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情到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情到深处自然浓

“老公,怎么了。”李雪接起电话,语气有点微微喘息。

李雪的老公是个做生意的,脑子很精明,一下就听出李雪的语气有点不对劲,疑问道:“你干什么了,慌慌张张的。”

“啊。”李雪脑子一下就乱了,想起刚才小涛摸自己的场景,就算是老公的亲儿子,也算是背叛吧?

“没什么,刚才拖地呢,累的。”李雪回答完,就快速转移话题道:“打电话来什么事。”

“哦,外省的项目出了问题,我要亲自去一趟,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你和小涛,早点休息,不用等我了。”其实糟老头一直明白,他那方面满足不了李雪,怕她出轨,但他在疑心,也肯定不会怀疑到自己亲儿子身上,李雪应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一旁偷听的小涛,一听爸爸晚上不回来,心里都乐开了花,一看表,现在才12点,到晚上还有大把的时间,小涛见李雪一脸心虚的模样,就故意扯着嗓子大喊道:“小妈,你帮我找找足球啊,同学们都在等我呢。”

李雪一进小涛的房间,发现乱的不行,她半蹲下身,在床底下翻找了半天,最终发现了自己前不久‘失踪’的内衣,黑色蕾丝的特别性感,李雪一愣,发现上面还有乳白色像酸奶的分泌物,已经凝固了。

像是精液,李雪不免怀疑,是不是小涛用自己的内衣手淫?

一下,李雪的脸又红了,转过身看小涛卖力的找着足球,自己又不敢跟他对质,特别的尴尬,马上将内衣又扔了进去,抬起头,看见足球在大衣柜上,“小涛,别找了。”

“哦。”小涛拿下来足球后,故意碰撞了一下李雪软绵绵的身体,用自己下面顶着她的屁股,非常的享受,小涛在想,要是能跟这样美丽的女人做一次,就是死了也情愿。

可现在青天白日的,还不是时候,同学们都等着小涛去打篮球。

“小妈,我先走了。”小涛离开后,空荡荡的房间就剩下李雪一个人。

晚上,李雪洗完澡,躺在床上休息,满脑子都想着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门却忽然一下开了,暗色的灯光下,看清是小涛。

“小妈,我有点睡不着。”看小涛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进来后,指了指上面的女人道:“小妈,你说女人为什么都喜欢穿这么性感的内衣,是不是故意来勾引男人的。”

李雪一看是色情杂志,各个美女搔首弄姿的,一下就皱起眉头,有点不高兴道:“小涛,你怎么能看这种杂志。”

“其实。”小涛低下头道:“我不想看别的女人,我只想看小妈光穿内衣的样子。”

小涛今天中午看了李雪的躶体,不看还好,一看就忘不掉了,他对着黑色内衣手淫了无数次,想看小妈真正穿上,到底好不好看。

“你说什么......”李雪有点张口结舌,一看小涛从背后拿出那条自己的内衣,羞的无地自容,李雪从小是农村的,思想比较保守,穿的内衣都是纯棉的,而她买黑色蕾丝内衣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老公提起兴趣,能硬起来,结果还没穿一次呢,内衣就不见了。

“小妈,以你的身材穿上它,绝对要比模特好看多了.....”

“小涛,你一天胡说什么,女人穿内衣的模样,是不能随便给其他人看的。”李雪心里,一直把小涛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面对他的无理,也不生气,反而温柔道:“你为什么睡不着觉,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小涛轻声道:“今天放学后,老师说明天要组织踢足球比赛,我怕踢不过二班同学,压力比较大。”

“还有小妈,家里怎么好冷啊。”小涛光着膀子,光穿了一条大裤衩,走到李雪的床边,没有得到允许就钻进了被窝。

“哎呀,小涛,你干什么。”虽然李雪把小涛当成亲儿子,但毕竟两人还是没有血缘关系,被一个少年抱着,李雪多少有点别扭,又不太好意思推开他。

“小妈,你身上好香啊。”小涛沉醉其中,闻了一下,就撒娇道:“小妈,你抱着我嘛,我好冷,压力又大,真怕明天发挥不好,你安慰安慰我呀。”

糟老头走的时候,叮嘱自己一定要照顾好小涛,现在小涛心情不好,李雪也十分担忧,忘记男女有别了,伸手摸着小涛的头发道:“小涛,你听小妈说,别想太多了,踢足球的事情,尽力就好了呀,压力不要太大,用平常心来看待它,你会轻松很多的。”

“是啊,小妈说得对,可我还是压力有点大,想抱着小妈一会儿。”小涛凑近李雪软绵绵的身体,看她穿的睡衣并不性感,但是没戴文胸,凸点若隐若现的,看的小涛心里直痒痒。

“小妈,这里是什么啊。”小涛故意用手戳了一下李雪敏感点。

李雪‘啊’了一声,脸都红了,瞪着小涛道:“讨厌,别胡动!”

“原来小妈怕痒啊。”小涛马上用手挠着李雪腋窝下面,李雪的皮肤真是细嫩,摸上去像豆腐一样很舒服,李雪痒的喘着气息,小涛故意把耳朵凑过去听,娇喘的叫声让小涛下面又涨又硬,简直难受死了。

“小妈,我想把裤子脱了,好热呀。”两人闹了一会儿,小涛浑身都是汗。

李雪一听小涛要脱裤子,十分难为情道:“小涛,你别脱了,快回房间睡觉吧,你不是说明天还要踢球比赛吗,万一迟到了怎么办。”

一听李雪下逐客令,小涛的热情一下就被浇灭了,他实在舍不得离开李雪的怀抱。

谁知,忽然听见大门响动的声音,这么晚了,难道是糟老头回来了?

小涛吓了一跳,要是让老爹看见他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老婆,就算是父子俩,也肯定不高兴,怎么办?现在一出门就要撞上了!

李雪的丈夫名叫大洪,是做建材生意的,特别有钱,虽然是农村出身,但经常人模狗样的夹着公文包,穿着一身西装革履。

他今天原本是要出差的,结果合作商忽然生病,改期了。

大洪回来还给李雪带了礼物,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提前打电话。

大洪一推开门,看见儿子小涛躺在自己的床上,头上还敷着毛巾,一脸的诧异,刚准备说话,李雪做出一个‘嘘’的手势,“小声点,儿子发烧了,刚才冷的打摆子,我看他实在难受的不行,就让他过来睡,也方便照顾。”

小涛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装的到真挺像个病人。

可小涛在被窝里手就不老实,一直在乱摸,摸得李雪特别痒,差点在老公面前露出破绽。

一听儿子发烧了,大洪非常心疼,毕竟自己都五十多岁了,才有这么一个儿子。

“怎么不送医院呢,严重吗。”大洪上前两步,摸了摸小涛的额头,冰冰凉的,一点也不像是发烧的样子,看来经过李雪细心照顾,烧已经退了。

大洪表情马上就严肃道:“你也是的,怎么能让小涛跟你睡?再想照顾他,毕竟不是亲儿子。”

大洪黑着脸,把小涛叫醒后,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去睡。

小涛耷拉着脑袋离开卧室时,还转了个身,故意对李雪做了一个鬼脸。

李雪平时说谎都不敢,更别说和儿子一起串通去骗老公。

但是,李雪非常清楚,大洪心眼小,怕他生气又骂小涛胡来,才肯跟他一起演戏。

李雪欺骗了大洪,心里很愧疚,赶紧起身帮老公脱衣服,正脱了一半,李雪忽然妩媚的趴在大洪身上,抛着眉眼道:“干什么呀,老公,你还跟自己儿子吃醋啊。”

大洪吃醋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行,结婚小半年,都没满足过李雪。

上次,他跟儿子一起洗过澡,见识过儿子子孙根,大的惊人,就算是他爹,都很嫉妒。

大洪人脉很广,托人从美国买了最好的伟哥,说明书上写着:一粒就能展现男人雄风,屹立12个小时不倒。

这就是大洪给李雪带的礼物。

吃了一粒后,他刮着李雪的鼻子的道:“今天晚上,一定要你欲仙欲死。”

大洪洗了个澡,美滋滋的躺在床上,等着跟自己的美娇娘一夜春宵。

结果跟李雪都调情了一个小时,李雪用尽了各种办法,大洪始终还是没能硬起来。

李雪实在太难受了,夹着大洪使劲蹭着,还是进不去。

“哎,到底怎么回事呀。”李雪第一次有了怨言。

大洪也感觉到阵阵失落,十分对不起媳妇,恨得他直接把伟哥扔进了垃圾桶。

一整晚,李雪都难受的睡不着,她也是一个正常女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她在想,如果当初没嫁给大洪,而是嫁给一个体格健硕,能满足自己的男人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李雪脸上都露出一丝怨气。

大洪前后娶了三任媳妇,都是因为房事不行,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就算他再有钱,满足不了女人都跟别的男人跑了,导致大洪都有阴影了。

他很怕李雪给自己戴绿帽子,一把就掐住了她的下颌,质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啊。”李雪被惊吓后,呆呆的望着大洪,语气都磕绊道:“没、我没想谁啊。”

“呵呵。”大洪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恐怖道:“你爹欠了三百万的高利贷,还是我替他还的,村里随便娶一个媳妇,也不过二十万彩礼,我对你仁至义尽,你如果还敢背叛我,我就把你胸前两坨肉切下来去喂狗!”

“听见了没有!”大洪厉吼一下,吓的李雪快哭了,他相信大洪说的出来就做得到。

李雪本来还满是幻想着,也被大洪一嗓子喊的化成了灰烬。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李雪使劲甩了甩头,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再胡思乱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