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_ 阿哥好涨轻点别顶了-暖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_ 阿哥好涨轻点别顶了|暖春

“哪里难受啊?”他的反应,让丁翠红也是感觉出来了,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个傻弟弟有反应了,她脸上立刻就浮现了一抹绯红。


她这是明知故问,不由的又想起来赵小刚临终时给自己的遗言,心中又纠结了起来,这也让她纠结着,要不要松开赵小磊。


“浑身难受,就是……就是我想发泄。”赵小磊说着,也是涨红了脸,他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是对丁翠红有所冒犯,但他现在是在是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了,他想和嫂子发生那样的事情,现在就想。


丁翠红听此,她明白了,她的傻弟弟是想做那种事情了。


感受到他,丁翠红前所未有的舒服,她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像是一个贱女人一样,和赵小磊沉沦下去。


她的心思再次乱了,她觉得自己反正已经答应了赵小刚的临终遗言,早晚都要和赵小磊发生点什么的,何不就趁着现在呢?


只是她刚刚,被王德华轻浮,刚才的画面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还是让她心有余悸,刚才已经差点沦陷的她,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她发现暂时还是无法,越过心中那道坎,她目前还是无法像是一个贱女人一般,沉沦下去。


这并不是说她不想,只是现在她觉得,还不是时候。



“小磊,你难受,是饿了吧,嫂子现在就去给你做饭。”她摇了摇头,就从从赵小磊的怀中起身,朝厨房走去。


看着嫂子离去的背影,赵小磊的心中是后悔不已,看来现在的嫂子根本就对自己没有那样的想法,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真的是太丢人了,还好自己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不傻了,要不以后该怎么面对嫂子。


但这并没有让赵小磊放弃,反倒是觉得丁翠红不是轻浮的女人,反而觉得他的嫂子更好,心中更是暗暗下定决心,等他扳倒了王德华,报复了他,就一定要娶他嫂子!


一定要!


第二天,赵小磊被门外的吵闹声吵醒的,到外面一看,昨天想强要丁翠红的王德华,去而复还,竟然带着带了几个人来到了自己家闹事,村们也围在自己家门口,除此之外,还有昨天差点和自己那啥的陈秀莲。


“丁翠红,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快把你家余下的地交出来,否则,就休怪我们不客气。”王德华提着一根铁棍,指着丁翠红,恶狠狠的说道。


“不,不要!”丁翠红委屈的说着,泪水都已经涌到了眼眶。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就是,一个傻子,一个寡妇,没了地,让他们怎么活啊。”


“……”


“……”


围观的村民们,虽然都为赵家明着不平,但都只是小声的议论,谁都不敢公然的站出来,毕竟村长家,不是谁都敢得罪的。



昨天和丁翠红单独相处,王德华这老东西,对于丁翠红更加的动心了,这次他来不光是要地,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威胁丁翠红!


让她成为他的相好!


他瞧着丁翠红,哭的厉害,他就觉得机会来了,靠近了丁翠红,小声的说:“翠红啊,你想保住你们地吗?”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丁翠红虽然怕王德华,但是她心里想的最多的还是能把地留下来,想的最多的还是给她的这个傻弟弟,能活下去地,她只得点了点头。



王德华,等着就是这句话,他淫笑了了一声说:“想要你们家的地是吧,那你就天天陪我睡!陪我睡得多了,我会考虑不要你家的地,顺便过去收过来的地,我也会给你的!”


“啊!”丁翠红听此,脸色大变,连忙捂住了自己嘴。



赵小磊一直都在装着傻子,但是听到这些,他就再也装不下去,王德华这老东西,实在太过可恶了!赵小磊立刻转身到了外屋,拿起菜刀就冲了出去。


“和你们拼了……”


此时的赵小磊也顾不上自己不傻的事实是否会暴漏,拿着菜刀就冲了出去。王德华这种威胁自己的嫂子,他拼了命的也要保护好嫂子。


他这一出来,可把丁翠红吓坏了,赵小磊是傻,但是伤了人也是要被判刑的,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小叔子去受那牢狱之灾,赶快过去将赵小磊拦住,避免惨案的发生。


王德华这老东西,刚看到赵小磊拿着菜刀冲出来,也是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


他平时在村里作威作福,都是靠着他有钱有势,实际上胆子,远不如表面上那么大。


可现在又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被吓到不是很丢人,况且赵小磊就一个人,自己带了几个人过来,就算他拿着菜刀,也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怎么着,傻子,还想和我拼命?信不信我今天弄死你!”王德华心里没底,只好提高音量,来增加自己的士气。


“来啊,来啊。”现在的赵小磊几乎是已经失去了理智,欺负自己可以,但是欺负嫂子,就是不行。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正当两边对峙到白热化的阶段,一声干脆利落的女声打断了他们。

来的是女村官程瑶,细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也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就这样的美女怎么就到了卧龙村,当了支书,没有人知道具体原因,只是听说要逃避家里的逼婚。


别看她文文静静,那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两边的人真刀实棍的对峙,根本就没有一点惧怕,反倒是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肯定可以搞定这件事情。


“那个……没事,没事,都是误会,误会。”见程瑶出现,王德华赶忙嬉皮笑脸的迎了上来。


王德华在这卧龙村,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但唯独对这个程瑶有些畏惧,都知道她上面有人,而且为人颇为正义,如果被她知道自己在这边抢地,还威胁别人陪自己睡,对自己可没有任何好处。


“误会,什么误会?”程瑶并没被忽悠。


“唉,都是这傻子啊,不知道脑子又短路了,还是怎么着的,竟然拿着刀出门,我怕他伤了人,这才带着人过来,准备把这件事情解决一下,毕竟人民群众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那王德华脑筋一转,立马想到了这个借口。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你个狗东西!我要砍了你。”王德华的话,让赵小磊心里更为恼火,想要挣开嫂子,直接过去把他给砍成肉泥!


王德华见此,立刻装做很害怕的样子,指着赵小磊说:“看到没有,这傻子要行凶了!”


丁翠红知道,全村的人,没有人敢说实话,如果王德华想要污蔑,他们两个就是跳进黄河里面也洗不清了。


她害怕程瑶会把赵小磊当成危险人物处理,如果真的那样,她这小叔子,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这样想着,将赵小磊拉的更紧了,顺势还把他手中的刀也夺了过去。


此情此景,程瑶已经认定王德华说的话是真的。


“翠红嫂子,我知道你一个人带着个傻子生活的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就到村部来找我,我绝对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解决,但你不能让他拿着菜刀出来啊,这要是伤着人,是要判刑的。”程瑶摇着头,一副无奈的对丁翠红说着。


“对不起,程支书,让你费心了,以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再发生了。”丁翠红连连陪着不是,现在虽然事实被歪曲了,但是她不想让赵小磊受到牵连,只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下次一定要看好,把家里的刀啊什么的,都藏好。”程瑶也没有过多的追究,毕竟赵小磊是个傻子,又强调了几遍,才肯罢休。


王德华则是因为他刚才的反应,成功把程瑶骗过去,而得意不已,搂着陈秀莲,走了。


两人离开时相互搂着,感觉像是关系极好,郎情妾意的夫妻一般。


刚才的事情,让丁翠红终于扛不住了,蹲在院子里哭了起来,赵小磊见此,即是心疼,又是火大!


他多想上前将嫂子抱住,但现在自己绝不能那么去做。


 文学

这更加的激发了他心中的怒火,他一定要报仇。不过赵小磊并没有因为仇恨失去理智,而是越愤怒,越是冷静了下来,她知道,只有冷静的头脑,才能让他一步步的走向成功!


看着王德华搂着陈秀莲慢慢走远,赵小磊心中冷笑了一声,“你就搂着吧,不是郎情妾意吗?你老婆早晚还会来找我的,你的绿帽子带定了。”


赵小磊清楚的知道王德华是什么样的人,刚刚是因为程瑶在,他才不敢做出什么,但保不准哪天他还会再过来,到时候就不一定会像今天这么幸运了。


他和嫂子时时刻刻都是处于危机之中,光是睡了他的女人,虽然是可以解解气,但是治标不治本,扳倒他,那才是自己最终的目的。


于是赵小磊便开始想,到底怎么样才能搬到王德华呢?


他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或许陈秀莲可以作为一条线,没准在她的身上可以找到王德华的软肋。


这样想着,赵小磊觉得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在家里呆着,如果不出去,陈秀莲也不会主动跑到他家里来找他,于是便出了门,在村里溜达了起来。


也许是老天这次帮助了他,他在村里溜达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妇女,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赵小磊觉得好奇,便凑了上去。因为他是傻子,她们对他也是毫不避讳。


原来前几天她们去王德华的仓库里当小工搬东西时,听到王德华和儿媳妇说账本的事情,其中好像是有什么猫腻,而且那账本可能就藏在仓库里。


这可让赵小磊高兴够呛。


王德华在卧龙村作恶多端,不知道贪了多少政府剥下来的给农民的款项,那账本里面,很可能就有他干的那些坏事的记录。


虽然她们说的不一定是对的,但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说不准就是真的。


一旦将这账本交给程瑶,他王德华就彻底完蛋了。


他本来还想继续听下去的,可谁知这几个妇女同时停了下来,转头一看,原来是陈秀莲过来了。

陈秀莲的出现,让村里的女人都闭上了嘴,同时对赵小磊抱着同情的目光,她们似乎觉得,陈秀莲是来找赵小磊麻烦的,也不敢多留,纷纷离开了。


见其他人走开,陈秀莲脸色一喜,挑了挑眉,急不可耐的朝赵小磊的方向走去。


“小磊,你过来,我和你说点事。”陈秀莲一边说着,一边对赵小磊招手。


“哼,欺负嫂子,我不理你。”赵小磊假装憨憨的回答,其实是在告诉陈秀莲,以后对他嫂子客气一些。


“你个傻子,还知道记仇啊,今天早上的事都怪你德华叔。”虽然是个傻子,但陈秀莲还是解释道。


“小磊,你德华叔明天要到镇里去办事,明天中午你来我家仓库找我,咱们还做那个游戏。怎么样?”见赵小磊没有说话,陈秀莲继续说道。


“做游戏?好啊,好啊,明天做游戏喽。”赵小磊一听,高兴的鼓起掌来。


他表面上傻里傻气的,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