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_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_与杨姨在一起的那些年

听杨姨说,我父母去世的那年,我正在女人村的海边玩,结果海面突然卷起大浪,我父母连人带渔船被大水冲走了,我吓得直哭,她看我可怜就把我带回家里。

女人村其实原本叫渔民新村,只不过因为那年,海面突卷大浪,导致大部分打鱼的男人都为此失去生命,村民觉得渔民新村不吉利,就慢慢改为女人村。

我童年的回忆,当然也少不了被这些女人挑逗。

杨姨不跟其他女人一样,她是从城里转来女人村帮忙的,很漂亮,对于杨姨,我非常尊重她,不止是收留了我那么简单,还有她的行事作风。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杨姨身上的小秘密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是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下山的途中看到一个女人包裹的很严实,直奔山头跑去。

好奇跟上去,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杨姨。

下午山里阴,很少有人挑这个时间来山头玩,我不知道杨姨为什么会出现。

躲在大石头后,我看到她提着一个大袋子,在一旁搬石头,她的动作很迅速,选好石头蹲下身,从大袋子里掏出一个木棒子,放到坑里,就搬起石头压住了木棒子,然后还用脚压了压,做完这一切,就张兮兮的跑下了山。

我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等杨姨走后,就搬开了那块石头想要看个究竟,以为她埋了个古董,可伸手摸才明白,这根本不是木棒子,而是……一个仿真暧昧棒。

它很柔软,跟人的皮肤一样有弹性。

我难以控制的叫出声,又好笑又好奇的盯着这个东西,从来没想过这个跟杨姨扯上关系。

故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阵子,直到天黑了,我才回家,过程中一直不敢抬头看杨姨,更不敢说话,匆匆吃了点东西,就上床躺下了。

在被窝里,我从枕头底拿出那根暧昧棒,用手轻轻摸索着,脑海出现多个疑问,这个女人村里,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商店,哪来的这玩意。

迫于强大的好奇心,我真恨不得直接跑到杨姨的房间里看看她在做什么,但是杨姨有睡觉关门的习惯,我也只能躲在被里幻想。

从我记事以来,杨姨就对我很宠溺,我的要求她从来不会拒绝。

小时候,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的脸,柔软又清香,亲在上面特别舒服。

晚上我被她搂着睡觉,趁她不注意总会亲上一口,开始杨姨还会热情的回应我,但是当我十二岁那年,她却突然开始对我疏离了。

我以为杨姨讨厌我了,也打定主意不理她,可是杨姨好像明白我的心思,每到这时候,都会拿一碗烧肉,放到我眼前,嘴里咯咯笑着“瘦娃,想吃肉就听话,如果淘气,这个肉就我都吃了。”

我只得抱着杨姨,对她百般讨好。

村里穷,能吃上肉很让人羡慕。

我窝进杨姨怀里,闻着她身上的清香,与她吃下一碗肉,感觉特别的幸福。

我十二岁以后,就完全没有父母的印象,脑海里只有杨姨。

杨姨她其实只比我大八岁,只不过因为辈分的关系,我不得已才这么叫她。

五岁开始我就一直跟在杨姨身边,十二岁的时候心里才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由于杨姨身材太美好,每晚睡觉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摸她的身体,感受着滑嫩嫩的皮肤,心里会有一种异样的反应。

那时候我还不懂得男女之事,但就是莫名的对杨姨身体好奇。

想着趁她睡着了,好好研究下她的身体,特别是那对凸起的双峰,一定要摸个够。

有一次杨姨睡的很熟,不管怎么亲她抱她都没有醒,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脱掉杨姨的内内。

杨姨的上衣很肥大,只要轻松一扯,就能掉下来,可是因为我太紧张,又不得要领,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我大喘着粗气,只能坐在枕边,对着半露的胸前看,这种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由于我咽口水声音太大,杨姨睁开了眼睛,她拧亮灯泡,差异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胸前的凌乱,顿时明白了,伸手就给了我脑门重重一掌。

“瘦娃,你想干什么?不好好学习,竟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低下头,半天没啃声,视线只是垂到杨姨的胸口。

杨姨抄过枕边一张被子急忙裹在身上,转回头,房间灯很暗,可我还是清晰看到杨姨眼圈泛红了。

从那天起,杨姨就不让我跟她一起睡,而是在隔壁搭了一张小床给我。

她似乎对我很失望,一段日子里都不跟我说话,不管我做错什么也不打骂我,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正想着怎么样跟她和解,一件事的出现打破了僵局。

那是一天中午我回家吃饭,路过村头,看到杨姨被几个粗汉往一座茅草屋里拽,发现事情不妙,就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那几个粗汉是村外的痞子,他们在村里强奸妇女无数,这次一定是相中了杨姨的美貌,想趁机办了她。

我顺着门外,看到杨姨在床上拼命挣扎,那几个粗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人一手按住杨姨,就捆住她的手脚。

其中一个黄毛粗汉,恶狠狠的笑了笑,伸手甩了杨姨一巴掌,揪起她的下巴说道。

“你最好老实点,要不然我就让你光着屁股从这里出去!让全村人都好好认识认识你!”

紧接着,其他身后几个粗汉也走了上前,拿着棍子对着杨姨一阵恐吓。

我躲在门后,浑身都出汗了,因为这几个人我知道,他们在村外可是出了名的凶狠,要是冒然闯进,不但救不了杨姨自己也会搭进性命。

正犹豫不决,其中一个年长粗汉,骑在杨姨身上,猛地撕裂她的衣服。

杨姨痛苦的尖叫,胸前露出一大片娇嫩的雪白……
杨姨卧室洗澡

我寻思不好,也不管那么多,拔腿跑出茅屋,就冲着村外大喊,“来人呐,外村的老粗们欺负杨姨了。”

中午正值人最多的时候,我刚喊出声,就有一大批村民拿着锅铲和锄头跑了出来,被我带进茅屋。

杨姨这才得救了。

我跑上床,紧紧拥住杨姨,她的身子在发颤,我像她以前安慰我一样安慰她,她没有推开我,而是抱住我,大哭。

我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能再让杨姨受委屈。

从这件事以后,杨姨不再对我冷漠,又恢复到了从前,我去摸她亲她,她也不推开我,只是到了晚上要分房睡。

我虽然心里还有点失落,但也开始理解杨姨,杨姨家后院有很多木桩,为了让身体更强大,我开始利用木桩锻炼体格。

在学校里,也是经常找人打架,以此来增加自己的格斗经验,我那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拥有了这些,我就可以变成一个强者。

老师把杨姨叫到学校,让杨姨对我多加管教,那天放学以后,杨姨不给我饭吃,只是用木棍狠狠的抽打我,听到她隐约的哭声,我知道这是伤了她的心。

之后一段时间,为了弥补杨姨,我都在认真上课,但随着慢慢淡忘,我又开始了打架,这次我完全放开了打,把同学打的哭爹喊娘。

很快,我就收获了一帮好朋友。

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只是大部分都是说女人。

之后,一个有钱的同学,从城里托人买了些录像带,我们改为坐在电视剧旁研究女人构造。

虽说都是只纸上谈兵,但依旧会觉得满足。

杨姨毕竟是女人,家里的活多,也不再管我,

就由我自己放纵……

往事历历在目,但是今天却让我看到杨姨的这一面。

想到美丽纯洁的杨姨,拿着暧昧棒在深夜高涨,我的心就不停的狂跳。

最终,在欲望的驱使下,我攥紧暧昧棒,跑到后院外的外窗下。

窗户都是透明的,就算在夜深也可以看的显而易见,为了不被发现,我戴了顶大草帽,半蹲在木凳子上,本以为杨姨早该睡着了,却发现她的台灯还亮着!

三小时前,杨姨就说要睡觉,我更加确定其中有问题。

慢慢的贴近窗户,我看到杨姨坐在床上,脚边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白色水蒸气一股股环绕在她身边,好像仙女。

她伸手试了试水桶里的温度,双手一撩,缓缓褪去了衣服,走进木盆……

昏暗的灯光下,杨姨的身体淡出一抹粉红色的光芒,让我难以控制的激情瞬间迸发到了胸腔。

杨姨那对巨乳我早就知道,是我从小最爱摸的地方,但是真的看到了,却又不得不让我这个懵懂的少年惊慌又失措。

杨姨弯下腰,整个身子弓起一条弧线,她用长长的手臂撩动着水,浇在身上,慢慢转动,整个后臀暴露在我面前。

我脸一阵烧红,额头清晰感觉有汗滴渗出。

不得不说,杨姨是我见过最性感丰满的女人,就算到若干年回忆起来,仍会让我有种说不出的触动。

随着水蒸气的不断上升,杨姨将半个身子埋在了水桶之中,拿起一块毛巾,在身上缓慢的擦拭着,就像不是在洗澡,而是在冲刷一件艺术品。

我看的口干舌燥,恨不得下一秒就打破窗户,真正的伸手去触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姨终于从木盆站起,赤裸的正对着我,屋里的水气混合着她身上若隐若现的水珠,形成一副美丽的幻影,看的我忍不住的咽口水。

眼神一路跟随杨姨的一举一动,正要深入仔细观察一番,杨姨突然就转身坐到床上,穿上了那件肥大衣,把自己包裹进了被子里。

灯光霍然熄灭,我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猛地栽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听到房间里有走路的声音,为了不被杨姨发现,我一溜小跑跑到了床上躺下,把自己严严实实缩到被子里。

我用手按住胸口,努力平复,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一整个夜晚,浑身都像是长了刺一般,翻来覆去,直到黑夜渐渐淡去,我才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很甜的梦,梦里,学校的校花牵着我的手在对我笑,说她喜欢我,还在学校的主席台当中拥吻我。

我的脸红的要炸开,跪地向她求婚,她红着脸没有说话转头就跑,我大步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按在身下……

刚要去吻她,一只手就把我推醒,我迷迷糊糊向上看,是杨姨温柔的脸。

“瘦娃,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知不知道再晚一点,你又要去学校罚站了?”

杨姨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拉我起床,可要知道,现在杨姨跟我的力气悬殊不是一点点,我成心不想起,杨姨是奈何不了我的。

我甩开杨姨的手,蒙着头,无理取闹朝她喊,“我不起,除非抱我一下。”

杨姨敲了下我脑门,最开始只是坐在我床边推我,然后不搭理我,直到看最终奈何不了我了,才拉开被子,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我嘴角瞬间咧开一道灿烂的笑容,像是得到昨晚的满足,一个激灵爬起身,穿好衣服跟杨姨去客厅吃早饭。

下床那刻,还不忘伸手在杨姨圆润的肥臀摸上一把。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每次都要胡思乱想半天。

杨姨注意到我的不安分,红着俏脸,瞪了我一眼,怒道,“瘦娃,你又要干什么?”

“杨姨,你放心,我可没有想那些,只是手不小心滑到了。”

我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杨姨这才不吭声了,扭着好看的臀部去厨房端饭了。

看着杨姨去厨房的背影,我瞬间涌上一股念头,要是以后她当我媳妇儿该多好。

吃过饭,杨姨在院子里收拾打扫,我就坐在门口的板凳上,一边看着她一边写作业。

她的胸前随着扫帚一动一动,让我又忍不住想起,昨晚在木盆里那具性感曼妙的身姿,一下子沉迷了进去。

“瘦娃,我去干活了,待会去学校好好听老师的话,别打架。”

说话间,大门咣一声关闭。
麦田遇糗事

我才猛地清醒过来,恍惚看着大门,发现杨姨早就离开了。

长叹一口气,杨姨一走要到天黑才能回来,她不在我也待不下去,索性扔下书本,跑出去找同村小伙伴玩到近天黑,直到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家推着杨姨新给我买的自行车,往学校出发。

乡间小路全是坑坑洼洼,自行车车轮在直打晃,我扶着杨姨给我准备的半袋大米,更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些。

眼看上完最后一个坡就要到顶了,我也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就在这时候自行车突然发出噗嗤一声响,不动了。

我蹲下身检查,发现竟是一根铁钉,杵在正中央,正好扎过我的车轮。

“谁那么不长眼!把铁钉扔在这种地方,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我气的朝地上踹了一脚。

离镇上中学还有一大段距离,难道剩下的路要两条腿走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比百灵鸟还好听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再不走的话,看班主任不杀了你才怪。”

我闻声抬起头,重舒了一口气,瞬间感觉希望终于来了。

“芊芊,我自行车爆胎了,要不然你带我一程吧。”

我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冲我坏笑的女孩。

这个女孩叫刘芊芊,是村长的女儿,平时大大咧咧的,跟我也都是兄弟相称,因为学习很好,所以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学校的学习委员。

话还没说完,刘芊芊就不加思考甩开我,抓着自行车朝我冷哼了声,“现在知道求我了,前几天好像某人还要痛打我一顿那。”

她的话瞬间让我有点懵,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原来又是为了前几天我误会她偷我手环的事,为此她已经让我道歉不下三百遍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又要拿这个说事。

“刘芊芊班长,我真的已经深刻认识到错误了,到了学校你怎么惩罚我都行,现在就帮帮我吧。”

我合起手一边向她求饶,一边说好听的,就差给她跪下了,终于我看到刘芊芊眼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感觉有戏,果不然下一秒她撇着脸哼了声道,“上来吧。”

可是我哪敢让她骑车,为了安全考虑,最终换成我载她。

路过学校要经过一大片麦子地,这块路不好走,我自愿下车推着刘芊芊。

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我像是丢了魂一般,不顾车上刘芊芊的叫喊,就走进麦地里。

“林安庆,怎么那么巧?在这里见到你?”

我蹑手蹑脚站到这个在发呆的女孩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

她算是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长的娇小可人,因为家里没钱,就退学下地干活了,说起来挺可惜的。

她一愣,额了声,迟疑了一会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今天活干完了,就出来散散心,倒是你,怎么现在还不上课?”

林安庆说这个,我瞬间想到自行车还在路边,就一阵心烦,想把自行车坏了的经过跟她说一遍。

突然身后一阵剧烈晃动,我猛地被脚下的麦子绊倒在地,林安庆或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趴到我身边扶我。

也就在这个空档,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这里保险吗?”这是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心吧,这里离村里够远,不会有人来的,亲爱的,我真是想死你了。”

说话间,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黑夜里我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脸,男的是村头大汉儿子黄有为,女的就是女人村刚死掉的王大成媳妇陈爱霞。

王大成一直是靠扑鱼为生,因为这次巨浪,他死于海中,陈爱霞也就变成了寡妇。

黄有为摸着陈爱霞的身体,猛地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疯狂的啃咬,好像多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林安庆看到这一幕,浑身吓得发抖,害怕她叫出声,我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出声,林安庆依旧是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麦地两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黄有为快速拖去陈爱霞的裤子,就骑在她身上开始动,压抑的陈爱霞闷声连连,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越战越激烈,要把麦地给冲破了。

我跟林安庆在一旁尴尬的要死,特别是林安庆捂住脸不敢看,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过了会儿,估摸两人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陈爱霞一声尖叫,猛地停止了这一切。

我看到她跟黄有为翻了个身,趴在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黄有为顿时吓得脸发白,提上裤子就小跑跑走了。

我张大嘴着实佩服,小时候我就听说陈爱霞的风流史,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好奇心作怪,想去问问陈爱霞的秘诀,但迫于林安庆一直拽着我,还是赶紧走了。

刚走到麦田口,就被刘芊芊挡下,她言语不善的指着林安庆喊,“是不是因为她把我给扔下了?”

我这才想起刘芊芊还在,害怕刘芊芊一生气迁怒林安庆,赶紧把林安庆推开,让她赶紧回家。

直到她走了之后,我才开始一边装傻子,劝起刘芊芊来,“芊芊,那么晚了,我们两个人也够可怕的,快点回学校吧。”

边说着我一边拉她的手,把她带上后座,可话音未落,她就一把甩开我,指着我让我别逃避责任,并告诉我不用去学校了,让我跟她到一个地方。

我很无语,但迫于刚才有错在先,只能跟着她走到了学校的后山。

夜晚的山里幽深又诡异,跟她坐在石头座上,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渐渐耐不住了,哆嗦着问道。

“刘芊芊,你要惩罚我也不用这样吧?再说,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至于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吗?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保障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