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郭大兴气得鼻头都歪了,心中暗骂,他娘的,老子啥时候打你了?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喂,你抱着我干嘛!”聂小蝶气急败坏地去推柳玉龙。

柳玉龙像只受了惊吓的小母鸡似的,紧紧地搂着她的小腰,可怜兮兮地扬起脸:“黑妹……啊不,民警姐姐,他们……呜呜,他们欺负我。刚才还踢我呢!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就被他们打死了!”

说着,趁机在她双峰间深吸了口气。

一股清新的木瓜香皂味弥漫开来,柳玉龙惬意地抽抽鼻子,真好闻!

聂小蝶也是桃花村人,是镇上的一名实习民警,说好听点是编外人员,难听点就是临时工。

她跟柳小桃的关系极好,属于无话不谈的闺蜜那种,自然知道她家多了一个傻儿子的事。

“我会为你做主的,你……你先把我松开啊!”聂小蝶羞得满面通红。

刚才被柳玉龙又搂又摸的,就像爬满了蚂蚁似的,浑身都不得劲儿。

柳玉龙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被她一推,就把手松开了。

“郭大兴,上次你偷别人家的鸡我都没找你算账呢,现在又来欺负玉龙和小正,你以为我真不敢抓你?”聂小蝶正气凌然地说道。

“谁,谁欺负他们了?”郭大兴摸摸,怒视着柳水正说:“那小子刚才踢了我一脚,你怎么不抓他啊!”

“我就看到你打他了,他踢你也属于正当防卫。”聂小蝶很懂法似地说。

郭大兴说不过她,不服气地瞥了下嘴。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敢欺负他们,我就把你拷起来!”聂小蝶威风八面地拍了拍腰间挂的手铐。

郭大兴气得脸色涨红,但也拿她没办法。

在桃花村,郭大兴就怕两个人,一个是聂小蝶,另一个是她的哥哥聂红伟。

那家伙也是个狠渣滓,是镇上出了名的大混子,郭大兴可干不过他。

“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

二杆子点头哈腰地对聂小蝶说完,把那几条半死不活的大青鱼还给了柳小正,然后死拉硬拽地把郭大兴托走了。

聂小蝶仿佛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般,十分得意地对柳玉龙说:“柳玉龙,以后他们再敢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会为你们做主的。”

“谢谢,谢谢啊!”柳玉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抓住她的手,感激涕零地说:“您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

“扑哧!”

聂小蝶忍不住笑了起来,脸色赤红地把手抽了回来。

她在柳玉龙脸上瞅了一眼,微微有些遗憾。

长这么帅,竟然是个傻子。

唉,老天爷对他真不公平。

聂小碟转过身,走出胡同口,抬腿跨上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小一扭一扭地骑走了。

柳玉龙追随着她的背影,目不转睛地看着。

聂小蝶的腿真长啊,真不知道里面的皮肤怎么样,是黑还是白?

应该很光滑吧!

柳玉龙对此充满了期待。

“玉龙哥,你刚才好厉害啊,还把郭大兴给踢了呢!”

柳小正提着竹篓走了过来。

柳玉龙在他的竹篓里瞅了瞅,那四条大青鱼早就被二杆子那两个王八蛋给踹晕了,一动不动地躺在竹篓里,身上全是泥巴和草叶,鱼鳃一鼓一鼓地吞吐着血泡,看来是活不长了。

“这些鱼是你抓的?”

“是啊!”柳小正不断拿手背蹭着脸上的污泥,整张脸像块大抹布似的:“我在求子河里抓的,玉龙哥,你要不?我送你两条!”

“好好,我最喜欢吃鱼了。”柳玉龙很高兴地说。

柳小正捡了两条最大的递给了他,柳玉龙接过来掂了掂,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回去拿给柳老憨,那老家伙肯定会夸奖自己几句,嘿嘿!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柳小桃正站在门口翘首张望着,一看到他出现,马上小跑了过来:“玉龙,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了呀?”

“我去买蚊香了!”柳玉龙把藏在背后的大青鱼拿了出来:“小桃姐,你看!”

“呀,这么大的鱼,你从哪里弄来的?”柳小桃很惊讶地问。

二人边说边进了院子。

院子里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矮桌,此时柳老憨和周淑芬正坐在饭桌前等他。

一到夏天,村里人就喜欢在院子里露天吃饭。

饭菜还是老一套,馒头、玉米糊涂,还有一盘凉拌黄瓜。

由于等的时间太长,饭菜早就凉了。

柳老憨的肚子饿得呱呱叫,正坐在饭桌前生闷气呢,一看到柳玉龙走进来,脸一绷,道:“你去哪里玩了?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啊……噫?这两条鱼是哪来的?”

“嘿嘿,是柳小正送我的!”柳玉龙说道。

“那傻小子送你鱼做什么?”柳老憨拿烟袋锅在鱼头上敲了敲:“都快死了呐,赶紧放水缸里,明天中午炖鱼吃!”

“爹,要不现在就下锅炖了吧!这么热的天,明天就臭了!”柳玉龙急忙说。

“放一晚上坏不了,赶紧放水缸里吃饭,为了等你,饭都凉了!”

因为柳玉龙拿了鱼回来,柳老憨的气也消了,笑眯眯地坐回了马扎上。

柳玉龙把鱼扔进了水缸里,洗了手之后,四个人围着马扎开始吃饭。

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天空阴得像个黑锅底似的。

柳玉龙只吃了几口,就热得满头大汗,索性把衬衫脱掉,光着脊梁吃了起来。

虽然已经看惯了柳玉龙的身体,可每当他脱掉上衣,裸露出健硕蛮劲的肌肉时,柳小桃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根本不敢拿正眼瞅他。

“小桃姐,这是你要的蚊香!”

柳玉龙嘴里啃着馒头,把蚊香放在了饭桌上。

柳小桃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柳老憨皱了皱眉头,看着她说道:“你有蚊帐还要蚊香做啥,糟蹋钱吗这不是!”

“我的蚊帐破了个洞,挡不住蚊子啊!”柳小桃幽怨地看了柳玉龙一眼。

其实这些蚊香是给柳玉龙晚上用的,但这个傻小子,竟然没有明白她的好意。

周淑芬哪里不清楚女儿的心思,抿嘴笑了下,却也不点破。

柳老憨轻轻地哼了一声,看着低头猛吃的柳玉龙说:“吃完饭去干点活!”

“爹,啥活啊?”柳玉龙含糊不清地问。

柳老憨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又燥又热,晚上肯定要下大雨,一会你去抱些柴火回来!”

柳玉龙也抬起头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

吃完饭后,他穿上衬衣就出了院子。

“我去帮忙!”柳小桃也跟了过去。

柳玉龙径直去了屋后的大坑,坑里种了很多杨树、桐树,一到夏天就茂盛如林。

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会把收割好的麦杆子,玉米杆堆放在这里。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

满坑的树木都耷拉着树叶,茂盛的树冠静静地矗立在半空,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坑里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柳小桃紧紧跟在柳玉龙身后,二人顺着一个缓坡,小心地往坑底走。

坑里长满了齐腰深的荆棘,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

稍不留神,就会被荆棘扎到。

柳小桃就穿了条四角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夜幕中特别显眼。

“哎呀!”

柳小桃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柳玉龙急忙问道。

柳小桃摸了一下小腿肚子,说:“没事,被荆棘刺了一下!”

柳玉龙听她的声音有些痛苦,蹲下身子,说:“严重不,我看看。”

柳小桃本能地退缩了一下,可是当柳玉龙用手掌抓住她的大腿后,她就一动也不动了。

柳玉龙的脑袋靠在她的上,闻到了一股清新幽香的女人气息。

手掌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游走,就像在抚摸一匹上好的绸缎,感觉舒服极了。

“小桃姐,你的皮肤真好!”柳玉龙爱不释手地说。

对这具少女的身体,他已经向往很久了。

以前只能隔着门缝偷看,今天终于可以真实地抓在手中。

这两条腿可比郑玉花的漂亮多了,纤细笔直,曲线十分优美。

郑玉花的腿虽然光滑,但肥肉太多了,不像柳小桃这样充满弹性。

柳玉龙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裤裆里热乎乎的,真想凑在她的大腿上狠狠地亲一口。

柳小桃的身体微微一颤,身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心脏咚咚地跳着,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

看……看好了吗?”柳小桃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没留血!”柳玉龙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站起身说:“小桃姐,要不,你回去吧。我自己下去拿就行了!”

柳小桃回过神来,摇摇小脑袋:“没事的,我小心点就是了!”

二人在夜幕中彼此看着对方,柳玉龙盯着她的红唇、还有红唇中那一排若隐若现的贝齿,禁不住咽了口吐沫。

柳小桃的嘴唇长得十分诱人,小巧玲珑,总是红嘟嘟的。

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左边那颗小虎牙。

柳玉龙之所以不喜欢亲别的女人的嘴,是因为她们的嘴,都没有柳小桃长的好看。

每次看到那颗虎牙,柳玉龙就有种去咬她的冲动。

那天做梦就梦到了她的嘴。

“小桃姐,我……我好难受!”柳玉龙喘息着说。

“怎么了?哪里难受?”柳小桃一听就焦急起来。

 文学

“我肚子难受!”柳玉龙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坑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四周静悄悄的。

闷热的空气,使柳玉龙体内的欲火急速攀升,他快忍耐不住了。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柳小桃也感觉到了柳玉龙炽热的眼睛,她紧张地将手心捂在了柳玉龙的肚子上,问:“是这里吗?”

“下,下面!”柳玉龙在纠结,纠结要不要现在搂住她。

柳小桃的手掌又往下移了几公分,接着就不敢再动了。

因为她的手掌,已经感觉到了柳玉龙身体的变化。

即使在夜幕中,也可以依稀看出,柳玉龙的大裤头,已经高高地支了起来。

“是,是这里吗?”

“还在下面!”

听到这里,柳小桃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似乎意识到了“弟弟”在耍自己,身体不禁有些战栗。

她娇羞地瞪了柳玉龙一眼,接着就把手掌移开了,转过头说:“不理你了!”

“小桃姐,我想亲你!”柳玉龙笑道。

柳小桃的双腿一阵酸软,低下头,声若蚊鸣地说:“我们是姐弟,不可以!”

“小桃姐,就让我亲一口,就一口!”

柳玉龙一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突然拉进了怀里。

柳小桃娇吟了一声,柳玉龙马上捧住她的小脸,低下头,在她嘴唇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柳小桃挣脱了他的怀抱,后退一步,马上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眼。

“小桃姐,你的嘴真好吃!”柳玉龙嘻笑道。

柳小桃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胸口急速起伏着,窘迫地站在那里,似乎吓傻了。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被人看到会笑话的!”

柳小桃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