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想找两个男的一起草我_肉肉多的文一对一男女

想找两个男的一起草我_肉肉多的文一对一男女|商海枭龙

十月的北方,深秋夜晚干燥阴冷,罗啸从香格里拉酒店大步走出,被阴冷刺骨的北风一吹,酒意一下子去了许多。

     罗啸的司机,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的江琪俏生生站在不远处,迎了上来。 

 文学



     “罗总,怎么样?客人都走了吧?单子签下来没有?”江琪有些殷切地问道。

     看她的娇躯有些发抖,应该是已经在寒风中站了很久,这一点让罗啸的心中升起一阵暖意。

     罗啸笑了笑,道:“签下来了。要不是正巧遇上王副市长,早就结束了。走吧,回去了。”

     江琪忙拉开停在边上的保时捷车门,罗啸坐进后座,江琪驾着车,疾驰而去。 

     罗啸半躺在后排,江琪的车开的又快又稳。明天要去趟国土局,席间王副市长答应了西郊的那个地块,可得尽快落实,夜长梦多。

     一边休息,一边打量着江琪精致的一侧脸庞以及瘦削双肩,罗啸又开始想入非非。

     想着想着,罗啸的小腹处热气缓缓升起,欲念陡生。

     说也奇怪,近几年来,罗啸几乎每日无女不欢,可若是一旦不碰女人,便会慵懒乏力,做任何事情都无精打采的,这是他妈什么怪病?

     正想着,只听江琪问:“罗总,今天回哪里?”

     “别说话,往前开。”

     江琪有些疑惑,顺着这条路走下去的话越来越荒僻了,而且前面并没有罗啸的产业或者房子啊,他要去干嘛?可惜虽然很疑惑,她也不敢多问什么,于是只管稳稳的向前开着。

     眼看着灯光越来越昏希了,这时候罗啸忽然又开口道:“靠边停一下。”

     江琪迅速照做,把车停好后,有点急切的转身问道:“啸哥你没事吧?都说了少喝点酒。”

     “有一点点不舒服,你过来一下。”

     江琪心急之下不疑有他,赶紧下车来到后排,做到罗啸近前以后,才发现罗啸在笑眯眯的望着她。

     “啸哥,你哪里不舒服?”

     “中毒了,全身不舒服,只有你才能帮我解毒。”

     单纯的江琪这时候才明白过来,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啸哥不要……这还是在外面呢!”

     可惜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江琪整个人被罗啸压在了座椅上,一只手粗暴的伸进了衣衫内,直达最终目的地。

     “啸哥……啸哥。”江琪一阵惊呼,但罗啸哪里肯听,直接亲上了小嘴。

     娴熟的调情技巧,使得江琪很快就陷落了,不知不觉间身上的衣裳已经被罗啸解除下来,随着一声惊呼,又被进入了身体。

     “啸哥……痛!”江琪只能咬牙忍着。

     罗啸舒爽不已,唯一遗憾的是江琪的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享受,反而很痛苦的样子。又冲刺了几下子,罗啸渐渐清醒了一些,开始怜惜起这小丫头来。

     这妮子人漂亮,车开的好,身手也十分了得。只是……在床上却不擅久战,每次都几乎被自己弄得晕死过去。

     况且江琪昨天才刚被自己折腾的不轻,到现在应该是还没有歇过来。

     江琪满脸晕红:“啸哥,我,我今天实在是不行了,昨晚差点死了。你饶了我吧,愿意来陪你的美女无数,等我养养再陪你,好不好?啸哥。”说到此处,话音已极为娇柔。

     罗啸听了这话,也有些心疼这妮子,心里盘算着喊谁来陪自己,忽听手机短信铃响,拿出手机看了眼信息:冤家,我来了,你有空吗?苏姐。

   罗啸大喜,心道今晚有着落了,有了这个美妇人,待咱杀她个片甲不留。

   罗啸拿起手机,很快回了信息:我回御庭清苑的别墅了,姐姐快来救命,我叫司机在门口接你。

   过了会,苏姐的信息回复道:等着吧,姐姐拼了。

   罗啸哑然失笑,吩咐江琪道:“我先进去,你在门口接个人。”  江琪也是见怪不怪,轻笑问:“今晚又是哪位娘娘侍寝啊?”

   罗啸瞪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一眼,笑着道:“是你苏姐。”

   “哦,啸哥又要大战妲己娘娘啦,小心纣王来找你算账哦~”江琪明眸一转,打趣道。

   “就你话儿多。”罗啸笑骂了江琪一声,车子已到了别墅,便下车上了楼。

   深夜,玉华市的上空弥漫着昏黄的灯雾,近几年,空气质量越来越差,整个城市仿佛都透着一股阴霾。

   南郊这块原本的荒地,现在也密布了高档的、中档的楼盘,快的好似火箭般串升的房价。

   西郊,御庭清苑一座独栋别墅的卧室里,却是一派火热景象。

   酥软的床上,一个面容姣好的美妇正策马扬鞭,骑跨在罗啸这匹烈马之上,像个神勇的女骑士,所向披靡。

   女骑士不着寸缕,只有颈间的项链和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昏暗的灯光里闪耀。乌黑的秀发便如刚洗过般贴在后背上,全身透着一层薄汗,显然已是激战了许久。

   半小时后,这一场撩人心魄的盘肠大战才终于结束。

   昏黄的床头灯仍亮着,酥软的欧式双人席梦思上凌乱不堪,罗啸半靠在床头,身边倚靠着一个浑身香汗淋漓的白嫩妇人,他一手揽着纤细的水蛇腰,一手满是爱意地轻轻抚过她潮红的姣好脸庞。

   “你这头蛮牛,差点把我折腾死。”美妇人从激情中回过神来,妩媚地白了一眼男人,娇腻地抱怨道。

   “嘿嘿,苏姐你这话可不厚道,刚刚还嫌我不够用力呢,一转眼功夫,就翻脸不认人啦!”罗啸油腔滑调地回了一句。

   “德性!”美妇人莫名有些娇羞,似是回到了情思萌动的青葱岁月,有些不敢直视男人火热的目光。

   “要不要一起去洗个鸳鸯浴?”罗啸不怀好意地提议道。

   “不要,我等下自己去。”美妇人说着,又甩过来一记风情万种的白眼。

   罗啸嘿嘿一笑,一把将这个香喷喷的美妇人打横抱起,径直往浴室走去。

   很快,浴室里传来两人追逐嬉闹的声音,夹杂着水声,余音绕梁。

   由于罗啸的频频作怪,两人洗了足足半小时,才堪堪裹着浴巾出来。

   美妇人看了看墙边的欧式豪华挂钟,嗔道:“1点半了,明天上午又要起不来了。”

   罗啸抱着美人躺下,道:“没事儿,睡吧!”说完,两人交劲而眠,沉沉睡去。


清晨,阳光刺过窗帘,罗啸睁开睡眼,抻了个懒腰,直觉得浑身爽利无比,却见床上的美人不见了踪影,扫视一圈,见内衣还在床头,知道这个有些洁癖的美妇人肯定又去洗澡了。

   闲来无事,罗啸点了根烟,想了想今天的日程。

   正想着,一根烟抽完,就见美妇人裹着浴巾走入了房内,见罗啸醒了,坐到床边,在男人脸上香了一口,笑道:“小冤家,睡的香吗?”

   罗啸一把抱住美妇人,搂到床上,笑着道:“那是当然。有姐姐这样的美人相伴,睡的怎能不香?”

   “呸!差点被你弄死,你这家伙也不知道轻点,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美妇娇嗔,眉宇间却尽是春情。

   “对了,苏姐,怎么有空来玉华看我?”罗啸道。

   “哦,我在这有个通告,是个访谈节目,上午10点要去电视台录,也是想你这冤家,就来了。”

   罗啸看着怀里的美妇,闻着沐浴后清爽的的香气,有些得意。

   这美人的芳名叫苏洛欣,现在只是一个三线过气女星,娱乐圈的边缘人物,已经四十有一,儿子都十七了,却是驻颜有术,身段也保养得宜,除了卸妆后眼角有些许细纹,杏眼樱唇,皮肤白嫩,隆胸翘臀,细腰长腿,活脱脱一个花信少妇,到了床上更是风情万种,实是个不可多得的腻友。

   苏洛欣心中却另有番感慨,自己天生丽质,出道就走红,二十年前就是举国闻名的美人,仰慕者不计其数,后来阴差阳错嫁了个拙夫,事业也江河日下,直到前年,在一次商务酒会上遇到了罗啸。

   这年轻男子不但英俊多金,处事又极老成,给自家的生意帮了大忙,床笫之间更是犀利无比,用过方知自己这前半生是白活。

   总算老天有眼,在自己姿色未尽之时送来了这人,想着想着,苏洛欣心中甜蜜畅快,身体渐热,白净的脸颊上泛起阵阵红潮。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明明昨晚心满意足,刚刚又冲了个凉,苏洛欣现在却又起了旖旎的心思。

   这事儿真能让人上瘾,比罂粟还要勾魂。

   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儿,苏洛欣起身穿好衣服,对男人说:“我走了,录完节目我直接飞了,小冤家记得去看我。”

   罗啸调笑道:“我倒是想,就怕姐夫不欢迎我。”

   苏洛欣白了他一眼,腻声说:“好弟弟,要是你想,就算他在旁边,我也跟你好,就怕你没那个胆子,咯咯。我走了。”

   罗啸喊了声:“等等,我叫江琪送你。”

   苏洛欣点点头,忽地说:“你的小美人司机可疼着点,昨天我见她走路腿都合不上,定是你干的好事。”

   罗啸想起昨晚在荒郊野地做的荒唐事儿,干笑两声,有些尴尬。

   二人又缠绵了一会,江琪到了,苏洛欣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一小时后,江琪回到别墅,罗啸早已穿戴整齐,告诉江琪直接去公司。

   江琪调皮的向他伸了下舌头,说:“妲己娘娘走了,好像很满足哦。”

   两人嬉闹一阵,向市内赶去。

   中午,罗啸坐在风雨大厦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和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慵懒的洒在身上。

   罗啸有些走神,门外响起敲门声,江琪推门走了进来。

   罗啸看着江琪,她喜欢黑衣,紧身的高领毛衫外面套着黑色的皮上衣,黑色长裤将女郎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笔直。

   罗啸看了看表,站起身对江琪说:“走吧,该去国土局了。”

   江琪点点头,开车将罗啸送到了国土局门口,自己在车里等候。

   罗啸快步上了电梯,到了10楼的领导楼层,国土局局长廖云雅的秘书王柔刚好在门口。

   罗啸笑着打招呼:“王秘书,廖局长在吧?”

   “哦,罗总,您好您好。廖局在办公室,你直接去找她吧。”王柔的声音很好听,不愧是播音专业出身。

   罗啸道了声谢,走到局长办公室的门前,敲了敲门。

   很快,里面传出有些威严的女声:“请进。”

   罗啸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抬眼就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职业套装、戴着金丝眼镜的美妇端坐在办公桌后,正专注地看着手头的文件。

   罗啸反手关上门,笑着对美妇说:“廖局,一向可好?”

   廖云雅见了罗啸,脸上先是一喜,马上却又一沉,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罗啸也不惊讶,只是笑着坐到红木椅上,说道:“我来问问12号地的投标。”

   廖云雅的脸色更冷,“王副市长不是答应你了吗?那还来找我做什么?” 

   罗啸也不生气,走到廖云雅近前,双手按住妇人的肩膀,柔声说道:“雅姐,你刚提成正职,我不想给你添太多麻烦。最近公司又忙,才没来看雅姐,我心里自是想你的。”

   廖云雅站起身,刚要走开,早被罗啸一把拉住,拥入怀里,双手环住美妇人绵软的蛇腰,深吻下去。

   廖云雅起初还有些挣扎,吻了一会,身子便软了下来,很快就献出香口甜舌,任君品尝。

   片刻,美妇人有些喘不过气,推开罗啸,娇嗔道:“你这人,这是办公室,检点些。你不是要问地块的事嘛,说正事。”  

   罗啸坐到廖云雅的局长椅上,把美妇人拉坐到怀里,说道:“我的局长宝贝儿,那都是小事,还是让小弟先疼疼姐姐。”边说边上下其手,揉摸得美妇心火直冒。

   廖云雅压了压火儿,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正色说:“那块地没你说的那么简单,虽说王副市长答应了你,可现在上面纪委查的很严,王副市长也早就在纪委挂了号,他自己能不能自保还不好说。我这边的审批自然没问题,不过土地储备中心刚换了主任,新来的那位可难缠得很,要是按照严格的明标,你有把握拿到这块地吗?”

   罗啸听了,心头一动,自己原先并未考虑周全,这几年做事太顺,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本文《商0海枭龙》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