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我只在乎你)

六月的太阳,就像一位粗暴的汉子,豪不怜惜地将光和热撒向了大地。

在这酷热的天气里,犹如处子般恬静的桃花村,除了躲在树阴下吐舌头的流浪狗,村里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半个活物。

而此时,柳小桃正拎着换洗的衣服,顶着大太阳,悄悄地向“求子河”走去。

“呼啦!”

柳小桃脱掉凉鞋,将一双白嫩的脚儿踏进了河水中。

瞬间,一道透骨的凉气,从脚踝传遍了全身,让她很舒爽地发出一声呻吟。

接着,她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

很快,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雪白嫩滑的肌肤,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

她咯咯一笑,像条美人鱼一样,将身子缓缓地浸入了河水中。

河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二十二岁少女健康结实的肌肤。

似乎连河边的花儿都自惭形秽,纷纷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她美丽逼人的玉体。

正在河中惬意游弋的柳小桃并不知道,在一簇篙草后面,却躲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啧啧!”

牛二蛋直勾勾地盯着在水面上浮隐浮现的柳小桃,两只牛眼瞪的几乎要爆炸。

他豪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右手推着膏草,左手用力地抓紧裤裆里硬邦邦的命根子,真想不顾地一切地冲过去,将这只美丽的村花儿给就地正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得益于“求子河”河水的滋养,村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但村里公认长得最好看的,还是王金凤和柳小桃。

只是王金凤是村支书的女儿,是高高在上的天鹅,牛二蛋即使有色心,也没那个胆儿。

而柳小桃的老爹却是村里出了名的软柿子,属于那种一棍子打不出半个屁的怂货。

别看那老家伙长得其貌不扬,个头还没武大郎高,但他生的三个闺女却一个塞一个。

柳小桃是三姐妹中的老幺,也是长得最诱人的一个。

牛二蛋惦记她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经过几次跟踪暗查,知道她每到这个时间点,都会到河里洗澡。

“这丫头,杂长的呢,能跟她睡一觉,就是死也值了……”

牛二蛋看得心痒难耐,鼻孔如老牛分娩般,喘着炽热的粗气。

头顶的太阳烤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身上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了。

可是他不愿意离开,因为他知道,最美的风景线很快就会出现了。

果然,柳小桃在河水中接连扎了三个猛子,这才意犹未尽地上了岸。

就这样光着湿漉漉的身子,曲腿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上。

“上不上?上不上……”牛二蛋痛苦极了。

他心里做着天人交战,两眼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柳小桃迷人的身子。

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丰隆紧致的翘臀,胸前耸立的那两陀球,还有双腿间那片神秘诱人的草丛……看得他心里直窜火。

柳小桃对身后的窥视豪无查觉。

此时,她正弓着美丽纤细的腰枝,在河水中搓洗换掉的脏衣服。

她弯腰撩水的姿态,形成了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曲线。

可是洗着洗着,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朝牛二蛋躲藏的膏草堆望了一眼。

“被发现了?”

牛二蛋吓得心惊肉跳,本能地缩了一下脑袋。

但牛二蛋很快就知道,柳小桃并没有发现他。

这个丫头望着身下,眼睛呆呆地盯着前面翻滚的河面,竟然发起了呆。

牛二蛋清晰地看到,那些水滴像珍珠般,从她光滑结实的双峰、柳腰、长腿上滑落,在迷人的屁股蛋下面形成了一滩水痕。

这一刻,牛二蛋多么想化身成为她下的那块幸福的大石头啊……

“妈的,不知道在想哪个臭男人!”

牛二蛋看着她发春失神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点恼火。

这丫头每次看到他都是爱理不理的,就像一只骄傲的小母鸡,和她搭讪了几次,全都被她的扑克脸给掘了回来。

牛二蛋等不急了,在昨晚那个春梦的刺激下,他决定铤而走险,强行和柳小桃生米做成熟饭。

“嘿嘿,就算娶不了你,老子也得把你祸害了再说……”

牛二蛋开始给自己打气……老子最牛逼,没人比老子更牛逼,不要怕,兄弟,上吧……

柳小桃还在盯着水面发呆,她的眉头一会蹙起,一会舒开,脸上渐渐露出一副少女怀春的陶醉神情。

这是一张清丽无匹的脸,薄薄的樱桃小嘴,小巧而又挺拔的鼻子,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对动人心魄的眼睛,白嫩鲜润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处子幽香。

牛二蛋猫腰从草从后面向她迂回靠近,准备在她发出惊叫之前,将她迅速托进草丛里去。

二人的距离逐渐接近,牛二蛋就像一头扑向猎物的野兽,双眼赤红,邪念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唉!”

柳小桃突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牛二蛋被惊了一下,马上俯低身体,爬在离她不足四米的草丛后不敢再动。

“真的要嫁给他吗?”

柳小桃想起父亲给自己定的那门亲事,脑海中闪过董军的身影,眉头紧蹙,脸上露出一丝失落。

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比大姑娘还要腼腆、木讷寡言的男人。

与父亲有着惊人的相似,那个叫董军的男人胆小懦弱,身材干枯瘦小,个头甚至还没有自己高。

去年相亲的时候,在自己面前,他甚至紧张的都在发抖。

柳小桃自怜自艾地垂下头,脸含娇羞,轻轻地抚摸起自己坚挺饱满的双峰。她的眼睛渐渐迷离起来,樱唇微启,脸上浮现出一丝哀怨伤感的神情。

“董军,唉,我的身子真的要交给你吗?”

听着柳小桃低声呢喃,躲在后面的牛二蛋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嘴里低吼一声,双脚猛踩地面,像猎鹰般冲出了草丛。

“啊!”

正在遐想中的柳小桃被粗暴的牛二蛋拦腰抱在了怀里,不得由发出一声惊叫。

“救命……”

柳小桃突糟惊变,吓得魂飞魄散。

刚喊了一声,便被牛二蛋蒲扇般大的手掌捂住了嘴巴。

浓烈的烟草土灰气,熏得她几乎窒息。

刺眼的阳光下,她看到了一张因兴奋而扭曲的黝黑脸庞。

“小桃,我好喜欢你,让哥哥睡一次吧……”

牛二蛋双眼通红,粗壮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她柔弱的娇躯。

柳小桃反应过来,开始死命挣扎,双腿用力地踢踏着水面,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牛二蛋此时已经精虫上脑,顾不得怜香惜玉,老鹰抓小鸡般,抱着她开始往岸边的草丛里跑。

柳小桃张嘴咬在了牛二蛋的手掌上,牛二蛋吃痛松手,只听噗通一声,柳小桃落进了河水中。

“救命啊,救命啊……”

柳小桃惊慌失措地扑打着水面,就像一条被食人鲨盯住的美人鱼,扯着嗓子喊叫起来。

牛二蛋被钻心的痛激发了凶性,嘴里大骂一句,像大山般扑压在她的后背上,捉住她的两只雪白脚踝,从河里抓起她,将不停扭动的身子按倒在了那块大青石上。

柳小桃娇嫩的肌肤被后背的石头硌得生疼,眼泪刷刷地流淌下来。

直到此时,她才看清楚,欺辱她的,竟是邻村的牛二蛋。

“二蛋,不要,快放了我……”

柳小桃双手撑着牛二蛋健硕的胸膛,双腿拼命踢踏着水面,但柔弱的力量就好比浮游撼动大树,根本就推不开。

“小桃,我太爱你了,给我吧,求你了,别再喊了……”

牛二蛋抓住她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用力地往两边分开,覆身压在了她的胸口上。

当硬如坚铁的分身,碰触到那片柔软迷人的腿根处时,那种刺激感,让牛二蛋身体一阵战栗。

他迅速扯下自己的大裤衩,凭着本能,急吼吼地往前挤压过去。

“啊!”

即将失身的恐惧让柳小桃发出凄厉的惨叫,不知道从哪里迸发的力量,她的上身突然弹起,“啪”的一声,在牛二蛋脸上扇了一把掌。

牛二蛋出现刹那间的失神,凶恶地骂道:“臭婊子,再喊我就掐死你!”

他很想给柳小桃来一把掌,可是那张悲痛扭曲的俊美脸庞,让他舍不得下手。

柳小桃徒劳地挣扎了几下,眼泪横流,苦苦哀求:

“二蛋,你……你这是强奸,你会被抓去坐牢的!”

闻言,牛二蛋眼中闪过踌躇之色,马上又道:“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好不好……”

“我……”牛二蛋看着身下这具雪白迷人的身子,狠狠地摇头:“妈的,死就死吧!”

此时他的分身,已经抵在柳小桃肥嫩的桃花源头,只需往前一耸,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破开缝隙,钻进她的销魂谷中。

“救……命……”

柳小桃从牛二蛋凶恶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决心,刚发出一声呼喊,便又被他的大手牢牢地捂住了嘴巴。

柳小桃绝望地发出一声悲鸣,眼角沁出的泪水,一滴滴滑落下来。

保存了二十二年的贞就要被人夺取了。

而且还是让她无比厌恶的泼皮无赖,柳小桃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小桃,我会好好待你的,我太爱你了,太爱你了……”

牛二蛋激动得热泪盈眶,将她的胳膊固定在大青石上,双腿站在河水中,匆匆地往下瞭了一眼,便开始朝她的双腿深处挤压。

“哗啦!”

身后的河水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响,牛二蛋做贼心虚,心头剧跳,本能地低头看了一眼。

“妈呀!”

牛二蛋如见鬼魅地惨叫一声,只见一条惨白的大手,豪无征兆地从河中钻出,鬼爪似的缠绕在了他粗壮的脚踝上。

紧接着,一个圆滚滚、黑乎乎的东西浮出了水面。

村里人都在传说,“求子河”中住着一只冤死的河鬼,已经腻死了好几个落水的小孩子。

牛二蛋坏事做绝,骨子里十分迷信,走夜路时,总感觉脑后有人吹冷风。

特别是当那条鬼爪缠在他脚踝上时,他甚至没敢多看一眼,一蹦三尺高,光着屁股,鬼哭狼嚎地窜上了河岸。

双腿间那条玩意儿,早已经吓得萎靡不振。

“鬼呀,鬼呀,不要找我做替身……”

牛二蛋丢下柳小桃,迅速消失在了地平线的边缘。

柳小桃惊喜交加地睁开眼,见牛二蛋吓跑了,不禁松了口气。

可是当“鬼”这个字眼冒出来时,又惊恐地打了一个激灵。

“啊!”

柳小桃往河里一看,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杏眼圆睁,几乎吓瘫在了那里。

只见一具男尸半浮在河水中,裸露出惨白的后背,枯草般的头发在水中随波逐流,黑乎乎的后脑勺几乎碰到了她的脚踝。

“死……死人?”

柳小桃从来没有见过死尸,此时他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浮肿惨白的肌肤在清水的衬托下,看着十分渗人。

柳小桃既震撼又恐惧,僵硬地坐在那里,心脏狂跳不止。

过了二三秒,柳小桃才从大青石上跳起来,连衣服也顾不得穿,赤裸着身子跑上了河岸。

她躲在一棵杨柳后面,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心惊胆战地望着河水中那具男尸。

“救命,救命……”

那具男尸的脑袋撞在了青石上,身体突然动了一下,发出一阵微弱的呼喊声。

紧接着,他摇摇晃晃似乎想站起来。

但随后又扑通一下倒在了水中,一动也不动了。

“喂,你是人是鬼呀?”柳小桃朝他喊话。

可等了一会,不见那人有反应,又捡了一块小石头,投在了他的后背上。

柳小桃犹豫着要不要喊人过来,可是又怕等久了这人会溺死。

呆了几分钟,她心惊肉跳地跑到大青石后面,迅速扯过衣服。

穿好之后,跳进河水中,吃力地将那个男人从河里托了出来。

当柳小桃看清他的面目时,突然呆住了。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庞,大概十八九岁,由于在水中泡了太久,浮肿发白的皮肤有些脱皮。

但棱角分明的五观依稀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英俊的小帅哥。

此时他上身的花衬衣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的破布,裸露出呈小麦色健硕强劲的胸膛。

而只剩下了一条红内裤,堪堪遮挡住了男人的象征。

那片硕大的轮廓,看得柳小桃有些心慌意乱,脸颊的肌肤烫的好像要冒烟。

“喂,你醒醒啊!”柳小桃拍了拍他的脸。

帅哥长长的睫毛煽动了两下,虚弱地睁开眼望着她。

柳小桃十分高兴,马上俯下身子:“你……你还好吗?你是谁呀?”

近距离观查,柳小桃发现他长的真好看,睫毛比女孩子还长,棱角分明的嘴角看得她心跳有些加速。

帅哥迷茫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最后定格在她胸前猩红的两点上,舔了舔嘴角,“好大,好白……”

说完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