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老师你太紧了全文 好想被男人弄的故事《香艳村

老师你太紧了全文 好想被男人弄的故事《香艳村医》

此时温玉在那做着前后运动,脑袋几乎要从桌布下面冲出来,我心惊不已。

   要是被温婷嫂子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文学

   不过此时的温婷嫂子已经再次意乱情迷,我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双手微微用力,立刻听到一声嘤咛。

   “坏小子!”温婷嫂子笑骂一声,低头对着我的脸凑过来。

   我几乎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品尝着那柔软的唇瓣以及香甜的味道,如同在品尝最鲜美的饮品。

   身体的满足让我想要继续探索更加神秘的地方,双手沿着光滑的皮肤下滑到纤细柔软的腰肢,继而向着最神秘的地方进发。

   温婷嫂子的裤子很紧,我的手好挤进内内中,。

   忽然,我下身一疼,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呼。

   “怎么了?”温婷嫂子虽然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但终究还是过来人,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关切的问。

   “没事。”我摇着头,恶狠狠的瞥了下面的温玉一眼。

   温玉却是耀武扬威的对着我挤眉弄眼,似乎是在报复我当着她的面居然还和温婷嫂子如此亲近,动作也比刚才更加大胆多了。

   “虎子,我……。”温婷嫂子的理智战胜了情欲,按住我的手,脸上满是娇羞,一双眼睛几乎能挤出水来。

   看得出,她说出这话也是花费极大的力气。

   我此时也猛然惊醒,差点桌子下面的温玉忘记,刚才那瞬间,只想着要和温婷嫂子做写没羞没臊的事情了。

   反应过来,我深吸一口气,刚想要说点什么,下面的湿滑又开始刺激着我的神经,挑战着我的极限。

   身体再次一个激灵,剧烈的刺激让我几乎说不出话来。

   温婷嫂子看到我怪异的表现,还以为我忍受的很痛苦,紧张的道:“要是,要是你实在受不了,那也要到屋子里才行。”

   换作其他时候,她有如此的让步,我肯定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刻能进一步品尝温婷嫂子的滋味。

   不过我还是保持住最后一丝理智,干笑两声:“温婷嫂子,我没事。”

   “真的没事?”温婷嫂子说着,就想要探手朝我的坚硬抓去。

   真让她抓住,岂不是暴露了温玉?

   我想也没想的握住她的小手,放在我的胸口柔声说道:“真没事,来日方长,我也不想让嫂子为难。”

   温婷嫂子闻言,心中感动,用力抱住我。

   只是她这个姿势,抱着我的时候,我的脸直接就陷入了她巨大挺拔当中。

   温暖柔软的感觉伴随着那股好闻的气味,让我陶醉其中,身体都轻飘飘的。

   下面的刺激也愈发强烈,温玉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难以言明的刺激让我忘却一切,张嘴在饱满上轻轻咬了一口。

   “啊!”温婷嫂子也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这么做,有些腿软的几乎靠在我的怀中,无力地抱着我的脖子,挺翘的臀就想要朝我的腿上坐去。

   真要是被她坐下,还得了?

   我连忙用双手托住浑圆挺拔,紧绷的肉感让我痴迷的来回游走。

   不老实的转眼来到神秘的峡谷附近,想要继续探索更加深入的位置。

   温婷嫂子鼻中发出为不可查的哼哼声,双眼迷离,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我的手上来回挪动。

   每当我的手指和她的峡谷接触,她就会哆嗦一下,却又下意识的想要再次接近,想要更多。

   湿润柔软的感觉还在继续的索取着,我的精神在这一刻几乎升华,一泻千里,大量的牛奶直接涌入温玉的口中。

   温玉几乎是下意识想要站起来,结果忘记自己此时还藏在桌子底下。

   突然发力让桌子发出“碰”的一声,也成功的让意乱情迷的温婷嫂子以及不能自己的我清醒过来。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温婷嫂子惊疑不定的看向桌子,疑惑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连忙解释:“我太激动了,抬下腿。”

   我也知道这借口找的极烂,但这种情况下,我也好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好在温婷嫂子已经认定这里没有其他人,倒也没有怀疑,想起刚才的激动,重新恢复理智的她脸色立刻变得羞赧红润。

   连面对我都不好意思,随意扯了个灶上还做着汤的借口,便逃跑似的冲进了厨房。

   看她临走时脚步还有些虚浮,那夹住的大长腿,我心中不由得一荡。

   趁着嫂子去厨房的功夫,温玉也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扭着腰跑回自己的房间。

   餐桌旁顿时只剩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感觉这种感觉既刺激又紧张。

   偷偷瞄了眼还在厨房里没出来的嫂子,我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和嫂子完成那最神圣的一步。

   嫂子整理半天的心情,直到温玉从房间中拿出一瓶酒来,才终于磨磨蹭蹭的出来。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锅汤,看来刚才的时间,她居然真的住了一锅汤。

   温婷嫂子的手艺很不错,这顿饭也十分丰盛。

   “虎子,以后有空再来家里吃饭。”温婷嫂子热情的说道。

   “是啊,以后常来。”温玉对着我眨眨眼睛。

   我心里暗骂这小浪蹄子,就知道勾引我,点着头随便应付两句,便匆匆离开。

   有温玉在,我最近肯定没有机会,也就没那么迫切想要过来了。

   回到诊所的时候,刚好看到袁晓枚在诊所门口晃悠,脸上满是焦急。

   我奇怪的问:“晓枚嫂子,你在这干啥呢?”

   “哎呀,虎子,你可算回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袁晓枚看到我回来,很是着急的抓住我的手就往她家的方向拉。

   这袁晓枚是村长的儿媳妇,村长的儿子张大福就是个脓包,成天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天里的活也基本不管。

   娶了个风情万种的漂亮女人,成天往外跑不说,还满足不了这个妖娆的女人。

   村里都传张大福那能力不行,是个快枪手。

   具体如何,我就不清楚了。

   “嫂子,到底出了啥事,你和我说说。”我力气比袁晓枚大,轻易的挣脱开她的拉扯,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还说不清楚呢!

   “你到我家来,这里不好说。”袁晓枚有些扭捏,欲说还休的。

   她长的漂亮,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几乎能挤出水来,走路的时候双腿夹紧,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的目光顺着她的动作也滑倒那那双修长圆润的长腿上,此时的袁晓枚穿着一条白色的齐膝裙,将好看白皙的小腿露出来,很是漂亮。


  只是配合上她的动作,我不由得有了些想法。

   万一村里人说的是真的呢?

   “嫂子,我这就是诊所,你要是想看病,不如到里面去坐坐。”我主动说道,目光不断在袁晓枚的身上徘徊,尤其关照她双腿间的重点部位。

   “这,这怎么行……”袁晓枚脸上略显纠结,很是犹豫。

   看到她的模样,我却更加确定我猜的没错,袁晓枚来看的,肯定是妇科病。

   女人那里是最隐私的地方,除了老公基本上不会给其他的男人看,袁晓枚虽然已经结婚,但两年来还没有孩子。

   估计她是怀疑自己有毛病,所以来找我检查来了。

   我主动拉住她的手臂:“嫂子,我是医生,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是来看病的,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看我说的对不?”

   “好吧。”袁晓枚似乎下定了决心,点头跟着我走进了诊所里。

   她还警惕的观察下周围,确定没有人,特地让我关上门之后,才开始说自己的情况:“虎子,我,黄瓜,断在里面了。”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但我还是听出来大概的意思。

   原来她不是来看妇科病的!

   我心中惊喜,晓枚嫂子的脸蛋虽然没有温婷好看,但她的身材却更加火辣,那对巨大圆润,几乎要将衣服撑爆的饱满,每次看到的时候都让我血脉喷张。

   我心说,张大福那方面不行八成是真的,不然袁晓枚怎么可能用黄瓜?

   “嫂子,里面有床,你先躺下,我帮你拔出来。”我吞咽着口水,帮着拔黄瓜,这事对我来说还真刺激。

   袁晓枚虽然一脸羞意,却也顾不得那么多,显然那根黄瓜卡在里面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当即躺在床上,主动张开双腿,那片鼓起的草原地带也展现在我眼前。

   几根黑色的草不规则的伸展出来,更有几分引人探究的意味。

   让我主动脱袁晓枚的内裤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嫂子,你把内裤也脱了吧,不然我怎么帮你?”

   “行。”袁晓枚也豁出去了,一张脸几乎能滴出血来,慢慢的扭动着饱满的屁股,缓缓将小内内脱了下来。

   我知道她是因为害羞,所以动作特别慢。

   但这对我来说,分明就是一种另类的诱惑,看到那神秘的峡谷缓慢的展现在眼前,还有那裙子下的两条白腿,几乎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等袁晓枚终于将内内退下,双腿摆出一个“M”形状,等待我帮忙。

   我深吸一口气,想着自己是医生,不能有那些想法,手有些颤抖的伸向神秘的峡谷中。

   我的手才刚刚碰触到那片峡谷的边缘,袁晓枚便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吟,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并拢起来,她立刻害羞的压抑住。

   “没事,嫂子,放松,很快的。”我连忙安慰道。

   “你尽管来,我忍着。”袁晓枚鼓足勇气,才敢面对我贪婪的眼神。

   我伸手分开她的双腿,手却忍不住在那弹性十足的大腿上多摸了两下。

   没成想袁晓枚的身体十分敏感,被我的手抚摸过的地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的双腿又想要再次闭合。

   不过我眼疾手快,立即握住那双圆润的腿,光滑的皮肤和我粗糙的手发生的接触,让我心旷神怡。

   刚才在温玉那里宣泄过的地方也忍不住再次抬起头来,宣示着它的斗志。

   “嫂子,你别乱动。”我提醒着。

   “我尽量。”袁晓枚将头扭到其他的地方,根本不敢再看我。

   我的手放开她的双腿,发现她也不再闭合,便继续探索峡谷。

   峡谷中此时已经有大量水渍流出,我的手沿着水渍向里探索,才刚刚进入少许,袁晓枚已经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我没有管她的反应,手伸到深处,一下就摸到了断掉的黄瓜。

   这时候袁晓枚却没有了刚才的羞涩,她正眯着双眼,口中不时发出阵阵轻哼声,腰部不规律的扭动着。

   看样子,她竟然是用我的手开始玩弄自己了!

   “虎子,虎子!”袁晓枚依旧在扭动着身体,口中还不断叫着我的名字。

   这让我的心头一热,看着她这副样子,我的阳刚之物也变得坚硬无比。

   顾及我们之间的身份,我抑制住想要更进一步的冲动,猛的握住半截黄瓜拽了出来。

   黄瓜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上面似乎还有晶莹剔透的液体黏着,我咽了口唾沫,想要给袁晓枚留一点空间。

   没想到空落落的感觉不但没有让她清醒,反而更加渴求。

   “别,我还要。”袁晓枚几乎是下意识的胡乱朝着身边抓去,好死不死的,她的手顿时就落在我的巨大上。

   柔软的小手似乎是找到了心爱之物,立刻开始搓弄把玩起来。

   我浑身一阵战栗,结果婚的女人果然厉害,两下就能挑逗起男人最原始的渴望。

   比起温玉那生涩的动作,袁晓枚在这方面明显是个老手。

   她三两下便将我的家伙事从裤子里掏出来,用脸蛋不断在上面摩擦着。

   凉丝丝的触感,以及那柔软的感觉,我那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嫂子。”我看着袁晓枚,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她推倒。

   我也没有再忍耐,是她先诱惑我的。

   这么想着,我心里最后那点挣扎也彻底放弃,直接压在袁晓枚的身上,伸手握住她胸前那一对巨大。

>>>>本文《香3艳村医》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