狠狠朝着坡下吐了口唾沫。

“呸!陈兴,这些可都是你自找的,要是你不跟我抢王静,就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怨不了别人!摔死你活该!”

不过毕竟杀了人,这地儿也不能多呆,刘大虎一挥手,对周围的几人喊道:“走,今天这事儿,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一群泼皮脸色严肃点了点头,便都散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那坡下,一条隐秘的河涧之中。

陈兴猛地睁开了眼睛,他一张口,想要呼吸,可是周围却并没有空气,只有一大口水朝着嘴里灌了来……

不好,这是在水里!

陈兴心下一惊,连忙想要把嘴巴闭上,可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啥东西,居然顺着周围的那些水流,一起就灌入了自己的嘴巴里!

那东西有拳头大小,陈兴心下还以为是石头,很想把那玩意儿给吐出去,可是这周围都是水,张开嘴巴就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往嘴巴里灌,哪里能吐出去东西,只能任凭那玩意儿硬生生顺着喉咙滑了进去……

喉咙口一阵生疼,陈兴咬牙切齿,忍着疼痛,抬头看看上头有些许光亮,连忙用起身体每一丝力量,朝着河沟上头游了去……

还好陈兴小时候跟人学过了游泳,此刻倒是派上用场了,手脚齐用,这河也不深,几下就游出了河面,久违的空气扑面而来,他立时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

等到身子缓过来之后,他方才四下里扫了一圈,只见这地方似乎是在一个半封闭似的山涧里头,顶层有一条浅浅的豁口,自己应该就是从那地方摔下来的。

再往旁看,正对着那不远处正有一道岸,陈兴划着水,飞快游到了岸边,爬了上去。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全都黏在身上,十分难受。

他坐在岸上,重重喘了几口气,脑子里也是渐渐回想起刚刚的事儿,自己是被刘大虎一闷棍给打昏了,这才顺着山坡滚下来了。

抬头看看头顶山涧的那道豁口,好家伙,这么高摔下来,老子居然没死,还真是命大啊!

只是他刚刚完全凭着一股求生的劲头才游到了岸上,此刻稍一放松,只感觉身子一阵酸软无力,他娘的,等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让那刘大虎好看!

可刚刚才这么想,忽然就感觉腹中一阵燥热。

“这是咋回事?”

 文学

陈兴心下一惊,脸色也是变了变,不由想起刚刚在水里头吞下的那东西……自己刚刚吞下去的是啥玩意儿!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脑子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一时不由捂着肚子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转,体内火热的感觉已经过去了。

这时候,陈兴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无力感和疼痛感竟然也都消失了。

之前还是虚脱无力的他,此刻却是生龙活虎,不仅能站起来,甚至能跑能跳,体能比起跌落悬崖之前还要充沛。

这是咋回事?难道自己刚刚吞下去的东西是啥灵丹妙药?

陈兴小时候特别爱看武侠小说,书中的主角往往掉落悬崖之后都能够一番奇遇,从此纵横天下,莫非今天他也遇到了这种好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的赚大发了。

不过眼下体力既然已经恢复,陈兴自然还是打算先离开这个地方,毕竟天转眼就要黑了。

他心里可还记挂着之前跟姚婶子的约定呢。

在水潭边找了一根木棍,用来拨开岸边的杂草,陈兴顺着岸边朝着山涧外走去。

没走多远,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恶臭。

快走两步,果然是在一片杂草从中发现了一只动物的尸体。

那是一只巨大的乌龟,身体足有一张八仙桌那么大。

“我靠,这乌龟成精了吧,居然能长到这么大的个头。”

陈兴暗叹不已,看这乌龟背上的花纹,明显是一只淡水龟。然而,据陈兴所知,就算是海龟和陆龟也不会有这么大的体形,这明显已经超出常理了。

乌龟的寿命普遍比较长,长到这么大的个头,恐怕这乌龟出生的时候嬴政都还没扫平六国呢。

等等,我之前吞下去的那东西,该不会就是……

陈兴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吞下的那圆滚滚的玩意儿,就跟个蛋似的,那玩意儿能够在短时间内治愈陈兴身上的伤,绝不是平凡之物。而这乌龟又是这般奇特,陈兴很难不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如果真像是他猜想的一般的话,只怕自己吞下去的就是这龟的蛋!

当然,这终究只是陈兴的猜想,无法得到证实。

不管咋说,看到这大乌龟就这么暴尸荒野,陈兴总归是于心不忍。

于是他用自己手中的木棍,挖了一个大洞,将大乌龟的尸体掩埋了起来,这才安心的离开。

顺着岸边一路走出去,没过多久,外头的路就渐渐熟悉了起来,这是村边那山坡的下头,回头看看之前自己出来的路,不觉恍然如梦……

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之前害的自己跌落山坡九死一生的刘大虎和那三个泼皮,陈兴自然是没打算放过他们。

不过现在先放他们一晚上,之前和姚婶子可约好了的,晚上去找她呢……

所以陈兴也是熟门熟路的去了姚芳家,轻轻的敲了敲门。

房门几乎是瞬间就打开了。

屋里的人自然就是姚芳了,她那俏脸上带着兴奋,盯着陈兴道:“你可算来了,诶……你衣服咋都湿了呢,还有泥,你刚刚去哪儿了啊?”

摔到山坡下的事儿,陈兴自然不打算告诉她,只是敷衍道:“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摔到泥沟里了。”

姚芳脸色微变:“摔了一跤,有事儿没?快进屋来,婶子看看。”说着姚芳就扯着陈兴进了屋里去。

看着姚婶子脸上那担忧的表情,陈兴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姚婶子,我没事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趁着姚芳关门没注意,一把就从后头将其身子紧紧地抱住了,一双手,也是悄无声息地朝着她的鼓囊上摸索了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那地儿被陈兴擒住,姚芳身子不由一颤,红着脸转过头来:“小兴,你干啥呢……”

陈兴嘿嘿一笑,“姚婶子,你今天下午跟我说的话,你都忘了么?”

姚芳脸蛋更红,不过眼神之中却满是爱意和兴奋:“婶子这不一直等着你么,哪里会忘……”

这下,陈兴心下不由一热,看来姚婶子没有骗自己啊,她是真想和自己折腾。

低下头来,他这才注意到,今天的姚婶子一改往常保守的穿扮,身上竟然只套了一件十分清凉宽松的裙子,露出两条雪白的大长腿,细腻匀称,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架着这双腿狠狠把她捣鼓一番。

不看不知道,原来姚婶子的身材居然也这么火辣。

而且陈兴刚刚摸那一下就已经发现,姚婶子似乎连小衣都没有穿,此刻看去,隐约还能够看见鼓囊上的一丝突起。

陈兴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小腹中的那团无名之火竟然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他猛地一把就将姚芳的身子给紧紧搂住了,一边朝着姚芳的嘴上亲,一边说:“姚婶子,我要你,我想折腾你……”

姚芳被陈兴这么一通亲,也是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

不过她却还是有几分理智,这两旁都是窗户呢,要是在这地方折腾,被人看见可咋办,所以她忍着底下的麻痒,鼻间喘着气,轻哼着道:“小兴,你别急,我们到屋里再说!”

陈兴倒也知道姚婶子面皮薄,这事儿得去卧房干才成,所以他一把就将姚婶子给横抱了起来,在她的连连惊呼中,抱着她进了里间卧房里……

刚一到卧房里,陈兴可就忍不住了,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裤子给脱了个精光,猛地朝着姚婶子就扑了上去。

看到陈兴这么色急,姚芳不由轻笑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急,你等等。”

陈兴一愣:“咋了?”

姚芳没好气白了陈兴一眼:“你看你,毛头小子一个,上来就只知道蛮干。”

陈兴嘿嘿一笑:“还不是姚婶子你太漂亮了,一看到你我就想折腾……”

姚芳红着脸轻啐一口,可听到陈兴这些话,心里头却还是有些受用,她低下头来,朝着陈兴的货子扫了一眼,见他那货子大的有些离谱,跟个烧火棍似的,一时心下也有些奇怪。

按理说陈兴这样大的本钱,王静那妮子又为啥会嫌弃他呢?难不成是陈兴有其他啥问题?

心下这么一想,姚芳的手也是缓缓朝着陈兴那地儿探了过去,一摸之下,只感觉硬朗地跟啥似的,那种火热的感觉,几乎快把姚芳的手都给烫熟了一般。

她小嘴微张,心头渐渐发痒了起来,手上一边轻轻动作,嘴里一边说:“小兴,你这货子咋长得这么大啊?”

听到姚芳这话,陈兴的心头也是一阵自得,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有女人夸赞自己家伙大,那都是极为满足自豪的,他也是伸手朝着姚芳的底下探去,手掌撩起裙子,在那小裤边缘蹭了一下……

“恩……”姚芳的身子一颤,脸庞更红了几分,就连眼眸里头都像是有了一汪水似的,动人之极。

见此,陈兴的手继续向里头探去,拉下那小裤,将手掌完全贴到了里头那柔软的部位,手指轻轻搅动了起来……

这一下,姚芳的身子彻底颤抖了起来,她已经好久没和男人那啥过了,内心一直渴望着这事儿,手里把握着陈兴那大货子,底下又被陈兴用手轻轻安慰着,她一时心下也是热乎了起来,看着陈兴的眼中,更是充满了情意……

可就在这时候,陈兴忽然把手拿了出来,手掌之上满是晶莹……

他看着姚芳嘿嘿笑道:“姚婶子,你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啥呢!”

姚芳脸一红,嗔怪道:“小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啥不懂呢!”

“哈哈,我听别人说,女人只要想男人的时候,才会像这样流很多的水!”陈兴一脸的坏笑,道:“婶子,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干那档子事了!”

姚芳微微颔首,轻声说:“恩……在你家的时候,婶子就想你……你折腾我了……”

陈兴心下一喜,但是又轻声问:“那婶子你是只想跟我折腾,还是随便找个男人就行呢?”

姚芳赶紧摇头,“不是的,婶子只喜欢你。婶子这么多年在村子里,如果有心要找别的男人,就不用独守空闺直到今天了!”

说到这里,姚芳的小脸上却又渐渐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握着陈兴那地儿的手缓缓松开,只是将身子靠了过来,脑袋贴着陈兴的胸膛

“小兴,你……你会不会嫌弃婶子,觉得婶子年纪大了,配不上你?”

陈兴连忙摇头:“不会!婶子的年纪一点也不大。相反,我觉得婶子这个年纪的女人,才是最有风韵的。而且婶子你长得这么好看,在我眼里,比村子里那些二十来岁的姑娘都要强多了!”

“你呀,也就是逗婶子开心才会这么说的吧!”姚芳轻笑着说。

陈兴却一摇头,坐正了身子,扶住面前姚婶子的胳膊,盯着她那张诱人的小脸,眼神之中满是严肃。

“不是的,婶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婶子你放心,从今天起,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你寂寞的。”

两人看着彼此,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一股浓浓的情意。

姚芳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成,你看你,这地方硬的跟啥似的,还说这些废话干啥,快来,让婶子好好疼疼你……”说着,姚芳一下子将自己身上的连衣裙除去,里间只剩下那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衣小裤。

黑色的小衣裤和她身上雪白的肌肤相互映衬,形成了一道极为美妙的画面,特别是当她腰微微扭动,起身的时候,那小裤边缘更是露出了一些诱人的小调皮,让陈兴一阵血脉贲张,下头那地儿更加发热了起来……

眼看着姚婶子一点一点朝着自己靠来,还用她那翘肥的丰臀朝着自己那家伙蹭了上去,顿时刺激得陈兴血脉贲张,喘着粗气从后面迫不及待地一把扶住了她的后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