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47岁熟妇v一洞两棒15P(幸福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47岁熟妇v一洞两棒15P(幸福花开)

六月的天气,炎热无比,大地被炙烤的失去了生机。

一辆从县城出发的公交车,驶向几十公里外的分水镇。

公交车很破旧,已经是超龄使用了,连个空调都没有,一车的人挤在里面,又闷又热。

再加上各种脚臭、汗臭的味道,更是令人难以忍受。

沈浪的运气还算不错,是从始发站上车的,所以,他坐在了后排,他的旁边是一个抱着婴儿的少妇。

整个车里塞满了人,严重超载,站着的人都是紧紧的贴着,连转个身都非常困难。

大家都苦不堪言,可是也没有办法,这公交车一天就两趟,上午和下午各一趟,要是错过了,就要等明天。

沈浪的眼睛盯在前面一个女人身上。

那个女人长发披肩,背对着沈浪,穿着一件超短裙,超短裙下面是性感的黑丝袜,让人充满无限的遐想。

沈浪拿出一个打火机,故意掉在地上,弯腰去捡的时候,头往上抬,一双眼睛就瞄到超短裙里面去了。

没有安全裤,他看见了里面粉红色的小内裤,只遮住了半个屁股。

沈浪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这样着装暴露的女人挤在脚都难以放下的公交车里,那对男人来说绝对是抵挡不住的诱惑啊!

沈浪恨不得站起来,贴在她身上。

不过有人已经这样做了,这样拥挤的公交上,显然不缺咸猪手。

一个猥琐男已经贴在了女人的身后!

随着车子的晃动,沈浪看见猥琐男腹部在明显的前后运动,而且,他的一只手有意无意的贴在了女人的大腿上,上下摩挲着。

那女人应该感觉到了背后男人的动作,回过头来瞪了那男人一眼,脸已经变得通红。

可是她没有吱声,这样丢人的事她说不出口。

况且,这么拥挤,对方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所以,她只能忍气吞声。

那抱婴儿的妇女也看到了猥琐男的下流动作,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她就装作没有看见。

那猥琐男似乎掌握了这种情况下女人的心里,动作幅度更加大了起来,越发的肆无忌惮,一只手竟然伸到了女人的裙子里面。

沈浪有点看不下去了,这家伙也太过份了吧?

占点便宜就行了,居然还把手伸进去?

沈浪正思忖着,要不要挤过去,把那家伙挤开的时候,车到了一个站点上停了下来。

那猥琐男停止了动作,那个女人赶紧就挤下了车。

估计她是为了逃避这个猥琐男,提前下了车。

下车的人有几个,上来的人更多。

沈浪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美女!

二十岁左右,一米六五的个头,樱美丽小嘴,杏仁圆眼,柳叶弯眉,瓜子长脸,长得很是古典美。

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衬衫,非常宽松,薄薄的白纱下清晰的看见里面黑色的胸罩,两个袖子带着长长的飞边,下身一件淡红色的短裙,非常短的那种,好像动起来就能看到屁股,实际上是一件红色的短裤,在前边加了一片挡着的布,变成好像是裙子的那种短裤裙。那露出的胳膊腿儿象象牙一样洁白,脚上就随意的穿着一双拖鞋。

那美女被后面上车的人推动着,挤到了车的后面来,正好站在刚才那性感女的位置上。

宋佳丽厌恶的皱起眉头,这车上的人实在太多了!

她被挤得感觉两只脚都悬空了。

车子启动了。

宋佳丽感觉后面一个人紧紧的贴着自己,起初她也没有在意,可是没多久,她感觉对方在摩擦着自己!

而且,她明显感觉出来,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正顶在自己的臀沟上!

宋佳丽虽然还没有谈过恋爱,没经过男女之事,可她也知道,那硬梆梆的东西是什么!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

她明白自己遇到色狼了。

可是,怎么办呢,她可没有胆子叫呀!

她艰难的回过头来,看向对方。

那个长相很猥琐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眼神中还带着几分凶狠,吓得宋佳丽赶紧回过头来。

她感觉对方的动作越来越大,那硬梆梆的东西都快要挤进屁股缝里,羞得她脸上直发烫,身体也莫名的出现了异样的感觉!

然后,她又感觉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正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摸,还慢慢的往她的裙里钻!

宋佳丽又紧张又害怕。

她想提前下车,可是离双河村还有二十多里路啊,这么大热的天,她根本不可能走回去。

她只能祈祷身后的色狼早点下车。

她拼命的夹紧了双腿,好抵挡对方的入侵,她甚至能隔着裤子感觉到对方的火热!

色狼的动作越来越大,不断的撞击着她,宋佳丽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她决定哪怕走,也不能再待在车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有人在拍她的肩膀,显然,不是色狼的手,色狼的手已经摸到她大腿内侧了。

她回过头来,看到一张很阳光帅气的脸。

“妹子,我把位子让给你座。”

宋佳丽一看,这男人的身后空出了一个位置。

“谢谢,谢谢!”

宋佳丽如获大释,被那男子拉扯着,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而那个色狼狠狠的盯了那男人几眼。

这男人自然就是沈浪了。

沈浪本来是要教训那色狼一番,但是想到要是事情闹大了,去了派出所也麻烦。

何况这种事情很难说得清。

所以,他就主动把位置让给那个美女,化解她的困境。

他站在了美女的跟前,用身体把她与其它人隔离开来。

宋佳丽掏出纸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这才仔细打量让她位置的男人。

这小哥可真帅啊!

她的心不禁小小的跳动了一下!

他显然是城里人,五官有棱有角,干净清爽的头发,皮肤白白净净,又很结实。

这真是她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呢!

当她憧憬爱情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便勾勒出了她伴侣的形象,她喜欢的就是那种阳光帅气,笑容温暖的大男孩子。

论颜值,她宋佳丽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说她是村花也不为过,所以,她未来的如意郎君再怎么外形也不能太差。

不过,现实把她的幻想给粉碎了!

她父亲宋得财居然要将自己嫁又矮又挫的朱超。

那家伙一米六五的个头,瘦得象根竹杆,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更让人可憎的是,这家伙一见了佳丽,眼珠子都不会转了,那情形就象癞蛤蟆见了白天鹅,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只有流口水的份儿,把佳丽恶心的吃不下饭。

但是她父亲却看上了朱超的条件,这家伙是镇办主任的司机,他的姐姐姐夫在县里搞房地产,一家人在分水镇乃至大安县都是吆喝的人物。

宋得财在村里是个外面软,家里硬的角色,他不顾女儿的反对,就收了人家的聘礼,希望自己借此能攀上高枝。

想到自己的命运,佳丽暗自叹了一声。

沈浪对宋佳丽也有好感,见惯了城里那些时尚辣妹,现在看到这么一个纯天然的乡下妹子,别有一番风味啊!

就像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也想吃咸菜萝卜换换口味不是?

“妹子,你这是去哪啊?”沈浪开始搭讪。

佳丽心里一喜,她正巴望着帅哥跟她说话呢,至少这一路上也没这么无聊了。

“哦,我走亲戚,现在回家。”她甜甜的笑道,“你呢?”

“哦,我从城里来,去乡下办点事。”

“去分水镇吗?”

“不是,是双河村。”

“双河村?”佳丽眼睛一亮,“我就住在双河村!”

“是吗?”沈浪一听,心里也活络起来,说实话,他对这个美女还是有点心动,她住双河村的话,自己还可能和她发展点什么?

“是呀,我就住在双河村!”佳丽笑得很甜,原以为就在车上搭个白,打发一下时间,现在看来,两人还有机会相处。

虽然,自己现在成了朱超的未婚妻,但不是未婚吗,也有可能有变数呀!佳丽甚至想着,要是在嫁给朱超之前,自己能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就是私奔,她也愿意!

“那我们真有缘份呀!”沈浪笑了笑,“对了,你走亲戚,没有家人陪同吗?比如你老公?”

“人家还没有结婚呢!”佳丽羞涩的一笑。

沈浪心里一喜,没结婚,那好啊,有戏!

凭他的经验,他已经看出来,这美女对自己有好感!她又是单身,看来真有戏啊!

对于泡妞,沈浪是很在行的。

不过,现在城里的女生太物质,光长得帅,没钱的话,那也不行的。

沈浪这次来乡下,自然不是为了转移战场,他是有事去双河村,顺便也是为了躲避追杀!

不错,沈浪无意间卷入了一起凶杀案,对方的势力非常大,正四处找他。

因为挨得近,佳丽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味,显然这香味儿来自这个帅哥!

这大男人还擦香水,这城里的人就是讲究。

“那你来乡下,没带老婆一起呀?”佳丽反问道。

“呵呵,和你一样,我也是单身。”

佳丽心里一阵窃喜。

这时有婴儿的啼哭声响起,当佳丽再看沈浪的时候,却发现沈浪的目光盯上了她旁边的少妇。

原来自己左边那少妇已经解开了衬衫,掏出一个白白的,沉甸甸的蓄满奶水的乳房,将褐枣般大小的奶头塞进了婴儿嘴里,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给婴儿喂起奶来。

佳丽的脸一阵发烫。

虽然乡下妇女给孩子喂奶都是不避嫌的,但她一个未婚女子见了还是觉得不妥当。

不过,让佳丽气恼的是,那个帅哥居然眼睛直勾勾盯着少妇又白又大的胸部,连眼都带不眨的。

她对他的好感一下就降了下去。

莫说沈浪,就连少妇左边那个大胖子的眼睛也盯了上去,感觉也想嘬上一口似的!

男人都一个德行!

无耻!

佳丽故意伸出脚踩了沈浪一下,沈浪却没有反应,继续盯着少妇那一团雪白。

佳丽气坏了,先前对沈浪的好感荡然无存!

这家伙虽然长得帅,可跟朱超有什么区别?

显然,看人不能看外表啊!

就在这个时候,少妇怀里的婴儿啼哭得更加厉害了,不断的摇晃着小脑袋,最后还把嘴里的奶水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

佳丽也顾不上沈浪,虽然她不是医生,但是看到这情况,也感觉到不对劲儿,就问道:“大姐,你娃儿是不是病了呀?”

“没事儿,他有时会这样。”那少妇不以为然的说道,“我问过医生,可能跟他的胃部发育不成熟有关系。”

“不对呀,大姐,你娃儿的脸发紫了。”佳丽又说道。

她说得没错,婴儿的脸由白变紫,很明显。

少妇低头一看,也发现了婴儿的脸色不对劲,马上就慌了,“宝宝,宝宝,你怎么了呀?”

这时,沈浪发话了,“大姐,看这样子,你娃儿应该是中暑了,还伴随有中毒的迹象,你中午给他吃了什么东西没有?”

“我没有给他吃什么呀?”少妇说道,然后她又想了一下,“对了,上车之前,我给他吃了一个李子。”

“那应该就是李子的问题。”沈浪分析道,“可能李子上有残留的农药,没有洗干净,大人吃了可能没什么事,可娃儿太小,抵抗力太弱,很容易就引起食物中毒。”

“你会看病?”宋佳丽惊讶的看向沈浪。

“我是中医,家传的。”沈浪说道。

沈浪没有说谎,他父亲就是一个中医,在城里开了诊所,沈浪从小就跟父亲学医,虽然现在才二十多岁,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他刚才并不是盯着少妇的雪白看,而是注意到婴儿有点不对劲儿。

“你确定我娃儿中毒了吗?”少妇紧张的问道。

“有八成可能吧!”沈浪说道。

“不管是不是,也不能耽误了。”宋佳丽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司机师父,麻烦你调个头回县城,有个小娃儿病了,需要去医院检查。”

司机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说得轻巧,我都出城这么远了,就是我愿意,大家也不愿意啊,不如等到了镇上,去卫生院检查也是一样的。”

车里马上响起了一片声音,都是反对开回县城。

“我要赶回家有急事要办呢,不能开回去!”

“去卫生院也一样嘛,用不着回去,浪费时间!”

“不能开回去,这大热天的天,谁想多待在车里呀?”

那少妇急得要哭了,“这去镇上还有一个多小时啊,我怕我娃儿坚持不下来!”

那佳丽赶紧对沈浪说道:“帅哥,你不说你是中医,要不你给娃儿看看?”

沈浪说道:“不是我不想给他看,只是我没有行医证,我怕这位大姐不放心。”

那少妇却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把婴儿递给沈浪,“没事,没事,你快帮我看看。”

“那好,我就试试吧!”

沈浪接过婴儿,解开他的衣服,伸出手指在婴儿的胸腹部快速的点了几下,然后手在上面推拿着。

佳丽现在明白,自己刚才应该是误会了沈浪,他根本不是偷窥人家喂奶,而是注意到小孩子不对劲儿。

这么一想,她对沈浪的好感又‘嗖嗖嗖’的上升了!

说实话,乡下人对医生,尤其是中医很尊重的,在早些年,镇上都没有卫生院,大家看病全靠走村窜户的郎中,放在更远的年代,那农村人全靠郎中救命啊!

现在的医疗条件改善了,那些赤脚大夫才逐渐消失了。

佳丽想到了自己父亲,他长年患有风湿病,完全可以让沈浪给他看看呀!

几分钟之后,沈浪察看了婴儿的脸色,问道:“谁有塑料袋?”

前排一个妇女说道:“我有,等下。”

她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几个水果,她把水果取出来,把袋子给了沈浪。

沈浪把婴儿翻了一个身,让他趴在自己膝盖上,然后把塑料袋往他嘴里一递,再拍了拍婴儿的后背。

婴儿‘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了一些腥臭之物,里面显然是一些李子的残骸。

吐完之后,沈浪把婴儿翻转过来,接过少妇递来的纸巾,给婴儿擦了擦嘴,“等下,我再给他扎两针。”

他把婴儿还给少妇,然后,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中,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根金针。

他把金针插进婴儿胸口一个穴位,以极快的速度捻动起来。

随着沈浪的动作,那婴儿原本涨得发紫的脸开始恢复正常的颜色,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了,开始手舞足蹈,‘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浪把金针拔了出来,“好了,毒素已经清理了,他没什么事了,如果你不放心,到了镇上,再给他检查一下,以后不要给他吃不干净的食物。”

“大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少妇感激不尽,一个劲的道谢。

沈浪摆摆手,把针具放回去。

“哇,你的医术好高明呀!”佳丽的眼里全是爱慕的小星星。

“呵呵,一般一般!”

沈浪也有点小得意,毕竟在美女面前露了一手。

“我叫宋佳丽,你叫什么名字呀?”宋佳丽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她伸出了自己的纤纤小手。

虽然,她是乡下姑娘,但是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父母亲也很疼爱她,所以,从小到大,她在家里也没干过什么农活,皮肤保养得很好,一点都不粗糙。

沈浪伸出手来,握住她的小手,“我叫沈浪,认识你很高兴。”

“你去双河村做什么呢?”佳丽好奇的问道。

沈浪正考虑如何回答她时,车子一个急刹,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