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 硬了啊插我哦好大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 硬了啊插我哦好大

 “嘤~”


  “啊……”


  在他含住了我那里之后,我浑身就像过电一般颤抖了几下,不受控制的就再次申吟出声。


  听到我的申吟,陈寿得意的笑了笑,发出几个含糊不清的音节,便埋头在我胸前,大口大口的用嘴巴允吸了起来。每当他用力一吸,我的那些奶汁便瞬间直接进入到了他的嘴巴里面去了,他咽完之后就更加卖力吸起来。


  这样允吸了大概五六分钟,大概感觉这个方式有些累了,而我这样站立着也有些站不稳的感觉。


  于是陈寿就这样扶着我的身体往旁边的床上转移,让我直接躺在床上,而他则跨坐在我的小腹上面,继续允吸起了我的奶汁。


  这一次,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允吸的很欢快,吃的很用力,好像要将每一滴奶汁给吸干似的,他吸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不停的在那里“吧唧吧唧”的响声。


  他允吸的力度很大,牙齿还时不时磨蹭我那顶峰的一点,有时候似乎还有些疼痛感觉,这种痛并快乐的体验,使我情不自禁的有了生理反应,从胸部开始,浑身都酥酥麻麻的,而双腿中间那里也能感觉到一丝丝的湿滑。


  与此同时,陈寿的另外一只手,则情不自禁的在我光滑的大长腿上面开始抚摸了起来,一开始只是在大腿上面游走,渐渐地,竟然朝着我的大腿根部那里抚摸了开去。


  我身体本能反应的紧紧夹住了双腿,不让他那作怪的手继续前进,虽然我现在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但潜意识里,那个女人最神秘最贞洁的部位,只有老公才可以去探索开发,别人不行。


  而我越是这样拒绝,陈寿似乎越是兴奋,一只手在我夹紧的双腿上到处游走,寻找机会,而且加大力气,似乎想要掰开我的双腿,直接摸我那里。而他一只手则不停揉捏我的高耸,给予我持续不断的快感。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挡这种侵犯多久,只察觉到大腿那里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顶着了。


  我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发现此时陈寿的裆部那里,早已经支撑起了一只巨大的斗篷出来,他的那个挺拔的家伙直接顶住了我大腿,摇头晃脑的开始接触。


  这种似乎是调情,又似乎是侵犯的态势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的体温逐渐升高,浑身燥热,体内有一种别样的空虚感。


  陈寿好像也忍的很难受,没过多久,他的手竟然直接伸到了我的裤带那里了,想要去脱我的裤子。


  我虽然已经有些情动,但当他真的开始脱我裤子,要真枪实干了,瞬间就被吓得清醒过来,搂住他的胳膊,哀求的说。


  “陈老师,不要啊,不要……”


  可是此时处于兴奋状态之中的陈寿,显然听不进去任何话,他猛地用力直接把我的裤子硬生生扒了下来,瞬间我的下面只剩下了一条小内内在那里遮挡。


  我眼泪直接流了出来,哀求抵抗着他的进犯,但产生不了任何作用,反而催发了陈寿征服的欲望,他如同野兽一般,粗暴的掰开我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举向两边,瞬间我中门大开,女人那最神圣的部位,以这种最羞耻的姿势,暴露在他面前……

 陈寿双眼赤红,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动作野蛮如同野兽一般,粗暴的在我身上施为,当他把我紧闭的双腿掰开,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最美的猎物。


  我的双颊绯红,是挣扎也是羞的,但是我却又不敢大声的叫喊,怕把别人引来,那说也说不清了。只能用双手捂住那个部位,进行最后的抵抗,默默地哀求。


  “陈老师,不要啊,不可以,我有老公的……”


  可是此时陈寿什么也听不进去了,闷头扒掉我的裤子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倒腾出一只手去解他自己的浴袍腰带。


  他的浴袍是绳子系上的,只是轻轻一拉,绳子便掉落在地,陈寿一抖肩膀,宽松的浴袍就从他身上滑拉下来,露出他中年发福以后显得臃肿难看的身材。


  尤其是他下身只穿着内裤的那个部位,鼓鼓的一团,我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连忙把头歪向一旁,内心羞涩也非常惊恐。


  “陈老师,你说过只是,只是……你不可以对我做那种事……”


  我心里非常后悔答应了他吃奶的要求,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只能抱有一丝希望,通过苦苦哀求让陈寿清醒过来。


  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


  这个时候,陈寿已经将我的整个人压在了床上面了,我慌慌张张的,想从他身下钻出去,不让他得逞。


  就在这时,我发现陈寿突然浑身一颤,连续抖了好几下,表情变得很奇怪,身体顿时松懈下来,停止了对我的侵犯。


  我趁机连滚带爬的跑的床的另一头,把被子扯起来包裹住自己,才有了些安全感,惊恐疑惑的朝陈寿看过去,发现他的裤裆那里好像已经湿了一片了,像是滑精了的样子,然后他之前还挺拔的那杆钢枪,已经完全瘫软,内裤瘪下去了大半。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满满的戒备。


  陈寿似乎也看出了我对他的防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十分尴尬的将自己的裤子穿了起来,同时对我说着:“楚楚,刚刚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晚上喝了点酒,脑袋有些不清醒,希望你别放在心上哈!”


  陈寿说完了之后迅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放在了桌子上面说着:“这个是刚刚那个吃奶的钱!你收着吧,算是我对刚才事情的抱歉!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房间,背影显得十分匆忙。


  我能感觉出,他走的时候非常尴尬,不知道是因为身为老师,却对自己曾经的学生做出这种事而感到尴尬,还是因为最紧要的关头,他身体不争气。


  或许两者都有。


  我看着桌子上面陈寿留下的一千块钱,心里百般不是滋味,整个人感觉有些麻木了,我从没有想过赚钱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拿到了六千块钱,顶的上老公累死累活一个月薪资。


  而在这么丰厚的报酬后面,我几乎没有任何付出,轻轻松松就拿到……


  不知不觉,我的心态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半夜时分,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老公依旧在床上熟睡着,似乎根本未曾发现我离开过一样。


  偷摸观察了一下后,我悄悄的把包包里的六千块钱取出来,藏进了衣柜,这个钱我暂时不打算让老公知道,不然他要是问起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瞒着他,明天办张新的银行卡,自己先存起来。


  第二天老公很早就去工地上班,因为他的老板接的这个工程比较赶,最近一个月都是起早贪黑的忙,累的不行。我像往常一样,把六个月大的儿子喂饱之后,就送到婆婆那里,让老两口帮忙照顾。


  回来把房子稍微整理收拾一下,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我已经出发前往陈寿家里。但是,今天我特别纠结,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去,昨晚陈寿对我的行为已经处于危险边缘,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出事!


  我不认为陈寿每次都能把持的住,隐约能感觉到他对我是有非分之想的。


  但是,辞职的话,再想找到这么高薪的兼职根本就不可能,我这个算是私人介绍,家政公司挂牌的那些兼职一般也就只有三千到五千的样子。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张玉萍突然打来个电话,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硬着头皮接了,才明白她只是通知我要带着安安去娘家住几天,让我这段时间不用去上班了。挂断电话,我松了口气。心想这样也好,缓几天再做决定,不然陈寿再有什么过分要求,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但我没想到,下午我刚准备去银行办张新卡把那六千块钱存起来,我妈突然带着我那个不学无术的弟弟肖山上门,我把她俩迎进屋里,我妈脸色很不好,我刚想问什么事,她就主动开口了。


  “楚楚,家里还有钱吗?拿三万给妈用用。”


  她张口就是要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实际上我每个月都会给父母打两千块。这事老公也知道,他一直没说什么,不过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但是这次我妈张嘴就要了三万,我自己哪有这么多钱,委屈的说:“妈,这个月的两千不是给您了吗?”


  “怎么着,嫌我跟你要钱了!?”我妈向来脾气泼辣,闻言直接就发作了:“你是我闺女,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容易吗,你现在嫁人了,还准备不想养我了咋滴?”


  “不是,您瞎说啥呢。”我小声说道:“我刚生了孩子,还没有份正式工作呢,哪有那么多钱给您。”


  坐在旁边的肖山,一听就不乐意了,阴阳怪气的说:“姐,骗谁呢?我可听人说了,你现在给有钱人当保姆,一个月少说也得有万把块的工资,吃得好住得好。你再看看咱妈,连新衣服都没钱买,你也不怕人家戳你脊梁骨说你不孝顺。”


  一听这话,我脸直接气得通红,说:“你还有脸说!我哪个月没给爸妈打钱,你呢?上学被开除,整天就知道玩,天天在家吃白食,就是一废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肖山满脸不在乎:“你能和我比吗,你就是一赔钱货,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不一样,我是要传宗接代的,爸妈以后还不得我来养!”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颤抖了半天,才用手指着他:“我是赔钱货,那我老公给我的彩礼钱,我怎么一分都没拿到!”


  “够了!”


  我妈突然狠很一把拍开我的手,打断了我的话,脸色非常难看的说:“我也不想和你扯那么多,实话跟你说吧,你弟弟前两天打架把人打住院了,人家私了要两万块钱医药费,还有我和你爸年纪也大了,一人买份养老保险,你拿三万出来,差不多了!”


  我妈偏心的话说出来,我一下就受不了这样的委屈,眼泪直接下来了,哭泣着说:“我没钱!”


  这句话我没有骗她,我私房钱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两万了。


  “没钱也不行!你是我闺女,也是他姐,这事儿你必须得办喽。你要是不给,我就问小强要去,我倒要看看他管不管丈母娘一家的死活!”


  我不想因为我家的私事给老公添麻烦,只好拦住我妈说:“妈,你别去找阿强。”


  “呵呵,我不去找他,那找你啊!那好啊,你把钱给我!”


  看着我妈蛮不讲理的样子,我心里跟被针扎似的痛,但也只能含泪答应。


  “好,我……我会尽快把钱凑齐。”


  “凑什么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钱,藏着掖着干什么?”


  说着,我妈居然要打开我的衣柜乱翻,并且我的弟弟也跟着一起,完全跟强盗一样。


  我深刻意识到就算现在把我那点可怜的私房钱给他们,他们同样还是会继续要求给三万块钱,那是我相处二十来年的亲人,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们。


  我赶紧大喊道:“妈!你别这样,我已经答应给你凑钱了你还要干什么啊你!你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老娘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我不管,东西我可以不翻,三天之内把钱凑好。”


  “三天,我上哪儿去拿钱!”


  “那边要得紧,要不然就要把你弟弟送进劳改所,我能不着急么,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你不心疼我心疼。”说着,我妈开始哭哭啼啼了起来。


  就是这幅样子,每次我弟犯了错,她都向着他,所以才让我弟越来越没出息,偏偏我妈还不听劝,觉得自己这样才是对我弟最好的。


 文学

  我头痛不已,好容易把人给劝走了,三万块钱却成了我肩上的重担,不敢让老公知道,怕他和我的感情出问题,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想到了陈寿,又怕他用钱让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还能怎么办呢?


  我在客厅急得团团转,忽然想到了给我介绍奶妈工作的护士,立即给她打了电话问问她有没有什么门道可以多找点事情做。

 

  

  “你很着急用钱?”护士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


  “是……有一点。”我不好意思,之前就很麻烦她了,可我实在没别的法子。


  护士犹豫好一会儿,才勉强开口道:“其实我这里,还真的有份来钱快的活儿,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什么活儿?我不怕脏不怕累,只要能尽快拿到钱,我都可以尝试。”我赶紧接话表决心,期待着护士能解决我的困境。


  “唉……我看你老实,本来没想跟你说这些,不过既然你主动找上我,我也想尽量帮帮你。上次给你联系的那个老师陈寿,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有钱吗?”


  好好的,怎么扯到陈寿头上?

  

  

  我一听到他名字,心里就突突几下,表面强装镇定道:“这我怎么知道,当老师工资应该还可以吧。”


  “说你老实你还真老实。就他那点破工资养家糊口都不够还有钱给孩子请奶妈?这么跟你说吧,他的钱来得都不干净,平时介绍女学生去一些私密场所做兼职。”


  “私密场所?”


  我有点蒙,但直觉已经告诉自己陈寿干的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事儿,也难怪他会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来……我想到了昨晚的场景,心跳加快。


  “你可别跟我装傻,就是让女学生去做援交呗,自己从中间赚点黑心钱。”娟姐说得平淡,“你要真着急要钱,这是最快的渠道。”


  “娟姐,你别那我开玩笑了,我是有家庭的人,不可能出卖身体……”


  “别误会,我是让你给人当奶妈不是要做到底。这有钱人怪癖多,有些就喜欢喝人奶,回味婴儿时期,咱们都称这个是奶油,好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我……”


  “我这儿正好有个客户着急要人,你就当帮帮我,刚好你还能拿钱,两全其美。”娟姐趁热打铁道。


  “可这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我这不好交代。”我有些犹豫,迟迟不敢答应下来。


  “放心,你只需要过去把人喂饱了,拿钱就行。不会被发现。咱就这么说好了,我把房间号和时间发给你,回头你直接过去。”


  说完,娟姐挂断电话,把地址发了过来。


  我一看竟然就是今天下午在和悦酒店,刚好今天老公说他要去跑工程,晚上会晚点回来。纠结很久之后,我还是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出门,来到了和悦酒店2303。


  第一个“奶油”客户是一位姓李的老板,大概四十来岁,一开门就盯着我胸部看。


  “奶妈?”李先生问我。


  “嗯。”我被他炽热的视线看得不好意思,低着头。


  “快,快进来吧。”


  他抓着我胳膊把我拉了进去,视线依旧热切地落在我身上,尽管我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略带饥渴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