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连载小说

各种姿势的高辣np文,他含着她的两片小花瓣

各种姿势的高辣np文,他含着她的两片小花瓣 第四章请客吃美女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无意间偷听了一次,别的事没遇到,却被火爆泼辣脾气的黄欣当场给坑惨了!
    在她父亲陈大贵还想教训的时候,黄欣一怒之下,将我抓过去,不由分说脱了裤子,直接坐到我的硬挺上面去。
    这一坐,顿时让我们之间本来就尴尬的氛围,立时僵硬到了极点。

 文学

    “你,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你爸爸我的面,黄欣,简单……你们,你们,唉!”愤怒到了最后,陈大贵满目震惊和复杂,但最后,却没有对我动手,反而一甩袖子,愤恨不已地走开。
    而我心情忐忑不已,生理上又极度刺激,想说什么,但始终不知道说哪里。
    身上的黄欣脸色微微一红,主动起身退却。
    “跟我进屋。刚才那些话你都听到了?”黄欣边走边冷傲地说了一句。
    看她这意思,似乎不但不为我偷听而反感,相反,似有些乐意见到这结果,但或许,只是为了让我更加卖力演戏,替她做事吧?
    我心头如此想着,明面上却不敢和此时一脸煞气的黄欣较真。
    随即谨慎地回应了一句:“都听到了。那个,那个什么,黄欣,我……我留下貌似不合适,不如,我们的事情就算了。你和你爸……”
    “我哪来的爸?你小子还敢乱说?信不信,今晚上我就吃了你,让你三天三夜起不了床?你个呆子!”黄欣打断我的话,看似凶狠,说到最后,却是叹息一声。
    我在后面跟着回去,虽然并不能理解他们父女这种奇怪关系,但是,也多少听出她话里的种种复杂情绪。
    说到底,无论陈大贵或者黄欣,虽然表面上十分火大,但实际上对这事还是在乎的。
    毕竟是一对父女啊!
    回到屋里,黄欣没搭理我,自己心事重重地睡下了。
    而我更是怎么都睡不着。
    “我说起来怎么都算是外人,之前就差点擦枪走火,万一明天继续演戏下去,恐怕,真的会失身。到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心绪不宁之下,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了大半夜晚,最终,还是从她身侧翻身下床。
    我几分钟穿好衣服,这就准备出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却不想,没等我走出陈家大院,后面就窜过来一个满身体香的女人,顺带还有一句幽怨之极的叹息声。
    “你走了,你媳妇的房子车子怎么办?再说,简单哥,我黄欣在你眼里,真的就那么不堪入目,必须逃离?”
    这时候,能说出这番让我心中一动的话的人,除了黄欣还能有谁?
    听到这话,我不禁转身过去。
    “黄欣妹子啊,我不是看不起你,只不过,你看这事吧,它太复杂了。我只是一个泥人像的手艺人,别的什么都不懂。至于我和甘露的事,你放心,我会努力挣钱的……”
    “努力?哼哼,你一天能捏几个泥人像,没知识,没市场,没人脉,能卖出几个?告诉你,虽然你不喜欢听,但你的甘露不见得比城里的女孩清纯朴素多少。你要这么搞下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百年,都不够省城一套房子的首付!”
    黄欣火了,对我吼了几句。
    我本想和她争辩,但是,一想到之前用她手机查的资料,心里隐隐感觉甘露似乎对我说了谎话。
    但作为男人的自尊,不许我这么快承认。
    于是,黄欣吼得越多,我越是强制告诉自己不用在乎。
    直到最终将陈大贵也惊醒了。
    “你们在外面干嘛呢?这大半夜的,黄……简单,你过来,我找你说点事。”陈大贵一脸不满地走出来,冲黄欣说了半句又焉儿,随后瞪了我一眼。
    被他这一瞪,我顿时遍体生寒,好像被冬天的霜打了似得。
    虽然身边的黄欣握紧我手,示意别过去,还故意用话气陈大贵,但是,我心想,你是他女儿,怎么闹腾都好,但我是外人,真要出事了,我可扛不住。
    最终,我将黄欣的手撒开,战战兢兢地跟了陈大贵进去。
    进屋后,意外地他没有打我骂我,反而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了几遍,嘴里纳闷:“也没见你多帅,多好,那丫头怎么就这么执拗呢?”
    我听了这话,心里更是郁闷。
    果然是一对父女,损人起来都不带脏字,要不是你是我们三水村的煤老板,有钱有势,我特么的早不想趟着一蹚浑水呢!
    虽然我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还得做出恭维的样子,想着黄欣那边说不开,干脆对陈大贵说:“陈老板,我也是受害者,被迫来的。这样吧,你们父女慢慢处理这事,我走了啊!”
    说到最后,又小心翼翼等待陈大贵的回答。
    对面的陈大贵,听我这话,愣了一愣,显然没想到我居然也是被他女儿黄欣忽悠过来的。
    随即大笑了好几声,却是真的高兴开心。
    “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你自愿过来,是她胁迫你的?你现在就能走人?”陈大贵明显对这结果欣喜若狂,平日里镇定自若的煤老板,此时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也难怪,我一走,就能继续成全他之前的算计,但我心思想着,不能这么白走。
    怎么说我的清白也差点被黄欣给玷污了。
    想到这里,我鼓着勇气说了一句:“那个,想我走也行。不过,陈老板,你女儿差点害我和露露的事成不了,你是个大人物,总得对此有点表示吧?”
    刚说完这话,我心里就有点后悔。
    这可是第一次这样和别人直接要钱。
    从前的我,从来没有胆子,更没有机会,拿这种话要别人的好处。
    不知道这煤老板会不会因此打算收拾我啊?
    我心里正暗自忐忑。
    没想到,陈大贵听了这话,不仅没有生气发飙,反而笑得更加大声了。
    “哈哈哈,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是我们村上最有前途的年轻人。简单,这次算我欠你人情,来,拿着,这是十万块。天亮后就走人。这事我不会追究,将来还会感谢你的!”
    说这话的同时,在我对面的陈大贵,竟然当场从柜子里数了一堆的钞票,递给我,让我慢慢数。
    接着,又是给我端茶,又是倒水,还问我将来和甘露结婚,一定给他准信,别的不说,起码同村的情分,加上今天这事都得大力去捧场。
    一听这话,我也是大为高兴,一边眼里冒金光地数钱,一边吞了吞口水,说:“陈老板,这里多了,十一万多,你说的是十万……”
    “多了?多了一万多?不算什么嘛!简单,这次你帮了我忙,区区十万,十一万算什么?你要是觉得不够,嗯,这里,我刚买的钻戒送给你当结婚礼物了。”
    陈大贵异乎寻常的大方,说话之际,就将手上刚买的铂金钻戒脱下来,塞我手里。
    这家伙,这可是电视上天天广告的周六福啊!
    说给我就给我,这陈大贵陈老板,也太给力,太豪爽了啊!
    “行,陈老板你一句话,我天亮后就走人。这次其实我也拿了不少好处,可是不敢再贪心了。要不,咱们聊天到天亮,然后我走?”见陈大贵这样大方,我也放开了胆子,居然和他开始聊起来。
    这一聊,不但说起当年黄欣事情的具体细节,而且,还让我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原来,在我的心里,陈大贵和其他煤老板没什么两样,也都是为富不仁加上早年舍得送钱送礼换前途而已。
    却没想到,真正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这人和其他有钱人大不同。
    虽然当年陈大贵也是靠那种法子起家。
    但是,和其他煤老板不同的是,他没有那么阴险,自己富了却不懂得回报乡亲们,反而做了不少的好事。
    这些年来三水村的马路修缮,村小修建,还有不少人家里重病的手术费,其实都是他预先垫付了的。
    说起来,在我面前的陈大贵,比我这看起来老实其实对金钱渴望极大的人来说,却才是真的好人。
    大好人哪!
    “简单啊,你可是我这些年唯一倾吐往事的朋友,来,干一杯。为咱们爷俩互相理解,万岁,喝一杯!”陈大贵谈兴甚浓,说完了那些事,心情也激动,还弄了一瓶五粮液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喝到这么高档的酒。
    但陈大贵,见我喝酒堪比喝金子那穷酸样,不由得笑得前俯后仰,随即又许诺。
    “这不过是假冒的五粮液当中比较好的而已,根本不算什么。你小子太逊色,太没见识了,将来和甘露一起会吃亏的。这样吧,等过几天,我有空了,带你去县城的红灯区玩玩,让你开开眼界。”
    “红灯区?那是什么地方?陈老板,你别吓我,我这辈子去镇上都少,别说县城了。不会很贵吧?”
    我十分土包地回了一句。
    陈大贵听到这话,更是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最后,干脆起身过来,打算给我详细解释红灯区的含义。
    但我和他都没有想到,就是这时候,外面一个他的亲信却着急跑了过来,隔了门就喊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老板,老板,不好了,出事了,你儿子死了,死了啊!”

第五章意外事件

就在陈大贵摇摇晃晃起身,打算跟我详细解释红灯区的含义之时,却不想,门外他的一个亲信跑了过来,报了一个震惊的坏消息。
    他的儿子居然死了?!
    “你给我进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什么,我,我儿子死了?”陈大贵被这话吓得跳了一跳,彻底醒酒,赶紧开门,将门外那人抓进来追问。
    那人进屋之后,发现还有我在这里,先是暗暗吃了一惊,随即才又和盘托出。
    原来,就在我们搞事情的同时,陈大贵的假儿子因为下面失血太多,竟然抗不过去,于一小时之前活生生疼死了。
    这一来,本来到此完结的这事,立即变得更加麻烦了!
    该不会又得让我和黄欣假戏真做吧?
    我当场一震,下意识感觉不对劲。
    对面的陈大贵却以复杂到极点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我。
    盯得我全身都毛骨悚然。
    “老板,老板,你别发呆啊!这事,你得出个主意,不然没法收场啊!”那人见陈大贵被吓傻了,拍了他后背一下,着急地问道。
    我在一旁看出来,这人显然还不知道许多内情,真以为陈大贵是伤心过度呆滞,但其实,他应该是因为不得不让我假戏真做,才郁闷罢了!
    果然,在那人拍了后背之后,陈大贵清醒了少许。
    “你马上封锁这消息,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说。还有……算了,我们过去亲自看看究竟。这件事,你最好给我闭嘴,要是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第四人知道,你小子等死吧!”
    虽然陈大贵是和那人说话,但眼神依然放在我身上。
    其中威胁恐吓的意思不言而明!
    说完,陈大贵不由分说拉着我一起,出了院子,到他煤矿厂的一个办公室隔间。
    而身后那人,则吓得尿都来了,不敢多说别的,一直屁颠屁颠跟了过来。到了门口,不用吩咐,自觉地站在门外守门起来,不然任何人进来坏事。
    而我和陈大贵二人,一进小隔间,就看到他处心积虑打算换出去的假儿子,果真是身体僵硬,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大宝!大宝?哦草尼么啊!早不死晚不死,现在来死?你特么的坑爹啊!”陈大贵蹲下去,先是用手指头试了试,发现这小子鼻子没热气,顿时叫骂起来。
    骂话的同时,居然还用脚狠狠踢了过去。
    这骂声和打声听在不懂内情的人耳朵里,可能是哭笑不得,以为他得了失心疯。
    但在门口的我却知道其中意思。
    虽然这小子是假儿子,但不管怎么说,也和陈大贵有感情,而且对外还是真儿子的身份,一旦撮合和他真女儿假儿媳妇黄欣的事,再是别扭,也总好过我和黄欣了。
    更别说,就在一小时之前,还给我十一万多假铂金钻戒的好处费了的!
    这事整起来,别说陈大贵觉得憋屈。
    就连我都一脑子的眩晕。
    “陈老板啊,人死不能复生,别骂他了,他也不知道这些真相,也是委屈死的。不过你放心,我发誓我绝对不说出去。还有,这钱,这铂金戒指,都还给你。我自己走人,你慢慢处理吧!”
    我可不想真的再次被卷入这事,尤其,现在还出了人命。
    于是,和陈大贵说了这话的同时,我自觉地将之前的钞票和戒指都放下,一点没有留恋,然后,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被他一声叫住了。
    “你去哪儿?”
    “我回家啊!陈老板,东西都还给你了,我也保证不说出去的。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你觉得,特么的事情都这样了,还能说放你就放?给我留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陈大贵冲我吼了一句,那语气和态度,和他真女儿黄欣十分有九分像。
    不愧是一对极品的父女!
    虽然我心中这样腹诽,但被他这一吼,本能地吓坏,生怕这家伙像电视上那些老大一样,借此机会对付我,连双腿都打哆嗦。
    但我没想到的是,陈大贵不仅没有继续收拾我,反而诧异了一声:“简单,你发抖干嘛?我又不是地下势力老大,你怕我吃了你?”
    “没,没……不过,陈老板,你这样子真像要吃人的!那你这意思,不打算打我,那是什么话?”我吞吞吐吐了几句,虽然他说不打我,但那种对有钱人的畏惧依然存在。
    见此,陈大贵不怒反笑了。
    “唉!你小子啊,但凡要是有点本事,有点胆子,我也不至于……算了,都到这一步田地,说你也没用。这样,钱和戒指你拿回去,但这事,还得你来!”
    “什么?我来?不是吧,你开玩笑的吧,陈老板?这都出人命,而且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和黄欣的,现在又让我……你不会要我休了甘露,那我可是打死都不干的!”
    一想到那种可能,我顿时生出勇气,身体和腿都不哆嗦,反而摆出一副杀了我也不就范的正义表情。
    陈大贵也没想到我这么胆小的人,为了甘露,居然有如此勇敢果断一面。
    他先是笑得哭了。
    几秒钟之后,陈大贵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似的,不但没有轻视我,反而一声感慨,说这就是命啊,接着,又拿出一套折中的方案。
    “这样吧,简单,我不会害了你,更不会阻止你和甘露的。不过,你也看到,他死了,只能让你上了。钱,戒指,你收着。具体后面怎么办,听我的信儿,行不?”
    说到最后,明显处于下风的陈大贵,为了他自己,为了陈家,也为了他真女儿黄欣,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从前,他就算在谦逊,给村里人帮忙,但都是受到大家敬仰,尊重的。
    但这次,陈大贵为了他的事却摆出向我求的表情。
    这让我心里大为满足。
    想了一想,这事还真是只能这样,找别人,他不放心,还得多一个人知道真相,到时候,又得担心我这边种种。
    算了!
    就当做好事一件得了!
    想了半天之后,我点点头,算是看在他们父女为难和给好处大方的份上,答应了下来。
    但分别之前,还是将多余的一万多和铂金钻戒还给他。
    陈大贵不解地看了过来:“怎么了?怕我反悔?简单,这点小钱,小钻戒,不算在我女儿说的百万报酬里面的。你要是帮我好了这个忙,将来,更多的都……”
    “别,别更多了。陈老板,我是很贪心,也很缺钱。但这一码是一码,我该拿的一分不少,不该的,一分都觉得多。你先处理他吧,我回头再听你们父女的吩咐。”
    丢下这话,我不愿违背更多良心,这就只带了十万块回家。
    身后的陈大贵,以从来没有的目光久久注视了我许久。
    我能够感受到他此时的心情。
    除了对我的敬服之外,也有了第一丝的尊重,以及其他暂时我体会不到的情绪。
    陈家怎么处理那尸体我自然不知道。
    但我回家之后,抱着这十万块,想着这几天堪比美国大片的事情,心潮起伏之下,愣是怎么都没睡好。
    不睡吧,很困很累。
    睡吧,全是各种这事被警察发现,抓我来了,要判刑等等噩梦。
    弄得我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这才稍微好了一点点。
    接着,我洗脸穿衣之后,心情还是有些不平静,加上这十万块放家里太显眼,也不保险,干脆这就给甘露打了电话,让她过来。
    甘露听说有钱,跑的比兔子都快。
    见她一味问十万块的事,我虽然也很高兴,但想到黄欣父女说的她可能坑我,加上之前手机查出来的事情,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得劲。
    但甘露又是一笑:“这么快又有十万块了啊?简单哥,你真棒。要不是我想着等婚后将我自己给你,我真想奖励你亲我!”
    听她这一说,我心里甜甜蜜蜜的,刚才那点不满也立即没了。
    随后,想了半天,终于将这十万块的来头告诉她,当然,出于对陈大贵的承诺,只是说了我和黄欣的假演戏事情,没有提及陈大贵儿子陈大宝死了等事。
    心说这事情说出来,甘露多少会有些不满,到时候,正好可以抱着她安慰一番。
    但我没想到的是,听了这故事,甘露面色稍微一惊,随后并没有太多的嫉妒或者不满什么,连一点点害怕我和黄欣假戏真做的意思都没有。
    相反,她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哦,这样啊。也挺好,你帮她,她给你钱,两清。将来,我们好日子就靠你了。我是不介意的,简单哥,你看着办就好了。我等你钱来!”
    “额,你一点不吃惊,不吃醋,不怕我和她……”
    没等我说完,甘露却又说她妈找她回家干活,迅速带着十万块现金出门走远了。
    看这一幕,饶是之前对他百倍宠溺,此时的我,心里也大感不是滋味。
    而此时陈大贵那边也来了电话。
    “简单啊,我这边处理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啊?我打算先带你去红灯区见见场面,然后,拜托你和黄欣拜堂,我打算认你当干儿子!等这风波过去,你们离婚,但你还是我的干儿子,如何?”

>>>>本文《京0城往事》全文在线阅读<<<<