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窃玉生香)三分水七分潮什么意思_男友说想把我

(窃玉生香)三分水七分潮什么意思_男友说想把我扒了扔在床上 第6章:激将

 文学

第6章:激将
    我摸着我的脸,陈老板打我的一巴掌,我会算到陈玲的头上,因为这巴掌是为他挨的。
    我看着远处跑来的韩凌,我就想走,不知道为什么,我很讨厌她,感觉她会很烦。
    “邵飞,你的脸怎么了。”
    我转身看着韩凌,我说:“没事,不要紧。”
    “是不是他们打你了?太过分了,我帮你报警吧。”韩凌拿着电话说。
    我心里很生气,我说:“报警?报什么警?有用吗?人家只是打我一巴掌,难道警察会让我打回去吗?你省省吧,行吗?”
    我说完就要走,韩凌追了上来,她说:“对不起,你很生气吗?有什么不愉快的跟我说一说,我可以开导开导你啊。”
    我看着韩凌,我说:“谢谢你,我不需要你开导我,我还有事,你别耽误我时间行吗?”
    “今天还有课啊。。。”韩凌说。
    “上个屁的课,没钱上什么课?没钱不交学费学校会让我上课吗?没钱能活下去吗?没钱能有朋友吗?没有钱什么都没有,你懂吗?我现在要去赚钱,你别耽误我行吗?”我说。
    韩凌看着我凶狠的样子,就低下头,我感觉她很委屈,我有点恼火,狠狠的在树上踢了一脚,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但是我真的不需要你的这种关心,真的。”
    我说完转身就走,韩凌对着我喊:“没钱我们也可以做朋友的。”
    我听着,觉得韩凌有点可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善良还是跟我玩乖乖女那一套,我不信,自从知道陈玲的真面目之后,我不在相信女人。
    我买了一张动车的票,直接去瑞丽,这次我要赌大一点,五千块全部都赌,我脸上还是火辣辣的,虽然不服气,但是我得忍着。
    到了瑞丽,我还是直接去吉茂赌石店,这家店很大,赌石的人很多,货也很齐全,什么场口的都有,所以赌赢的机会很大。
    但是我知道,十赌九输,能赢的人很少。
    我刚到原石区,就看到一个胖子,在对着自己身边的人叫喊,他骂了一通,还打了对方一巴掌,但是被打的人还是低着头,不敢说话,是田老五这个胖子,他真的很凶。
    “看什么看?妈的,又是你这个臭小子,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抽?”
    我转过头去,不想跟田老五有什么交集,田家的五个兄弟,每个都有黑历史,田老五也是一样,上高中的时候,听人家说,田老五捅伤过人,被判了三年,所以这种人很可怕,还是躲远一点好。
    “小兄弟,又来玩啊?”
    我抬头看了一下,是田光,他笑着看着我,表现很友好,我楞了一下,心里觉得很奇怪,这个黑道上传说的人物,为什么会跟我打招呼,为什么对我还这样客气,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实在不想跟这个田光有任何交集,我走到一些比较大的原石堆放区,准备挑选一些大的石头,赌石还是得赌大的,如果上次我赌的石头,重量在大一些,那么,我就不止只赚一万块。
    “小兄弟,我们之间有误会吗?”
    我看着说话的人,还是田光,他就站在我身边,伸手拿了一块原石,他没有看我,但是脸色变得很难看了,我有点害怕,因为他是真的混社会的,我要是惹他生气,我知道下场不会怎么好。
    我摇头,他突然看着我,问我:“那为什么我跟你说话,你连回答都不回答呢?如果我们没有什么误会,那么就是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我听了急忙说:“不是的,我没有看不起你。”
    田光瞪着我,脸上的肌肉咬动了几下,说:“小兄弟,那就是你不会做人了,人家跟你说话,你最起码要正眼回答别人,要不然,别人会以为你看不起他,我这个人比较和善,要是遇到像老五那样的人,你肯定出去身上会少一些东西的。”
    田光的话,让我有点心惊胆战的,我说:“我知道你,你是瑞丽道上的人,上学的时候听过,但是,你为什么要跟我做兄弟,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兄弟,就是看缘分,看脾气,你这个人很对我的胃口,所以,我想认识你。”田光说。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这么多人,只有我对他胃口?摆明了胡扯,我不知道田光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真的没打算跟他玩的意思,我转身就走了,田光也没有跟着我,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只是瞪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但是我相信,他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的。
    我在原石区转了一圈,五千块钱,也还是只能买没开窗的蒙个头子,这种赌石风险还是很大,基本上是五五开,如果有钱,还是买开窗的,至少开了一个口子,我能知道里面肉质的情况,看准了一把豪赌,赢了就翻身了。
    我站在黄沙皮料子面前,伸手拿起来一块原石,黄沙皮的料子顾名思义就是皮壳是黄色的,像是黄沙一样。
    皮壳是包裹在翡翠外面的表皮,是经过长时间风化形成的,每个场口出厂的原石皮壳都不一样,最常见的就是黄沙皮,白沙皮还有乌沙皮,所以选赌石场口,得先看皮壳的颜色。
    我丢掉手里的石头,这块石头的皮壳不好,沙砾感不是很扎手,感觉皮壳不是很紧实,像是很松软一样,这种料子在行里被称为皮松,里面的就算有翡翠,种水也不会很好,而且会出现棉和裂。
    棉就是像棉花一样的白点,属于瑕疵,而裂就是裂纹,有裂纹的料子一般都不会有人要。
    赌黄沙皮的料子,得赌皮壳细腻的,我在原石区挑了起来,这些料子都是五六斤重的,价格也在五千多到一万多,按重量卖,我翻了一下,在底层看到一块石头,不是很大,有两个拳头那么大,我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有四斤多,这块石头很吸引人,光是表面看着,沙砾感就很紧致,用手摸上去,还有种光滑感,我拿着强光灯朝着里面照射了一下,这一照,我心里就发紧,半透。
    这料子好,从沙砾感跟皮壳颜色来看,应该是南奇第二层的料子,南齐属于小厂口,但是也出过不少的好料子,一般南奇的料子都会出糯冰种的料子,虽然只是第四等的料子,但是如果是个满料,能打镯子,这块里料子至少能卖五万到十万,如果在好一点,底张的水头在透一点,二十万是可以赌的。
    我立马拿着这块石头去柜台结算,我到了柜台,把石头给老板,老板放在秤上幺了一下,四斤半,老板跟我说:“南奇的料子,五千一斤,这块料子个你算两万。”
    我一听两万,心里就有点着急,我口袋里满打满算只有五千,这一下子贵了四倍,我说:“老板,南奇的料子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场口,用不着那么贵吧?”
    老板笑了一下,说:“缅甸在打仗,料子都涨价了,这块料子我看着好,你要是不愿意要啊,我留着给别人。”
    我听了就干着急,这块料子我看的很准,至少不会亏本,但是口袋里没钱有个屁用,现在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
    “小兄弟,缺钱啊,我可以借给你。”
    在我最着急的时候,田光走过来跟我说话了,他说要借给我钱,我虽然很着急用钱,但是没有到昏头的地步,我说:“要利息吗?”
    “五分的利。。。”田光轻描淡写的说。
    我听了,心里就发抖,五分的利息?比银行贵的太多了,而且,他是黑道,借他的钱,万一输了,那我就万劫不复了。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但是田光没有生气,而是说:“这块料子你看准了吗?”
    我听他这么问,就点了点头,我说:“绝对不会亏。。。”
    田光把料子拿在手里,说:“我们合资吧,按股分钱。”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动,如果合资的话,我既不用拿两万,也可以赌一次,而且就算赌输了,也不用我一个人承担。
    我说:“我出五千。”
    田光笑了一下,拿出一张卡给老板,说:“我出一万五。。。”
    老板接过我们的钱,很快就给我们开了单子,今天赌石店里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们也不用排队,很快就到我们切石头了。
    我把石头交给师父,我说:“师父,在顶上给我开个窗。”
    切石头的师父没说话,拿着钻头,在上面装了一个探头,然后贴着石头的顶边按动了开关,过了一秒钟,我就看着钻头把石头的皮壳给开了一个一厘米直径,五寸深的圆形的口子。
    钻头拿下来之后,师父看了一眼,对我说:“可惜了,糯冰的底子,水分不是很足,切开了估计半透明,没有颜色,局部可能带着淡淡的黄褐色,但是最多也就是普通的冰地冰糯的材料,能出中小圈的手镯,但品质要赌。”
    师父的话,给我迎头一击,虽然我估计的很准确,这块料子就是个糯冰的底子,但是没想到水头这么差,如果卖了,这块料子能保本。
    我看着田光,说:“料子现在保本,但是如果咱们把皮都给打了,说不定里面的种水会好一点,南奇的料子出黄加绿,如果里面变色了,出了个三彩,这块料子打镯子,二十万没问题,你敢赌吗?”
    我非常希望田光继续跟我赌下去,我当然想要以小博大,但是,他会不会相信我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竟,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第7章:运气

第7章:运气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很奇怪,他说:“真有意思,居然有人问我敢不敢赌,你说我敢不敢?”
    我看着田光,我说:“敢?”
    田光收起来了笑容,或许我的话很幼稚,但是我就是故意这么问的,我害怕他不跟我赌下去,所以我用激将法刺激他,虽然这有点很危险,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机会得抓住。
    “你看着玩。”田光说。
    他的话模棱两可,把最终的决定权交到我手上,如果我赌,输了最后的责任都在我,他很有可能会赖账,但是我又不能继续问,毕竟人家已经给了答案了,而且我也有信心,南奇是小场区的最重要场口之一,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第二层是最容易出黄加绿的,所以,我就赌料子里面有色。
    我说:“师父,把料子给我打皮,打一面就行了。”
    师父点了点头,把石头放在切割机上,我听着切割机跟石头摩擦的声音,就开始紧张起来了,我看着田光,心里更加的紧张了,他是混社会的,如果跟我一起赌石输了钱的话,最后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那该怎么办?他们这种人经常干这种事,我心里有点忐忑。
    “一定要赢啊,一定要赢啊。。。”
    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我不想惹麻烦,所以只有赢了我才能全身而退,我心里发誓,这次赢了之后,我换一家赌石店,再也不在这家了,不跟这个田光打交道了。
    石头上的皮一点点的被打掉,我看着火花四溅的砂轮,心情紧张到了极点,我不停的眨眼睛,不想错过石头被磨开的过程,其实是害怕。
    突然田光拍了我一下肩膀,说:“你很紧张啊。。。”
    他吓了我一跳,我擦掉头上的汗,我点点头,他笑了一下,说:“紧张是对的,我这个人,只想赢,不想输,如果输了,我会发脾气的,我脾气很大,会打人,有时候手没轻没重,可能会把人打残废。”
    我听了之后,心里就更加的害怕了,我咽了口唾沫,他对着我笑,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有点邪恶,我有点失神的转身,突然师父的手拿起来了,我心里有些紧张,这个时候师父把石头放在水桶里,浸了一下水,他拿起来之后,我整个心都提起来了,突然,我看到料子居然是个满料,这让我很兴奋,这样至少不会亏本,我的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笑容。
    师父说:“哟,你运气这么好啊,没跳色,但是变了水头,里面的水头更老,很难得见到的冰地、透明、种老,无色的南奇的料子,不过有点小瑕疵,里面有点棉,影响打镯子的质量,但基本算完美的石头,可惜石头小,只能打一对镯子。”
    我听了之后,急忙把石头给拿起来,我擦掉头上的汗,看着田光,我说:“赢了,里面的种水变了,赢了,哈哈。。。”
    他看着我,就把石头拿过去,说:“挺厉害的,但是你紧张什么?你不是说料子已经保本了,就算在怎么输,咱们也不可能输掉本钱,你害怕我是吗?”
    我看着他,紧张的点了点头,我是害怕田光,真的,田光的名声在我们上学的时候我都听过,他是混社会的,砍人,拿枪,坐牢,这种人多坏我都能知道,以前听着他的事迹觉得挺兴奋的,但是真正面对他的时候,你才知道那种压力是多么的强大。
    “朋友尊重我,我自然尊重朋友,所以,跟我做朋友,你不用害怕我,除非。。。”
    我看着田光,他没有说完,突然,他笑了一下,伸手搂着我,把我朝着回收区拉着走,来到了回收区,田光把石头放在桌子上,这次是老板亲自过来的,他看着石头,笑着说:“光哥,手气不错啊,南奇的小料子都能赌个满料,还能打镯子,这块料子怎么出手啊?”
    “齐老板,我不懂价,只是好赌,料子好,你就多给点钱。”田光客气的说。
    老板把石头拿起来,又拿着喷雾器润了水,放在桌子上,说:“光哥,料子挺好,能打镯子,按照市场价,一只镯子得十万,两只就二十万,边角料也打不到货,所以,就二十万吧。”
    “齐老板做生意,公道,就二十万吧。”田光说。
    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这块料子能打镯子,边角料至少还能做两对平安扣,虽然只能卖个三五千,但是这也是钱啊,这个田光居然不要了,但是我又不敢说话,他已经做主了,如果我在不同意,这岂不是不给田光面子。
    过了一会,我看到齐老板从后面的保险箱里面拿出来四沓厚厚的钱放在桌子上,我有点头晕目眩的,真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现金,但是我同时也觉得非常的可惜,这块料子是我挑的,但是我买不起,如果我买的起,这二十万都是我的,而现在,我只能分五万。
    田光把钱都拿走了,我有些惊讶,他拉着我,说:“小兄弟,咱们去车上谈。”
    我有点抗拒,害怕他吞了我的钱,更害怕他会对我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战战兢兢的跟他上了车。
    田光的车就停在停车场,是一辆陆虎,很大气的陆虎,车上还有个人,五大三粗的,一脸的大胡子,他看到我们来了,就下来给我们开门,我看着这个人,像一根柱子似的。
    田光把我拉上车,我有点抗拒,我说:“在外面说就是了,你把属于我的那份给我,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光哥请你上去,你就上去,少他妈啰嗦,我请你,就不是这种味了。”
    我看着那个大胡子,他很凶狠,田光说:“柱子,小兄弟给我赢了十五万,客气点。”
    我看着那个叫柱子的人点了点头,就不在说话,很听话,我也就很识趣的上了车,车门关上之后,田光拿了一叠钱出来,跟我说:“五万,不少你的,我田光做人讲原则。”
    我伸手把钱拿着,心跳剧烈,我看着田光,他笑着说:“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赌石的人很多,行家也不少,但是说能一定出料的人,我真的没遇见过,只有你敢说这种话,这证明你有点本事,对赌石有研究啊。”
    田光说话很严肃,让人很紧张,我说:“我爸爸研究过赌石,对于原石有很多经验,但是他死了,就是死在自己的经验不足上,赌石最讲究的是运气,我也是运气好。”
    田光摇了摇头,说:“一次说明运气,那么两次呢?两次就是实力了,我田光喜欢赌,但是从来没赢过,真的,我混社会十几年赚了那么多钱,但是都输在了赌石上,从来没赢过,今天,你让我赢了一次,真他妈刺激,我经历过很多刺激的事情,人家拿着枪要在我脑袋上开个窟窿我都觉得没今天刺激,那种赢的滋味,真的很爽。”
    我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笑了一下,确实很刺激,他突然非常认真的跟我说:“有机会,我们在赌一次,这次我们赌大的,我出钱,玩一次更大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很兴奋,我不想打断他,刺激他,但是我更不想在跟他打交道,我说:“光哥,不了,我还要上课,以后可能没时间来了,我先走了。”
    田光听了我的话,突然眼睛眯了一下,而这个时候车门开了,那个叫柱子的人直接把我拽出来了,他说:“走?光哥让你走了吗?没时间?就算你老子死了,光哥让你陪他,你也得给我挤一点时间出来,要不然,我的拳头把你的脑袋给开个窟窿,信不信?”
    我很害怕,这个叫柱子的人力气非常的大,他提着我简直要把我拎起来似的,我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看着田光,他说:“柱子,松开。”
    柱子还不想,但是田光冷冷的说:“要我说第二遍是不是?”
    柱子很不甘心,把我丢下来,狠狠的瞪着我,我想要走,田光对我说:“你叫我一声光哥,我就得把你当兄弟,这个光哥不是白叫的,我相信,我对你已经发出了足够的好感,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来找我,我能摆平的一定帮你摆平,当然了,做朋友,做兄弟都是要相互帮助的,我想跟你一起赌,你明白吗?跟你一起赌,所以,我希望你能来。”
    他的话说的很平缓,但是我看他说完之后,就添了天嘴唇,样子有点像是极为压抑自己一样,我知道他是在忍着怒气,我也知道他给了我足够多的善意,但是我不想,真的不想跟黑社会有什么瓜葛,他们翻脸不认人的。
    我说:“对不起光哥,我只是个学生,我先走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我看到柱子回头看着光哥,一副要把我逮住捏死我一样的表情,但是光哥没发话,我就赶紧走,离开停车场,我心里很害怕,不知道田光会怎么报复我,但是我现在只是想摆脱他。
    我来到停车场门口,突然,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出来,这辆车也突然停下来了,我看着车里的人,心里暗叫不好,妈的,居然遇到他们了。
    从车里面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对着我冷笑着,说:“妈的,正想堵你呢,没想到在这遇到了,老天真是长眼啊。”
    我看着他,暗叹运气不好,居然是王青。。。
    >>>>本文《窃玉0生香》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