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乱 色 小说_孕妇情乱小说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乱 色 小说_孕妇情乱小说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房间里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李倩此时一门心思扑在周贵生身上,对刘军的声音充耳不闻。

门外敲门声的力道越来越重,如果不是门板质量好,估计早已被刘军敲破。

周贵生继续着动作,瞧了眼李倩,女人身材匀称,就连脸蛋儿,都称得上是佳人,这么多年,真是便宜刘军那小子了。

他抱着她挪动脚步,李倩瞪着漂亮的大眼,不祥预感在心底默默展开,果然,周贵生把她抱到门板后面,让她的背抵着冰凉的门板。

她压低声音:“周贵生!你不能再胡来了!”

上次是当着刘军的面,这次只不过是隔张门板,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刘军肯定能听到。

周贵生笑了笑,大声喊道:“小刘,你在外面等着,这边很快就弄好了!”

刘军在门外回复:“师父,倩倩在吗?”

这个时候周贵生已经放缓动作,李倩抓住机会,正要回复:“在……呃……”

话刚出头,周贵生猛然用力,硬生生的把李倩的话憋回去了。

“倩倩?”刘军喊着,刚刚她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周贵生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是老手,知道那儿舒服,那儿不舒服,她抱着李倩不撒手。

刘军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回应,便挠挠头离开了。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李倩终于放纵自己,攀着周贵生的身体,去寻找那种刺激感,周贵生也加快速度,最后李倩脖子一仰,整个人抖动,进入巅峰。

到底是年纪大了,弄了这么久,周贵生两条胳膊都酸了,把李倩衬衫脱掉,平铺在地上,把她压在衬衫上。

李倩知道他想干什么,身体里面的东西还没有完全解渴。

不过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刘军难免会起疑,李倩蹬着腿:“周贵生!你起来!”

周贵生不听她的话,继续慢动作:“小刘抢我生意,你是不是的补偿补偿?”

李倩当然不乐意,刘军的罪,为什么要在她身上讨回来,欲要反驳,可是那儿传来异样,没多久,她再次被周贵生勾起欲望。

周贵生扶着她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重重往里面推送,李倩仰着脖子,眼睛紧闭着,享受这份愉快。

可能是姿势对了,这次周贵生特别快,大概十多分钟弄完,李倩也因为他娴熟的技巧,一次又一次攀上顶峰。

结束之后,李倩连忙穿上衣服,头发散落开,浓密的黑色铺在肩膀上,再加上她红润的脸蛋儿,平添了几分风情味道。

周贵生提上裤子,拿着工具开始干活,技巧蹲在角落,处理衬衫上的东西,可那种东西,怎么能擦的干净。

李倩懊恼自己没出息,稍微被勾一下,就跟他做那种事,越想越烦躁,她索性把衬衫脱了,只穿着里面的衣服干活儿。

周贵生瞥了眼,那白嫩的皮肤……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又感叹刘军那小子真是捡到便宜了。

他握住她的饱满,轻轻揉捏:“小倩,要不你跟我走吧,刘军不能给你带来的快乐,我全部都能给你。”

李倩眼底充满惊吓,把他的手拿开:“师父,你说什么胡话呢!”

不说别的,就拿年龄来说,他们也是不搭配的,况且她还是刘军老婆,突然跟周贵生走,明白人谁都知道什么意思。

周贵生咽了咽口水,咬了口她的饱满:“小倩,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给你你想要的,刘军他可以吗,他能给你快乐吗?”

不能!李倩憋红了一张脸,两边为难,她确实想每天尝试那种快乐,但是……

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师父,我不能这样,而且我觉得……”

李倩羞涩低头,声音越来越小:“我觉得我们这样也挺好的……”

周贵生眯了眯眼睛,看来这是同意了他们的关系。

心情突然变好,周贵生放开她,帮她穿上衬衫,又把她的头发拨弄两下:“这里冷,穿上暖暖身子,上面的东西你别害怕,头发正好能盖住。”

李倩乖巧“嗯”了声,觉得周贵生这个老男人,真的比刘军好太多,周贵生知道怎么给女人快乐,怎么呵护女人,而刘军,只会用蛮力,还没什么感觉,更别提呵护,除了使唤她,还是使唤她。

安置好门板,周贵生终于拉开房门,听到动静,刘军匆匆跑过来,上下打量门板。

周贵生知道他不服气,当着他的面拉了拉门,没有之前的“咯吱”声,就连门板,也稳定了很多,没有丝毫松动。

户主满脸喜色:“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

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周贵生推辞:“不用了吧……”

户主拉着他的手:“都是街坊邻居,客气啥,走走走,现在就去!”

人太过热情,周贵生拒绝不了,只好跟着走。

留下刘军和李倩两人面面相觑,刘军板着脸,气的一脚踢在工具上:“草!”

工具在地板上飞出去老远,吓得李倩大惊失色,她瞪着刘军:“你干什么!”

跟李倩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军赶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

外面响起脚步声,两人同时望过去,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贵生,他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

刘军没好气说:“去哪?”

周贵生嫌弃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刘军,一言难尽:“还能去哪,吃饭啊!”

刘军脸色更难看了,这活儿大多数都是自己干的,周贵生只是修了修门,户主便要请他吃饭,而他,吃饭还得周贵生带着,刘军攒不下这口气,果断拒绝:“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别让户主等急了。”

量尺几秒,周贵生叹口气:“罢了,罢了!”

户主选的饭店挺不错,是镇上最大的饭店,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到他们来,统一低头:“欢迎光临。”

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贵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宾小姐暴露在空气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几分钟,饭菜做好了,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周贵生注意到上菜服务员,正是站门口的迎宾小姐,女人穿着工作服,事业线鼓鼓的,往下还是那双腿,光滑的很,看的周贵生心痒痒。

热菜放到桌子上,正腾腾冒着白雾,热死熏到服务员那里,为她脸蛋儿蒙上一层雾,很是诱人。

服务员走后,户主拿着筷子招呼:“吃,快吃,别客气!”

碍于别人在场,周贵生不得不收回目光,接过户主递的筷子:“吃!”

吃了几口菜后,户主开始叹气,唠起家常:“老周,看到那女人没?”

周贵生顺着目光看过去,是那位服务员,它点点头:“看到了,咋了?”

户主说:“这女人,命苦啊,嫁了俩男人,都没了!一个人养活孩子,你说命苦不苦!”

周贵生一惊,不仅又看了看那女人,瞧那水嫩的脸蛋儿,还有那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俩小孩,结过婚的女人。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附和着户主:“命苦啊,咱也没办法!”

户主再次摇头叹气,开始吃饭,两人到中途,把白酒拆开,小酌几杯。

奈何户主酒量不好,一杯下肚整个人开始飘飘然,没几秒就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贵生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放下酒杯,又瞟了眼服务员,慢吞吞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往服务员面前走。

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看他走路不稳,赶忙上前扶着:“叔儿,你咋了?”

叔儿?周贵生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借着自己喝了酒,尽情撒泼:“闺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看起来,很老吗?”

周贵生酒量好,脑袋里清醒的很,但是装醉酒,可是演的惟妙惟肖,那一脸儿憨样,立马逗笑了服务员。

 文学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不老,不老!”

周贵生指着门外,身子往服务员身上压:“走!带叔儿去卫生间!”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