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天天草日日插夜夜干——医生 身体检查辣文肉

天天草日日插夜夜干——医生 身体检查辣文肉

第9章

“恩……”姚芳的身子一颤,脸庞更红了几分,就连眼眸里头都像是有了一汪水似的,动人之极。

见此,陈兴的手继续向里头伸去,这一下,姚芳的身子彻底颤抖了起来,她已经好久没和男人那啥过了,内心一直渴望着这事儿,现在面对陈兴这大家伙,她的心下顿时热乎了起来,看着陈兴的眼中,更是充满了情意……

可就在这时候,陈兴忽然把手拿了出来,手掌之上满是晶莹……

他看着姚芳嘿嘿笑道:“姚婶子,你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啥呢!”

姚芳脸一红,嗔怪道:“小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啥不懂呢!”

“哈哈,我听别人说,女人只要想男人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反应!”陈兴一脸的坏笑,道:“婶子,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干那档子事了!”

姚芳微微颔首,轻声说:“恩……在你家的时候,婶子就想你……你折腾我了……”

陈兴心下一喜,但是又轻声问:“那婶子你是只想跟我折腾,还是随便找个男人就行呢?”

姚芳赶紧摇头,“不是的,婶子只喜欢你。婶子这么多年在村子里,如果有心要找别的男人,就不用独守空闺直到今天了!”

说到这里,姚芳的小脸上却又渐渐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握着陈兴那的手缓缓松开,只是将身子靠了过来,脑袋贴着陈兴的胸膛。

“小兴,你……你会不会嫌弃婶子,觉得婶子年纪大了,配不上你?”

陈兴连忙摇头:“不会!婶子的年纪一点也不大。相反,我觉得婶子这个年纪的女人,才是最有风韵的。而且婶子你长得这么好看,在我眼里,比村子里那些二十来岁的姑娘都要强多了!”

“你呀,也就是逗婶子开心才会这么说的吧!”姚芳轻笑着说。

陈兴却一摇头,坐正了身子,扶住面前姚婶子的胳膊,盯着她那张诱人的小脸,眼神之中满是严肃。

“不是的,婶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婶子你放心,从今天起,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你寂寞的。”

两人看着彼此,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一股浓浓的情意。

姚芳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成,你看你,这地方都憋成啥样了,还说这些废话干啥,快来,让婶子好好疼疼你……”说着,姚芳一下将自己身上的连衣裙除去,里间只剩下那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衣小裤。

黑色的小衣裤和她身上雪白的肌肤相互映衬,形成了一道极为美妙的画面。

特别是当她腰微微扭动,起身的时候,那小裤边缘更是露出了一些诱人的小调皮,让陈兴心头一热,那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

眼看着姚婶子一点一点朝着自己靠来,还用她那翘肥的丰臀朝着自己那家伙蹭了上去,顿时刺激得陈兴血脉贲张,喘着粗气从后面迫不及待地一把扶住了她的后腰……

第10章

面对趴在床上姚婶子,陈兴扶着她的腰正准备继续下面的关键动作,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腰间又传来一股酸麻之感!

陈兴的脸色一变,坏了……

这就和之前每次一样,一到了关键时候,腰就一下子发酸,那地儿也会立马就软了下去。

他一时心灰意冷,恨不得一拳砸在自己货子上……

你爷爷的,偏生每次就是这时候出问题,难不成……老子这辈子都不能和女人折腾么!

 文学

正自恼火呢,偏偏忽然就有一股热气从肚子里升腾而起,沿着那肚皮一路向下,直接汇到了货子之上!

本来要软不软的货子,在这股热气之下,顿时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

咦?

姚芳也是注意到了陈兴身子的变化,俏脸上满是古怪,低下头来看了一眼陈兴的猴子,那双美目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

陈兴的货子……居然在变大!而且比之前更加炽热,更加硬朗!

饶是姚芳是经过事儿的人,此刻却也不免被吓住了,这……这还是人的货子么?

原本她的丰臀距离那家伙还有一段距离,可是随着那家伙变大,此刻居然直接就贴到了她的丰臀边上,虽然隔着小裤,却也能够感觉到那股像是要将人都给烧化了的炽热!

这?!

“小兴,你的家伙……咋又变大了呢?”

陈兴心下也是一阵古怪,原本他都有些绝望了,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再跟人折腾,可是此刻低头一看,自己那玩意居然变得比以前更大,而且更硬朗……

这是咋回事儿?难不成……陈兴的脑子里陡然浮现起了之前的一幕,在那河沟里,自己吃下的那颗龟蛋,还有那只死掉的乌龟……

难道,这一切都是龟蛋带来的作用?

可不等他多想,蹲在他身前的姚芳却已经急不可耐,伸手把自己的小裤往边上扯了一扯,然后直接朝陈兴凑了过来……

就像是烙铁碰着了泉水一般,第一次的接触,瞬间让两人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啊……”姚芳闭上眼睛,扬起了头,本就久未经事儿的她,突然间享受到这样大而强的家伙,舒坦得她恨不得敞开喉咙大声叫了出来。

而陈兴这个从未折腾过女人的瓜蛋子自然更是满心激动,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畅快之感,美妙得超过了人世间一切的感受……

“哎呀……啊……疼,疼……”姚芳却疼得一下子叫了出来,脚尖都是绷直了,身子一个劲儿发颤,一双手紧紧抓住了陈兴的肩膀……

看到姚婶子这个模样,陈兴一慌,连忙停下了动作,担忧道:“姚婶子,咋了……你疼么?”

姚芳满头大汗,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虽说她已经是经过事儿的了,可是却也从没被这样大的家伙折腾过,自然疼的要命,但是……疼痛之后,便是极致的舒爽。

姚芳红着脸抱住了陈兴的脖子,贴在他耳边浪声说:“小兴你这驴货子,嫂子刚才都快幸福死了……现在不疼了,婶子还想要……”

陈兴其实早就想动了,只是担心姚芳疼,此刻听姚芳这么一说,哪里还会犹豫,抱着她的腰再次发动了进攻……

一次次不停的深入灵魂的探索,几乎让两人忘记了所有,她浑身颤抖不已,几乎都快被陈兴给折腾到了天上去一样……

这是何等美妙的感觉,那种火热和涨满的触感,已经完全占据了此刻姚芳的心扉……

陈兴更是感到一阵畅快淋漓,以前不能和女人折腾的憋屈和担忧,此刻彻底荡然无存,他只感觉自己像是完全融入了姚婶子的身体里,那种舒畅,根本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而且陈兴还发现刚才那种灼热和涨裂感,也是渐渐淡去,看来以后免不了要天天来找姚芳替他中和一下龟蛋的作用了。

这一番折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陈兴感觉一股热血冲上头,紧紧抱住姚芳,跟她一起达到了巅峰……

姚芳松了口气,瘫倒在了陈兴的怀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诱人的鼓囊一阵起伏……

两人轻轻拥抱在一起,温存几许。

良久,姚芳方才缓过劲儿了,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苦笑,抬头没好气白了陈兴一眼道:“小兴,你咋这么厉害啊,婶子都快被你折腾得散了架,哎……以后婶子可真是离不开你了!……”

看着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陈兴也是凑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亲亲一吻,笑道:“那以后我就天天跟婶子在一起,不就行了。”

姚芳虽然感动,却也不由轻笑摇头。

“傻小子,胡说啥呢,你不还得结婚么?等你以后娶了年轻姑娘,恐怕就会忘了婶子了!”

陈兴连忙摇头,一把抱紧了姚芳的身子:“哪能啊,我之前不是就答应婶子了么,有我在,就不会再让婶子感到寂寞的!”

听到这话,姚芳的心下一暖,依偎在陈兴的怀中,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幸福的弧线:“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婶子不求你每天陪在我的身边,只要你偶尔能想到婶子,来陪陪婶子这就够了……当然了,你要是能在婶子身边多呆呆,婶子心里就更舒坦了……”

陈兴低下头来看着怀中的可人儿,一时间肚子里又是窜起了一股邪火,他一翻身,从背后把姚芳抱住,嘿嘿一笑道:“婶子,我看书上说梅开二度会更舒坦,你想试试吗……”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响……

陈兴一愣,心下不由暗骂,他娘的,这大半夜的,咋还有人来呢?!

眼看着就要和婶子梅开二度了,这下可开不了了……

姚芳倒也是愣了愣,连忙离开了陈兴的身子,一脸疑惑道:“这时候咋会有人来呢。”

随即,她又是压低声音对陈兴交代说:“你先躲起来,我去看看是咋回事。”

姚芳的丈夫常年在外,又不是过年过节,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的,这大晚上的,居然还有人来,倒实在有些古怪。

两人飞快穿好了衣服,陈兴自顾自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姚芳见他躲好之后,才离开了卧房。

“来了来了,这大半夜的,是谁啊?”姚芳一路嚷着,把房门一打开,见到屋外的人之后也是不由埋怨道:“小陈,你这大半夜的干啥啊?”

听到这话,躲在角落的陈兴也是偷偷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却发现屋外的人居然是陈寡妇!他心下暗暗纳闷,他娘的,这婆娘大半夜来找姚婶子干啥?

只听那陈寡妇反而还用一副埋怨的语气说:“芳芳,你咋这么久才开门?”

姚芳一撇嘴,有些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我都已经睡了嘛,谁知道你大半夜的还来我家。”

对姚芳的说辞,陈寡妇显然是不太相信。“得了吧,我刚才明明听见你屋里有动静……你在家里干啥呢?”说着,陈寡妇的眼睛也是往卧房里头扫了扫……

“啊?”姚芳的心下略有些慌乱,这陈寡妇居然听到了自家的动静……也不知道刚才自己和陈兴折腾的时候,那羞人的声音有没有让她听见。

心下虽这么想,但是姚芳的嘴上却是不会承认,反而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道:“我看你是听错了吧,哪里会有什么动静?”

“我明明听见了的,像是……那种声音……”陈寡妇脸色略有些古怪,扫了眼姚芳的脸,试探性地问:“芳芳,你是不是在屋里藏了男人啊?”

这下子姚芳有些慌了,向后退了一步,挡住陈寡妇那往卧室看的视线,支支吾吾地说:“小陈,你说啥呢,啥藏男人,我……我咋可能……你别瞎猜……”

可是看到姚芳这个样子,陈寡妇却更是断定,姚芳肯定在偷人!而且,她刚才还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呢!

她素来就是个爱凑热闹,打听别人家八卦的人,平日里又跟姚芳关系好,此刻不由轻笑道:“芳芳,你就别瞒着我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姚芳一急:“我没……”

看到她这个样子,陈寡妇不由更加断定她心头有鬼,连忙从姚芳旁边朝卧室里去,嘴里还说:“有没有人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一切都被躲在卧室里的陈兴听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不由暗骂,你爷爷的,这陈寡妇真是多管闲事,老子非得找个机会把她也给办了不可。

不过现在眼看这婆娘就要进来了,自己还是先溜之为妙,毕竟这事儿要是让陈寡妇发现了,以她那口无遮拦的大嘴巴,怕是第二天全村的人就都知道了。

可不能坏了姚婶子的名声!

想及于此,陈兴也是一抬头,看向了头顶墙上的那扇窗户。

只是这窗户有点高,下边又没有什么东西垫着,很难够到上面去,要想从窗户翻出去,可不太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