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 太深了宝贝动一动-光年之

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 太深了宝贝动一动|光年之外

我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继续解堂嫂的衣服,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她穿着吊带睡裙,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穿,所以很轻易就可以把雪白的大馒头握在手里了。

这次,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文胸给解下来。

以前,同桌跟我讲和他女朋友偷尝禁果的事,说是半天才把文胸给解下来,当时我嘲笑他是个笨比,现在我终于感同身受了。

看着眼前一对雪白的饱满,我浑身激动的不行,擦了擦手心的汗,这才轻轻覆盖在两团雪白挺拔的高耸,入手的细腻和温热,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嗯……”

因为喝了酒,堂嫂似乎敏感了许多,我还没有怎么样,她就发出了诱人的声音。

堂嫂没有任何反抗,无疑给足了我勇气。

于是乎,我握住一个轻轻的揉捏,直接把脸给贴到了另一个上面。

当我的鼻息碰到峰顶的时候,堂嫂身子颤了一下,她接着扭了扭身子,想要躲避我的鼻息。

这个举动让我意识到峰顶可能是堂嫂的敏感点。

我忍不住捉弄起了堂嫂,她想着躲,嘿嘿,我就偏偏不让她躲。

一番下来,堂嫂身子颤抖个不停,下意识想要推开我,我索性一张嘴直接给含了上去。

她哼唧了一声,娇喘着说:“老公……你把房门锁上,小心让跃跃看到了。”

我暗自偷笑,你还怕被我看见,现在我就正趴在你胸口,不光都看见了,还要彻底的征服你!

我没有回答堂嫂,担心说话露馅了。

其实,堂嫂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这些话也是靠着潜意识说出来的。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决定把她抱到卧室里再继续。

堂嫂的身体很轻,别看她有一米六八的个头,但是身材非常好,腿长、胸大屁股翘,别的地方却没有一丝赘肉。

我把堂嫂轻轻放到床上,注意力放到了被黑丝包裹着的小脚上,想到电影里用脚那个的画面,我忍不住抓起堂嫂的脚,放到了那里,缓缓地动了几下。

尽管隔着布料,我却是因为刺激打了好几个激灵,我忍不住想,堂嫂的脚都这么舒服,要是那神秘的圣地,究竟该会是什么感觉呢?

越是想着,越是要受不了了,我直接掀起了堂嫂的包臀裙……

映入眼帘的景象顿时使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在外人面前一向保守的堂嫂,居然私底下也会有这么大胆的穿着。

一条性感的紫色蕾丝丁丁裤,勉强包裹住神秘的圣地,给人一种欲羞还迎的感觉。

布料边缘露出几根稀疏乌黑的卷发,像是压在石头下不见天日的幼苗,忍不住想要一览外界的风光。

不知道是白天留下的汗液,还是已经有感觉了,丁丁裤底部有着一块不大不小的湿痕。

我双手覆上堂嫂的美腿,质地柔软的黑丝混合着弹性肌肤令人爱不释手,我抚摸了有一会儿,这才抓住富有肉感的大腿朝两侧分开。

距离越近,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也就越清晰,有着堂嫂特有的体香,还有沐浴露的味道,以及怪异的淡淡腥味。

尽管有点怪异,但这种味道一瞬间使我着迷了,我使劲地吮吸着,不知不觉,鼻梁已经抵到了圣地上。

突如其来的异样感,似乎让堂嫂有点不适应,她下意识并紧了双腿。

脑袋受到挤压感,导致我有点小紧张,喘息逐渐有点粗重,怎料呼出的热气撒在那里,堂嫂陡然加重了双腿的力气。

不过她这点力道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相反给我带来一种兴奋感,鬼使神差的,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

堂嫂嘤咛了一声,颤抖着声音着急的喊:“老公……”

堂嫂语气里的催促,暗示着我她等不及了。

其实我也等不及了,于是乎,我不再留恋堂嫂身上的香味,而是脱下她的衣服。

随着衣服一件件落地,堂嫂仿佛变成剥了壳的鸡蛋,看起来白嫩而又可口。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已经快要爆炸了,我猴急抱起堂嫂的腰,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圣地刚好对准我那里……

此刻,我距离占据堂嫂,仅仅只剩最后一点距离,忍不住幻想起接下来她带给我的奇妙感觉,我的情绪更加高涨了。

堂嫂也似乎意识到要迎接什么了,泥泞一紧一松,映出了她内心的紧张和期待。

我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一个星期前,我每天还只能偷窥堂嫂,连碰她的手都是一种奢侈,没想到今天我居然可以对她做这种事情。

我开始朝前挺身,准备突破这最后一层束缚。

很快,我感觉已经碰到了,紧致朝湿的触感,犹如一颗核弹,在我脑海中爆炸生出一大口蘑菇云。

仅仅才进去一点点,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一样,让我不得不放缓了进度。

再想朝里面去,堂嫂忽然朝我这里推搡,嘴里喃喃的说:“老公……疼……”

这一刻,我有点手足无措,我很想硬闯进去,不过怕堂嫂承受不住巨大,但是退出去又实在不甘心,所以就只能停在这里。

我急的直出热汗,堂嫂也不停地推我。

就在这个关头,我口袋里的手机居然响了。

我想要装作听不见,但是醉醺醺的堂嫂都受不了了,说:“老公……好吵!是不是你的手机响了啊?”

到了这步,我也只能遗憾放弃,怀着想要骂人的心情,我掏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

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堂哥给我打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堂哥语气就听起来十分不对劲。

“小跃,你现在是不是在你堂嫂卧室里?”

“我……算是吧!堂哥,怎么了?”

堂哥的反应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心想他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那你快点收拾收拾,我妈要过去了,千万别让她发现什么了。”

“啊?”我惊呼一声,连忙向堂哥示意知道了。

得知堂哥不是要反悔,我松下一口气,不过大娘马上要过来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倘若让她看到现在的景象,我想象不到会迎来怎样的后果。

正想着呢,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也顾不得给堂嫂穿衣服了,只是扯过被子朝她身上随便一盖,捡起衣服便立马朝房间跑去。

我才跑到客厅,大娘就开门进来了。

她看我光不出溜的,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跃啊,你都多大了,还光着身子在屋子里跑,简直没羞没躁的,好在这次过来我没有带啥人。”

我挠了挠头说:“大娘,我刚洗完澡准备回房间来着,没想到你突然开门进来了。”

“对了,你哥和你嫂呢?”

“啊?他们好像睡着了吧,吃完晚饭就没见人了。”

“嗯,你快回房穿衣服吧,你这孩子,下次长点记性。”

“我知道了。”

我回到房间,三两下穿上衣服,出来看见大娘还在敲堂嫂卧室的门。

“大卫啊,你和小雨睡了吗?”

里面没有传来声音,惹得大娘有点疑惑,她又回头冲我问:“跃啊,你哥和你嫂好像不在家啊?”

“我也不知道……”我不敢多说什么,担心出了什么破绽。

大娘犹豫了一下,一把推开卧室门,里面的景象,让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先前我离开的时候,虽然没有帮堂嫂穿衣服,但是帮她盖上了被子。

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分钟不到,她居然已经把被子整个踢下床,现在光溜溜躺在皱褶的被褥上。

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还能看到她一只手放在胸口,另一只则是放在神秘的圣地处。

尽管因为熟睡没有后续的动作,但这也恰恰证明了,堂嫂在没有完全睡过去前,有想要安抚自己的想法。

大娘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一把关上了房门,骂骂咧咧的说:“这个贱女人,孩子生不出来就算了,在家里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知道还有一个在上学的孩子吗?”

我尴尬地看着大娘,一声都不敢吭。

这个时候,堂哥也匆忙赶回来了,大娘瞥了堂哥一眼,克制住情绪对我轻声说:“跃啊,你先回屋睡觉,明天还要上学,我和你哥聊点事。”

“嗯,大娘你也早点休息。”

我和堂哥对视一眼,又回到了自己房间。

刚关上房门,就听到大娘冲堂哥劈头盖脸一顿骂,接着像是去堂嫂卧室了。

于是,我连忙打开了笔记本,监控画面里,只见大娘指着床上的堂嫂,怒气冲冲地说:“你看看,你看看,这在家里像什么样子?”

堂哥捡起被子拍了拍,盖到堂嫂身上遮住了风光,皱了皱眉头说:“妈,你怎么一来就和骂街似的,小雨她是在自家,又不是在外面,而且她这样是因为喝酒了。”

“喝酒了就能这样啊,你知不知道,刚才这贱货的样子,可是让小跃看到了。”

“小跃看到又怎么了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有时候出现这种事也是难以避免的。而且妈,你别一口一个贱货的,小雨是我的老婆,也是您的儿媳妇。”堂哥冲大娘发泄着不满。

“什么儿媳妇,你见过连孩子都生不出来的儿媳妇吗?我给你说,大卫,你是不知道妈现在是啥处境,整个大宅村上下,哪个不知道我和你爸有个生不出来孩子的儿媳妇?我们在村里连头都抬不起来啊!咱们老王家几代单传,难道到你这里就要断了香火吗?”

 文学

堂哥涨红着脸,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妈你能不能改改那腐朽的思想,而且我和小雨生不出来孩子,不是还有小跃吗?”

“小跃和你能一样吗?唉!你毕竟是亲生的,他最多只是算我和你爸领养的啊!”

听到这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酸楚感从心底涌出。

的确,对于大娘来说,再过多少年,我也只是一个领养来的孩子,怎么能跟堂哥去比较。

接着,大娘又冲堂哥问:“你去医院查了吗?”

堂哥支支吾吾的说:“我查了啊,医生说,我那方面一点问题没有啊!”

“果然是这贱货的问题,大卫,妈最多再给你半年的时间,她要是再怀不上孩子,无论如何你都必须给我离婚,然后妈再托人给你相一个,像这种连孩子都不能生的女人,娶回来有什么用啊?”

堂哥脸色也难看极了,但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大娘说完这些转身想走,目光却像是被什么给吸引了。

她弯下腰捡起一件白色短袖,胸口印着英文图案,还有着淡淡的污渍。

很显然,这是我的短袖,刚才因为时间紧迫太匆忙,所以给遗漏在了堂嫂卧室。

“这不是我给小跃买的短袖吗,怎么会在你们的卧室里?”大娘神情凝重冲堂哥质问,看起来已经朝那方面去想了。

见此,我屏住了呼吸,一股不安的感觉遍布全身。

“这……这是你给小跃买的吗?我还以为是我的,穿了好几天,刚才出门换下来准备去洗呢!”

“多大的人了,你能不能上点心,穿小跃的衣服,要是让那孩子误会了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和小跃感情又不差。”

“算了,洗干净记得还给他。”

想不到堂哥这么机智,三言两句成功蒙骗过了大娘。

但大娘还是有点多疑,说:“你注意点小跃,他也不是小孩子了,万一这贱货勾引他,俩个人再发生什么就完了。”

“妈,你胡说什么呢,时间不早了,我送您回去休息。”堂哥装作发火了,拽住大娘朝门外推去。

送走大娘,没过多久,堂哥折回来找到了我。

堂哥把短袖塞到我手里,问我这次和堂嫂怎么样。

我告诉他,因为大娘突然造访,我和堂嫂进行到一半又失败了。

两次都没有成功,堂哥像是对我太失望了。

“小跃,我知道咱们是堂兄弟,你可能心里有点压力,但是堂哥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要是实在不行,我就想别的办法了。”

想别的办法?

堂哥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再找别人让堂嫂怀孕?

为了一个孩子,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念及此,我忍不住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不是可以做什么试管婴儿吗?”

“我是死精症,死精症你懂不懂?无论做什么,你堂嫂都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

从堂哥痛苦的表情中,我好像稍微有点理解他了,身为一个男人,他背负各方面的压力,要不是那方面不行,怎么可能愿意拱手把老婆送给别人玩弄。

“堂哥,我会努力的,再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