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巨乳家族全文阅读小说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巨乳家族全文阅读小说

也不知道王三梅问这话是啥意思,刘小贺轻轻点了点头。见刘小贺点头王三梅脸上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说道:“那晚上可得注意点,别来个狐狸精把你给勾走了。”

说完几个老娘们就哈哈大笑,把刘小贺笑的脸上通红,也不敢搭话,拿起斧子就开始使劲的劈柴,好像把那股羞臊劲都用在了斧头上。

让刘小贺郁闷的是这一下午都没看着赵燕,吃饭的时候赵傻子回来了,手里拎着根树条,上面穿了几条小鱼,浑身都湿哒哒的,一边走还一边喊:“爹,你看我抓了好几条鱼。”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闺女嫁给这个傻子,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王三梅一只手夹着菜往嘴里塞,而另一只手则伸下去,一把就捂在刘小贺的身下。

本来无精打采的刘小贺被王三梅一抓顿时身子就是一挺,把旁边吃饭的人给吓了一跳。“你这娃,咋一惊一乍的呢,差点把我吓尿裤子了。”

刘小贺没想到王三梅会这么大胆,这一桌子坐了十几号的人,要不是没有桌布挡着下面肯定得让人看着。

本来刘小贺是不想跟王三梅坐一桌的,但禁不住王三梅生拉硬拽没办法才坐到了这里。而王三梅就像胶水似的粘着他,死活就挨着他坐。

手捂着刘小贺的裤裆王三梅就跟没事人似的,一边跟别人有说有笑一边手上加劲,也不管刘小贺是啥反应。刘小贺被抓也不敢声张,要不然这一桌子的人还不得被人家笑话死呀。

本来因为害怕刘小贺还没啥反应,但王三梅手一加劲刘小贺就有点吃不消了,反应越来越大,难受的够呛。

感觉到刘小贺的变化王三梅一怔,夹菜的手都停了下来。下午在果园子的时候王三梅没有摸够,只是粗略感觉刘小贺比自家男人有料得多,现在的话,一番感受下来,何止是有料得多,简直就是太有料了,她一只手都快拿不过来了。

王三梅从刘小贺‘那’感觉着他的心跳,很快传染到她自己身上,一颗心差点没从胸口里蹦出来。

王三梅快乐疯了,刘小贺这宝贝可是天下少有,要是能有机会亲自感受一下,升天都有份。

王三梅一激动就收不住劲,刘小贺渐渐有点受不了了,脸色也越来越红,坐在他对面的二婶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就问道:“小贺你这是咋的了?脸这么红,还冒了那些汗,是不是不得劲呀?”

刘小贺连忙摇头:“没…………没啥二婶,就是天头太热,我喝点水就好了。”刘小贺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扫了王三梅一眼,而王三梅就当没看到,反倒是胆子越来越大,把手伸到了刘小贺的里面。

“小贺,舒服吧?”王三梅冲刘小贺低声说了一句,那只手还在不断动作。

“天呐!”

王三梅越摸越是觉得不可思议,不由得一阵惊呼,把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啥忽然喊了一嗓子。

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王三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天呐……可真热。”而此时刘小贺则更加燥热,刘小贺就感觉一阵舒服由身下直接传送到大脑,血都直往上冲,忍不住舒服的“嗯”了一声。

随即刘小贺就感觉自己失态了,急忙伸手把王三梅的手从自己的地盘给抽出去,然后用屁股把凳子往后蹭了蹭,弯下腰去吧鞋子脱了,到一边使劲的抖了几下。

“这虫子真多,都钻到鞋里来了。”桌子上的人见刘小贺是被虫子咬了,也就没想别的,笑呵呵的接着吃东西了。

饭还没吃完刘小贺就从赵大发家跑了出来,家也没回,直接就奔了西瓜地。他知道他爹肯定还没吃饭呢,得去换他爹回家吃饭。

自打从去年刘小贺家种西瓜开始,刘小贺西瓜地就是刘小贺看着,刘小贺他爹在地头搭了个草棚子,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而刘小贺也十分乐意在这住,没人管他。

“你这是干啥呢?跟丢了魂似的,半路遇见女鬼了咋地。”刘小贺一直快走到刘根生的怀里才看着他,朝刘根生嘿嘿笑了几声,说:“爹,还没吃饭呢吧,赶紧回去吧。”

“你娘把饭给送来了,等你来换我吃饭都得饿抽抽了。”刘根生卷了一颗旱烟在草棚里的煤油灯上点着,蹲在门口看着地里的西瓜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文学

“听说今年这西瓜的价可不错,看来这西瓜是种对了。”看刘根生还在抽旱烟刘小贺把兜里的大前门塞给刘根生,刘根生拿过一看,“嘿,你小子混地不错呀,还带过滤嘴的呢,谁给你的?”

“去赵傻子家他爹给的。”刘根生点了点头,从烟盒里拿出一根别在耳朵上,随后又把烟塞给刘小贺。呵呵一笑:“不用着急,明年西瓜要是价格还这样那也够给你娶个媳妇的了,你岁数也不小了,整天的游手好闲,也该找个人管管你了。跟爹说,有相中的没?”

“我相中赵燕了,可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刘小贺在心里叨咕了一句,笑呵呵的对刘根生说道:“你赶紧回家吧爹,要是回去晚了俺娘又以为你去耍钱了,那还不削你呀。”

“放屁,你娘还敢削我,我不削她她就偷着乐吧。”一听这话刘根生顿时就急了,不过刘小贺太知道他爹啥样了,嘴上再怎么硬也得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果不其然,嘴上的烟还没抽完刘根生就跑了,不过跑之前狠狠的瞪了刘小贺一眼。刘小贺进了屋子把油灯调了调,随后就从自己的小床上拿起了一本羊皮册子。

这册子是他从山上捡回来的,上面写着鬼谷道法,刘小贺没事就拿起来看看,字勉强能看的懂,但不明白啥意思。

“道法乃聚天地灵气而成也,汇与丹田可施也,破阳方能入气,入气亦入道也。”刘小贺看了两遍摇了摇头,这羊皮册子有几十页,可只有第一页有这么一句话,其余的都是空白的,啥都没有。

前两句还凑合能理解,就是把什么天地灵气聚到丹田里,然后就可以施法了,可后两句就理解不了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再说哪是丹田都搞不明白,这东西看来也没啥用。

随手把羊皮册子扔到一边,刘小贺往小床上一躺,想起今天中午在果园子里和晚上在赵大发家吃饭的情景,下面的不知不觉当中又有了反应。

“那王三梅的胸脯真丰满,摸着可真舒服,不知道要是睡她一下有啥滋味。”

想着想着刘小贺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他梦见王三梅光着腚跑到草棚子找他,躲在西瓜地里喊他过去。等刘小贺进了西瓜地里王三梅就不见了,不管咋找都找不着,把刘小贺给急醒了。

“刘小贺,买西瓜。”话音刚落王三梅就扭着大屁股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床上躺着的刘小贺身下裤子撑着,眼睛顿时就死死的盯住刘小贺的裤裆,一刻都不肯离开。

“婶子,你……你买西瓜呀?”躺着床上的刘小贺见王三梅死盯着自己裤裆,下意识的用手一捂,但根本就捂不住,王三梅两步就跨到床前,伸手就往刘小贺身上碰。

“婶子,你不是买西瓜吗,我出去给你挑几个好的。”刘小贺想起来,但被王三梅一把给推倒在床上,随即抓住刘小贺的身上触碰了几下。

“小贺呀,今天婶子来不仅是买西瓜,主要是来看看你里面的大冬瓜。”刘小贺被王三梅撩拨的十分舒服,但脑袋还算清醒。

“婶子,这不好吧,万一被人看着咋办?再说你来这你家我叔也肯定知道,时间长不回去他不得来找你呀?”

“找个屁,那个软蛋灌了一肚子的猫尿,早就睡的跟死猪似得了,这都快半夜了,你这还有谁来?赶紧给婶子看看你,看看到底有多有料?”

说完王三梅就开始扒刘小贺的绳子,刘小贺心里想但又有些害怕,毕竟他还只是个半大小子,根本就没经历过这事,很是不好意思。

王三梅火急火燎的三下五除二,看到里面的反应,不禁一声暗呼:“乖乖,都成这样了,这里面的该有多雄厚呀。”

越是想王三梅就越是想看,两只手别在刘小贺两侧腿上,一下就把裤子扯了下来。

“我地个老天爷呀,咋这么雄厚呀,比驴的也不差吧?”

刘小贺慌忙捂住道:“婶子,你要几个西瓜?我给你挑瓜去。”说着蹦到一边抓着裤头往上拉。

惊鸿一现哪里喂得饱王三梅的好奇心,尤其是发现刘小贺那惊人规模后,她就像头发了情的母狼,追在刘小贺后面跳了过去,嘴里喊着:“瓜不急挑,再让我看看。”

刘小贺只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边跑边道:“婶子,你放过我吧,要让俺爹知道了,他非打死我不可。”

王三梅听着差点没笑岔气,捂着肚子边追边道:“你爹打你干嘛?男人那儿还不都是给女人看的,你给男人看他才打你呢。”

刘小贺一愣,还真是第一回听说有这回事。

他这一愣神可让王三梅给扯住衣服了。怕衣服被扯烂,他只好不跑了,停住问王三梅:“婶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婶子骗你干嘛?你不信让你爹脱裤让你看,看他揍不揍你。要是你娘要看的话,他肯定没意见。”王三梅板着脸说话,心里却乐喷了。心想:“这娃也太好骗了吧!”

刘小贺一想,觉得好象有几分道理。他以前每次上厕所,好奇想看他爹的,他爹都躲着他,还骂他,让他走开。而他娘要看,他爹从来都是不拦的,只不过每次都躲着刘小贺。

他正想着事,只觉下面一凉,王三梅已经扯下他的裤子,正在那里盯着他身下发愣。大有伸手去感受一番的趋势。

刘小贺吓一跳,忙道:“婶子,让你看可以,你可不能像上次那样碰我,我……我怕。”

王三梅“嗯”了一声后道:“好,我就看看。”

一直被王三梅那两只仿佛会发光的眼睛死死盯着,刘小贺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他正要穿裤,王三梅颤抖着声音道:“小贺,你量过没有?太可怕了。”

“婶子,我没事量它干啥?”刘小贺说着拉起裤子来。

王三梅咽了下口水,舍不得的蛊惑刘小贺道:“小贺,婶子让碰一下这,你让婶子也碰下你那好不好?”她诱惑的说道,像是坏叔叔诱拐小姑娘那样。

刘小贺看她一撩衣服,露出里头的春光,哪还能拒绝得了,他吞着口水直点头。

刘小贺如愿,赞叹道“婶子,这可真舒服啊。”

“嗯。”王三梅被他碰得嘴里发出一声呻吟,她忍不住劲,爬到床上对刘小贺招手道:“小贺,你上来。”王三梅说着扯起了自己衣服,没两下就把自己完全展露出来了。

刘小贺哪见过这阵势,迷迷糊糊地就爬上了床。

没多一会儿,刘小贺还没感受过瘾便被反推在床。

王三梅霸王上弓,好不快活。

刘小贺开头喘着粗气只说了两声:“婶子,你……你。“之后便没了气息,只是心里大呼过瘾。

刘小贺正在劲头上,正要继续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哎呦”一声,那声音虽小,刘小贺却听的清清楚楚。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老爹刘根生。

“婶子,我爹来了,快穿衣服。”

王三梅一听这话顿时一惊,急忙站起来把裤子提上下了床。而刘小贺也吓得一下子没了反应,把裤子一提也蹦到床下,猫腰在床底下摸出两个西瓜。

“妈了个B的,这什么破路,差点没把老子摔死。”刘根生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随即就到了门口。

“婶子,这两个瓜绝对是又甜又起沙,你拿走吧,要是不够我再去地里给你弄几个。”

“够了,够了,这两个我能拿回去就不错了,个头都不小。”王三梅笑呵呵的把西瓜从刘小贺手里接过来,一回身看到了门口的刘根生。

“呀,老刘大哥,咋这么晚还来瓜地呀?不放心小贺呀?看你这当爹的可真心疼儿子。”王三梅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出门口回头看了刘小贺一眼。

“小贺呀,哪天婶子再来买瓜,你可还得给婶子挑好的。”王三梅眉来眼去的朝着刘小贺裤裆瞅。

“行,没问题。”刘小贺干笑了几声,随即看向门口的刘根生。“爹,这么晚你咋来了呢,看你弄的这一身土,快点拍拍。”

“这婆娘这么晚还来买瓜?”看着王三梅的背影刘根生狐疑的问道,而刘小贺则是面不改色。“赵傻子明个不是结婚吗,他家里那些烙忙的都还忙活呢,这不让他来买两个瓜拿回去解解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