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都市之邪少归来)口述好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都市之邪少归来)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第七章

与此同时,我看见张大龙扛上吴丽珍的两腿,就像推土机一样推了过去,吴丽珍立马就叫了起来。

 

起初,吴丽珍还用手捂着嘴生怕谁听到,但随着张大龙弄了几下以后,她就松开了,开始还叫了起来,后来她就开始求张大龙用力了。

 

这时,我又看了一眼嫂子,发现她的手已经伸到她两腿间了,脸上的表情和是昨晚跟哥办事儿一样。 

 文学

显然嫂子看到别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来。

 

我眼睛瞅着张大龙和吴丽珍,再看着嫂子在我身边这样搞,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大。

 

不过了几分钟,张大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就趴在吴丽珍身上不动了。

 

“真没用,这么快!”吴丽珍咕咙了一句。

 

“休息一会,再来呗!”张大龙讪笑道。

 

我看见嫂子的脸完全红透了,眼神很迷离,整个身子都在发抖,那只手也终于停了下来。

 

“金水,我们走,轻点!”嫂子牵住了我。

 

我们悄悄的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上了小路。

 

“嫂子,他们倒底在玩什么游戏呀?”我继续刺激着嫂子。

 

“金水,你以后结婚了就明白了。”嫂子敷衍我,她当然不可能告诉我,她看见了什么。

 

“对了,不要把这事儿给别人说。”她叮嘱道。

 

“哦,知道了。”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嫂子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可我哥根本满足不了她!而现在我哥一走就是一年,她怎么熬得过来呢?

 

刚才,她偷看了张大龙和吴丽珍办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了吧?

 

也许,我还真有机会代替我哥和她办事儿。

 

吃晚饭的时候,我妈说道:“晓慧啊,你和金水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出了一身汗,待会一起去洗个澡吧!”

 

“啊,妈,我和金水一起洗?”嫂子吃了一惊。

 

我妈一瞪眼,“金水又看不见,你有什么害羞的?他一个瞎子,洗澡不方便,以前都是我帮他搓背的。你不是答应天赐,要照顾金水吗?”

 

我一听,乐了,真是亲妈,这摆明了是在给我们创造条件啊!

 

说实话,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我心里真没有什么顾虑了,只要嫂子同意,我立马扑上去!

 

我嘴里假装说道:“妈,不用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嫂子又不是外人,那卫生间铺着瓷砖,容易打滑,你已经瞎了,要是再出个什么意外,我们老汪家就要断后了呀!那我真的不想活了呀!”我妈捶胸顿足的嚎丧道。

 

我暗暗好笑,没看出来,我妈还是个戏精。

 

那卫生间我都用了二年多了,轻车熟路,怎么可能打滑?

 

嫂子显然被我妈唬住了,只好期期艾艾的说道:“那好嘛,我跟金水一起洗。那卫生间的门坏了,我待会先把它弄好。”

 

我妈马上笑了,“这就对了嘛,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洗澡的时候,把院门拴好,没事儿!”

 

吃完饭,嫂子就去修门,我就坐在院子里用手机听歌,心里很是期待。

 

我决定待会动作大点,试探一下嫂子的反应。

 

嫂子今天下午撞见了张大龙和吴丽珍的好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

 

我听我那发小说过,女人一旦尝到了那滋味,就回不了头,何况嫂子结婚俩年多了,现在哥一走,她肯定空虚难耐啊!

 

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嫂子端着脸盆,穿了一件睡衣从里屋走出来,胸前鼓鼓的。

 

显然,她里面是空的。

第八章

不过,这也正常,村子里的女人在夏天的时候都不爱戴罩罩,何况这是在自己家里,反正我也看不见。

 

“金水,我去洗澡了,你自己进来吧!”

 

“嫂子,不方便的话,我们还是各洗各的。”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没事儿,反正你也看不见。”

 

我起身回了屋,就穿了一条裤杈走出去。

 

院门已经栓好了。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我妈站在堂屋门口,抿着嘴笑。

 

卫生间里面有‘哗哗’的水声。

 

“嫂子,我进来了。”我说道。

 

“进来吧,门没有栓。”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摸索’着把门栓上。

 

里面水气很大,嫂子整个人都笼罩在水气中,看得模模糊糊的,尽管这样,我下面还是有了反应,赶紧侧着身子。“金水,你先等下。”

 

“好的,嫂子!”我侧站着,脱了裤子,摸索着挂在墙上,然后,瞟着她的身子。

 

嫂子把水关了,开始用香皂擦着身子。

 

她那完美的身材就那么一览无遗的在我眼前摆动着,由于没有生育,她胸前的两点嫣红那么小,腹部又是那么平坦,比村里那些生过娃儿的娘们强多了。

 

我心里躁热起来,手足无措。

 

当她弯腰的时候,那白花花的屁股看得我直咽口水,血液直往脑门上冲!

 

我真想拉开门逃出去,因为再看下去,我就要露馅了呀!

 

就在这时,嫂子伸过手来,拉住了我,我全身一个哆嗦。

 

“金水,别紧张,在嫂子眼里,你就是一个孩子。来,先冲一下,然后给你擦香皂。”

 

嫂子说着,开了水,温热的水淋在我的身上,我上下搓了起来。

 

嫂子在一旁看着,眼睛盯在了我的档部。

 

她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开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

 

半晌,她说道:“金水,我来帮你擦香皂。”

 

我说道:“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帮我擦背就可以了。”

 

“没关系。”嫂子说着,拿起香皂,面对面的开始给我擦了起来。

 

我全身象触了电似的。

 

嫂子离我太近了,我一阵眩晕,赶紧闭上眼睛,感觉再看下去,就要流鼻血了。

 

然后,嫂子的手就碰到了我那儿!

 

我打了一个激灵,那东西就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啊!”

 

嫂子发出一声惊呼,后退了一步。

 

我尴尬的无以复加,语无伦次的说道:“嫂、嫂子,我、我那个地方从、从来没有被女人碰、碰过!”

 

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用双手捂着。

 

“没、没事儿,嫂子是过来人了,你的反应是正常的,不用害羞。当初,你哥也是这样呢!”嫂子嗤笑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我背上抹香皂,“我家金水真的长大了啊,是应该找个媳妇了。”

 

我感觉到她那饱满的胸部已经擦到我了,我一阵战悸,心里更是激动得不行。

 

“嫂子,你、你不要碰到我,我、我受不了!”

 

嫂子停了下来,我的余光看到她转到了我的侧边,眼睛往下瞟着,紧紧的抿着嘴唇,脸红得像苹果。

 

“嫂子?”我叫了一声。

 

“金水,你自己先搓吧,嫂子也在搓呢!”

 

“哦!”

 

她的确在搓。

 

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

 

嫂子把我当成了自卫的对象,可我却难受着呢!

 

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嫂子,我给你搓背吧?”

 

“好呀!”嫂子似乎放开了。

 

我的手伸出去,她把背给了我。

 

我靠近她,然后我紧紧贴着她。

 

她浑身一震,像触了电似的。

 

我并没有后退,而是快速摩擦了两下,然后就爆发了!

 

“啊!”她惊呼了一声。

 

太舒服了!

 

我狡黯的笑了笑,结结巴巴的说道:“嫂、嫂子,对、对不起,我、我控制不了。”

 

“没、没关系,你已经成年了,嫂子懂得。”嫂子一边安慰我,一边放水冲洗身体,然后,又给我冲洗。

 

几分钟后,我穿着裤杈走出了卫生间。

 

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要是能够——

 

这样一想,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抬起了头。

 

哎,年轻真没办法呀!

 

从卫生间出来,我才发现我屋子的灯亮着!

 

门开着,我看到我妈坐在里面。

 

我‘摸摸索索’的走了进去。

 

我妈咳嗽了两声。

 

“妈,你在啊?”我装模作样的问道,看到我妈脸上笑嘻嘻的。

 

“跟你嫂子洗完澡了?”

 

我“嗯”了一声,摸着椅子坐了下来。

 

“你们是怎么洗的?”我妈讪笑道。

 

“妈,你问这个干嘛?”

 

“你老实给妈说!”我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妈,就是、就是和你以前给我洗澡一样呗!”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妈把椅子往前移了移,“她给你抹香皂啦?”

 

我“嗯”了一声。

 

“全身都抹了?”

 

“是啊,妈,你别问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地方也抹了?”我妈笑眯眯的问道。

 

“妈,你问这个干啥呀?”

 

“我不是担心她敷衍我嘛!”我妈说道,“你说实话,那地方抹了没?”

 

“抹了!”我没好气的说道,“弄得我难堪死了。妈,以后别让嫂子帮我了,我自己可以。”

 

我承认,我喜欢偷看嫂子,但是我不想让嫂子发现我的窘态。

 

“切,你这小子还不识好歹呢!”我妈笑道,“其实,妈这样做,是有目的的!”

 

我这才回过味来了,“啥目的?”我继续装傻。

 

“下午的时候,你不是听到了吗,你哥身体有毛病,生不了孩子。可老汪家不能断了香火啊!所以,我们就寻思着让你代替你哥,跟你嫂子给老汪家传宗接代!”

 

“啊?”我假装大吃一惊。

第九章

“啊什么啊,这事儿你哥也同意了。”

 

“我哥怎么能同意呢?”我的确佩服我哥,换作我是不可能的。

 

我妈眼睛一瞪,“难道你妈还骗你不成?他不同意,我们能乱来?这是你哥孝敬,分得清礼数!”

 

“那、那嫂子呢,她同意吗?”我假惺惺问道。

 

“唉,现在就是卡在你嫂子这里了。”我妈叹了一口气,你嫂子念过书,有文化,对这事儿有抵触。”

 

“那不就是不成了呗?”

 

“听你的意思,你同意和你嫂子,对吧?”我妈笑眯眯的说道。

 

“妈,我不同意,行不行嘛?这事儿由得了我嘛?”我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你个臭小子,经常画地图,把个裤头弄得湿哒哒的,妈还不知道你想女人?”

 

我脸上一红,几年前,我就开始跑马了。

 

“你嫂子不同意,我也能理解,但这事儿终究要解决呀!你哥现在走了,一走就是一年,我们要掐着日子让你嫂子的肚子大起来呀!若不然,就露馅了呀!”

 

“妈,嫂子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硬来呀,是不是?”

 

我妈笑眯眯说道,“你嫂子的确是个正经女人,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但妈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很敏感,腰部细得像杨柳,屁股大而结实,这就是俗话说的‘水蛇腰’,这种女人骨子里最骚。”

 

“妈,你这个都知道?”我惊讶不已,我只听说女人屁股大,好生娃,真不知道水蛇腰的女人欲望强。

 

“你哥跟你嫂谈恋爱时,把你嫂子的照片寄了回来,我和你爸就找了算命先生看了。算命先生还说了,你嫂子眉毛浓密,嘴唇厚实,两眼看上去水汪汪,这种女人欲望强!”

 

“妈,你说来说去,嫂子不同意,也不行呀!”

 

“傻小子,你咋个听不明白?妈说你嫂子欲望强,就是说,她离不了男人!现在,你哥走了,这时间一长,她哪受得了?就算她嘴里说不要,她身子受不了啊!

 

所以,妈不就是让她跟你一起洗澡?你的身子长得像个小牛犊似的,本钱也不小,她看了肯定馋得慌啊!这么刺激她几次,保管她自己都要张开大腿!”我妈贼笑道。

 

“啊,妈,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我苦笑了一下。

 

好吧,我不得不佩服姜是老的辣!

 

正说着,我听到了脚步声,“妈,好像嫂子来了。”

 

我妈站起来一看,“是她。”然后,她提高了音量,“金水啊,嫂子对你这么好,你以后要好好对嫂子啊!”

 

“知道了,妈!”

 

刚说完,嫂子就走了进来。

 

“妈,你也在啊!”

 

嫂子端着面盆,头发湿漉漉的,好像出水的芙蓉。

 

仔细看,嫂子还真是水蛇腰呢,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媚得出水。

 

“天热,睡不着,跟金水唠叨唠叨,你找金水有事吗?”我妈笑眯眯说的。

 

要是嫂子知道刚才我妈在教我如何刺激她,把她弄上床,估计嫂子会吐血。

 

“也、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看见屋里灯亮着,过来看看。”嫂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妈说道:“晓慧,都是一家人,你有啥话就直说。”

 

嫂子这才说道:“其实,我肠胃一直不好,这会儿肚子有点不舒服,以前听说中医按摩可以缓解,我就想来问问金水,能不能帮我按按?”

 

我妈一听,笑了,“哎呀,这个有什么难的,金水他会呀!金水,给你嫂子好好按按。”

 

“好呀,嫂子。”我咧嘴笑道。

 

“那金水,等我回屋把头发吹干,再过来。”

 

我妈说道:“晓慧,金水这个屋子不隔音,还是让他去你屋里,这样保险些。”

 

“那、那好吧,金水你待会过来吧!”嫂子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妈笑了,“待会使劲给她按,她身子敏感,会受不了的!”

 

我咧嘴傻笑起来。

 

过了十几分钟,我就去了嫂子的屋里。

 

嫂子的门虚掩着,我一推就开了。

 

嫂子正坐着看电视呢,穿着之前的睡衣,那睡衣开口很低,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里面的风光很容易落在眼里。

 

“嫂子,在看电视啊!”

 

“是啊,金水,我头发快干了,你等下。”嫂子走过来,把门栓上,然后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我的目光落在嫂子的睡衣里,虽然刚才洗澡时已经释放了一次,但我下面又蠢蠢欲动了。

 

没办法,嫂子太勾人了。

 

“嫂子,要不,我给你按摩吧?你躺下就行了。”我急不可耐的说道。

 

既然我哥都同意我和嫂子那样,我心里也没有什么负罪感了,照我妈的意思,这样还能拉近我和嫂子的距离。

 

“金水,你先跟我说,刚才妈在你屋头和你说了什么?”嫂子的目光变得警觉起来。

 

我呐呐的说道:“没说啥呀,就是说嫂子对我好,我也要对嫂子好。”

 

“金水,你不要骗我,妈肯定还和你说了其它话。”

 

在嫂子明亮的目光中,我心虚的低下头,“嫂子,我妈,妈说了,你和我哥不能生娃儿,我哥同意让我代替他,和你,和你——”我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了。

 

“金水,那你同意了没有?”嫂子的声音有些急切。

 

我低着头说道:“我哥真的同意了吗?”

 

“我打电话问了,他真的同意了。”嫂子的声音很轻,充满了无奈和不甘。

 

“嫂子,妈说,你还没同意,所以,所以我同意了也没有用,是不是?”

 

“金水,你、想和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